返回首页
  您的位置: 首页 > 蓝黄家园  
刘瑞玉:曾树里程碑 倾情待后生
【字号 】【打印】【关闭
 

2003年3月28日,刘瑞玉院士(前左)在海南考察。

    刘瑞玉简历:1922年出生,中国科学院资深院士,著名海洋生物学家,中国海洋底栖生物生态学奠基人和甲壳动物学开拓者。从事海洋科教工作65年,共著论文200余篇,专著21部;获全国科学大会奖,国家自然科学奖,国家科技进步奖,中国科学院重大科技成果奖,中国科学院自然科学奖,中国科学院科技进步奖,山东省科学大会奖,山东省科技进步奖,青岛市科学技术最高奖,世界甲壳动物学会杰出研究贡献奖(改写这一国际奖项获得者中没有亚洲人的历史),以卓有成效的工作推动了我国海洋生物学、甲壳动物学和水产养殖事业的发展。

    一位为祖国海洋事业奋斗了半个多世纪的老人,走完了他人生的旅程——7月16日,中国科学院资深院士、著名海洋生物学家刘瑞玉在青岛逝世,享年90岁。

    7月17日,在刘瑞玉院士生前工作单位——中科院海洋研究所,人们深情追忆刘院士。

    给海洋生物上“户口”

    刘院士为摸清我国海洋生物资源家底,北上渤海,南下海南岛,足迹遍布中国海沿岸。

    “1958年1月,全国海洋第一次综合普查举行,刘先生是海洋底栖生物普查组组长。我们到南海调查,坐着在风浪中飘摇的小渔船,我和刘先生都晕船,记得当时是一边呕吐,一边工作。虽然这样,刘先生还是坚守在船上,认真制作标本标签。”中科院海洋所徐凤山研究员回忆,“渔船上工作条件差,晚上睡在鱼舱里,被子都被海水打湿了。为了赶任务,晚上熬夜是常有的事,最后累得眼睛都睁不开了。”

    王永良1954年大学毕业后到中科院海洋所工作刚1个月,就跟随刘瑞玉到广东、广西沿海调查甲壳类动物。后来刘瑞玉写了一本专著《南海对虾类》,就是根据当年采集的标本写成的。“58年时间里,我们就像父子一样相处。刘先生走了,我们很悲痛,海洋科学界又少了一位大师。”

    刘静研究员谈起她刚来所里不久的一件事。一天凌晨4点半,刘瑞玉带着他们一行赶潮考察。天还黑着,码头高出小船1米多,小船飘飘荡荡,他们面面相觑,不敢下船。“还等什么,跳!”只听“咚”的一声,刘瑞玉第一个跳了下去。那年,他已经68岁。

    孙瑞平研究员说,1995年,刘瑞玉主持中德海南岛海洋生物调查课题时,虽然已是73岁高龄,依然和年轻的科研人员一起,登上渔船,挑选虾类等标本。

    2007年,中科院海洋所“科学三号”海洋调查船服役,准备出海进行黄海冷水团项目调查,其中网具和采泥器等设备都是新上的。王永良研究员说:“这些设备好不好用,刘院士有些不放心,向所里提出要出海,登船参与调查,拖一网海泥,看看海洋底栖生物情况。此时,刘院士已是85岁高龄。最后,所里答应了。在胶州湾出海口,拖了一网海泥,看到网具设备很好使,刘院士终于放心了。”

    2008年,刘瑞玉院士联合全国专家编著了《中国海洋生物名录》,记载全部46门22629种海洋生物的名称和分布,真实反映了中国海洋生物的多样性现状,相当于给海洋生物上了“户口”,被誉为“里程碑”

    “活一天就要工作一天”

    刘院士是海洋所出了名的“工作狂”。他曾说:“我活一天就要工作一天。”

    2011年夏天,史本泽考上了刘院士的硕博连读生。当年6月至8月,他在刘院士办公室做一些工作。“两个月里,刘院士没有节假日,天天上班,伏案工作。他从事科研工作几十年,办公室里有16个书橱,满满的,都是各类资料。他孜孜不倦的工作精神,树立了一座人生的丰碑。”

    “刘先生治学严谨,诲人不倦,为培养我们年轻人,耗费了大量心血。”刘院士的博士生蒋维眼圈红红地回忆起当年先生指导他写硕士论文的情景。蒋维写了一篇五六页的文章,请刘院士批阅。“包括题目、摘要、图表、文献索引等,刘先生几乎一个字一个字的修改,前后‘折腾’了10多次才算完。也就是那次,让我对科学基本功开始入门了。”

    刘院士出外开会,有个习惯,喜欢当天去,当天回。他的助手郭琳博士说:“今年4月份到北京参加生物多样性研讨会,早上坐飞机走,晚上就回青岛了。他不论多晚,尽量回来,时间对他来说,很宝贵。可谓老骥伏枥,壮心不已。”

    刘院士研究内容广泛,涉及多个领域,贡献突出。其中,首次搞清中国对虾产卵习性和生活史,有力推动了全国对虾人工育苗和增、养殖农牧化进程。在胶州湾对虾放流增值中提出适宜放苗量和地点,连年增产,起了重要的示范作用。1988年,他率先策划和安排了南美白对虾第一批育苗,为该良种在我国形成巨大产业作出了关键性贡献。他提出合理开发方案和大力加强水产资源增、养殖发展及农牧化建议,为“海上山东”建设打下了坚实基础,推动了全国海岸带经济社会发展。

    老人怀着对海洋无法泯灭的情感,发出了“还我海域一片蓝”的呐喊。针对我国海洋渔业资源的先天不足,面对多年来的过度捕捞和环境污染,大声疾呼合理开发和保护海洋资源。

    设奖励基金奖掖后进

    今年5月24日,刘院士患病住院。住院期间只要意识一恢复,他惦记的仍是科研。

    张素萍和同事去医院看望刘院士时,躺在病榻上的刘院士叮嘱说:“大型海洋底栖生物和鱼类课题组,一定要成长起来。”这些话让张素萍心里痛痛地:“让他念念不忘的,不仅有课题组,还有他生前正在主编的《黄海图志》、《中国海洋生物名录(第二版)》,后者300多万文字已经汇总,他还一心想着等病好了继续审定……”

    刘静研究员说:“6月16日,我们去医院看望他时,病重的刘先生说话已经很费劲了,见到我们,他断断续续地说出了‘大型底栖生物’‘鱼类’‘课题组’三个词,我们猜想他后面的意思是‘一定要坚持下去,不能没了’。”

    海洋生物分类学、甲壳动物学、海洋底栖生物生态学属于基础性科学研究。上世纪90年代,在国内的研究一度陷入低潮,面临后继乏人的危险。看在眼里,急在心上,刘院士不顾年迈,亲自培养硕士生、博士生,同时返聘所里退休专家,指导青年人才开展科研工作。

    “刘先生曾说,看到年轻学生在身边工作,感到浑身有力量,自己也就像年轻人一样了。”王永良说,“经过刘先生这些年的努力,在海洋生物分类学方面,海洋所一直保持着国内外领先的优势。”

    5月28日,中科院海洋所纪念童第周先生诞辰110周年座谈会召开,刘瑞玉专门从医院赶来参加,并在座谈会上发言,深情追忆了童第周崇高的人生信念和科学精神。这是刘院士生前最后一次参加大型社会活动。

    6月14日,刘瑞玉在病榻上郑重签署捐赠书,决定向中科院研究生教育基金会捐赠100万元,设立“刘瑞玉海洋科学奖励基金”,所捐赠的100万元作为留本基金,以其收益奖励中国科学院海洋生物学领域成绩优异并取得重要研究进展的学生。

    当时刘院士说话已很吃力,但他激动地攥着工作人员的手,感谢教育基金会帮助他完成了这个心愿,希望能有更多的优秀学生献身科研。

    甘为人梯,奖掖后进,刘瑞玉为国内外培养了一大批高层次科技人才,其中许多已成为国内外相关学科学术带头人。其中,为中科院海洋所培养了一批从事主要海洋动植物主要类群的分类学、生物地理学、底栖生物生态学等领域的研究团队,为我国海洋生物学各学科领域的深入发展奠定了坚实基础。

    蒋维等人表示:“刘先生毕生热爱海洋生物研究,他为科研事业孜孜不倦的忘我工作精神值得我们每个科研工作者学习。他未竟的《中国海洋生物名录(第二版)》,我们将继承他的遗志,进行扩充和完善,以此来告慰刘先生的在天之灵。”(薄克国)

    

实习编辑:缪俊逸
相关新闻    
 
盘古|新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