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英文频道专题库>> 十八届五中全会>> topnews  
游在山东:东风菏泽 破茧“万物生”
【字号 】【打印】【关闭
 

  菏泽给人的第一印象是穷。虽穷,但潜力大。

  悠久的历史、古老的文化、特定的环境,孕育出菏泽人淳朴、俭约、质直、礼让的民风。

  这种民风在清朝就已延续开来,《曹州府志·风俗》中记载:“曹郡风俗,士廉而朴,不习进趋;民质而淳,不善盖藏。四民之业,农居六七,贾居二三。”

  老园丁费劲开辟了一个园子,满怀希望花草树种,等候着我们去培育,期待着有一天参天大树从这里长出。

  期待她“东风破”、“万物生”……

  菏泽人骨子里懂得包容。

  说到包容,忽然想起这么一句诗—“春江水暖鸭先知”,菏泽就像春江里的鸭子一样,最先感知江水的冷暖,自然也懂得包容之道。外人写菏泽,往往会将“菏”写成荷花的荷,这时菏泽人并不生气,反而会很有礼貌地说,不好意思,你写错了,不是荷花的荷,应是这个菏。

  菏泽是戏曲之乡,素有“书山曲海”之誉,凡有人聚集处,皆可听到戏曲声,或山东梆子、或两夹弦、或大平调、或枣梆、或坠子书、或山东琴书,曲罢,叫好声、掌声,此起彼伏。在赵王河畔新天地公园内,每当夜幕降临,还都能听到地道的京剧,闭上眼睛,韵味憨厚的京剧盈满双耳。在地方戏较多的菏泽,京剧还能占有一席之地,这座城市的包容和多元化就这样凸显出来。

  这就是菏泽,沉静的力量之中透着一股生命力,一路流淌。

  常常听人提起,只要把车停在城区府东街,下一道程序保准是去洗车房,并非因为车脏,而是鸟屎的缘故。

  府东街两旁的法桐苍劲有力,枝繁叶茂,自然被鸟儿钟情,在叶茂处甚至隐约能听到“啪啪”的鸟屎落地的声音。但这并不妨碍人们将车停在此处,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府东街有个叫做府东名吃的地方。

  黑窝窝、黑糊糊等,特定的饭食曾是菏泽的饮食习俗,而如今被更多的地方名吃代替,如有远客到来,羊肉汤是必不可少的,许多故事都从一碗羊肉汤说起。倘若再吃些郓城壮馍,亦或曹县烧牛肉、黄安驴肉都是极好的。

  说起饮食,菏泽特有的“清起来饭”、“晌午饭”、“喝汤”一日三餐一直流传至今。菏泽人好客,自有待客之道,走亲访友多是上午去下午回,主家设午宴招待。如若谁家做了好饭,通常会赠于邻居或本家,以示敦睦之情。菏泽人的厚道也这样一直延续着。

  菏泽人即使走得再远,“菏普”仍会挥之不去。常把声母“sh”都发成“f”,由此创造出了只有菏泽人才能听懂的“喝肥”、“佛话”、“费觉”等词汇,初来菏泽的外地人有时还真不适应。

  说起不适应,菏泽特有的一些词汇更让人难以琢磨,像“抓”、“呗了”、“咧”等,如果不明白什么意思,还真会闹笑话。上大学那会,宿舍一哥们在上铺睡,牡丹区人,某晚洗完脚坐在床上,脚往下耷拉着,下铺的伙计有点不愿意了,随说别这样耷拉着脚,上铺哥们说了一句“脚洗呗了”,下铺哥们是嘉祥人,听了有写生气,“还洗白了,看脚黑的。”就这事,就成了我们宿舍的笑谈。

  这些外地人听不懂的词汇,对于菏泽人来说,尤其在外地,这些词听起来都亲切,用菏泽惯有的词叫—“都管”。

  这里是夏商圣地、文明之始,“一都四乡”让菏泽朴实中释放着无穷魅力。

  菏泽的包容在艺术节上得以体现,艺术节是多元化、国际化的,也要有很强的本土元素。菏泽号称“一都四乡”,然在前两届中唯独缺少武术元素。菏泽人民自己的节日怎能没有武术,于是谏言者、写信者、传话者比比皆是,终在第三届中国菏泽艺术节上有了武术元素。

  其实,大可有我办我的艺术节,你爱看不看。但菏泽人就喜欢纳谏,明白忠言逆耳的道理,既然要办成人民的节日,就要听取大众的意见。

  文化需要载体,艺术需要舞台。

   1 2 下一页  

编辑:江昆
分享到
 
相关新闻    
 
盘古|新搜
01007017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140469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