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新闻中心 > 书画 > 文化沙龙
中国当代艺术与西方当代艺术平等对话
2011-02-24 16:54:59      来源:中国艺术报
【字号  留言 打印 关闭 

    2008年,在纽约古根海姆美术馆举办的“蔡国强:我想要相信”展览现场

    从1993年中国当代艺术首次亮相威尼斯双年展以来,这个早已被符号化的艺术现象逐渐被西方和中国的艺术界所接受。尽管其中充斥太多各种各样的利益与纠纷,但不可回避的是,西方人眼中或者在西方不断发生的关于中国当代艺术的种种,相当长一段时间,并没有直接与中国的艺术界发生关联。然而,随着中国文化“请进来”与“走出去”的步伐不断加快,中国艺术界再一次集体发问——到底什么才是属于我们自己的当代艺术呢?其实,这个早在20年前就被不断追问,却始终没有给出答案的问题,自新时期以来一直是上至官方下到民间,从协会到各种美术组织共同思考的重要战略问题。

    新世纪的10年里,西方艺术机构展出的与中国当代艺术有关的展览,我们可以用层出不穷、内容丰富、样式多样来形容。2005年至2010年间,中国当代艺术的最大藏家乌利·希克在瑞士伯尔尼美术馆就举办了“麻将:希克中国当代艺术品收藏展”、“广州——希克藏品中的广东艺术家”、“中国之窗:大草稿—上海——希克现代艺术收藏品展”3次大展,使得中国当代艺术品在西方得到系统展示。作为一种直接记录现实图景的艺术形式,中国摄影一直备受关注。2005年9月,在英国维多利亚和阿尔伯特博物馆展出的“过去与未来之间:来自中国的新型摄影与摄像”,首次全面探讨中国20世纪90年代中期以来的摄影与摄像技术,是中国当代艺术首次在英国隆重展示。

    开始逐渐自觉的中国美术界,有自信拿着自己挑选的当代艺术品,与国外艺术机构进行交流与合作,展示自我眼中的中国当代艺术的审美趣味和价值标准。2007年10月,由维也纳现代美术馆与中国美术馆共同举办,Edelbert Kob和范迪安策展的“中国——面对现实”,展出了200多件中国现代艺术品,探讨了现实主义与社会现实之间的关系。而由广州美术馆组织、由250多位中国摄影师拍摄的590多张纪录照片组成的——“中国的人文主义——相机中的画像”也于2007年7月在德国慕尼黑美术馆呈现,该展分为存在、关系、欲望和时间4个主题,多角度展现了现代化进程中中国人民的物质与精神历程。

    除了集中呈现这一常规却规模巨大的展示方式外,个人展览也开始成为中国当代艺术在西方亮相的一个标识。早已时尚和明星化的西方当代艺术界,需要这个来自5000年文明古国滋养起来的艺术家,这不仅仅是一种旁观与消费,在某种程度上,是真诚而虔诚地挖掘与寻找,即使这其中带有国人经常批判的他者眼光。2008年,中国是世界的焦点,为了配合英国维多利亚和阿尔伯特博物馆“创意中国”的展览,中国建筑师张永和为John Madejski花园设计出一个华丽的花园空间,其中运用了中国古典设计元素——屏风。此外,中国艺术家亦在国外知名艺术机构充当主角——举办个展。2009年6月10日,朱德群在塞夫勒国家瓷器制作中心亲手绘制的55个花瓶,在吉美博物馆以“朱德群与塞夫勒高级瓷器——吉美博物馆的当代中国艺术大师”为名展出。这些花瓶在形式、纯洁度和装饰的华丽程度上都不囿于东方和西方美学规范,造就了一种普适性的当代艺术语言,据说“每件作品都需要300多个小时的辛苦工作”。另一位应提及的是蔡国强,作为他在德国的首次个展,“蔡国强:撞墙(德意志银行典藏系列)”于2006年8月在德国柏林古根海姆美术馆展出。2009年3月17日,西班牙贝尔巴鄂古根海姆博物馆第一次为一位出生在中国的艺术家举办个人展览,该展览借助火药绘画、爆炸场景、装置艺术和社会工程4种媒介展现了艺术家对一种别具特色的视觉和概念语言的创作,这就是“蔡国强:我想要相信”。

    其实,无论是大规模、系统化地展示中国当代艺术,还是一个个被塑造出来的艺术明星,他们背后除了利益与价值观的驱使外,还有更深层次的文化构成在起作用,这里面包含着整个西方对东方文明长久审视与观察后,所形成的心理上恒久不变可事实上却不断蜕变的理性观念,而解读和重构这个理性观念的形成过程,便是指引中国美术“走出去”,与西方当代艺术界平等对话的指向标。(完)

相关新闻    
新华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