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频道 > > 正文

《欢乐颂》曲终 底层逆袭谈何容易

2016年05月12日 11:11:38 来源: 新京报

  《欢乐颂》让我们看到高阶层的女性,不仅在金钱和社会资源上拥有无可辩驳的优势,似乎连在智商上,都是碾压级的,这才让大家讨论得痛彻心扉。

  《欢乐颂》大结局了,在“山影公司”的出品当中,又添上了浓墨重彩的一笔。总体来说,大家对《欢乐颂》的评价是不错的。但它在微博热搜榜上达到了四十多亿的点击量,并非因为它有好到这种远超同侪的程度,而是因为它所揭示的问题,正是当下社会的痛点。

  和其他热播剧流连于演员的颜值不同,《欢乐颂》的争论焦点始终在剧情。《欢乐颂》“五美”,正代表了都市年轻女性中重要的五个阶层:安迪是超级金领,有财有貌,有头脑,有手腕,属于都市社会的顶层;曲筱绡是富二代,头脑活络,善于利用各种关系,还在阶层继续攀升的过程中;关雎尔依靠父荫进入了一个大公司,她来自典型中产阶级家庭,但她年轻平庸,还得继续奋斗才能见到曙光;邱莹莹来自小城市的中下阶层,挣扎求存,比较幼稚,工作能力仍需证实;而樊胜美,来自小镇底层,身后还有“吸血”的父母兄弟,她在城市中奋斗多年,职场的天花板已然可见。

  她们因为种种机缘成为了邻居,中间既有互相看不惯互相讥讽,也有互相扶持和帮助。哦,不,有能力帮助他人的只有安迪和曲筱绡,她们是食物链的上层,其他“三美”只有在各种困惑和窘迫当中被动地等待拯救。真是特别遗憾。高阶层的女性,不仅在金钱和社会资源上拥有无可辩驳的优势,连在智商上,都是碾压级的。这才让大家讨论得痛彻心扉。

  第一季结束时,我们可以看到,每一个人的生活轨迹和情感经历,都无法脱离她所在的阶层。不管樊胜美多么渴望嫁个有钱人,但她相中的“有钱人”,其实也跟她一样,是假扮有钱;她最终选择的男友,跟她是站在同样的社会坐标上的;她纵然貌美如花、情商很高,却无法通过婚姻提升阶层。关雎尔暗恋赵医生,然而,赵医生这样人帅腿长的优质专业男,是为曲筱绡这样的富家女准备的。而像奇点、包奕凡这类高端人士,更是樊、邱、关这样的女孩子们所无法看见的阶层。

  对这部剧的许多不满,正来自于这里:为什么剧中人都这么在意钱?这么势利眼,这么明目张胆地告诉大家,出身决定了一切?这是多么令人绝望。

  类似的题材不是没有相反的好例子。比如美剧《欲望都市》。女主角凯芮和萨曼莎爱过的人,不计其数,但没有谁是时时处处陷在阶层的困扰当中的;米兰达律师和她的酒保老公,社会地位完全不同,也可以过得很好。钱这样的问题,在无数的问题中并不那么重要。《老友记》也是,六个小伙伴本身就是处于不同的阶层,但那又如何呢,他们身上性格不同,但很难看到阶级的标签。

  某种意义上,《欢乐颂》反映的就是中国这个社会的客观现实。看完之后我经常觉得,不要以为“拼爹”主要出现在找工作的时候,然后就完事了;不,有时候从基因开始,贫富就划出了一道鸿沟;然后从幼儿园教育,从中小学教育,到大学的择校,不仅富裕阶层可以上尽可能多的学习班提高班、拿到各种各样的钢琴小提琴、航模奥数的获奖证书,他们还能早早就看到曼瑟尔·奥尔森的《集体行动的逻辑》(剧中安迪提到这本书,导致该书紧急加印),能够张嘴就是《麦克白》的台词——天生就有品位、优雅、见多识广、周游世界,眼界不凡。

  讲真,再给樊胜美二十年,她也不可能向安迪看齐。

  不过,这是客观事实,但这是一种理想的社会状态吗?不是,当然不是。我们想要的是一个人人有机会的、充满活力的、可以流动的社会。如果对影视剧要求不高,《欢乐颂》能客观地把这种无可奈何的事实剥开揉碎地展现给观众,也算得上是一部现实主义的好作品;但可惜的是,它也仅仅止步于此,匍匐贴地飞行,仍然一再重复蝇营狗苟的可悲现实,没有超越性,难免就会生出“也不过如此”之叹。

  当然,糟糕的并不是影视剧,而是现实本身。(侯虹斌)

[ 责任编辑:王媛媛 ]
新华炫闻客户端下载

相关稿件

0100701700100000000000000111100211188538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