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频道 > > 正文

沂蒙三章:八百里山乡“蝶变”记

2018年09月30日 08:35:10 来源: 《瞭望》新闻周刊

山东省临沂市沂水县高庄镇上峪社区 王南摄/ 本刊

 

    文/《瞭望》新闻周刊记者赵新兵 潘林青 萧海川

  沂蒙多山,史称“四塞之固,舟车不通”。

  这里蕴含着厚重的红色基因,也曾紧缚着绵长顽固的“穷根”。千百个山村星罗棋布,千百年穷困代代相因,千百万干群勠力脱贫。

  改革开放特别是党的十八大以来,八百里沂蒙山区高扬“沂蒙精神”,在历经“整体脱贫”“区域覆盖式扶贫”后,迎来了决战决胜的历史性阶段。随着“精准扶贫”的强力实施,一座座扶贫路上的“孟良崮”被攻破,“蝶变”正在发生,乡村振兴的“沂蒙样板”浓墨重彩地绘就。

    上峪村:“炸出来”的5000亩果园

  “轰隆、轰隆”……1985年底,沂蒙山区的一条山谷里响起了阵阵“冬雷”。此后连续5年的冬天,这里都会响起“雷声”。听到“雷声”,相邻村的乡亲们说:“后生王升吉又带着人炸山咧。”

  33年后,当年的“后生”王升吉已经68岁,仍是临沂市沂水县高庄镇上峪社区的书记。

  沂蒙山区历史上即为山东省最贫穷的地方之一。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这里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但仍有不少贫困村、贫困人口没有解决温饱问题,其中沂南、沂水、沂源、蒙阴、平邑、费县6县贫困问题尤其突出,曾是当时全国18个连片贫困地区之一。

  1983年,这6个山区县的农民人均收入仅为240元,比全省平均水平低120元,人均收入不足150元的有23万户,占总户数的22%。

  为解决沂蒙山区群众生产生活困难,早在1982年7月,临沂地区就提出“以林为主,林农牧工结合,多种经营全面发展”方针,掀起了以造林为重点的山区建设热潮。

  要造林,首先要炸山造地。“这山是砂石山,土层平均只有二三十厘米厚,再往下就是铁镐都砸不动的石头。这么薄的土层,树种下去,一场雨就给冲得七零八落。”王升吉说,而炸出来的树坑能有80厘米深,树栽得下、活得好。

  王升堂是当年爆破队的成员。“炸药威力不小,爆炸产生的烟柱有十三四米高。”王升堂告诉记者,一亩果园50棵果树,就是50个坑。5000亩,就是25万个坑。忙活了5个冬天,上峪硬生生在山上炸出5000亩果园。

  对王升吉来说,炸山的场景仿佛就在昨天。如今,他带着记者来到果园,只见苹果树枝繁叶茂、长势正旺,一条显眼的石坎,将相邻树坑分隔开来。

  栽下的果树,三年成荫、五年成林。1990年,第一批果树收获了。县里的林业局、农业局进村收购,一斤水果卖到2元钱。承包了3亩果园的王升堂,当年就收入了一万多元。

  也是在这一年,上峪村党支部搬进了三层水泥小楼。这是沂水县第一个搬进水泥建筑的村支部。

  沂蒙山区许许多多小山村,团结在一方红旗下,改造河山、战胜贫穷。在开发过程中,老区坚持以小流域治理为重点,实行山水林田路统一规划,连片规模治理,综合配套开发。在纯山区推广“山顶防护林戴帽,山坡经济林缠腰,山下小平原连片,山涧小塘坝成串”的开发治理模式,在砂石结构的丘陵区推广“变荒为耕,集零为整,三保梯田连片,池、渠、路、电相连”的土地后备资源开发模式。

  至1995年,沂蒙山区在全国18个连片扶贫地区中率先实现整体脱贫。

  从当年“猴子毛、蚊子草,石头碴子不用找”的上峪村,到现在风景如画的上峪社区,贫穷渐行渐远。村民存款余额,从1984年的3万元变成2017年的8000多万元。15021亩村居,有2700多亩粮田、3000亩山林、5000亩果园。分散在16个自然村的老人们搬下山、住进了养老房。

  最初只想干3年村支书的王升吉,没想到一干就是33年。不仅是他,当年和他搭班子的村两委成员们,大多也干了33年。这里的党员群众,信他们、服他们,一到换届还是投票选他们。

  

   1 2 3 下一页  

[ 责任编辑:吕放 ]
新华炫闻客户端下载

相关稿件

0100701700100000000000000111100111235073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