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频道 > > 正文

3个寻子家庭的“新生”:坚持寻子终于过上团圆年

2020年01月14日 18:15:21 来源: 舜网-济南时报

  刘利勤给儿子庆生

  杨联曲左旭飞母子

  赵贤纯与儿子相见 受访者供图

  1月10日,山西太原,刘利勤为儿子刘静军补过了12岁的生日。10年前,刘静军被人贩子拐走,被网友称为“山西寻子哥”的刘利勤找了10年,跑遍了大半个中国,日前终于寻子成功。

  这样平凡又幸福的画面,有两位母亲同样期盼了几十年。2019年底,赵贤纯在济南找到了失散26年的儿子孔祥义,杨联曲时隔30年后在新疆阿克苏与儿子左旭飞重逢。在新年伊始,3个相隔千里却遭遇相同的家庭,一起摆脱伤痛,与命运和解,迎来“新生”。

  一场特殊的生日宴

  10日一大早,在山西太原万柏林区小井峪村,刘利勤一家为儿子刘静军庆祝生日。刘利勤熟练地打开快手直播平台,进行现场直播,观看人数超过10万人。尽管儿子已经被找回来一周了,刘利勤的直播间依旧人气不减。刘利勤走到儿子跟前,用粗犷沙哑的嗓音,给他唱起生日快乐歌,然后一把将他搂住,在脸上狠狠亲了一口,妻子和女儿则在一旁微笑地看着,画面温馨有爱。

  刘利勤为儿子的这个生日,等待了足足10年。自从儿子失踪后,逢年过节就成了刘利勤一家最难熬的日子。一到大年三十,刘利勤家里早早熄了灯,不贴春联不看春晚,没吃过一顿像样的年夜饭。10年之后,这个家庭终于熬到头了。“今天其实是我的阴历生日,我把这天当成儿子的‘新生’。等过了这个生日,我们一家人从头再来,开始新的生活。”刘利勤咧着嘴笑了。

  这一天,距离太原3400公里的新疆阿克苏地区,左旭飞正在陪着母亲杨联曲赶集置办年货。在人潮涌动的集市中,杨联曲紧紧抓着儿子的手,生怕他再丢了,尽管儿子已经33岁了。30年前,3岁的左旭飞被人拐走,杨联曲找了整整30年,眼泪哭干了,身体也垮了。在寻亲志愿者们的帮助下,2019年12月26日,杨联曲找回了远在安徽的左旭飞,母子得以重逢。“我盼这天盼了整整30年啊,现在我什么都不求,什么都不怨了。”电话那头的杨联曲,心情依旧难以平复。

  这一天,远在贵阳市云岩区的赵贤纯给儿子孔祥义发了条微信,问他在济南那边冷不冷。儿子回复她这边一切都好,等忙完这段时间就去贵阳看她。因为一通来自济南民警的电话,2019年11月19日,在济南遥墙国际机场,终于见到走失26年的儿子,赵贤纯泣不成声。26年过后,眼前的这位母亲不再年轻,这个孩子已长大成人。

  漫长的寻子苦旅

  每一个苦尽甘来的结局,背后都有难以想象的艰辛和执着。那是一趟漫长的苦旅,饱含着数十年来的自责、挣扎、辛酸和绝望,这一切,只有踏上寻子之路的家庭才能真正明白。

  任何寻子家庭苦难的开端,往往都是相似的。刘静军失踪那天是2010年4月11日,当时他正跟姐姐在家门口玩耍,一个身高170厘米左右的陌生中年男子,趁着姐姐回家拿零食的间隙,将他一把抱走,老旧的监控录像只拍到模糊的画面;左旭飞是1990年2月27日被人拐走的,同样因为姐姐的一时疏忽,他被一个骑自行车的男子带走,当时连监控录像都没有,只有证人说在路上看见了;孔祥义被弄丢是在1993年7月15日,父亲带着2岁半的他在楼下玩耍,因为看别人下象棋入了迷,一回头发现儿子不见了……

  命运的齿轮从此开始转动。3个幸福美满的家庭,瞬间陷入痛苦的深渊,他们原本的生活改变了。为了修复支离破碎的家庭,他们各自踏上漫漫寻子之路。

  为了寻子,刘利勤几乎跑遍了大半个中国,山西、山东、河南、福建等地都留下过足迹,只要有一点线索,他就马不停蹄地去核实;杨联曲将寻人启事贴满了阿克苏地区,还上过当地电视台寻人,并委托亲戚朋友在北京、成都等地方寻找;赵贤纯几乎放弃了自己的生意,她带着儿子的照片,专程前往外省打听儿子下落,先后去过湖南、广东、北京、安徽等省市……

  就这样,时间在3个家庭中慢慢流逝,10年、26年、30年过去了。茫茫人海,希望的火苗曾无数次燃起,又匆匆熄灭。

  终于走到尽头

  转机往往出现在瞬间,在历经最艰苦的逆境,却依旧选择坚持的某一瞬间。

  寻子的这10年里,刘利勤用尽了各种方法,街头张贴寻人启事、开着“寻子车”全国各地展示、将寻子信息发到宝贝回家寻子网、中国儿童防走失平台等各大寻亲平台上,做了无数次的人像比对,并至少做了7次DNA鉴定。2018年,刘利勤注册了一个叫“山西寻子哥”的快手直播账号,开始利用网络直播来寻找孩子,一年多发布391个寻子视频,获7.2万粉丝支持。2019年9月,刘利勤在直播时,有位好心网友给他提供一条线索:在吕梁市交城县,有个孩子特别像他丢失的儿子。此后,刘利勤和家人3次来到交城悄悄核实情况,想尽办法取得孩子的头发。DNA比对结果则显示,这个孩子就是刘利勤的儿子刘静军。

  杨联曲能够寻子成功,也多亏了寻亲平台的相助。2017年4月,杨联曲在宝贝回家寻子网上发布了寻子信息,两年半时间没有结果。转机出现在2019年11月,已在安徽宿州市成家的左旭飞,偶然间得知自己被领养的事情后,也在该平台发布寻亲信息,并且记录了大致走失时间以及地址。两条信息一经比对,立刻被平台志愿者锁定,随后与母子二人进行联系,在进行DNA核对之后,母子最终团聚。

  赵贤纯找回儿子的过程更加偶然。2010年6月,听说公安机关可以采集血样存入全国失踪人口数据库,进行全国范围内DNA比对寻亲后,赵贤纯和丈夫到当地公安局采集了血样。2019年11月17日,赵贤纯接到了济南市公安局市中分局民警的来电,告知孩子很可能找到了。原来,济南市中交警在处理一起交通违法行为时,依据相关规定采集了当事人的血液样本,在录入相关数据库时,民警意外发现当事人的DNA跟贵阳市云岩区一对正在寻找儿子的夫妇比对成功了。于是,才有了后面赵贤纯孔祥义母子团圆的故事。

  重燃希望的“寻子联盟”

  以上3个家庭是苦难的,同时又是幸运的。在全国各地,每天都有无数家庭奔波在寻子路上,最终收获圆满结局的却不多见。扮成“蜘蛛侠”寻子11年的伍兴虎,至今仍没有放弃寻找;电影《亲爱的》中张译角色原型人物孙海洋,今年开启第13个寻子之年;《失孤》中刘德华角色原型人物郭刚堂寻子22年,只想能够再看儿子一眼……

  “山西寻子哥”成功寻子的新闻,几天内传遍全国大江南北,犹如黑暗之中的一点微光,重新点燃无数家庭的希望。

  在过去的10年里,刘利勤不仅找自己的孩子,还帮助7个家庭实现了团聚。仅2019年一年时间,他就利用直播帮助4个家庭找到了孩子,而第4个就是他自己的孩子。

  在为儿子举办的生日宴上,刘利勤在一家饭店摆了十几桌宴席,邀请全国各地四五十位寻子家长前来。在见证了刘利勤一家团聚的场景,听他分享寻子方法和经验后,这些悲痛的家长们心头多了几分宽慰和希望。吃过饭后,刘利勤又带着他们一同前往位于太原的中国儿童防走失平台总部,帮他们一起录入失踪孩子的信息。在中国儿童防走失平台上,在4807名志愿者的帮助下,已有212位孩子成功回家。“我虽然熬到头了,但我不会就此停住,我还会继续参与到寻人当中,帮助更多家庭寻找孩子。不到最后,每个人都不要放弃希望。”刘利勤激动地说。

  左旭飞把自己找到亲人的经历,分享给了宝贝回家QQ群的群友们,引发了不少人的关注和共情。左旭飞在分享心路历程时写下这样一段话:“什么是家?家是一辈子的归宿,是亲情的连接点,是一生中的财富。房子不是家,房里有人才是家;豪宅不叫家,宅里温暖才叫家。一个家里有父母的关爱,才是最安稳的地带。在此希望,2020年,每个人都能收获一个温暖的家。”

[ 责任编辑:王媛媛 ]
欢迎下载新华网客户端
0100701700100000000000000111100211254596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