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新闻

高中生与妈妈的"两地书,母女情"

2020年02月14日 17:03:27 | 来源:济南市教育局

  女儿:《武汉加油,丁老师加油》

  她说,不要送她。我就没送她。她说:“等我回来接我吧。”我说:“好,给你送花花!”

  爸爸说,陪你妈吃饭吧。可我,怎么吃得下!

  “要去几个月啊”“要注意安全啊”,知道她要去武汉的那个晚上,慰问电话就没停过。她在收拾东西,边收拾边抽鼻子。

  她是我心里最好看的小护士,现在她一下子变成主管护师、带队老师。可我知道,她有时也还是个小孩子,也喜欢撒娇闹脾气,也怕疼,受委屈了也会回来哭泣。我也知道,她就是个普通人,没有英雄闪闪发光的盔甲,却在沉默中做出了和英雄一样的选择。

  他们坐专机走了。我希望她可以吃的很好,可以在飞机上舒舒服服睡一觉。希望防护服没有太沉,希望她能有空去卫生间,希望好看的丁老师脸上,不会因为口罩眼镜戴太久起水泡。希望她累了有人尽快去接替她,希望她能在辛苦中找到自己的价值。

  我相信她,胜过相信自己一千倍。“平安回来”这种事,压根都不用祝愿,照顾好自己这件事儿,对丁老师来说,简直没有更简单了。

  希望疫情快点结束,快点,再快一点。

  武汉加油!丁老师加油!

  妈妈(丁淑红,山东大学第二医院主管护师):

  到这里两天了,上了两个班,休息了四个小时,环境大概熟悉了,各方面大致就绪了。这会儿,终于可以安下心来,和你聊聊天。

  除夕晚上,医院下通知报名去抗疫前线。虽然已经过了不惑之年,但我参加过非典,去过抗震救灾病房,现在去抗疫一线,我觉着完全是可以的。电视里是春节联欢,旁边是你和爸爸,我是真不舍得。你说,去吧,去做你想做的事吧!

  在忐忑不安的等待着,既盼它来,又怕它来!2月7号调令下来,我上完班,回家以后就不停的收拾东西,不敢去看你和爸爸的脸。

  你说不送我。是,那也是我想说的。我们俩最不愿意见到泪人,永远愿意给大家一个灿烂的笑脸。在这件事儿上,我们算不算心意相通?

  在家里,爸爸催我一遍一遍的剪头发,我偏不剪。在这里,心爱的长发,竟一点没有犹豫的剪掉了,还是一边长一边短,看看镜子,都能把自个逗笑。

  我们在这里挺好的,生活物品很齐全。上班我会做好安全防护,你和爸爸放心吧!

  等我回来,宝贝儿!

责任编辑:秦来玲
0100701700100000000000000111100811255682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