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频道 > > 正文

【湖北救援日记】在“刀尖”上起舞

2020年02月17日 12:03:17 来源: 新华网

  作者:山东第一医科大学第二附属医院重症医学科副主任岳茂奎

  地点:黄冈市大别山区域医疗中心

  时间:2020年2月13日

  再一次全副武装,走进病房。

  “岳哥,这个病人气胸了 ! ”

  我心下一沉,最不愿意看到的情况终于发生了。气胸,对于重症新冠肺炎病人来讲,是较常见的严重并发症,也是死神的镰刀!尤其在病房现有的条件下。没有床旁胸片,没有彩超,确诊有难度,穿着厚厚的隔离服,听诊器完全听不到,院区没有胸外科……

  这是我在黄冈的第一例气管插管病人,也是我们医疗队的第一例插管病人。前两天感染指标很高,这两天体温、指标都在好转。没想到最怕的还是来了。病人的右胸壁明显肿胀,皮下握雪感明显,累及到头面部,病人呼吸急促,潮气量不到300ml。

  病房里只剩下几个胸腔闭式引流的水封瓶,还是上次有个病人气胸时胸外科医生带来的,其他的东西都没有!上次那个病人能等,但这个病人根本等不了!

  怎么办?情急之下,我想起现有的一套中心静脉导管,内径比较粗,有几个侧孔,而且里面还配有引流管,完全可以引流用。马上穿刺,用了不到两分钟的时间,当看到大量的气体从水封瓶里溢出来,我长出了一口气,这下应该行了。

  “岳医生,血氧在往下掉!”

  我心下一惊,迅速缝合固定完,看着监护仪上的血氧饱和度在下降!80%…70%…60%…50%……

  病人呼吸急促,呼吸机频繁报警,我的汗一下出来了,再看引流非常通畅,穿刺很顺利,没问题!

  复张性肺水肿?这是一种因为被压迫很严重的肺,在一下复张后出现的凶险并发症,在常态下的监护病房里,处理起来其实不难,但现有的条件下……

  要是另一侧并发气胸了怎么办?也会出现这种症状,但处理是完全不一样的,我看着监护仪、看着病人、看着呼吸机,来回走动!

  50%…40%…30%……

  不能犹豫了!加大镇静药物用量,完全呼吸机控制通气,加大压力肺复张!

  一分钟,五分钟,十分钟……

  30%…40%…50%……

  半个小时,过得像半个世纪那么漫长,患者的血氧饱和度升到了90%以上,潮气量超过了400ml,我终于能坐下缓一口气,感觉浑身发酸,汗水湿透了脊背!

  这其实就是一次普通的救治,但无论是穿刺引流,还是呼吸机的调整,都比平时感觉困难好多倍,防护服、三层口罩、视野受限、还有时不时地窒息感,有时很难摆正常的体位,加上病人心肺功能其实快代偿到了极限,稍有风吹草动就会有严重后果,所以说做任何一个操作,压力特别大!

  前天有个七十多岁的老大爷,新冠肺炎诊断明确,还合并心衰。经过积极利尿后症状改善挺明显,但是病情出现了反复。我过去看时,老大爷心率快,血压偏高,血氧不足80%, 呼吸急促,躁动不安。

  这是要插管的节奏!

  插管不难,但是要找突然变化的原因。气胸?这个病人我刚做了锁骨下静脉置管,两侧肺部叩诊无差别,应该可以排除。

  肺栓塞?刚才有体位的变动,这个暂时排除不了。

  心衰?对这个病人来讲可能性很大,是的话需要积极利尿。

  但我还是想到了另一种可能,患者现在的几个症状很像低血容量休克前期的表现,加上最近一小时应用利尿剂的情况下,几乎没尿,是不是利尿过多缺水了?是这样的话,就需要补液,这和治疗心衰是完全矛盾的,弄错了效果完全相反,那就麻烦了。

  最后,我狠下心,还是相信自己的判断,补液!

  250毫升输进去,病人的血氧饱和度升到了80%以上,又250毫升,升到了90%,又补了250 毫升,病人完全稳定下来了,我的判断是对的,最终病人避免了气管插管。

  其实,像这种例子还有很多,在病房相对简陋的条件下,战友们都像刀尖上的舞者,靠我们自己多年的临床经验和对病人细致入微的观察,一步一步地推动着病情的好转。

  我们有的病人撤离呼吸机了,有的病人转到普通病房了,能从死亡线上回来,和我们挥手,和我们说谢谢,这对我们来说是一种莫大的荣誉感和幸福感,让我们在寒冷的冬季,感受到春天的希望与温暖。

  再次为自己加油,为战友们加油,为所有与疫魔作斗争的白衣战士和病患们加油!胜利终将属于我们!

[ 编辑:江昆 ]
欢迎下载新华网客户端
01007017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55822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