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频道 > > 正文

“熊孩子”逆袭成世赛冠军 23岁成为高级讲师

2021年01月13日 10:07:58 来源: 齐鲁晚报

  当年没有考上高中的同学,后来去那儿了?没有机会念大学的孩子,就没有出路吗?

  将工具包系在腰间,戴上墨镜,打开切割机,砂轮转动,火花飞溅,如同烟花一般划出弧线。“学习工业控制以后,觉得这一切都很酷。”出生于1997年的袁强,从差生到高职生,再到世赛冠军,不被传统定义,不为命运屈从,用自己的逆袭之路讲述“后浪”的无限可能。

  文/片 齐鲁晚报·齐鲁壹点

  记者 李静 高广超 王小涵

  通讯员 仵强 刘磊 唐仁东

  原本只想谋个出路

  在成为世界冠军之前,袁强是父母眼里调皮顽劣的“熊孩子”,是老师同学眼里中考落榜的“差生”。

  1997年,袁强出生于山东省潍坊市一个普通的农村家庭,自小跟着爷爷奶奶长大。他喜欢游戏,就像一个探险家,要做的事情是去探险,而不是囿于按部就班的生活。

  步入初中的升学考试结束后,学校便组织了一次家长会。母亲却一直没有听到袁强的成绩,等到会后才从老师口中得知孩子成绩全年级倒数第二名。面对母亲的责问,袁强说,“我就是很巧妙地避开了所有正确答案。”散漫、爱玩、叛逆,这些词儿几乎充斥了他的童年。

  “开窍”,是一次偶然。

  初一的一堂英语课,袁强破天荒地听了一个英语单词“and”的用法。在下一节课老师提问时,他便举起了手。英语老师很诧异这个往日的“差生”竟然主动回答问题,便给了他一次机会。没想到的是,全班第一名的学生都回答不上来的问题,袁强却对答如流,这令老师刮目相看。袁强尝到了甜头,“原来认真听课就能学会”。从那以后,袁强摆脱了“翘课”“逃学”“玩游戏”,成绩一路直线上升。

  本来考一个好高中,好像是顺理成章的事。但是,2012年他却在中考时落榜了。对袁强来说,这次转折就像一个“人生低谷”。袁强父母都是农民,一年也就攒下几千块钱。孩子靠什么出人头地呢?父亲袁仲良说:“我当时感觉农村孩子书念不成了,就建议他到山东工业技师学院学机电一体化,以后有个技术也能养家糊口,算是谋个出路。”

  误差不能超过1毫米

  “他不是天赋型的天才,是勤奋型的天才。”教练苏美亭评价袁强。

  2012年袁强刚进入学校时,就想着“混日子”,最后找一份工作就行。直到有一天,老师说,“只要踏实努力,在这里照样有出人头地的一天。”这句话就像一块重石,落入这个内向自卑的15岁少年心中,彻底打破了他的“平静”。他开始参加演讲比赛、相声比赛、小品比赛。“虽然这些比赛我都没有拿过什么奖,但说话不脸红了。”

  学校举办工业控制兴趣组选拔比赛,袁强报名参赛,但由于基础差,在第一次选拔考试中就惨遭淘汰。这一次,袁强没有选择放弃,他主动找到教练申请再试试,因而获得了旁听观摩训练的机会。

  机会来之不易,他每天晚上九点以后在其他同学离开以后再去训练,利用剩下的边角料进行试验,常常到关门的时候才走。夏天的时候,为了练习切割技术,不能开风扇,便将衣服在凉水里浸湿,穿在身上解暑。等要洗的时候,衣服上常常留下一条条白色的汗渍。

  袁强最擅长的是安装。线槽安装是有严格的标准和规范的,缝隙尺寸不超过1毫米,信用卡不能划过。反复练习,精心钻研,是袁强熟练掌握技能与提高速度的诀窍。苏教练说:“这个孩子勤奋努力,能吃苦,常常为了解决问题一天训练12个小时。也就是因为这样,我们发现了他身上的潜力。”

  正是由于把握住了这次机会,袁强在新一轮的比赛中成功复活,成为学校种子选手,并且一路过关斩将,从市赛、省赛,直通世赛。

  比赛中一度“断片”

  等成绩是最煎熬的事儿。

  “比完赛没吃饭,老师从包里拿出一袋花生米,我就感觉那简直是人间美味。”回忆起比赛,袁强记忆犹新。凌晨四点才睡下,两个小时辗转反侧,好不容易熬到了天亮。

  2017年10月,第44届世界技能大赛在阿联酋阿布扎比举行,工业控制项目共有21个国家和地区参加。该赛事被誉为“职业技能的奥林匹克”,是目前规模最大、人数最多、最具影响力的全球性职业技能赛事。最终,袁强身披五星红旗,站在了世界舞台上高喊:“中国!中国!”

  赛程4天,比赛时长22个小时,不仅是技能的比拼,还是体力的考验。比赛第一天袁强完成得“行云流水”,第二天他缺少了紧张感,导致出现了短暂的“断片”。“大概是下午1点到2点那段时间,我完全不记得自己在做什么,所有动作完全就是机械性操作。”回忆起这段经历,袁强还是后怕。“一根线接错就会导致电路不通,后果不堪设想。”而他之所以在“机械化操作”时没有出问题,得益于日复一日的高强度高精度的训练,这种训练已经潜移默化地成为习惯性动作。

  成功路上总是充满了“绊脚石”。

  最后一项考试,组委会发错了试卷。本该是20张A3纸试题,袁强只有5张A4纸试题。紧张的时间难以应付这样庞大的题量,这让袁强几乎陷入崩溃边缘。就在他想要放弃的时候,看到了桌子上的那面五星红旗。一股热血涌上心头,袁强说,“那一瞬间,我突然感觉我不是为自己而战,一种民族自豪感油然而生”。重新整理好情绪,袁强认真投入到比赛。

  他所获得的工业控制项目金牌,是中国在世界技能大赛工业控制项目的首枚金牌。这届大赛,中国代表团共取得了15金、7银、8铜的有史以来最好成绩,向世界展示了中国技能青年的青春风采。

  学院最年轻的高级讲师

  父亲袁仲良如今也成了乡亲眼中的“红人”,连赶集时都有人喊,“冠军爸爸来了”。每当此时,袁仲良内心都充满自豪与骄傲。袁仲良说:“当时没考上高中,哪能想到孩子成世界冠军呢。”但父亲骄傲的背后,是心疼。袁仲良仍然记得,孩子在备战世赛那两年的艰苦,就连过年都是急匆匆地在家待不了几天。袁仲良说:“就希望孩子以后更加进步,为祖国为社会做出一份贡献。”

  载誉而归的袁强,再次做了一个出人意料的决定。他放弃企业抛来的橄榄枝,留在山东工业技师学院任教,成了学院最年轻的高级讲师。

  在训练基地,袁强正在实训室带学生做着故障排除的训练。学生王明辉已经顺利闯入国家队,拿到了下一届世界技能大赛的入场券。昔日的学长,如今变成了自己的教练,像兄弟,像师长,既可爱又严厉。他说:“中国已经成功申办第46届世界技能大赛,我希望未来能像袁强教练一样,在家门口拿下世界冠军。”

  世界技能大赛的年龄限制在22岁以下,袁强只能参加一届大赛。他说:“我的时代已经过去了,但这是我们的时代。我还年轻,在工业控制方面,还有更多的领域要去探索。”

  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从差生到世界冠军,再到教练,对于袁强来说,是机遇,也是努力的结果。抛去世界冠军的光环,他还是一个长着青春痘的24岁的青年,还有一个想要去实现的大学梦。

[ 责任编辑:王媛媛 ]
欢迎下载新华网客户端
0100701700100000000000000111100211269770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