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频道 > > 正文

“女儿,你在哪儿” 少女离家出走,母亲苦寻

2021年01月15日 11:19:13 来源: 齐鲁晚报

  齐鲁晚报·齐鲁壹点

  记者 刘臣 见习记者 王函

  山东济南文化路上的一家小餐馆是陈若雯最后被发现曾停留过的地方,1年多来,女儿音信全无时刻让黄莉(音)陷入懊悔自责。尽管寻遍枣庄大街小巷后一无所获,但黄莉仍盼望着。她希望女儿就在自己身边,只要喊一声“若雯”,女儿就能转过脸笑着扑进她的怀里。

  一次矛盾

  女儿就没了音讯

  2019年11月22日,下午放学,上初中一年级的女儿陈若雯没像往常一样从校门口走出来。在家人撒出去寻找一晚后,黄莉开始不安,第二天心绪不宁的黄莉一早选择报了警。

  从家到女儿学校的距离不过2公里左右,即使是步行也不超过40分钟。女儿出走后,黄莉夫妇多次联系老师和同学,均未得到任何线索。

  黄莉反复认为,女儿离家出走的原因在于一次争吵。她回忆,2019年11月21日,她和孩子爸爸因为看到女儿沉迷玩手机,在批评教育的时候与女儿发生过争吵。谁曾想,这一“仗”竟然让女儿离家出走,从此音信全无“失踪”了。

  昔日优秀娃

  变花季“叛逆”少女

  聊起陈若雯,姨妈黄菲(音)告诉齐鲁晚报·齐鲁壹点记者,尽管家里做生意,但陈若雯从一生下来,就没像其他做生意的家庭中的孩子那样,一天到晚见不到父母。相反,陈若雯被黄莉带在身边,再苦再累都是黄莉夫妻俩亲自陪伴和教育。“若雯从3岁半就开始学舞蹈,三年级就上一对一英语辅导课。在教育孩子这上面,我姐从来都不心疼一分钱。”黄菲表示,吃过“没文化”苦的黄莉深知教育和亲子陪伴的重要性,一直把孩子放在第一位。不仅物质上没有亏欠过陈若雯,也尽力丰富她的精神世界,经常带着陈若雯去景点、公园和文化选择自己创业经营了两家店铺,馆等地开阔眼界。把心思都扑在孩子身上的黄莉为了贴补家用每天起早贪黑,隔三差五还需要去外地进货,即使再忙黄莉在陈若雯的生活上也都是亲力亲为。

  值得欣慰的是,黄莉的“苦”最后都转化成了“甜”。陈若雯不仅性格好,舞蹈跳的好,学习成绩也很棒,没事还会帮助黄莉主动分担家务,在亲友的眼中,陈若雯曾是家族中其他弟弟妹妹的榜样。

  而这一切,随着陈若雯进入初中后就变了。2019年陈若雯步入初中,开始逐渐玩手机,并愈加沉迷到无法自拔,甚至一度向黄莉提出退学和放弃学习多年的舞蹈。在姨妈黄莉看来,因手机问题发生争执,成为陈若雯离家出走的导火索。

  找遍大街小巷没有下落

  寻女路上曾被骗、出意外

  2019年12月3日,齐鲁晚报·齐鲁壹点发布了第一篇有关陈若雯的寻人报道,在热心网友迅速扩散、转发后,在那天晚上,黄莉接到了离家出走10多天后的女儿的消息。在一个电显为“临沂”的陌生电话里,陈若雯声称自己过的很好,人在临沂,叫父母不要再找她,也不要去打扰她的同学。随后,通过警方核实,2019年12月3日晚陈若雯的通话地点并不在临沂,而是在枣庄市中区文化路上的一个小餐馆,待去寻找时,已没了陈若雯的踪迹,黄莉夫妻俩的心再一次被揪了起来。而这,是黄莉夫妇最后一次听到女儿的声音。

  时隔一年,齐鲁晚报·齐鲁壹点记者再次见到这位可怜的母亲,与一年前相比,黄莉消瘦了很多,暗沉的脸上吊着两圈明显的黑眼圈,诉说着这位母亲的憔悴和愁绪,在落座长谈间,眼睛频频望着落地窗外来往的行人,似在搜寻着什么。

  济南、临沂、徐州......在女儿离家长达14多月之久的时间里,黄莉24小时不敢关机,一有女儿一丝丝的消息就马上奔赴到那座城市去寻找。寻女心切,也成为了一些不法分子的目标,“去年接到一个男人的电话,说他见过陈若雯,让我给他打钱,就把线索告诉我。”黄莉说,当在民警的陪伴下到达约定地点后,对方便不再接电话。

  不仅被骗,黄莉同时也成了女儿好友、同学们联系人里的“黑名单”,女儿失联后,她的好友及同学们从一开始碍于情面的耐心回答,到如今大多孩子都拒接黄莉的电话。这让黄莉感到心酸又无奈,“我就是想找这些孩子多交流问问,哪怕能寻摸到我女儿一丝消息。”

  2020年初,黄莉夫妇在又一次得到女儿的线索后,开车前往目的地寻找,在寻女的路上发生意外,好在命大,黄莉夫妇没受伤。

  一次次有点眉目,一次次寻找,一次次失望而归。在这一年多的时间里,黄莉被这样的心情反复折磨,同时伴着当初不该与女儿起争执的懊悔,双重打击下,黄莉一度产生过轻生的念头。

  反复翻看女儿影像

  盼望爱女回来梦成真

  在黄莉的手机里依然保存着陈若雯生活的点滴,这让她每每在静下来翻看时候更加想念女儿。女儿今年即将14岁,本该是在父母呵护下快乐长大的年纪。可此时的她在外漂泊,或许正与日夜思念她的父母越来越远,或许就在某个不被人注意的角落困顿。曾有人劝黄莉不要找了,宽慰道:“半大的孩子走哪儿都能活。”但这是黄莉最不愿听的,她盼望奇迹出现,女儿能平安回来,更害怕没有奇迹的出现。

  “女儿离家的时候穿豹纹外套、蓝色校服裤子、扎着马尾……”失去女儿的日子里,除了这些熟记于心的特征,黄莉还念着女儿的那股认真倔强劲儿。手机里,一个微胖的小姑娘在演出跳着舞,“你看,这是我女儿。她从来不管别人说她胖,做什么事儿都很认真。”

  在寻找女儿的日子里,黄莉羡慕那些孩子还在的家庭,看到与女儿年龄相仿的孩子,她都要多看一会儿,奢望这背影一转身那就是她的孩子,只要喊一声“若雯”,女儿就能转过脸笑着扑进她的怀里。“耐心对待孩子,不要给自己找托词。遇见事儿一家人还是要好好解决。”

  2021年已过元旦新年,而春节的脚步也越来越近,一年多的时间里,这些值得欢庆的日子似乎只能给黄莉和其家人陡增痛苦。阖家团聚的日子里,他们倍加思念不知如今在何方的女儿。“不知道有没有吃到热饭,不知道雨雪天里女儿有没有厚衣穿,有没有温暖的住处……”女儿丢了的日子里,黄莉无数次设想过女儿会遭遇怎样的窘迫,那些在电视中见到过的类似镜头,都换成了女儿的身影。每每想到这些,黄莉的心阵阵发疼。

[ 责任编辑:王媛媛 ]
欢迎下载新华网客户端
0100701700100000000000000111100211269859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