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频道 > > 正文

聘用制教师流动性大 乡村幼儿园期待更多“事业编”

2021年02月08日 09:00:55 来源: 大众日报

在山东省临沭县临沭街道孙岭村幼儿园,男幼师卓宝印教孩子踩高跷。(纪伟 报道)

在山东省莒南县大店镇花园社区幼儿园,老师带着孩子们在校园里做课间操。(纪伟 报道)

  今年山东省政府工作报告的“2021年重点工作”部分,提出启动实施第四期学前教育行动计划,新建改扩建幼儿园200所以上。而在此前的2018年到2020年第三期学前教育行动计划中,山东新建改扩建幼儿园9830所,新增幼儿园学位139.8万个,在园幼儿比2017年增加131万人。

  近一段时间记者在临沂市多个区县的乡村幼儿园采访,看到各地不断加大农村学前教育领域的投入,新建的公办乡村幼儿园在硬件设施方面已较完善,“入园贵”“入园难”等问题得到很大缓解,但农村幼儿园优秀教师尚有不小缺口。据临沂市教育局提供的数据,到2020年底,临沂市有幼儿园3918所,在园幼儿604695人,普惠性幼儿园覆盖率为87.67%;全市幼儿园教职工中,在编教师仅占10.99%,大批聘用制教师收入较低流动性大,教学水平难以保证。吸引更多优秀教师走进农村幼儿园,是农村幼儿教育发展中面临的一个紧迫问题。

  中小学教师转岗幼儿园

  1月15日上午,在莒南县大店镇花园社区幼儿园,完成了测量体温、出示电子健康码等防疫程序后,记者进入了这所幼儿园的教学楼。三层小楼的外墙刷着黄白蓝绿橙五种颜色,楼道内贴满了孩子们的画,目之所及,一派温馨氛围。

  推开一间教室的门,记者看到十几个孩子围坐在两个方桌前,正在两位教师的带领下唱歌。幼儿教师胡尊秀站在黑板前打着节拍,另一位教师摊开乐谱弹着钢琴。教室内家什齐全,空调输送着暖风,天花板上悬挂的五六根排水管是消防管道,一旦发生火灾水管尾端的喷头自动洒水灭火。教室内还有一面触屏显示器,用来播放教学视频。这间标准化的教室有140平方米,孩子们的床铺和洗手间占去了近一半。“这是为了让孩子们可以不出教室门,就满足所有学习生活的需求,现在我们这里达到了省级二类幼儿园的标准,每月收费210元。”胡尊秀说。

  胡尊秀今年三十出头,专科学历,学的是导游专业,负责幼儿园内小二班的教学工作,属于聘用制教师,已经在这里工作了好几个年头。在花园社区幼儿园的14名教师中,像胡尊秀这样的聘用制教师有9名,每年的收入大约是3万元。

  据园长徐定昌介绍,这所幼儿园2020年9月份才刚刚启用,覆盖周边7个村。在这所幼儿园建成之前,这7个村的孩子分别在两所公办园和一所民办园内上学,但这三所幼儿园的教学条件都比较简陋。因此,在莒南县教育部门的协调下,三所幼儿园合并进了新园。

  “其中那所民办园,连学生带老师都合并进来了。”徐定昌告诉记者,目前园内有9名聘用制教师,有多位就是从这所民办园内整体转入的。

  包括徐定昌在内,其余的5名教师都拥有事业编制。徐定昌将这些教师称为“正式的”,每年的收入根据职称和工龄等要素,由财政资金发放。这5人中高级职称1人、中级职称3人、初级职称1人,收入中位数在六七万元。其中那位具有高级职称的教师,是从附近小学转岗而来,教学经验丰富,年收入可以达到十几万。

  “有编制的教师收入高且稳定。聘用制教师依靠幼儿园的学费支付工资,收入就要少一点,所以流动性比较大,教学水平就难以保证了。”徐定昌说,“因此,我们通过就近安排小学教师转岗进入公办幼儿园的方式,来弥补农村幼儿园师资力量的不足。”

  在莒南县涝坡镇中店头村,这里的公办幼儿园园长赵春成从中学转岗而来。包括赵春成在内,这所幼儿园共有8名教师,其中聘用制6人,事业编制2人。6名聘用教师大多是来自三所民办幼儿园。“虽说是民办幼儿园,但实际情况就是一个农村妇女带着十几个同村的孩子。”赵春成说。

  以6名聘用教师中的曹观霞为例,她前几年雇了同村两名妇女,成立了一所民办幼儿园,在自家的院子里照看约60个孩子,每人每月学费两百余元。附近的公办幼儿园启用后,考虑到公办园学费更低、教学质量更好,必定会压缩低端民办园的市场,她于是选择申请将自己的民办幼儿园并入公办幼儿园,每年可以领到的工资是两万元左右。

  “涝坡镇共有16家公办幼儿园,其中像曹观霞这样的教师不在少数,他们虽然有幼教经验,但整体的教学素养还有待提高。”赵春成告诉记者,随着这几年政府向乡村幼儿园投入更多资源,这样的情况正在改善。

  这所幼儿园中另一位有事业编制的教师名叫徐文静,30岁,毕业于临沂大学学前教育专业,本科学历,通过莒南县教育部门的统一招考进入学前教育体系。“我家住在县城,离这里二十多公里,虽然上下班辛苦一点,但因为有编制保障,所以我打算在这里一直干下去。”徐文静说。

  “现在农村幼儿园的硬件标准已经和城里的幼儿园没什么差距了,下一步就是需要为这些幼儿园补充更多优秀教师。”莒南县教体局托幼办主任刘宏说,“但要想在乡村留住更多优秀幼儿教师,就需要为他们提高待遇,现在最好的办法就是用编制留人。”

  莒南县人口过百万,且农村人口占比较大,在乡村幼儿园建设方面有不小的压力。从2011年开始,莒南县连续开展了三轮学前教育三年攻坚行动,加大对农村幼儿园建设的支持力度。通过新建普惠性公办园、将民办园改造成普惠性幼儿园等方式,普惠性幼儿园覆盖率提高到了80%以上。

  培养乡村幼儿教师方面,莒南县想了不少办法。刚开始是从中小学里安排一部分有意愿的教师转岗进入幼儿园,一定程度上缓解了燃眉之急。2012年,莒南县开始尝试为乡村幼儿园补充事业编制教师,但当时招考制度里没有为农村幼儿教师单独编列计划,莒南县教体局就从中小学教师的编制里划拨出来一部分,支援学前教育。“我记得2012年我们拿到了220个教师招考名额,当时给学前教育分了20个名额,让第一批毕业于学前教育专业的事业编制幼儿教师走进了乡村幼儿园。”刘宏回忆,到了2019年,莒南县开始为乡村幼儿教师单独列出了招考计划,保证了乡村幼儿教师队伍的持续健康发展。

  乡村幼儿园来了男老师

  与人口过百万的莒南县不同,户籍人口60多万的临沭县,在乡村幼儿园建设方面有另一种思路。

  1月13日下午,记者来到位于临沭县临沭街道孙岭村幼儿园时,26岁的男幼儿教师卓宝印正在带着孩子们学习踩高跷。

  2020年,卓宝印大学毕业后参加了临沭县教育部门组织的教师招考,成为了一名乡村幼儿教师。他说,刚刚进入幼儿园工作时有诸多不习惯,但经过半年的适应,现在他已经喜欢上了自己的工作。“最重要的是,孩子们特别喜欢我,我在幼儿园里比女老师受欢迎多了。”

  “在幼儿园里,男老师是个宝。”临沭县教体局幼教科科长王统玲已经在学前教育领域工作了28年,对幼儿园的“教学生态”有深刻的理解,她告诉记者,在这所幼儿园的孩子们口中,卓宝印甚至被冠上了“最帅老师”的称号。据她介绍,在女老师占据绝大多数的幼儿园里,配备一名有专业素养的男教师十分必要,一方面可以让孩子们从小就树立正确的性别观念,另一方面男幼儿教师在身体素质方面更有优势,可以带着孩子们尝试更多体育活动。

  因此,2020年临沭县教体局首次尝试在幼儿教师招考过程中,专门设置男幼儿教师的岗位,招考了9名男幼儿教师,并分配到了乡镇幼儿园。今年,当地还计划再招考18名男幼儿教师,继续丰富幼儿教师群体的性别构成。

  临沭县在学前教育领域的这次尝试很有突破性。但值得注意的是,这种行有余力的尝试,是建立在该县优秀的学前教育现状上的。

  目前,临沭县在农村根据“大村独办,小村联办”和每1.5公里设1处幼儿园的要求,共设立了各类幼儿园157处。其中公办110处,民办及保教点47处,公办园和普惠性民办园在园幼儿30883人,占在园幼儿总数的93.25%,公办园在园幼儿占比79.79%,名列临沂市各县区首位,实现了普惠性学前教育资源的基本覆盖。9个镇街中心幼儿园全部通过省级认定,在临沂市率先实现了“镇村一体化”管理。尤其是在乡村幼儿教师群体中,有事业编制的幼儿教师超过半数。

  “这样的成绩,是通过连续九年的财政投入换来的。”王统玲说。通过三轮学前教育三年行动计划,临沭县逐渐摸索出了学前教育“两个一体化”发展的路子。

  2016年12月,临沭县教体局着眼于理顺乡镇学前教育管理体制,决定将幼儿园管理工作从镇街中心小学中分离出来,实行镇街中心幼儿园独立法人制度并组织开展了各镇街中心幼儿园园长公开遴选工作。通过公开竞选演讲等方式,从60余名符合条件的教学骨干中遴选出9位镇街中心幼儿园园长,落实了中心幼儿园园长负责制。然后,以每个镇域为单位,辖区内的所有小学附属幼儿园、保教点等统一纳入镇中心幼儿园管理,实行“一个法人、一套班子、一套制度”的“三个一管理模式”,实现了中心幼儿园权责统一的管理目标,全面提高了镇域学前教育保育质量和办园水平。

  “2020年是第三期学前教育行动计划的收官之年,把这一年确定为学前教育质量提升年,意思就是在前期已经打好基础的条件下,为孩子们提供更好的教育。也正是在这样的指导思路下,我们推出了招考男幼儿教师的创新动作。”王统玲告诉记者。

  “备案制”提高幼师待遇

  “在我们区,乡村幼儿园教师有很多政策倾斜,这让我们在村里工作得非常安心。”1月19日,在距离临沂市区30公里的罗庄区傅庄街道窑北头小学幼儿园,园长王丹丹在办公室里告诉记者,她年收入6万元左右,相比于在城区幼儿园工作的事业编制幼儿教师,她每个月可以额外领取260元乡镇补贴。此外在职称评定方面,乡村幼儿园的老师也有优势,在乡村幼儿园从事教学工作累计10年及以上申报中级职称、20年及以上申报副高级职称、30年及以上申报正高级职称,不受岗位结构比例限制,这都是在城区工作的老师享受不到的好政策。

  王丹丹所在的这所幼儿园,和该村的小学共用一个校园,这种小幼一体化的格局可以给幼儿园提供不少便利。“我们幼儿园都是女老师,平时搬些重物都是请小学里的男老师来帮忙,有些设备也是共享的。”王丹丹说。

  这所幼儿园为周边7个村提供教学服务,每间教室都配备了空调、一体机电脑等设备,达到了省级标准化幼儿园的水平。二楼还有一间宽敞的舞蹈室,供孩子们进行集体活动。

  罗庄区位于临沂市南部,工业发达,农村经济发展水平较高,村民也有更强的经济实力去选择更高标准的幼儿园。在这样的情况下,当地发展起了一批硬件设施比较豪华的民办幼儿园,给公办幼儿园的发展带来了不小的压力。

  “就拿这个安吉游戏材料中的积木来说,如果配备一套3000元的,我们园一年也能买两套,今年计划再花1万多元购买其他的安吉游戏材料,可以让孩子们在室外玩得更开心一点。但附近比较豪华的民办幼儿园,他们收费高、有盈利,想购买一套高端的安吉游戏材料完全没问题,这对家长的吸引力还是特别大的。”王丹丹说。

  据傅庄街道中心幼儿园园长来花介绍,不只是在硬件设施上,罗庄区的乡村公办幼儿园,还面临着优秀师资流向民办幼儿园的问题。“公办园里的聘用制幼师工资大约在2000元左右,而民办园给幼师开出的工资在这个基础上还要上浮两三百元。”来花说。

  以窑北头小学幼儿园教师孙云霞为例,她今年33岁,已经在这所幼儿园里工作8年了,在照顾孩子上格外有经验。刚刚入园的孩子们经常容易哭闹,有些刚刚工作的年轻幼师经验不足,有时无法及时安抚孩子,往往都会请孙云霞来帮忙。“像这样的优秀幼师,我们就特别担心她被民办幼儿园挖走。”来花告诉记者,衡量一名幼师水平的标准首先是对孩子有爱心、耐心和责任心,在这个基础上,还需要幼师具备保育知识、语言表达、艺术素养等方面的能力。幼师的准入门槛看上去比较低,但要想成为一名优秀的幼师,需要多年培养。

  为了用更好的待遇留住优秀的乡村幼儿教师,罗庄区教体局近年来通过“备案制教师”政策,为乡村幼儿园补充了一批高素质的教师。据罗庄区教体局学前教育工作负责人张国庆介绍,“备案制教师”通过罗庄区统一招考进入教师队伍,工资发放参照事业编制教师工资水平,每月可以达到3500元左右。同时,罗庄区教体局还承诺,在合适的时候为这批教师解决事业编制。

  “我们私下里大致估算了一下,要想达到一个比较好的状态,罗庄区的事业编制幼师缺口在1600人左右。去年,我们通过‘备案制教师’政策招考了100余人。”张国庆说。

  近年来,罗庄区通过“人员控制总量备案管理”的方式,为乡村幼儿园补充了一批高素质的教师,下一步,该区将继续加大公办教师招聘力度,进一步提高乡村幼师师资水平。(纪伟)(完)

[ 编辑:张建波 ]
欢迎下载新华网客户端
0100701700100000000000000111100711270781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