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新闻

中国故事|润泉无声润物 寻访“泉城”济南市井诗意

2021年08月02日 08:24:13 | 来源:新华社

  游走在济南城市中心,繁华热闹的旅游地标曲水亭街,泉水在身旁潺潺流过,老街巷中的别致小店一间间排列,游客穿梭不断。

  古济水之南谓之济南,济南名称的来源与水密不可分,仿佛注定了这座城市与水“纠缠不清”的底色。有关济南泉水的记录曾见于《春秋左氏传》,描述公元前694年齐桓公“会齐侯于泺”,其中“泺”是“天下第一泉”趵突泉的古称,到了后期,更是有“四面荷花三面柳,一城山色半城湖”的传颂,让“泉城”印象深植人心。

在曲水亭街,市民在泉水汇集而成的溪流旁取水。 新华社记者 张昕怡 摄

    忽然间,古街深处走出一位手拎红桶的老大爷,他慢悠悠穿过人群,朝着泉水走去,闹市中弯腰取上一桶水,再归家去。

  趵突泉、珍珠泉、黑虎泉……泉水在城市里有太多具象表达,但只有与市井烟火交融才是济南泉水的真正灵魂。跨越几千年的陪伴,济南这座城与泉的情缘早已不能独立成句,而是紧密缠绕,渗透成为深入城市脉络和人居文化的生动故事。

  泉水多如繁星

  济南得名“泉城”,在于其泉水之多。金代文学家元好问在《济南行记》中描述道:“济南名泉七十有二。”七十二泉的说法由此传播开来。事实上,济南的泉水远不止这个数字。

  据济南市泉水保护办公室介绍,原济南市辖区范围内有泉水出露点886处,名泉645处。登记在册的泉水尚且如此之多,更不要说在市民家中或是不知名街巷里随意冒出的汩汩清流。清末小说家刘鹗在《老残游记》中描绘的“家家泉水、户户垂杨”的景象,是对泉城生活的真实写照。

  趵突泉景象。 受访者供图

  为何济南的泉水如此之多,一说泉水起源于河南境内的王屋山,宋代沈括在《梦溪笔谈》中说,济水自王屋山东流,有时隐伏地下,至济南冒出地面而成诸泉;一说泉水来自济南市南部山区,宋代诗人曾巩曾仔细考究过,“盖泉自渴马之崖潜流地中,而至此复出也”,他认为城中泉水来源于南部山区的渴马崖。

  黑虎泉景象。 受访者供图

  现代勘探为从古至今的疑问解开答案,泉水与济南南部山区地貌有密切关系。济南市城乡水务局泉水遗产处副处长丁大尧介绍,多年研究表明,济南城区泉水发源于济南南部山区,由于地势南高北低,南部山区的大气降水和地表径流渗入地下形成岩溶水,沿倾斜岩层向北运动,至城区遇闪长岩侵入体阻挡,东、西断裂阻隔,地下水大量汇聚,穿过岩溶裂隙夺地而出,在城区形成众多天然涌泉。

  润泽城市人家

  “润物始知流泽远,出门无失在山青。”润物细无声,是济南泉水的风格,慢慢渗透在城市的脉络中,不声不响流到寻常百姓家。大人们用泉水煮饭、浇花、净室明堂,孩童们则快乐地扎进泉水里,溅起水花,和小伙伴们扑腾着热闹。在济南,泉是老百姓生活的一部分,寻常不过却又不可或缺。

  泉水一角。 新华社记者 张昕怡 摄

  王俐一家人在济南市曲水亭街生活了80多年,老街拓宽发展,王俐家的门牌号也由原先的7号变成现在的15号,唯一不变的是老宅中那股泉水。

  “平时井水安安静静,丝毫不见波澜,但只要打桶水上来,井里就泠泠响起来,三个泉眼一起出水,直到水面又恢复以往高度。”王俐说,泉水清醇甘洌,可以直接饮用,并且用之不竭。“到了夏天雨季,甚至用舀子弯下腰就能取出水来。”用泉水冰镇西瓜、煮凉面,是王俐一家人的消暑妙招。

  泉水浸润在这家人的生活中。王俐和她父亲及女儿都毕业于同一所小学,每天上学放学,他们都会沿着街巷上弯绕曲折的泉水走上一截,有时还要用清冽的泉水洗个手、抹把脸,赶走恼人的“瞌睡虫”,相似的情节贯穿在祖孙三代人的记忆中。

  历史上的曲水亭街。 受访者供图

  泉水陪伴王俐的女儿邹晓慧长大,也给身为设计师的她带来对美的天然感知。“清澈的泉水缓缓流过古街,像给每一位经过的人诉说着积淀的故事和文化,我感恩自己成长于这里,希望这样的景象永远留存。”邹晓慧说。

  作为“老济南”,杨峰则用另一种方式感受泉水。几乎每天,他都会准时来到位于后宰门街的工作室,制作“泉城兔子王”泥塑。这条不长的街巷通往百花洲深处,也连接着曲水亭街,在工作室中静坐,仿佛能听到不远处的潺潺流水声。在杨峰手下,兔子王憨态可掬,描画间他总会带上几笔泉水的图案,这让他的创作成为泉城特色。

  “济南人对泉水情感非同一般,泉城兔子王就是代表。传说济南百姓曾患上怪病,是月宫兔神将仙药放在泉水里,喝后才保泉城百姓无恙。”杨峰说,作为济南泉水文化与中国传统文化的结合,泥塑将泉水元素融入神话形象中,为济南人对泉的爱找到了载体。

  泉城故事仍在延续

  当地坊间流传许多关于泉水的传说。时至今日,老济南人仍然会定期去黑虎泉及其他泉水的取水点打水,“烧水煮茶,泉水煮出来的茶格外香甜”“用泉水洗眼睛,眼睛越洗越亮”,你一句我一句中,市民们道不尽对泉水的喜爱。

  小朋友在泉水直饮点饮水。 受访者供图

  当地老百姓还特别关注地下泉水的状态,就像关注天气预报一般。济南市城乡水务局因此开辟专栏,每天在网端通报各泉水水位。趵突泉景区也专门设置天尺亭,亭子上屏幕实时滚动更新水位变化,为市民游客提供参考。

  在泉水汇流而成的护城河畔,不少市民手提塑料桶,接水饮用,享受大自然带给市民的特殊“恩惠”。济南天下第一泉风景区服务中心党委书记、主任方李明介绍,景区现有7处直饮水点,取水台9个,市民游客可以在此直接品尝到甘甜可口的泉水,亲水景区、泉水浴场、护城河游船等多项目的设置也为大众提供高质量的亲水休闲空间。

  市民们在戏水。 受访者供图

  “为强化泉源保护,2019年《济南市名泉保护总体规划》重新修订,划定了‘山体、河流水系、重点渗漏带、直接补给区’四条生态红线,构建了‘两区三级’的保护体系,并在泉水直接补给区划定了禁止建设区和限制建设区,进一步协调泉水保护与城市建设发展。”丁大尧说,保护泉水就是保护“泉城”。

  随着城市发展,泉水已成为“泉城”济南的代表符号,但泉最本真的样子依然完好留存在济南的大街小巷,充盈着市井生活。

  总策划: 赵丹平

  监制:闵捷

  统筹:卫铁民 刘恺

  记者:张昕怡 张武岳

  视频记者:赵小羽

  编辑:闵捷

  新华社对外部、新华社山东分社 联合制作

  中国故事工作坊出品

编辑:张建波
0100701700100000000000000111100711277200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