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频道 > > 正文

老舍长女舒济回济南出生地 时隔83年再喝口老井水

2017年08月08日 07:54:11 来源: 大众日报.新锐大众

8月6日,老舍的长女舒济来到济南老舍纪念馆,回忆在此居住时的难忘经历。记者黄中明 摄

  昨天很热,与1933年舒济出生那年的热很像,老舍笔下是这样写的:“早晨,晌午,晚间,夜里,毛孔永远川流不息”。

  南新街58号院——老舍在济南时的旧居,淹死“猫球姑娘”的老井依然在院中的石榴树下平静清澈,这个院子的女儿,1933 年在这里出生、如今已经85岁的老舍的大女儿舒济,却像孩子一样,顶着一头汗,站在院子外面等着看家人接她进来。

  时隔10年,再次踏进焕然一新的“家”,她转遍每一个房间,抚摸每一面墙壁,喝老井里清甜的井水,在父亲雕像前鞠躬致敬,回忆着父母的点点滴滴,几次哽咽几次落泪……

  喝一口老井里的水,甜!

  尽管天气很热,85岁的舒济已经湿透了衣服晒红了脸,但回到自己的出生地,她仍然像孩子一样兴致勃勃。舒济说:“我又回到了自己的家,虽然我在这个家只待了不到一年,时间很短,但这里对我的一生都非常重要,如果没有这个家就没有我,所以这次我回来非常高兴。”

  舒济走进院子的第一件事,就是看看院中的那口老井是不是还在。当看到老井还在,而且依然能见到清澈的井水时,她兴奋地让工作人员打水来喝,还要与所有人一起分享:“我出生的时候就有这口井,每天喝的都是这里的水。”接过盛满井水的纸杯,她还炫耀似地跟大家说,“这是冰镇的,是不是很甜?”

  喝完井水,舒济又一一转遍旧居的每一间屋子。“早前的石榴树不在这个位置”“这个隔断是对的,但当年卧室不一定就是这样子,1981年我陪我母亲来的时候,她一眼就认出了这个隔断。”“当年厅堂也不一定是这个样子,不过那时我毕竟只有一岁,不记得,但根据我父母的回忆,书房应该是对的,有藤椅、有一个朝南的书桌。”“书房这个位置还应该有一个通往储藏室的门”……

  舒济说,1997年后,她再没来过这里,听说老舍旧居纪念馆建起来后,一直想来,但都因种种原因未曾实现,而这一次“回家”,她将每一处细节与自己的记忆一一对比。

  在照“全家福”的地方再与女儿来一张合影

  “现在都是大瓦房了,早前没这么气派,又矮又小。”边看,舒济边与同行的人回忆。1931年夏,老舍返回北平与胡絜青完婚,随后夫妇二人回到济南,便在这里租住了3年,并生下了大女儿舒济。

  当走出正北房,舒济突然兴奋地站在门口靠东一点的位置告诉大家:“原来我在这里照过相。”确实,老舍曾在这里照过一张“全家福”,照片上还赋了一首打油诗:“爸笑妈随女扯书,一家三口乐安居。济南山水充名士,篮里猫球盆里鱼。”

  在老舍旧居的展区里也有这张照片的影印件,当舒济看到后,还与大家解释:“女扯书,写的就是我,当时我调皮。”“我家还养了只猫,叫‘球’,当时‘球’掉到井里淹死了,我妈怕我爸伤心,就说‘球’跑了,后来我爸的散文里还说,这只猫跟着她的情郎跑了。”

  再次回到故地,舒济立马拉着女儿在早年照全家福的地方再照了一张合影,甚至还调皮地想要把女儿抱起来。

  向父亲的雕塑深鞠一躬哽咽了声音

  拍完合影后,舒济还带上女儿和众人来到父亲老舍的雕塑前深深地鞠了一躬。

  随后,她缓步上前,颤抖着双手想要抚摸父亲的铜像,突然停了一下,才又细细地抚摸,嘴里叨念着:“说是不太像,到底哪里不像呢?鼻子,嗯,鼻子不像”,她又颤抖着抚上颧骨,“这点儿也不像”,嘴里说着,声音就跟着哽咽起来,也红了眼眶。

  将母亲的夏衣“物归原处”

  “我今天来,还带了件礼物。”说着,舒济拿出一件叠得整整齐齐的女士上衣交给济南老舍旧居纪念馆负责人李静。

  这件衣物是绸缎布料,上面还有手工绣制的精致花纹,只不过衣物被分为上下两段。舒济说:“这是我母亲胡挈青与我父亲老舍结婚后,1931年到1934年期间住在这里时,夏天常穿的一件衣服。但是非常可惜,它在‘文革’的时候被撕毁了,不过,它终归是在这个地方的见证物,我觉得它应该物归原处。所以,我代表老舍的家属赠送给济南老舍旧居纪念馆收藏。”说着,舒济的声音里再一次有了哽咽。

  而这件上世纪30年代初期的夏衣也成为济南老舍旧居纪念馆里唯一一件收藏实物。舒济说:“我其实特别想找一件我父亲的遗物,但是太难了。”

  与女儿追忆父母的点点滴滴

  边观看展示在老舍旧居里的图文资料,舒济还边与女儿分享父母的点点滴滴。当看到根据老舍散文中的内容展示出的老济南旧照片时,她特意拉过女儿给她讲老济南的石板路:“早前,都是这样的青石板路,有的路两边还有潺潺的流水。”

  再见到齐鲁大学的老校门和齐鲁大学的办公楼“麦柯密古楼”时,舒济也兴奋地拉过女儿,并指着“麦柯密古楼”二楼西头南边的第一个房间告诉她,“这是当时学校的单身宿舍,在结婚以前,老舍在这里住了一年多,《济南的冬天》《大明湖》等都是在这儿写的,可是一把火全烧没了,真是可惜。”

  甚至再见到父亲的旧照,她也跟女儿分享:“你看,那时候还是比较圆的脸,哪有那么长的脸?你看我妈刚结婚后,是不是还穿着小花袄,那个时候还没有我。”

  见到济南老舍旧居纪念馆的精心布置还有络绎不绝来往的观展者,舒济感激万分,她说:“济南人哥们、仗义、豪爽!”(完)

[ 编辑:张建波 ]

新华炫闻客户端下载

相关稿件

0100701700100000000000000111100711214464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