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洋文化


  蓬莱的历史就是一部海洋文化发祥到兴盛的历史。“蓬莱”也是华夏“蓝色文明”的代名词。从沧海桑田开始,蓬莱一直是中外海上交流的重要桥头堡。

  大汶口文化和龙山文化时期,随着航海技术的进步,这里的人们已经能够造船划桨到近海捕鱼,并通过蓬莱,将大汶口和龙山文化传播到东北亚甚至更远;卜辞记载,半岛地区屡受征讨,海上作战经常有数千人参战。这表明,蓬莱当时海洋航行技术已经达到很高的水平;周朝,越人和倭人也是在蓬莱登陆,向朝廷进贡;战国时期创立的大九州和阴阳五行学说,也是体现了人民对海洋文明的憧憬与理性思考。

  到了秦皇汉武时期,随着海上寻仙的兴盛、海上丝绸之路的开辟,以及以海市蜃楼为源头的神仙文化的兴起,都与这片海洋有着直接的关系。到了隋唐以后,蓬莱随着港口的兴盛而成为胶东半岛的政治、经济、文化和交通中心,海洋赋予了我们这个城市发展的活力和空间。宋、明、清,海上军事要塞地位的确立,蓬莱又成为海防前沿。承载着浓厚海洋文化色彩的“妈祖文化”的进入和传播,也是通过海路进入蓬莱,并以蓬莱为中心,通过海路,向海内外传播的。

  我国航运史学家房仲甫先生在一篇序中写道:古代中国东渡美洲有三条航线可通,北渡白令海峡,中趁墨潮暖流,南经马尼拉航线。中路就是从登州海道到日本,再趁暖流直赴美洲。趁暖流亲驾帆船历时33天,成功横渡太平洋的加利福尼亚大学美籍华人物理学教授周传钧认为,受墨西哥湾暖流影响,古代中国船只被漂到美洲的可能性极大。

  由此可见,早在上古时期,我们这里就拉开了“蓝色文明”的序幕。古人满怀对大海的好奇、对海市蜃楼的向往,自登州出发,开始了一次又一次征服山海的历程,也把中华文明的种子洒向太平洋诸岛和美洲大陆。

  美国学者亨利埃特?默蒋发现,《山海经·大荒东经》所述完全是北美洲的山山水水。美洲印第安人是殷商后裔的说法也在学术界讨论多年。由此可见,中华文化通过海洋传播到了国内外,成为世界文化的滥觞。

  回顾这一历史过程,可以清晰的感受到,蓬莱的海洋文明孕育了蓬莱的辉煌历史。蓬莱海洋文化也因为我们这个城市的发展和繁荣而显得厚重,可以说,蓬莱是中国古代海洋文明的发祥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