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频道 > > 正文

郑忠燕:当“妈妈”成为职业

2017年10月23日 09:59:46 来源: 新华每日电讯


  ▲郑忠燕在和孩子做游戏。(李小波摄)

  三十年来,郑忠燕独自抚养了二十三个孩子

  新华每日电讯记者 邓卫华、滕军伟

  这是世界上最亲昵的字眼。

  这是绝少有人涉足的行当。

  当“妈妈”成为一份职业,会演绎出怎样的人间大爱?夏秋之际,新华每日电讯记者走进黄海之滨的山东烟台SOS儿童村,走近党的十九大代表郑忠燕的特殊家庭与生活,零距离感受不一般的“母亲到底有多难”“母爱到底有多重”“23个孩子的妈妈到底有多幸福”……

  “妈妈”的招数

  早上5点起床,做早饭,哄孩子吃饭,送孩子上学,回来洗衣服、拖地……从早到晚忙碌,很少有时间坐下来。

  这样的生活,55岁的郑忠燕已经坚持了30年。

  从1987年入住烟台SOS儿童村以来,郑忠燕独自抚养了23个孩子,其中15个男孩,8个女孩。而郑忠燕自己,也从昔日25岁的青春少女,变成了华发渐生的“奶奶”。

  黑白条纹上衣、浅色运动裤,短发,话不多,这是郑忠燕给记者的第一印象。当今社会,养一个孩子,很多妈妈还常常手忙脚乱、娇颜顿失,少数年轻妈妈甚至因此陷入焦虑或抑郁状态。30年,23个孩子,郑忠燕到底走过了怎样不同寻常、超乎常人的艰辛历程?

  面对记者的疑问,郑忠燕的反应一如既往地淡定恬然:“我所做的,就是一个平常妈妈每天做的事情,我们的家庭和你们的家庭一样,有妈妈,有爱,有调皮的孩子,需要耐心……唯一不同的,只是我们的孩子多一点。”

  30年弹指一挥间。郑忠燕至今还清楚地记得,她刚刚接手这份工作时的激动:她第一批接手5个孩子,有两个孩子一起送来“家(儿童村公寓)”时,已是深夜11点多。郑忠燕先把他们俩安排睡下,不曾想,第二天一早叫他们起床时才发现,雪白的床单上爬着许多虱子,屋子里也充斥着一股不寻常的臭味。郑忠燕马上给他们洗澡,换上干净清爽的衣服。两个孩子仿佛回到了久别重逢的家里,冲着她,高兴地咧嘴一笑。

  “原来照顾孩子是这么开心的一件事。打那时起,我人生第一次尝到了照顾孩子的成就感,这也鼓起了我当好一个称职妈妈的决心和勇气。”郑忠燕说。

  齐鲁大地素有“山东的汉子,胶东的媳妇”的俗语,意思是胶东姑娘贤惠善良、勤劳周到,娶一个胶东姑娘,就娶回了一家人的幸福。

  郑忠燕老家在威海荣成,是典型的胶东女子。与一般的胶东女子不一样的是,她没有嫁入寻常人家,而是在25岁时,嫁到了这个叫作儿童村的地方——这一“过门”,就再也不曾离开。

  “那个时候,活基本上都是晚上干,因为白天他们都在我身边闹,干不了什么活。再加上去买菜,回来再做饭吃饭收拾,这一天就完了。晚上就开始洗衣服,扫地、拖地。早上起来,这个家就干干净净的。”孩子最多的时候,郑忠燕一次要带8个孩子。

  “8个孩子啊,那是最难的时候!有上天的(爬树),有入地的(躲迷藏),手忙脚乱的时候也是有的。偶尔也会生气,但看到孩子们闹过一笑,就什么烦恼都忘掉了。”

  烟台SOS儿童村村长助理王琦说:“郑妈妈教育孩子有一套。但凡调皮捣蛋,其他人管不了的孩子,我们首先想到郑妈妈。经过她的培养,这个孩子准差不了。她家孩子都有她的影子,即使孩子们我们认不全,但这个孩子一张口、一做事儿,我们就知道,这是12号家庭郑妈妈的孩子。”

  郑妈妈曾经带过一个因早期教育缺失而被人称作“野孩子”的孩子。这个孩子来到12号家庭后,刚刚入学才两天,孩子的老师就把郑忠燕叫到了学校,告诉郑忠燕:“你的孩子比我们班里最差的学生还差!”郑忠燕说,尽管听了这话以后非常伤心,但她依然发誓,要把这个“野孩子”培养成人。

  为此,郑忠燕自己掏钱买来辅导书,边学习边辅导这个孩子,发现一点点进步,就表扬鼓励。渐渐地,这个孩子有了转变,自信心和荣誉感上来了。曾经的“野孩子”为了不犯错误,天天把“守纪律”三个字写在手背上,学习成绩也渐渐提高。后来在小升初考试中,竟然考出了全年级第二名的好成绩,学校还专门给儿童村发来了喜报。  “那一天,我抱着儿子,比自己拿到国家荣誉还开心,激动得泪水哗哗地流,把孩子的头发都淋湿了。”

  独到的招数、可贵的爱心、难得的坚守,支撑着郑妈妈,从25岁,走到了55岁。

  时光荏苒,23个孩子相继来到这个特殊而温暖的家庭,然后绝大部分又陆续回归社会。现在,郑忠燕家里只剩下最小的两个儿子,以及渐渐老去的郑忠燕。这些孩子中,最大的已经38岁,最小的才6岁;有12个孩子已经成家立业;有9个取得大专以上学历;还有的出国留学,有的当医生,有的则走上了大学讲堂。

   1 2 3 下一页  

[ 责任编辑:王媛媛 ]
新华炫闻客户端下载

相关稿件

0100701700100000000000000111100211218415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