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
山东频道 > 信息

山东淄博,“未来之城”疾进一年间

2021年04月08日 15:39:33 来源: 齐鲁晚报

  山东淄博经开区由周村区北郊镇移师至淄博主城区南部,一大初衷就是解决主城区吸引力、承载力以及竞争力不足的问题。

  作为组群式城市的主城区,张店区无论是在城建水平、商业业态、医疗水平等方面与先进城市存在较大差距,而这恰恰是招商引资和吸引人才的关键。

  主城区辐射带动作用不足,是制约淄博转型升级的一大关键问题。

  根据《2020年淄博市统计年鉴》的官方数据,2019年张店区与高新区常住人口之和仅为98.41万,而同期潍坊主城区户籍人口为196万、济宁主城区常住人口亦达到141.61万。

  而经过几十年的发展,淄博城市结构的实质,实际上已经由原先的组群式城市逐渐转变成为以张店区为中心的单核城市。

  “这种城市结构下,张店区的发展状况决定了淄博在省内甚至全国的城市竞争中所处的位置。”淄博本地时政公号《淄博观察》认为,基于“主城提质增容、全域融合统筹”的思路,淄博市委、市政府功能区管理范围调整最终的目标指向是:提升主城区首位度、破解组群式城市“组而不群”以及打造转型升级的强力产业引擎。

  就此,《淄博观察》当时发文判断:作为那次调整的重中之重,经开区移师淄博主城区南部,其意义远非开辟产业新战场、扩展城市新空间这么简单。更为重要之处,还在于为淄博开启了一个全新的想象空间。

  一个客观现实是,淄博经开区原先所在的周村区北郊镇,腹地仅有56.23平方公里,其在推动淄博主城区西进方面承担着“城扩”的重要使命,产业发展的空间非常有限。

  淄博主城区南部区域既是淄博现代工业的发源地之一,也是淄博传统的老工矿区,具备较为厚实的产业基础。将淄博经开区的管理范围调整至此,一方面是考虑到趋于饱和的北郊镇本身存在的承载力问题,另一方面则是基于产业目标的发展需要。

  而调整后的淄博经开区管理区域总面积达到147平方公里,达到原先的两倍有余;从人口来看,新经开区有27万常驻人口;从企业数量来看,规上企业达到265家,有记录的纳税企业则在2万家左右。无论工业总量、税收总量、还是财政收入总量,已经达到能和一般区县“掰手腕”的程度。

  特别值得关注的是,在一年前的那次大会上,淄博市委书记江敦涛在讲话中特别强调了一个残酷现实:当前,淄博发展面临经济总量下滑、产业结构不优的双重矛盾、双重制约,发展形势十分严峻。

  事实上,履新淄博伊始,江敦涛就展现出尤其重视产业发展的一面。“工业是支撑淄博经济发展的看家本领和定海神针。”在2019年8月20日首次对产业发展情况调研时,江敦涛就透露了其产业发展的思路:以创新绿色、动能转换优存量;以着眼未来,高端引领扩增量。

  思路有了,项目落在哪?调整管理范围后的淄博经开区,正是淄博产业发展的有效载体。

  定调

  齐鲁晚报·齐鲁壹点发现,淄博对主城区南部这片区域发展的寄望由来已久。

  早在2015年12月,为加快推进主城区南部区域产业优化升级,淄博就专门成立了主城区南部区域优化升级工作领导小组,当时共涉及张店区南定镇、傅家镇、沣水镇、湖田街道以及淄川区双杨镇、罗村镇。

  而2020年4月7日经开区移师之后,外界对此便有了更高的期望。

  从顶层设计的角度来看,功能区调整得到了市委市政府的高度重视。

  在2020年4月7日召开的动员大会上,江敦涛特别指出了功能区调整的意义:有利于打破行政壁垒、整合资源要素、推进产城融合,有利于加快动能转换、拓展发展新空间、培育高质量发展重大增长极,将极大改善提升这些区域的基础设施、生态环境、城乡面貌和民生事业。

  公布调整方案9天之后的4月16日,江敦涛在淄博市重点改革攻坚动员会议上强调,我们整合张店、临淄、桓台的经济开发区和淄博高新区交界区域,设立淄博先进制造业创新示范区,同时对淄博经济开发区进行移址就是着眼于生产力发展需要,顺应经济规律和产业演进趋势,聚力消除行政壁垒和区域发展“碎片化”问题,促进要素资源整合、产业协作配套,加速培育新的重大增长极。

  2020年8月4日,江敦涛到经开区调研规划发展情况并主持召开座谈会,听取经开区规划发展以及与中铁建合作情况汇报。

  在座谈会上,江敦涛指出,经开区是淄博城市形象的未来所在、城市功能的未来所在、产业空间布局的未来所在,是融入省会经济圈的先行区、对接区和试验区。基于此,他强调,要倍加珍惜要素资源,敢于善于为淄博未来几十年甚至上百年留白。同时,他还要求,要着力扩大对外开放,以国际视野确定目标定位、重点任务及配套政策,将经开区打造成全市对外开放的重要板块和新增长极。

  “敢于为淄博未来留白,这是一个开创性的提法;重要板块和新增长极,则凸显了新的淄博经开区未来的重要角色。”对于江敦涛的表态,淄博舆论给出了高度评价。

  特别值得关注的是,2021年3月20日,在新经开将满一周年之际,江敦涛主持召开专题会议,听取淄博经济开发区空间规划、产业规划和淄博保税物流中心规划设计汇报,强调要高标准、高起点规划建设经开区,聚力打造淄博的未来之城、绿色之城、活力之城和产业新城。

  齐鲁晚报·齐鲁壹点梳理发现,从顶层设计的角度,官方对新经开区登上历史舞台后的战略定位不断提升,这表明了经开区在淄博凤凰涅 、加速崛起中所扮演的角色越来越重要,而这也势必将对未来淄博的转型发展产生难以估量的深远影响。

  征途

  谋定而后动,厚积而薄发。

  齐鲁晚报·齐鲁壹点获知,一年来,淄博经开区主要围绕功能区划转、规划编制、基础设施建设、重大项目建设、基层党建和社会事业等方面展开工作。

  涉及三个区县乡镇的整合,虽然划转工作自然纷繁复杂,但在高效推进之下,根据应交尽交、应接尽接原则,经开区的各项工作全部交接到位,内设机构和垂直机构也已组建到位。

  空间发展规划和产业发展规划,是影响区域发展的两个核心要素。淄博经开区的两个核心规划的编制工作均委托全球顶尖公司操刀。目前,上述两个核心规划的法定程序已经完成。

  而在基础设施建设方面,淄博经开区在今年2月通过招标方式确定了4个产业园区和包括淄河大道在内的10条道路的改造提升与建设项目,而加上下半年开工的项目,这个数字将会变为23条。

  此外,生态环境提升也是淄博经开区基础设施配套的重要一环。今年,淄博经开区将启动孝妇河、漫泗河、猪龙河、涝淄河等水系的河道治理、生态恢复和景观提升;同时对唐家山公园、青年公园、山铝赤泥堆生态公园进行景观改造、生态恢复。

  上述工作之外,老旧工矿区的拆迁也是淄博经开区基础设施配套的重点任务。齐鲁晚报·齐鲁壹点梳理发现,淄博经开区目前正在进行12个片区共计10000亩土地的拆迁,而下半年会再启动10000亩老旧工矿区拆迁。

  对于这20000亩“净地”来说,将按照“留白”的要求予以控制,为淄博经开区未来的高质量发展留出空间。

  产业是未来经开区的重中之重。齐鲁晚报·齐鲁壹点获知,今年淄博经开区列入市区的重大项目的154个正在积极稳妥向前推进。而按照淄博市委市政府要求,目前经开区正对这些项目进行重新梳理审定。

  “按照宁缺毋滥的原则,坚决压缩掉一般性项目”。这背后透露的是淄博经开区按照市委、市政府反复强调的为未来留白、为历史留白的开发要求所保持的耐心和定力。

  一方面是疾步推进,另一方面是深思熟虑、谋定后动。对于分寸的拿捏,凸显了淄博经开区的功底。

  尽管尚处于起步阶段,但淄博经开区所迸发出的活力却不容忽视。

  官方数据显示,今年一季度,按照区县口径,淄博经开区完成一般公共预算收入4.16亿元,增长72.39%,其中税收收入完成3.79亿元,同比增长64.32%,税收占比91%;预计固定资产投资15.69亿元,同比增长106%;预计限额以上批发业销售额23.33亿元,同比增长85.29%;限额以上零售业销售额16.19亿元,同比增长64.1%。

  一年前,在卫星地图上,淄博经开区的很多地方还是废旧厂房。但一年后,这些曾经的废弃之地,正在变成平整宽阔的道路和新兴的重点功能性片区。

  热气腾腾的经开区,将会带给淄博怎样的希望?一切还在路上。

  齐鲁晚报·齐鲁壹点记者 张文珂

  4月的孝妇河畔,碧波荡漾,绿意渐浓,焕发着无限生机。

  2020年4月7日,淄博经开区正式从周村区北郊镇移师至淄博主城区南部区域。新的历史使命下,经开区以老工矿区转型升级先行区、新材料和高端装备制造业集聚区、产城融合示范区、绿色生态涵养区和生态产业新城“四区一城”为定位,正奋力扛起重任——淄博急需寻找新的发展动力,以此推动城市的转型,并最终实现凤凰涅 、加速崛起的目标。

  如今,4月7日又悄然而至。一年间,这座未来之城被寄予了怎样的厚望?同时又经历了怎样的变化?

[ 责任编辑:王媛媛 ]
欢迎下载新华网客户端
0100701700100000000000000111100211273065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