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频道 > > 正文

探访济南垃圾分类:垃圾混装混运

2019年06月20日 10:10:42 来源: 齐鲁晚报 齐鲁壹点

  分类投放、分类收集、分类运输、分类处理,垃圾分类是一个多环节密切配合的系统,无论哪个环节缺位,整体工作都会功亏一篑。山东省住建厅相关负责人表示,目前山东垃圾分类终端处理能力还不足,尤其是湿垃圾处理能力不足。垃圾分类是一个系统工程,需要多方一起推动,可从完善终端处理设施做起,再往前推动分类运输、分类收集、分类投放等环节的逐步完善。

  垃圾分类意识不强,普遍嫌麻烦随手扔

  市民对垃圾的分类投放直接关系到了一座城市的垃圾分类效果。基于多个小区的走访,齐鲁晚报·齐鲁壹点记者发现,尽管济南市垃圾分类喊了19年,但市民垃圾分类的意识比较浅薄,对垃圾分类投放的不多。

  10日上午,在历下区中联花园B区,小区的拐角处、楼栋间,基本都安放着一绿一黑两只垃圾桶,可凑近一看,垃圾桶内各类的垃圾都有。该小区的垃圾分类效果并不理想。小区居民全部是随手投放,不会注意到垃圾箱上的“可回收”、“不可回收”字样。

  “您有对垃圾进行分类吗?”记者询问小区一名正扔垃圾的中年男子,他随手把满满一袋垃圾丢进了垃圾桶内,满脸疑惑地说,“什么垃圾分类,我不清楚啊。”

  采访中,垃圾随手扔的现象十分普遍,不少居民表示,嫌垃圾分类麻烦,扔垃圾前还要在脑子里“过筛子”,哪些属于可回收垃圾,哪些不可回收,哪些有害,挑拣还需要戴手套、捡完还得洗手……不如直接一扔来得“痛快”。

  “现在的政策只是倡导居民对生活垃圾分类,而不是强制推行。”在甸柳二区社区居委会主任王庆玲看来,做好垃圾分类,如何转变市民分类投放垃圾的意识尤为关键,“多年的生活习惯,光靠几堂垃圾分类讲解课怎能改变?”

  混着清运垃圾,挫伤分类的积极性

  即便市民想对垃圾分类投放,目前对垃圾处理的粗放模式也难免会挫伤他们的积极性。垃圾分类包括分类投放、分类运输、分类处理等环节,即使在小区内建立、形成完善的垃圾分类投放制度,居民对垃圾分类投放了,但垃圾清运时却又混装起来,前端的投放工作便毫无意义。

  刘峰是甸柳一小二年级的一名小学生,他所在的学校时常会举办关于“生活垃圾分类”的知识讲座,小家伙对此也十分感兴趣。

  “妈妈,扔垃圾时,塑料袋与垃圾的得分开扔”、“爸爸,西瓜皮要扔到厨房,不能跟可回收垃圾混在一起”、“电池别乱扔,灯泡也是”……看着儿子这么认真,刘宇夫妇只得照办。为此家里放置了6个垃圾桶,不到半年,一家人都养成了垃圾分类的习惯。

  可几个月前的一天早晨,刘宇下楼扔垃圾,看到保洁员一股脑将所有垃圾倒进垃圾车。他觉得,“如果是这样,家庭进行垃圾分类还有什么意义呢?” 如今,为了不打击儿子的积极性,刘宇夫妻俩只能硬着头皮在坚持。

  这并非个案,在济南甸柳社区、佛山苑、正觉寺小区等地走访时,不少业主都谈起,清运垃圾“一锅端”让他们失去了分类投放垃圾的积极性。

  对此,清华大学环境学院教授刘建国在多个场合公开表示,“先分后混”的确制约了众多城市垃圾分类工作的开展,但这也不能成为一个理由与借口。“只有坚持做了分类,才有依据说难还是不难;只有坚持做了分类,才有资格说先分后混有什么用。‘我分类了,环卫车来又混着拉走了,所以我不愿意分’其实就是为自己的不承担责任找一个冠冕堂皇的借口而已。”

  垃圾分类没形成系统,终端设施不好建

  今年全国两会期间,全国人大代表、山东省住房和城乡建设厅厅长王玉志在接受齐鲁晚报·齐鲁壹点记者专访时表示,2018年山东生活垃圾分类试点的实施效果,和预期目标确实有差距。而差距背后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末端的分类处置能力不足。

  6月6日,省住建厅城管局局长杨建武也介绍,山东在终端处理设施方面,现在确实还跟不上。他说,原来山东的生活垃圾处理方式和全国都一样,一填埋二焚烧。现在如果按照四分法来进行处置,目前终端处理厂在湿法处置方面还跟不上,到终端又干湿混合后一起焚烧,混合后因为有油水,焚烧效果反而特别好。

  “难点有很多。第一是选址难,选在哪里都不愿意,往往会引起邻避效应,周边群众有意见;第二整个收运体系也没有建立起来,前端的分类收集、运输系统还未形成。”杨建武说。

  杨建武介绍,前几年,山东在17个设区市成立了餐厨垃圾处理厂,当时的考虑是为了餐厅、酒店、饭店的泔水乱排乱放,预防地沟油和泔水猪问题,和其签订协议无偿收集处理,目前来看效果已很好。“但这些餐厨垃圾处理厂仅限于餐厅饭店等,无法处置居民的餐余垃圾,因为这个量太大了,我们对湿垃圾的处置能力还有限。”

  从末端处置设施开始往前推动各环节

  “这项工作是一项系统工程,需要党委政府齐抓共管。今年2月,住建部在上海开了会,上海又开了动员部署大会。这需要从设施建设、社会观念、各级党委政府齐抓共管等多方面一起推进。”杨建武说。垃圾分类工作需要加强顶层设计。

  目前来看,能够形成共识的是,垃圾分类是一个系统工程,终端处理设施等硬件建起来仅是关键而必要的其中一步。如何把整个系统有效运转起来,王玉志认为,“垃圾分类,还是应该从末端往前倒逼,先从完善末端垃圾处置的硬件设施开始,如干湿分离后分类出的厨余垃圾,能有单独的处理能力,这样再往前推动分类运输、分类收集、分类投放。”

  据山东大学环境科学与工程系副教授徐世平介绍,现在分类运输模式只能做到按照垃圾桶的类别收运而非内容物。但事实上,很多分类垃圾桶内干湿垃圾混杂,导致许多小区的垃圾分类无法达到分类运输的质量标准。

  “从全国来看,小区垃圾分类还处在‘各显神通’阶段,缺乏一个统一明确的模式。”据其介绍,垃圾的装运和处置环节目前是自上而下执行的,但是在前端垃圾分类的环节,又是从自下而上进行的,“两者的衔接尚不理想。”

  除此之外,徐世平认为,“一个小区,只有50%的人参与垃圾分类,效果与垃圾不分类差距不大。只有让80%以上的人参与垃圾分类,才可能有明显的改善。但这对治理能力要求很高,还需要法律的支撑。”

  延伸阅读:能换积分和现金,济南现垃圾智能回收平台

  “拾荒者往往是城市生活垃圾分类中的被忽略的一环。”据济南市城市管理局工作人员介绍,在我国,城市生活垃圾一般都会经过“居民—拾荒者—环卫工人”三个环节,将可回收垃圾集中到废品回收站,这些“废品”再被转运到大的废品回收站或再生资源公司,生产各种再生产品,“变废为宝”。

  但目前,废旧物资回收产业正在萎缩,城区废品收购网点正持续减少。近几年,原来能进入废品回收点的废品正越来越多进入垃圾桶。据济南市城市管理局粗略估算,2015年前,济南市废品行业高峰期能达到6000至8000人,现在可能还不到3000人。

  此外,废旧物资回收部门尤其是个体回收商贩只讲求经济效益,只收新不收旧,只收贵不收贱,导致废旧物资回收价格的随意性,也影响着居民对废旧物资回收的积极性。

  值得一提的是,“互联网+”的东风也吹到了垃圾分类回收行业。借助“互联网+”模式,济南市已出现了多家垃圾智能回收系统箱,如易分宝、小黄狗等。类似系统通过“垃圾分类处理积分兑换”制度,实行有偿回收和电子积分兑换,居民按垃圾的种类和数量换取一定数量的积分,积分累计到一定数量时可以折算成相应的现金。

  对于智能回收,清华环境学院教授刘建国认为,目前的智能回收绝大多数不过是高端一点的废品回收孤岛,兼具一点宣传教育辅助功能,“它未来会得到推广应用,但不可能独立存在,必须成为垃圾分类处理链条上的一环,接受统一规划和统一监管,要么做全品种全产业链,要么针对特定废物提供第三方回收服务,要么成为政府智慧监管的一种工具”。(齐鲁晚报·齐鲁壹点记者 王杰 张阿凤)

[ 责任编辑:秦来玲 ]
欢迎下载新华网客户端

相关稿件

0100701700100000000000000111100811246476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