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
山东频道 > 信息

补短板,这里的乡村振兴有“绝招”

2019年10月26日 18:28:37 来源: 科技日报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你很难相信:眼前的山东省沂南县朱家林村,三四年前,还是个只有留守老人、妇女和孩子的空心村、穷山沟。在乡村振兴浪潮下,这里变美、变富了,还成为山东省唯一一个国家级田园综合体建设试点。

  朱家林的变迁,与一群人有关。沂南县所在的临沂是山东省耕地面积最大、农业人口最多的市。大约半年前,针对农业产业发展和农民群众对科技的需求,一支“懂农业、爱农村、爱农民”的乡村振兴专家服务团在临沂成立。这个团队优选98位高级职称以上的农业专家,覆盖了种植业、畜牧兽医、渔业、农机、农田建设等多个专业,全面助力临沂市乡村振兴。

  这些或深怀绝技,或手握资源的专家如何服务乡村振兴?朱家林的嬗变是他们给出的答案之一,但不是全部。

  在沂水县快堡村东南,英子山周围都是斜坡耕地,每年雨季,雨水冲刷着单薄的土地,水土流失严重。服务队专家的介入,当地对症下药,选定榛子作为主导产业,在2000亩土地里植入辽榛3号、辽榛4号、达维、B21等6个品种,专业性合作社的建立,让“资源变资本,资产变股金,农民变股民”的设想变为现实。

  在沂水,这不是个例。革命老区与贫穷“划等号”?在“红嫂”祖秀莲的故乡,十年前的院东头镇还是交通闭塞,经济薄弱的国家级贫困地区,而今天,这里借旅游业东风,借力造力,一举使财政收增长了近三百倍。

  乡村振兴,产业兴旺是关键,因地制宜是重点。在临沂调研,利用新技术、新业态、新模式,深入推进乡村振兴,通过产业振兴、商旅融合,促进乡村产业链相加、价值链相乘,供应链相通,构建起“新六产”新体系,类似情景随处可见。

  费县东蒙镇山楂种植历史悠久,但产业老化如何面对新时代挑战?聂宗省的回归是这里人才回流的标志性事件。放弃了在山东新矿集团的工作,农业技术人才聂宗省回到东蒙镇台乐庄村承包了150多亩的荒山。与老一辈不一样,聂宗省引入专家,培育新品种,提升了产品附加值。

  乡村振兴,人是第一要素,人气回归是根本。正因为人才回归,不同的游戏规则被引入乡村振兴全程,深刻改变着古老乡村的面貌。

  沂南县辛集镇是农产品种植大镇。按照以往“种了收,收了卖”的循环框住了农民兄弟的思维。专业产业园区的引入改变了这一切。以“粮头食尾”、“农头工尾”为抓手,大力发展现代农产品加工业,形成了从育苗、种植到蔬菜深加工,从孵化、养殖、成品鱼销售到特色旅游以及从孵化、养殖、屠宰到肉类熟食深加工的“田间到餐桌”全链条模式。这使得一举成为“省级高标准农田建设模式创新试点”。

  在沂水,在莒南,在费县……在临沂各个县区,引来“女婿”,留住“儿子”向来摆在桌面上。以费县为例。这里加大“土专家”“田秀才”“新农人”等乡村人才培育力度,成立新型职业农民协会、乡村振兴智库顾问团、徐明举网络培训工作站,邀请农业专家、先进党支部书记、致富能手现身说法,不断加大乡村人才培养力度。

  位于沂蒙山区腹地的临沂市是抗日战争时期和解放战争时期举世闻名的“两战圣地”,孕育了抗战胜利的“沂蒙精神”。在当地决策者看来,打造乡村振兴齐鲁样板的沂蒙高地,就要因地制宜找准发展路径。其中,改革创新是沂蒙精神重要的“基因密码”, 推进乡村振兴,关键靠改革创新激活各类资源要素。

  改革创新,正补齐这里的短板,也是乡村振兴服务队帮扶基层的“绝招”;也是靠着这个“基因密码”,临沂乡村振兴正踏过荆棘路,大踏步向前。(记者 王延斌)

[ 编辑:贾淼 ]
欢迎下载新华网客户端
010070170010000000000000011110091125156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