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联系我们
  主办:新华社网络中心 · 新华社山东分社          
 
 
诚信重建要靠制度来保障

( 02-16 16:24:58 新华网山东频道)
 

  与其说我们面临的是诚信原则的缺失,倒不如说是诚信原则作用机制和支撑保障条件的缺失;与其说是诚信原则的危机,倒不如说是诚信原则作用机制和支撑保障条件的危机。

  用信用制度建设支撑诚信、重建诚信、保障诚信。在信用制度中,最重要的是法律信用制度。立足于法律信用制度建设,用法律信用制度重建诚信原则的作用机制,为践行诚信原则提供有力的支撑保障条件,是诚信从缺失走向重建的可行道路。

  在今天的经济和社会生活中,人们最头痛的莫过于诚信的缺失,最企盼的也莫过于对诚信的重建。《中共中央关于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若干问题的决定》再一次强调和论述了诚信问题,指出社会信用制度是建设现代市场体系的必要条件,是规范市场经济秩序的治本之策,要增强全社会的信用意识,把诚实守信作为基本行为准则。其实,作为基本行为准则的诚实守信,不只是建设现代市场体系的必要条件,同时也是现代社会生存和运行的必要条件,不只是规范市场经济秩序的治本之策,同时也是规范社会生活秩序的治本之策,其意义不止于道德领域,也不止于经济领域。它既关系到市场经济秩序的好转和市场经济体系的完善,也关系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的兴衰成败,其重要性和必要性是不言而喻的。

  诚实守信是市场经济基础性和根本性的原则

  要认识一个事物的重要性,也就是其意义和价值,不一定都来自于正面的经验和道理,有时从危机、挫折、教训中得来的感受可能更为深刻和真切。比如空气,对它重要性的认识,恐怕最具深切感受而又刻骨铭心的,是那些曾因氧气缺失而导致呼吸艰难的人。在诚信问题上似乎也有这样的现象。当下,人们对诚信重要性的认识,首先和更多地是从诚信缺失带来的威胁和危害中体察和感悟到的。

  本来,市场经济比以往任何一个经济形态都需要诚信,都突出诚信的问题。市场经济是讲诚信的经济,这个说法是站得住脚的。市场经济不是自给自足的自然经济,也不是靠指令调配的计划经济,而是为了交换进行生产的商品经济。进入市场经济的生产者、经营者,要通过买卖交易,交换各自的商品。因此,这里有自主、自由、平等交易的问题,有遵循商品供求变化、价值规律的问题,但同样也有一个彼此诚实守信的问题。而且诚实守信的问题,可能更为根本和重要,因为没有诚实守信,彼此互不信任,就不可能有买卖交易的产生和完成。正是有了诚实守信这个基础,买卖交易双方才有可能谈质论价,购销两便,也才有发挥商品价值规律的问题。从这个意义上讲,诚实守信的原则,是市场经济的基础性、根本性、全局性的原则。遗憾和富有戏剧性的是,很多人认识到这个道理,并不是首先从正面、从理论上,而是从现实的感性生活、从诚信的缺失中看到诚信的必要性和重要性的。

  为什么这么说?因为人们在感受市场经济的力量、效率、丰富和优势的同时,却不能不为其间的无序和失信现象而苦恼、困惑甚至愤怒。假冒伪劣商品充斥市场;偷税漏税、骗汇、走私活动猖獗;合同违约、商业欺诈、逃废债务现象严重;财务失真、做假账、搞两本账,违反财经纪律的行为普遍;建筑工程招标弄虚作假、工程质量低劣的问题突出;文化市场混乱问题群众反映强烈;生产经营中重大特大安全事故时有发生。所有这一切,当然不能简单地说成是诚信的问题,不能简单地归咎于诚信的缺失。但可以肯定的是,这些问题的产生,大都和诚信的缺失相关联。有的本身就是背信弃义性质的,有的则是由于失信所造成的,更为严重的是一些提供信用资证的中介组织也在造假贩假,挂信用之名行失信之实,说假话、办假证,滥用信用,助纣为虐。问题还不仅仅在于虚假、欺骗、失信现象的存在,人们要问的是,诚信的缺失为什么这么普遍和顽劣?谁都知道,虚假、欺骗、失信现象在任何国家都有,市场经济发达国家也不能幸免,而且所见不少,其中有些问题甚至严重到令人发指的地步。但人们的困惑和忧虑在于,我们历来就有崇礼尚义的传统,重情重义的文化意识在规范人们行为、维系人们关系中发挥着不小的作用,以往诚信问题并不很突出,可今天为什么一下子诚信的缺失就那么普遍和突出?难道历史积淀下来的重情重义的文化传统瓦解了?不灵了?人们一夜之间变得都不道德了?这才是苦苦求解的问题的症结所在。

  机制和保障条件相对滞后是诚信缺失的重要原因

  探究原因,我们要承认,今天面临的诚信缺失,确实有市场经济起步不久,体制不成熟、不完善的问题,有法律法规不健全、市场监管不力的问题,有道德教育力度不够的问题,但还有一个重要问题也不能忽视,那就是社会实践发展了,诚信原则植根的社会存在发生了变化,而支撑诚信原则发挥作用的机制和保障条件还没有相应地跟上,致使道德约束乏力。这不能不说也是当前诚信缺失的一个重要原因。

  道德原则从来都不是孤立无援、踽踽独行的。它是社会存在的反映,也必然随着社会存在的变化而变化。这种变化,既包括道德观念本身的更新与发展,也包括支撑道德观念发挥作用的机制和保障条件的更新与发展。践行道德原则,需要道德的自律,也需要强制性的他律这样的支撑保障条件。一旦离开了强制性的他律,离开了必要的支撑保障条件,道德自律的约束力就会大大减弱,道德规范的作用就会变得软弱乏力,就会给人一种失灵、缺失的感觉。

  为了更加具体地说明问题,我们把诚信问题置放于改革开放前后不同的历史背景和社会环境中加以分析。应该承认,在计划经济体制和较为封闭的环境下,诚信问题还不是一个普遍突出的社会问题。这除了思想道德教育的作用以外,恐怕是和当时的历史背景、社会条件以及相应的作用机制联系在一起的。具体来讲,有三点:一是与计划经济体制相适应的是高度集中的行政管理体制,经济社会处于高度集中的行政统领的管理体制之中,靠自上而下的行政指令运行。人们的社会关系大量的、主要的是单一的行政隶属关系,人主要作为单位人而存在,交往联系大多发生于熟人之间、上下级之间。行政管理是硬性管理,一旦出现背信弃义、弄虚作假的事情,声誉就要毁于一旦,处罚力度也很大,付出的代价和成本是高昂的。这种强制性的行政他律,既支撑保障了诚信原则的践行,也对不诚信行为起到了极大的约束和抑制作用,可以说从客观上减少了不诚信问题的发生。二是在计划经济体制和较为封闭的环境下,人们社会活动的舞台不大,交往联系不多,接触的机缘也很少,单位之间、个人之间很多还是鸡犬之声相闻,老死不相往来的状况。这也使不诚信行为发生的机会减少了。三是存在于人们之间仅有的一些交往和联系,在当时的政治文化氛围下,也大都是政治性的,经济利益的交往联系微乎其微,即使有也多置于单一的公有制之中,不大算经济账,不大讲得失利弊、亏盈赚赔,经济利益冲突少,义利之间的矛盾不尖锐。因此,见利忘义、利欲熏心、惟利是图、敲诈勒索的不诚信行为也不容易发生。显而易见,在计划经济体制和较为封闭的环境下,人们之间的纵向联系大于横向联系,熟人之间的联系大于生人之间的联系,行政联系大于经济联系,道义责任大于经济利益。而这些,对于诚信问题来说,一是发生的机会和土壤少,二是践行诚信原则,实现道德自律,有着强有力的行政管理作为强制性的他律,作为必要的支撑保障条件。在这样的历史背景、社会条件和作用机制下,我们不能说不会发生失信问题,但可以说,失信问题很难成为普遍突出的社会问题。

  而到了改革开放和发展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新时期,诚信原则已经置于一个全新的历史背景和社会环境之中。社会实践、社会存在变了,诚信原则的践行自然面临着新的挑战。这种全新的历史背景和社会环境,比照计划经济体制和较为封闭的环境来说是截然不同的。首先,经济和社会生活充满生机和活力,经济活动、社会活动越来越多,人们的交往联系频繁、广泛、紧密。而且,横向联系多于纵向联系,社会上的联系多于单位内的联系,生人之间的联系多于熟人之间的联系,经济联系多于其他的联系。这种客观的情势,使人们必然越来越多地接触诚信问题,也越来越多地发生诚信问题。其次,从计划经济走向市场经济,是经济体制和社会形态的转轨变型,必然引发行政管理体制的变化,高度集中的单一行政管理体制被突破。但是,适应市场经济体制的新的经济和社会管理体制还没有完全建立起来,还有待于健全和完善,因而体制上的空隙、管理上的疏漏在所难免,行政管理的力度和强度远远不如以前。特别是随着经济成分、就业方式、组织形式、生活方式的多样化,人们发展的空间越来越大,出路越来越多,行政的约束力也大大减弱。由此,面对不诚信、欺诈行为的出现,一方面行政管理常常处于管束无力、甚至三令五申而屡禁不止的难堪境地。另一方面有效、有力的法律、经济等管束方式还没有完全形成,这就使得以往不容易冒头的不诚信行为变得容易冒头,一而再、再而三地出现。再次,市场经济突出物质利益的作用,趋利的心理和行为成为常见的社会现象。这一点,本身无可厚非。但义利之间的冲突和矛盾也会多起来、尖锐起来,经常摆在人们面前。每一个人都会遇到、都要抉择。而对于那些利欲熏心、惟利是图、无道德可言的人来说,就会背离诚信,用坑蒙拐骗等欺诈手段牟取利益。面对金钱和物质的诱惑,作为观念形态的诚信原则,其约束力显然是有限的,尤其对于不讲道德、贪欲膨胀的人来讲,更显得软弱无力。所以,对于市场经济刺激、诱发出来的金钱欲望、物质欲望、发财欲望来说,光靠诚实守信的道德原则来规范、来教化是远远不够的,必须要有更加硬性、刚性的规范措施才行,而硬性、刚性的规范措施就是诚信原则行之有效的支撑保障条件。

  诚信重建的关键是法律信用规范和信用制度建设

  很清楚,在以往计划经济体制和较为封闭的环境下,诚信问题没有成为普遍突出的社会问题,一是和当时的历史背景、社会环境有关,二是践行诚信原则有行之有效的作用机制和支撑保障条件;而在市场经济体制和改革开放环境下出现诚信缺失的问题,根本原因也在于社会实践发展了,社会存在变得错综复杂,诚信原则的践行遇到了挑战。诚信是道德观念,它的产生、发展和发挥作用,固然有观念本身的原因,

  但归根结底是不能由观念本身来支配和决定的。它植根于社会存在的土壤之中,是社会存在和社会实践的反映。当社会存在和社会实践发展了、变化了,那么,植根于这种社会存在和社会实践之中的道德观念也要做相应的调整和变化,其中包括践行道德原则的作用机制和支撑保障条件的调整和变化。从计划经济体制转向市场经济体制,从较为封闭的环境转向对外开放的环境,这种历史性的社会变革,必然强烈地冲击和影响着包括道德在内的整个社会观念。因此,诚信原则在市场经济体制和改革开放环境下面临挑战甚至危机是十分自然的事情。这种挑战和危机,并不说明诚信原则本身出了问题,也不说明诚信原则变得陈腐落后了,而是说明诚信原则植根的社会存在、社会环境发生了变化,而践行诚信原则的作用机制、支撑保障条件却没有相应地调整和改进,从而造成诚信原则难以发挥作用。从这个意义上讲,与其说我们面临的是诚信原则的缺失,倒不如说是诚信原则作用机制和支撑保障条件的缺失;与其说是诚信原则的危机,倒不如说是诚信原则作用机制和支撑保障条件的危机。诚信缺失甚至危机,不是诚信本身的问题,而是原有的诚信原则作用机制不适应变化了的社会存在的一种反映,是诚信原则作用机制的问题。也就是说,植根于计划经济体制和较为封闭环境中的诚信原则作用机制,已远远不能适应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和改革开放的环境。所谓诚信缺失甚至危机,其实质是旧有的诚信原则作用机制与发展变化的社会实践尖锐冲突的结果。一方面要看到,诚信的缺失确实有着不可低估的消极影响和负面作用,带来很多失德的恶行和秩序的混乱;另一方面又要看到,这里确实又有着客观内在的必然性,是原有的道德原则作用机制滞后于发展了的现实、与现实发生冲突的表现。一方面要承认,诚信的缺失是件坏事;另一方面又要承认,诚信的缺失使人们从反面看到了诚信在市场经济和社会发展中的重要作用,从而呼唤和重建与市场经济和社会发展相适应的诚信原则作用机制,为践行诚信原则提供行之有效的支撑保障条件。

  面对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和改革开放的历史背景和社会环境,究竟如何重建诚信原则作用机制,为践行诚信原则提供强有力的支撑保障条件?这一点,《中共中央关于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若干问题的决定》已经很明确了,就是增强社会信用意识,加强社会信用制度建设。也就是说,用信用制度建设支撑诚信、重建诚信、保障诚信。在信用制度中,最重要的是法律信用制度。法律信用规范、法律信用制度建设,直接涉及的就是人际关系的诚实守信问题。诚信原则不是市场经济与生俱有的,也不会在市场经济中自然扎根、自然形成,必须靠培养、靠养成。而法律的信用规范、信用制度建设,则是培养、养成人们诚实守信行为的催生剂和助推力。法律信用规范是硬约束,着眼于他律,着眼于“惩恶扬善”;诚信道德规范是软约束,着眼于自律,着眼于“劝善抑恶”。对于市场经济刺激和引发的物质欲望和金钱欲望来说,对于发生的利益纠纷来说,固然需要诚信道德规范的引导和调节,但首要、大量、管用的恐怕还是法律信用规范的引导和调节。在法律信用制度的强制规范下,诚实守信的道德自律约束力会越来越强,社会的外在他律会逐渐变成内在的道德自律,从而使诚信原则植根于人们心中,植根于市场经济之中。这里,人们要摒弃那种以道德论天下的旧思维方式,确立法治首选、法治优先的的现代观念。要认识到,市场经济固然是讲求道德规范的经济,但从最本质的意义上讲,首先是讲求法律规范的经济。法律的规范具有关键性、基础性、根本性的作用,包括道德在内的任何规范都要依靠并在法律规范基础之上发挥效用。因此,立足于法律信用制度建设,用法律信用制度重建诚信原则的作用机制,为践行诚信原则提供有力的支撑保障条件,恐怕是诚信从缺失走向重建的可行道路。


  作者:责任编辑 庞黎黎 来源:诚信联盟

  
发表留言:
标题:

 

 
标题: 网民留言: 发布时间:
 
 相关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