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媒体形容他“铁嘴钢牙”,有接触过他的人称赞其有胆有识,有情有义,谦虚勤奋,平易近人。这就是李肇星,17日获任的中国外长。 

    李肇星最早于1988年初任外交部新闻司第八任司长的,从那时开始,他就与外交生涯结下不解之缘:部长助理、常驻联合国代表、副部长、中共中央候补委员,而至驻美大使……对于这位外交部部长,人们已经十分熟悉了。可是许多岛城市民可能并不知道,李肇星还是一位青岛人。

中华人民共和国外交部部长李肇星

在三月十七日举行的十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第七次全体会议上,李肇星获任外交部长后,外国记者纷纷上前表示祝贺。


    一九四零年生于山东的李肇星,从北京大学毕业后不久即开始了他的外交生涯,曾任外交部新闻司副处长、中国驻莱索托大使馆一秘等职。一九八五年开始,李肇星历任外交部新闻司司长、发言人、部长助理、中国常驻联合国代表、大使等要职。

    一九九五年至一九九八年,李肇星出任外交部副部长,随后,他受命出使美国三年。二零零一年起,李肇星再任副部长,主管美洲、大洋洲和拉美洲事务。

    外界并不太熟悉的是,李肇星还是位诗人。一九九九年出版了诗集《青春中国》,一版再版。作家冯骥才说,在李肇星诗作的“深深的核心里,我们看到的仍然是中国外交家特有的精神,那便是一种面对世界的博大胸怀、正义感以及无所不在的爱心”。

    李肇星是青岛胶南大珠山镇王家村人,他的青少年时代大部分时间是在家乡度过的。近日,记者去胶南市,拜访了李肇星大使的父亲李瑞甫和妹妹李肇菊,在采访中,李肇星的亲人向记者披露了李肇星青少年时代刻苦读书的若干鲜为人知的故事……

    如痴如迷的书呆子

    1940年,李肇星出生于当地的一个普通农民家庭里。李肇星的爷爷思想开通,性格开朗,又会一些医道,左邻右舍有什么难事愿意去找他解决,他算是当地的街面(出头露面)人物了。建国伊始,李肇星到了读书的年龄,因为王家村没有学校,李肇星便去了姥姥家瓦屋村上学。

    李肇星家里并不富裕,如果不碰上天灾,一年的收成,也就仅够这个三世同堂的家庭糊口而已。但是李肇星的爷爷却非常开通,他们全力支持孙子念书。有时候,爷爷干农活,叫上李肇星帮忙,谁知只干了一小会儿就再也见不到他的人影了。爷爷派人去找,总是发现李肇星一人躲在什么地方如痴如迷地看书。爷爷知道后,一笑了之,也就不再强逼孙子干活了。

    李肇星的爷爷在家庭里是大权在握、说一不二的家长,平日里对儿孙的管教非常严厉。连李肇星的父母,做什么事前都要请示他。就是在这么个家庭里,爷爷却对孙子李肇星网开一面,只要是读书,他就可以不干一切农活。家庭贫困,没有什么好吃的,奶奶就炒一点花生塞到李肇星的手里,买不起水果,爷爷就到菜园子里摘个生茄子洗洗让孙子解解馋。

    李肇星对爷爷的印象很深,五十年代时,他发表在《少年文艺》上的一篇在当地引起不小轰动的文章,标题就叫《越活越年轻的爷爷》。李肇星就是在这样的环境里读到小学四年级。当时,农村的教育条件有限,小学四年级就到头了,再念高小(小学五、六年级),就得去胶南城里。

    李肇星读书痴迷,在王家村和瓦屋村是出了名的。李肇星的妹妹李肇菊现在回想起来,一边哈哈大笑,一边还是流露出对哥哥十分敬佩的神情。

    李肇菊记得,一日三餐,哥哥都是拿着书本上饭桌的。家中做的是什么饭,李肇星是从来不管不问的,有的时候,因为眼睛盯着书本,筷子夹着的饭菜送不到嘴里。李肇星少年时少言寡语,全然不像他当外交部发言人时那样口若悬河。少年时的李肇星,见了任何人咧嘴一笑就算是打了招呼了。

    读书就是李肇星生活中的全部。在胶南城里上学期间,李肇星经常到图书馆去,图书馆的管理人员对这个老实憨厚的少年印象最深。夕阳西下,暮色降临,最后一个离开图书馆的人常常是李肇星。

    孩子在城里读书,父母少不了牵挂。那年月,家里穷,寄宿在别人家中,李肇星也常常是吃不饱。于是,李肇星的母亲便经常趁着赶集的机会,从家里带一个玉米饼子、一根大葱和一小碗面酱,踮着小脚跑进城里,找到了李肇星。李肇星见了母亲一句话不说,还是咧嘴一笑,然后和母亲来到学校外的一片小树林里,狼吞虎咽地吃完了饼子,一抹嘴,对母亲说,你回去吧,我还要上课。

    李肇星在城里上学,和许多乡下孩子一起寄宿在一位中年妇女家里,二十多年过去了,李肇星已成了中外知名的外交家,当年的中年妇女也已变成了老太太,有一年,李肇星的母亲在城里遇到了她,老太太说,当年你儿子就住在我家里呀,当时我就琢磨,这个孩子真是奇怪,别的孩子都关心我给他们做什么饭吃,李肇星却从不过问伙食。我做什么他吃什么,吃了饭要么赶着上学,要么卧在什么地方看书。

    农民的儿子纯朴率真

    1959年,李肇星参加高考,他报考了北京大学。考试完毕后的一段时间里,一些普通院校的录取通知书陆续寄到了李肇星的一些同窗好友的家里,而惟独李肇星还没有得到任何消息。李肇星对家人说,这次考试可能成绩不佳,他准备苦读一年,来年再考。几天后,一个村干部大叫大嚷地来给他报喜了———李肇星被北京大学西语系录取了!李肇星接过录取通知书,乐得一蹦老高,头差一点儿碰上他家那间小矮屋的顶棚。

    一心苦读不讲吃穿已成为李肇星的秉性。李肇星在北京上大学期间,家里每月只能给李肇星寄15元钱。李肇星竟从这15元钱中,每月还能省出3元钱资助正在家乡读书的表妹。李肇星的妹妹李肇菊现在还清清楚楚记得,有一年寒假,李肇星从北大回到胶南,家中派李肇菊去汽车站接哥哥。李肇星风尘仆仆地下车了,妹妹看到,哥哥的棉裤两个膝盖处破得露出了棉絮,一双布鞋的前头顶破了,露着脚拇指。李肇菊鼻子一酸,强忍着才没有掉下眼泪。可是李肇星自己却是乐呵呵的,他对妹妹说,学生就要学习争第一,其他无所谓了。

    儿行千里母担忧啊,在北京上学期间,李肇星的母亲无时不在牵挂着她的这个宝贝儿子(李肇星原本还有两个弟弟,都是因为家庭贫困,农村少医缺药,在很小的年龄时就夭折了)。有一年,有人去北京,母亲托人给李肇星捎去了几根家乡的大葱。李肇星收到母亲的礼物后,感动得流出了泪,他握着粗粗的、白根绿叶的家乡大葱,感慨地对同学们说,这是我母亲从千里之外给我捎来的呀!

    优秀的外交使节

    当年,李肇星是胶南县惟一考上北京大学的考生,整个胶南县为之很是骄傲了一番。1964年李肇星大学毕业了,因成绩优秀,他一走出北大校门,便迈进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外交部的大门。李肇星到了外交部后,又在北京外国语学院进修了7年,7年后,李肇星的外语达到了极高的水平,他能很投入地观看用古典英语演出的莎士比亚戏剧。

    改革开放后,李肇星作为外交部任期最长的新闻发言人,曾多次在记者招待会上,回答西方记者提出的一些尖刻的问题,他的表现机智、巧妙、坚定不移,赢得了国内外外交专家的钦佩和尊重。

    在一次由李肇星主持的记者招待会上,在有关西藏问题上,李肇星斩钉截铁地说,西藏自13世纪以来就是中国的领土,西藏事务是中国的内政,绝不允许任何外国干涉。西藏“独立”不行,“半独立”不行,变相“独立”也不行。所谓“独立”问题一概是不能讨论的。这时,有个西方记者提问道:“我也有自己的家乡,如果你说我的家乡不是属于我们国家的一部分,我才不在乎呢!而你为什么对西藏问题这样在乎?”

    李肇星回答说:“你对自己的国家怎么看是你的问题,但是中国的主权是神圣的,外国人无权干涉!”

    还有一次,一个法国记者提出了邓小平的健康问题,李肇星回答说邓小平的身体是健康的。一个德国记者追问:“邓小平是在家里还是在医院里拥有这良好的健康?”李肇星说:“一个具有普通常识的人就会知道,一个身体健康的人应该住在哪里。”之后,李肇星又反问:“我不知道您在身体好的时候是否住在医院里?”言罢,台下一片大笑。

    1993年3月,李肇星成为中国最年轻的常驻联合国代表。在第四十八、四十九届联大会议上,李肇星坚定不移地挫败了少数国家一再提出的所谓台湾在联合国的“代表权”问题的提案,致使所谓“台湾问题”的提案连续两年都被当作一团废纸扔进垃圾箱。

    李肇星在外交部历任新闻司的副处长、处长、副司长、司长、部长助理、常驻联合国代表、副部长、驻美大使。李肇星是近十年来中国150余位驻外大使中惟一的中共中央候补委员,也是中美建交近二十年来最年轻的驻美大使。

    李肇星的妻子秦晓梅出身于外交世家,她父亲秦力真是我国著名的资深外交家。秦力真曾是我国驻挪威、赞比亚、瑞典、新西兰四国的大使,现已进入了耄耋之年。秦晓梅是李肇星的北大同学,现任外交部香港特派员公署国际组织部副主任。

    李肇星现在的地位高了,工作和生活的环境也变了,可是他的乡音却始终没变。据说,为了校正李肇星那一口“胶南普通话”,秦晓梅女士平日里可没少下功夫。可是我们从电视上听到李肇星讲话时,明显感到秦晓梅的努力收效甚微。国家主席江泽民访美后,中央电视台的记者曾在中国驻美大使馆采访过李肇星,李大使娓娓而谈时,话语中还是常常流露出至少青岛人能听出来的胶南口音。但,这并不妨碍李肇星是一位优秀的外交使者。

    李肇星始终对生他养他的家乡有着浓浓的深情。每当工作之余回到家乡胶南,他都要竭尽全力为父母尽自己的孝心。之后,便去当年他读书的胶南第一中学看看,当年教他的老师们许多已见不到了,可是李肇星有不少同学又走上了教师的岗位。李肇星和同学们相会在一起,心中的感慨和喜悦是可想而知的。当年的英姿少年,现在都已年近花甲了……

    据胶南市委宣传部介绍,李肇星每次探家,从不打扰当地政府。他从青岛回胶南,往往只有一两个要好的同学知道,然后随便找一辆车送他回家。在采访中,胶南市委的同志告诉记者,多少年来,他们始终摸不准李肇星什么时候回来了、什么时候又走了的确切消息。

    1995年,李肇星那辛劳一辈子的母亲去世了,享年81岁。当时,李肇星正在联合国,没有机会赶回家为母亲送葬。事后,他怀着对母亲的深情写了一篇《送娘远行》的文章,发表在《青岛日报》上。李肇星的父亲李瑞甫还健在,现已75岁高龄了。李瑞甫老人建国前参加工作,离休前是胶南市人大办公室副主任。老人家因脑中风,说话吐字不清,但头脑还很清醒。他比比画画地告诉记者,他的儿子李肇星和儿媳妇秦晓梅都很孝顺,他们现在工作忙,离家又远,不能经常回来我也理解。只要孩子们好好为国家效力,就比什么都好。

    在李肇星的父亲家里,记者看到墙上挂着一幅江泽民总书记和李肇星亲切握手的大照片。我们的驻美大使面带微笑,神情自信……是的,作为一名外交官,李肇星代表一个强大的主权国家,将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尊严展现在世界面前。为此,青岛人应该为他感到骄傲和自豪!


    新闻资料:新任外交部长李肇星表态一览

    李肇星副部长会见美国助理国务卿凯利(2003/01/15) 

美总统布什抵京访问 外交部副部长李肇星到机场迎接(2002/02/21)



    2003年1月15日,外交部副部长李肇星在外交部会见了来华访问的美国负责东亚及太平洋事务的助理国务卿凯利。双方就中美关系和朝核问题交换了意见。

    李肇星说,中美关系总的发展势头很好。两国关系面临机遇,也存在挑战。希望双方抓住机遇,化解挑战,推动两国关系在新的一年里有新的改善和发展。李肇星强调,妥善处理台湾问题是保证中美关系健康发展的关键。我们重视布什总统在克劳福德向江泽民主席重申的立场,即:美国奉行一个中国政策、遵守美中三个联合公报、反对“台独”。希望美方恪守承诺,避免向“台独”势力发出错误信号。

    关于朝核问题,李肇星说,中方坚持维护朝鲜半岛的和平与稳定,支持半岛实现无核化,不赞成在半岛上出现核武器,主张通过对话和平解决问题。中方不赞成朝方退出《不扩散核武器条约》(NPT)。李肇星指出,对话是解决目前问题的最有效途径。中方愿与有关各方协调,推动朝核问题早日和平解决。

    外交部副部长李肇星出席美驻华使馆举行的“9.11”事件一周年纪念仪式(2002/09/12)

    9月11日,外交部副部长李肇星参加了美国驻华大使雷德在其北京官邸举行的“9.11”事件一周年纪念仪式。李副部长在致辞中表示,中国政府和人民同美国政府和人民一道,对在“9.11”恐怖袭击事件中遇难的人们表示沉痛哀悼,对其亲属表示诚挚的同情和慰问。我们再次强烈谴责这一恐怖主义的野蛮行径。

    李副部长指出,中美两国都是恐怖主义的受害者。正如江泽民主席在与布什总统通电话时所指出的,在反对恐怖主义的斗争中,中国人民是和美国人民以及全世界所有主持正义和爱好和平的人民站在一起的。一年来,中美两国在反恐领域进行了富有成效的合作,这已成为两国建设性合作关系的重要组成部分。反恐斗争任重道远。中国愿与美国、联合国、国际社会一道继续相互支持,加强合作,打击一切形式的恐怖主义,确保我们的老人、妇女、孩子、全体人民都永远生活在和平与安全之中。

    李肇星副部长谈胡锦涛副主席访问成果(2002/05/04)

    2002年5月4日,在中国国家副主席胡锦涛结束对马来西亚、新加坡、美国的正式访问之际,陪同访问的外交部副部长李肇星接受了中国随行记者的采访,介绍了胡锦涛此访的主要成果。

    李肇星说,胡锦涛副主席4月23日至5月3日对三国的正式访问是中国今年以来的一次重大外交行动。访问期间,胡锦涛分别同三国国家元首、政府首脑和议会领导人举行了会见和会谈,还广泛接触了各界人士。胡副主席对美国的访问是在当前国际形势发生深刻变化、中美关系一度受到较大干扰的背景下进行的,访问达到了加强接触、增进了解、求同存异、促进合作的目的。马来西亚和新加坡都是中国的友好邻邦,近年来与中国的了解与信任不断增强,各领域的合作与交流不断深化,胡副主席的访问对中国与马、新两国,以及中国与东盟的友好合作起到了积极的推动作用。

    李肇星副外长召见美国驻华大使雷德,就汤曜明访美等问题提出严正交涉(2002/03/16)

    2002年3月16日,外交部副部长李肇星召见美国驻华大使雷德,就近来美方干涉中国内政、破坏中美关系的行径,向美国政府提出严正交涉。

    李肇星说,美国政府日前允许台湾所谓“国防部长”汤曜明赴美开会。美国防部常务副部长等官员居然煞有介事地会见汤,还与他讨论什么台海局势等问题。据报道,美方又在酝酿让台湾军方某官员和臭名昭著的“麻烦制造者”李登辉于近期去美活动。此外,美国防部不久前向国会提交的所谓“核态势评估报告”公然声称,美国准备在台海发生战事时使用核武器。在短短的一个多月里,美方做了一连串践踏《联合国宪章》精神和中美三个联合公报原则、干涉中国内政和伤害中国人民民族感情的坏事。中国政府和中国人民对此表示强烈愤慨和坚决反对。

    李肇星指出,台湾问题事关中国的主权和领土完整,是中美关系中最重要、最敏感的核心问题;美方必须恪守在中美三个联合公报中向中国政府和人民作出的明确承诺。美方却一意孤行,继续售台先进武器,纵容李登辉之流,提升美台关系,助长“台独”势力的气焰。人们不禁要问:美方要把中美关系引向何方?你们口口声声讲希望两岸和平解决问题,难道这样做是在推动和平吗?你们再三说要奉行一个中国政策,遵守中美三个联合公报,可你们的上述所作所为,哪一件符合三个联合公报?中国一贯主张全面禁止和彻底销毁核武器,核武器国家应无条件地承诺不首先使用核武器和不对无核国家、无核武器区使用或威胁使用核武器。中美还曾就核武器“互不瞄准”达成了协议。美方也多次表示无意威胁中国。现在为何要向中国人民炫耀核武力?

    李肇星强调,台湾自古就是中国领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实现祖国统一,是包括台湾同胞在内的全体中国人的共同心愿,是大势所趋,不可阻挡。纵容和支持“台独”必将遭到全体中国人民的坚决反对,是注定要失败的。台湾问题这个包袱美国已经背了半个多世纪,继续背下去没什么好处,还可能落得个搬起石头砸自己脚的下场。美方最好认清历史大势,放弃把台湾作为“不沉的航空母舰”的政策,停止利用台湾问题干涉中国内政。这样,才有利于中美建设性合作关系的发展,才有利于世界的和平与稳定。

    李肇星说,中国人民热爱和平,真诚希望与世界各国人民和平相处,平等相待。中国不对任何国家构成威胁,从未干涉过美国内政,从未做过对不起美国人民的事。同时,必须明确告诉少数政治偏执狂:中国人民永远不会屈服于任何外来威胁,包括核讹诈。中国人民受欺负的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在今日之世界,做一个中国人是非常自豪的。如果说,搞威胁还有什么用处的话,那就是只能进一步提高中国人民对某些人的警惕,更加坚定中国人民捍卫祖国主权、领土完整和民族尊严的决心!

    李肇星指出,中美恢复交往30年来,在风风雨雨中发展经贸、政治、反恐等各领域的友好合作也不是偶然的。西方人喜欢说“没有免费的午餐”,这有道理。历史和现实都表明,中美关系从来就是双向、互利的,而不是任何一方对另一方的赠予或恩赐;只有恪守中美三个联合公报,妥善处理台湾问题,中美关系才能稳定和发展。三个联合公报是中美关系的政治基础,而美国政府在三个联合公报中是作了严肃承诺的。东方人常讲“人无信而不立”。这同样有道理。人尚且如此,一个国家如果言而无信,又如何立足于世界民族之林!

    李肇星强调,勤劳、智慧的中国人民决不会容忍自己国家的内政受到干涉,而让美国少数死守冷战思维、颠倒是非、认友为敌的人从中渔利。务实、聪明的美国人民相信也不会允许那些伪善、愚昧的所谓“鹰派”一味蛮干下去,损害美国人民的名声和切身利益。美国一些有识之士不是正在谴责“核无赖”和某些人的傲慢吗?伟大的中美两国人民不会任由那些人给中美关系制造麻烦,将世界引向动荡。

    李肇星说,中方高度评价布什总统访华的积极成果,珍视布什总统成功访华后两国关系出现的良好机遇。我们期待美方与中方一道,落实两国元首北京会晤精神,把中美建设性合作关系推向前进。但“一个巴掌拍不响”,这需要双方共同努力。机遇可以变成现实,也可能被断送。现在关键要看美方的态度。为维护中美关系大局,使两国人民的利益不受损害,美方应立即纠正上述错误,遵守中美三个联合公报,不做害人害己的事,多做有利于加强中美互信和合作的事。希望美方做出明智的选择。

    雷德大使允将中方交涉如实报告美国最高当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