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联系我们
  主办:新华社网络中心 · 新华社山东分社          


“在跑步中调整自己!”

                     —— 记青啤前副董事长、总经理彭作义

    
    一九九六年,时任副总理的朱基视察青岛啤酒集团公司时说,中国在世界上属名牌产品的只有青岛啤酒和杭州西湖龙井茶,一定要保住这两个品牌。

    一九九六年,久负盛名的青岛啤酒面对洋啤酒和国内同行新锐的冲击,市场份额急剧萎缩,企业效益连年滑坡。据说,当时青岛市一位领导说,青岛啤酒不光是青岛的骄傲,更是中国工业的骄傲。青啤要是垮在谁手里,谁就等着坐大牢吧! 

    一九九六年,彭作义受命于危难之中,入主青岛啤酒股份有限公司。

    
    彭作义:

  1945年生,山东日照人,大学本科毕业。
 
  1960年,在青岛市火柴厂就业。从工人开始,历任班组长、车间主任、厂长。

  1969年,到青岛市一轻局从事行政工作。

  1979年,担任青岛市印刷资料供应站副经理。

  1982年,任青岛市第二食品厂厂长兼党委书记,将濒临破产的小厂发展成产品出口几十个国家的青岛大洋食品集团,任青岛大洋食品集团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

  1986年,入美国俄亥俄州州立大学商学院进修。

    1996年,任青岛啤酒集团有限公司、青岛啤酒股份有限公司副董事长、总经理。

    
    
彭作义形容当时的格局:前有狼,后有虎,中间一群小老鼠。

    1996年8月彭作义就任之际,青啤正处于战略选择的紧要关头。作为我国屈指可数的国际品牌,青啤长期以高档路线主攻国际市场,并拥有产量领先的优势。但1993年后形势急转直下:56家洋啤酒涌入中国,占据了中国啤酒市场的30%;国内也一下子涌出800多家地方性啤酒厂,其中燕京啤酒年产量迅速超过青啤,跃居全国第一。尽管一九九三年青啤发行H股筹集了16亿元,但因委托投资失利,国际形象反受其累。

    临危受命的彭作义做出了决定性的转向。他认为当时的啤酒企业正趋于分化,将由散兵游勇阶段进入整合期,而青啤的品牌优势和先进工艺正可以有所作为,因此可借收购扩大产能和销量。1997年后青啤开始由高档市场向低档市场进军,并将眼光从海外收回国内。青啤先从青岛出发,收购了当地大众市场中很有口碑的崂山啤酒,随后迅速覆盖全省。 

    做出这一决定并非毫无风险,事实上青啤的上一任管理层也曾收购了西安和扬州两家啤酒厂,但转产都不是很顺利,设备与工艺上的差距反而令青啤背上了包袱。彭作义毕竟不是玩资本游戏,收购后的产品文化整合都需要更扎实的功力。

    但彭作义更看重的是市场时机,他曾解释说:按正常做法,青岛啤酒应该是兼并一家消化一家后,再去实施下一步兼并,但是面对啤酒行业的大整合,青岛啤酒只能在跑步中调整自己,完成全国的战略布局。
                 

   
    彭作义将并购喻为:穿上了红舞鞋,想停也停不下来。

    从山东出发,彭作义在全国的啤酒行业展开了大规模的"跑马占地":首先南下珠江,以4500万元收购广东强力啤酒厂,成立华南事业部;接着在上海出资1.5亿元收购嘉士伯75%的股权,成立华东事业部;随后,并购行动再起旋风,青啤耗资2250万美元,收购了五星和三环啤酒的股权,成立华北事业部。短短几年,青岛啤酒已经收购了20多家啤酒生产企业。彭作义的目标是进军世界啤酒业前十名,青啤正酝酿在海外设立分厂。

    嘉士伯上海公司是青啤收购的第3家外资公司,嘉士伯在中国市场开拓情况不佳为青啤提供了又一次机遇。彭作义选择丹麦的嘉士伯合作与他"干哪一行,就要挑战同行最优秀的"野心有关,因为"在啤酒这个行业,总是欧洲人在领导新潮流。"据说谈判非常艰苦,因为嘉士伯手里有牌――这个年产5万吨的啤酒厂全部是从丹麦总部进口的一流设备,仅仅使用了3年。彭作义愿意洋啤借青啤之名占住国内市场,但对方必须付出的代价是,允许青啤利用他们的市场网络在国际上做大做强。彭作义定位的青啤是像喜力、百威、嘉士伯一样工厂遍及世界,将来在世界上也要有几十家工厂。据透露,青啤马上要在台湾建厂,然后是南非、马来西亚.......合作方式是合资、参股、定牌生产等等。

     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副院长张维迎曾向彭作义当面发问:你的胃口很好,从南到北吃进去这么多企业,会不会拉肚子? 

    其时,彭作义情绪激昂:我们收购嘉士伯的时候,舆论是一边倒,因为作为民族啤酒工业我们两年收购了5家外国啤酒企业。但是进入北京后,有人就说青啤进京是不是走了滑铁卢等等。不过,我可以用一个数字来回答:1999年底以前加盟青啤的企业,2000年销量的增长为43%,利润增长为40%,2001年也可以保持这个速度。

    2000年年度彭作义被中央电视台评为全国经济十大风云人物。

    1999年青岛啤酒集团以107万吨产销量重返中国啤酒行业榜首,2000年青啤产销量达到180万吨,全国市场占有率提高到百分之五。面对燕京啤酒集团进军山东之举,彭作义依旧豪情满怀:"去年是青岛啤酒集团做大的高峰,而2001年则是我们做强的开始。" 青啤正在一步一步接近他的目标,然而彭作义的猝然离去似乎重演了当年诸葛孔明七出祁山星落五丈原令人扼腕的一幕。
                    

   
    彭作义:我累了,但青啤不会停步。

    担任青啤总经理,彭作义有了两个外号,一个是"拼命三郎",人们以此来形容他对工作的勤奋和忘我;另一个外号是"中国啤酒行业的彭大将军",他高超的商战谋略,给人印象至深。然而,这所有的荣誉,所有的美好蓝图,都因为一个意外,划上了休止符。

    2001年7月31号的下午5点30分,彭作义下班后来到青岛人称为"石老人"的海滩游泳,他下水的时间大约是6点左右。但不久,彭作义的司机就发现,彭作义似乎出现了问题。当他把彭作义从海里拉到岸上,并送到医院的时候,一切已经无可挽回。医生最后的鉴定结果是,彭作义在游泳的时候,心脏病突发死亡。据青啤的工作人员介绍,彭作义从小就在海边长大,水性很好。而且彭作义的身体一直都很健康,从来没有犯过心脏病。对于这次突如其来的意外,青岛的工作人员这样告诉我们:这几年,彭总,太累了。

    的确,最近几年,彭作义高举着并购的大旗,足迹踏遍了大江南北。不到三年的时间,他就把41家啤酒企业收于麾下。从青啤年报最新的数字,这些被兼并的企业绝大多数已经赢利,特别是北京的五星啤酒,被青啤收购后,每个月的赢利能力都超过了100万元。但就在这个时候,彭作义停下了脚步。我们不知道在彭作义生命的最后时刻,他的心里究竟在想着什么,但这几年,最让彭作义操心的,毫无疑问,应该是青啤集团。言语之间,彭作义争霸业界,鹤立鸡群的雄心犹在耳畔,但斗转星移,他人已是乘鹤西去。人们都在惋惜中国啤酒业损失了一员干将。企业家的心脏停止了跳动,但企业还要继续前行。越来越远的彭作义,对他的企业,能放下牵挂吗?

    作为掌旗手,彭作义没有等到青啤进入全球十强的那一天。但他发动的"兼并战"及其"狂飙突进"的经营风格,重新塑造了这家百年企业,也影响了世纪之交中国啤酒业的整合格局和未来走向。

                                                                                 见习编辑:王媛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