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动态:

    2005年11月11日,在北京工人体育馆,备受瞩目的2008年北京奥运会吉祥物终于撩开了它神秘的面纱。从这一刻,5位可爱的中国福娃贝贝、晶晶、欢欢、迎迎和妮妮携手踏上北京奥运会的吉祥之旅。而此次担任北京奥运会吉祥物修改创作组组长的正是山东济南人韩美林。


      人物简介:

    韩美林1936年出生于山东省济南市,1960年毕业于中央工艺美术学院,1979年当选为中国美术家协会理事。1980年,韩先生于美国纽约、波士顿等21个城市举办个人画展。韩美林的绘画和雕塑作品,以动物和人物为主,把写实、夸张、抽象、写意、工笔、印象等诸手法的东方、西方艺术巧妙地融为一体。中国美术家协会韩美林工作室,是全国第一家以艺术家个人名字命名的工作室,也是中国美协至今惟一一家由美术家领衔的工作室。

    韩美林最著名的作品包括中国国际航空公司凤凰标志、1983年猪生肖邮票、1985年的《熊猫票》等,他创作的雕塑作品花岗石铸铜《五龙钟塔》还入选了第26届亚特兰大奥运会标志雕塑。韩美林还是北京申奥标志的设计者之一。

      天南地北山东人:

    韩美林: 塑造2008奥运会吉祥物“福娃”的济南人

    2008年北京奥运会倒计时1000天的日子,五个受世人关注的小精灵面世——她们是2008年北京奥运会的吉祥物。

    千呼万唤始“出来”

    11月14日,北京通州区。记者一早来到韩美林先生的艺术馆,整整五层楼,一个大院。作为北京2008年奥运会吉祥物设计专家组组长,济南人韩美林显然已经成为媒体瞩目的焦点人物。

    韩先生虽年近七旬,但看起来精神饱满,面色红润,红花格子衬衫、棉布拖鞋加上朗朗笑语——北京奥运吉祥物尘埃落定,作为付出大量心血的主要设计者,韩先生此刻心情很好。

    韩先生微笑着讲起了他与奥运会的不解之缘,以及吉祥物设计过程的甘苦和设计理念。

    千锤百炼

    韩美林先后为美国亚特兰大市等多个城市创作了数十件城市雕塑。1996年,经过激烈竞争,最后只有3件雕塑作品入选为第26届亚特兰大奥运会标志性雕塑,其中就有韩美林的作品,那个花岗石铸铜雕塑《五龙钟塔》,被永久陈列在亚特兰大世纪公园。如今,世界许多国家的领导人都收藏有韩美林的作品。

    韩美林认为,艺术要达到世界水平,必须依靠民族传统加上现代意识。世界艺术的大同之日就是世界
艺术的末日到来之时。在吸收中西方艺术传统的关系上,我们必须摆正两者的位置。中西结合,以中为主;古今结合,以今为主;源流结合,以源为主。这不是保守,也不是僵化,而是一个很有辩证唯物论和历史唯物论的观点。

    对整个中华民族文化的自信,使韩美林的艺术创作走上了成功之路。他为中国北京申奥设计的会徽,就是一个中国传统文化与现代设计思想完美结合的经典设计。韩美林说:任何一个图案标志的设计,最关键的就是简洁明快,干练易懂,还要有较深的内涵和不落俗套。这是摆在每个设计者面前的难题。

    韩先生说,从2001年申奥到现在,他做了三个“组长”:申奥会徽设计组组长、北京奥运会标志创作组组长、吉祥物设计组组长。每当一次组长,都是一次心血的付出,都融入了他那浓浓的奥运情。

    “做得最痛苦的是这次吉祥物的设计。”他停顿了一下说:“在几百种备选方案中,我们选出了有代表性的六个,就是现在大家熟知的六种形象:大熊猫、藏羚羊、拨浪鼓、金丝猴、东北虎和中国龙等,经过反复考虑,我们觉得上述每一个单个的形象都不能完全代表中国的奥运形象。比如大熊猫憨态可掬,但胖乎乎的,跑不动;中国龙过于威严,缺乏亲和力;拨浪鼓能起哄能发亮便于给运动员增加士气,但却只有‘一条腿’,不能运动。这时我就提出了另一个思路,吉祥物不是一个单个的个体形象,而是2个3个甚至5个的组合行不行?这个思路一打开,我们一下子兴奋起来。清楚地记得,那是今年的农历二月二龙抬头的日子,我们设计小组熬了一夜,终于从大熊猫和拨浪鼓中挣扎出来,第二天拿出了一个组合形象的设计稿,蒋效愚当时看了挺高兴的,后来国际奥委会官员乔治看了也很满意。”

    千变万化寓深意  

    自2000年悉尼奥运会以来,奥运吉祥物就已经告别了“单身”时代,吉祥物组合成为奥运会的流行趋势。

    韩美林一再强调:“吉祥物的创作,征求了各界群众代表的意见,是集体的创作。”吉祥物是奥林匹克运动会最具代表意义的形象,究竟怎样的作品才能完美诠释几千年的中华文化与奥林匹克精神?因此,在整个筛选过程中,“和谐”成了最根本的标准。“ 简直太困难了。”心直口快的韩美林说起这个时忍不住皱起眉头,孩子一样的表情。

    北京奥运会是中国人的一个情结,被赋予的希望太大了,众口调一不容易,但怎样能让更多人满意,怎样通过具体的吉祥物向全世界人民展现抽象的“中华文化”?看似简单的吉祥物,其设计却让他痛并快乐着。

    韩美林介绍说,此次吉祥物设计充分展示中国传统文化。比如在数量上,正如蒋效愚向公众透露的那样,此次北京奥运会选取五个吉祥物。突破了往届奥运会吉祥物的数量。在佛教文化中,“五”代表圆满,而“五”也契合了中华文化中的“五行(金木水火土)学说”,更与奥运标志“五环”遥相呼应。

    在具体造型上更是费尽心机。不仅借鉴了此前收到的300多份候选作品,更广泛征求了社会各界意见包括幼儿园小朋友的意见。最终从亲和力的角度出发,决定选用一种奥运会吉祥物历史上前所未有的形式来展现,这种形式巧妙地将人与动物结合在一起,将历史与物产融为一体,从而展示了更深刻的意义。韩美林先生还介绍说,此次奥运吉祥物也突出了母爱这一世界上最伟大的爱。

    在吉祥物的制作过程中也糅进了仰韶文化、大汶口文化等多种古文化遗产。比如运用了彩陶制作的点、线、面组成画面。在创作时也打破了迪士尼平构的线条而采取了中国版画的线条,尽量将中国古文化的精华都收进来。在吉祥物的色彩运用上采取了五环标志的五个颜色来凸显与奥运的紧密连接。

    “这组吉祥物,我最大的遗憾是没有把中国的书法美放进去。”韩美林意犹未尽地说。但这样的创意已经让国际奥委会的相关负责人员兴奋不已。 (新华网)


      人物专访:

    韩美林:我这只布老虎要脱胎换骨

    “我的艺术生命刚刚开始”

    有人说,如果要数出十位健在的中国大画家,肯定轮得到67岁的韩美林。凡是美术领域他无不涉猎:绘画、书法、雕塑、手工、布艺……一张纸、一片叶、一块泥、一把花经他的手无不点石成金般成为富有灵性的艺术品。他爱美、追求美、创造美;但几十年来他又为美所伤、为美所累。


    怕盗版,韩美林不敢出售自己的作品,可市面上总有人盗他之名用以赢利,甚至他身边的炊事员都打着他的旗号造假。继去年北京申奥会徽著作权纠纷后,韩美林目前又在为自己的著作权而战,两套在市场上红红火火地卖了一年的挂历里面全是他的作品,而从未有人同他谈过授权。


    本以为韩美林通州的“别墅”应比他在王府井的家还要气派得多,至少也如黄永玉家般古朴非凡,没想到近在眼前了才发现与普通居民楼比邻而立的却是一所类似学校的建筑:隔着高高的铁艺栅栏和上面攀附的绿萝,细雨中依稀看到一座五层的灰白楼房。依墙环立的雕塑疏落有致,在高大的仍有着碧绿叶片的核桃树下更加显得线条简洁不俗。“中国美术家协会韩美林工作室”,几个大字更证明我们找对了地方。因韩美林正在展厅给工艺美校的学生们讲课,我们在其家中稍待片刻。

    不大的客厅,一张结实的原色木桌上,几只硕大的石榴和一捧怒放的百合花陡然给屋子添了几分温暖;厚厚的木墩做成下凹形,下面加四条木腿就成了朴拙的“板凳”;虽是四白落地,墙上却满是“韩美林制造”的痕迹,或是夫妻相偎相依的摄影画面,或是色彩艳丽的民间布老虎,或是顽皮可爱的小猴图,而门厅迎面的一面墙上整整挂了二十七张方型相框,每张里面都是一幅十厘米大小的“镜心”画,其中多是一个女性的抽象侧脸,让人不禁想起许多人都听说过的“179幅画”的典故:前年夏天一个气温高达四十多摄氏度的日子,周老师(当时在浙江杭州工作的她尚未成为韩夫人)在下午三点半给正在河南创作的韩美林打电话,告知她第二天

韩美林作品赏析

中午十二点会赶过去看他,因为爱情的激励而兴奋不已的韩美林乐得一边哼着歌一边作画,一口气画了179幅!在俨然艺术博物馆的韩美林作品展室,我们见到了被女作家陈祖芬戏称为“小猫”的韩美林,他果真有些瘦弱,一件既像运动衣又像夹克衫的上衣,一条灰裤子,走在街上,除了那双收不住地散发出童真且略带顽皮的眼睛,他更像个随时会与你逗两句嘴皮子的邻家大伯。但看罢五个展厅里那集瓷器、雕塑、绘画、书法、布艺等让人目不暇接的上万件艺术品,你会明白是什么让张贤亮看到之后“一下坐到地上,再也走不动”,你不得不惊叹这个长着一张娃娃脸总是笑眯眯的花甲之人竟有如此不一般的头脑与双手!

采访时有荣宝斋的人来向韩美林取画,准备以他画的猴子为主题出一套挂历。韩美林一边如数家珍地翻看,一边冲我们做鬼脸道:看,它们长得像不像我?

    不卖字画,只靠城雕谋生

 生活是鸡、鱼、肉、蛋、油、盐、酱、醋,艺术家就是厨师,同样的材料你也不一定能做好。……对有雄心的人来讲,这几块墨色是来之不易的,决非“野、怪、乱、黑”,或是“傻、大、粗、黑”就能否定得了。虽然是两下子,可这两下子就是一辈子。
    ——韩美林《闲言碎语》

    记者:您是个艺术多面手,今年正在做什么?雕塑还是绘画?

    韩美林:今年有七件巨型雕塑都准备或正在做,其中包括广州白云机场一座长78米的主雕塑、庐山一座48米高的佛像,另外还有蚌埠等地象征南北分界线的雕塑,都是大型的,工作量很大。

    记者:这些雕塑都是完全由您创意还是应别人的要求而做?

    韩美林:多数都是我自己的创意,有的项目本来对方可能有些原始想法,可我一接手具体操作就又按我的想法做了,对方往往也很乐意接受。

    记者:我听说您从来不卖字画,那这些城市雕塑是否就是您赖以生存的本钱?

    韩美林:是啊,我几乎不卖字画,在很多人眼里展厅里的每件作品都是钱,可对我来说不是,那都是心血。但人总得生存吧,城市雕塑毕竟能带来一些收入,而我的工作室还有二十几个工作人员要养活。

    我们最早做城市雕塑是1985年在大连,当时在老虎滩做了一个“群虎”,阻力非常大,建成之后有人还说建“一群黄鼠狼”干什么?等于糟蹋钱,甚至有人扬言要把它拆掉。当时你不知道我是什么心情,我一个人骑在老虎背上在大雨里喊“我报国无门”哪!现在你看,那片雕塑成了大连非常有名的景点了。

    记者:现在的环境是否要好许多?

    韩美林:仍有不少阻力,甚至仍有艰难的一面。抛开艺术不谈,单从经济上来说,许多人会把城雕当成普通建筑物甚至民宅来估价,这怎么可能?这是艺术品啊!更可气的是一些人还把我们的作品当成了要回扣的途径,比如有人明明申请好了雕塑资金,却只拿出三分之一来付雕塑费,其余三分之二都要吃回去,这是我绝对不能容忍的,虽说那个雕塑价值130多万,可要是这样被人利用的话,我被枪毙也得枪毙十回了!宁可不接活儿也不同流合污啊。

    另外,一些作品的尾款根本要不回来,不要以为只有民工或教师的工资有人拖欠,我们的许多作品都为了要回尾款费尽心思,因为我们就指着尾款活着呢。

    记者:如今国内有多少个城市拥有您的城雕了?

    韩美林:28个城市了。

    现在还留有二十年前的衣服

    假如你不孝敬父母,不爱人间烟火,不知天造了那么多可爱的孩子、动物、小虫、小枝小叶、小花小朵、大天大地、青山绿水……光守着一些只能当符号的钱,你是不是白来人间一趟呢?

    ——韩美林《闲言碎语》

    记者:金钱对你来说意味着什么?

    韩美林:我没有什么金钱观念。我从小受的穷吃的苦是常人想象不到的,上小学时从没吃过饱饭,从茶馆门口过时收一把人家倒掉的茶叶渣吃掉就当一顿饭,那是什么样的日子?能够吃饱穿暖对我来说已别无所求,你相信吗,我现在手头还有二十年前的裤头背心。

    去年那场大病让我看清了世态炎凉,离我最近的人都可以背叛我,他们看到的只是钱和物质。我为什么不卖字画呢?实在是怕有更多的人会以假乱真去蒙骗别人。

    记者:你这次状告侵权案,难道不是为了金钱?

    韩美林:我实在是忍无可忍了。开始是一个两个人在偷偷地做,后来连工作室的炊事员都盗用我的名字卖假字画,这样下去还了得?

    成就得益于苦难和羞辱

    记者:出生于贫苦年代,又经历过“文革”,您今天的艺术成就最大得益于什么?

    韩美林:是苦难和羞辱。早年“文革”中,我被押在看守所里,想画画儿,就用半截筷子在破了又补、补了又破的裤子上作画,“杠子队”一次次踩碾我的手,甚至用刀挑断了我的手筋,你看,这些疤还在。那时候才二十多岁,是多么热爱生活啊,看守所里什么都没有,头顶上只有几个蜘蛛,我看着它织网,看着它逮虫子……进去的时候,大墙上只露出三片柳树叶,出来时小树已长成一棵大树进去时,小树上拴着一头小牛,长大后又生了小牛,我出去时,牛儿子也在叫了……

    记者:您的作品中除了表现猴、熊猫、老虎等可爱的动物,就是母子之乐了,甚至一些兵器都表现得非常温情和阳光,丝毫看不出有苦难的痕迹,为什么?

    韩美林:其实很简单,“江河不废”,不管有生命还是无生命的一切,能有机会展现在这个世界上都不容易。如果打算生活下去,就得准备享受酸甜苦辣的人生。换一个活法不行吗?

    行为艺术纯粹是哗众取宠

    说我不是画国画的,我不生气说我做雕塑是杂牌军,我也不生气。人生做一种职业的人不多,画着玩捏着玩为什么还非得入个什么伙、毕个什么业、用个什么法、捏个什么式才行吗?人间没有上帝,谁也不用听谁的,尤其是艺术。

    ——韩美林《闲言碎语》

    记者:您的作品无论是字画还是雕塑,都有很浓的民族风格,您如何看待民间艺术?

    韩美林:人们常说,人挪活,树挪死,其实艺术家也是会挪死的,你看过有哪个法国画家在中国创作?一个美国人在中国写书法会有人买吗?因为艺术强调个性强调民族性,只有扎根在适合自己生长的土地上才有可能获得成就。另外还要有一个现代性,吸取足够本土营养的同时还要打开眼界借鉴他人的长处。

    记者:许多传统的艺术家对行为艺术都比较反感,您怎么理解?

    韩美林:有人从血淋淋的牛肚子里赤身裸体地钻出来,有人端一盆水当众洗脚,说这就是艺术。在我看来你在家怎么做那是你的自由,没人干涉,可是如果你把这些当成艺术,那就不让人赞同了,因为既然是艺术就要让别人欣赏,就得负起社会责任来,否则就只是哗众取宠。

    临死前要讲三个笑话

    一个成功的男人背后一定有一个伟大的女人,但一个成功的男人背后,说不定有几个最坏最坏的女人和最坏最坏的朋友,而且后者是主要的。

    ——韩美林《闲言碎语》

    记者:您对自己的评价是什么?最满意的作品是什么?

    韩美林:我觉得给自己下结论还为时过早,我的青春才刚刚开始,我还要脱胎换骨。在艺术上我一直在不断地否定自己,学生们也说,今天韩老师得意的作品到了明天没准儿就什么也不是了,前一个小时还觉得不错,下一个小时就很不以为然,我多年来的积淀还没达到最大发挥。

    记者:那像您经典的绘画,比如熊猫、猴子呢?也不满意吗?

    韩美林:那都是哄小孩子玩儿的,也不很满意。(笑)

    记者:您的人生比较坎坷,情感路程也是如此,经过几次婚姻之后才找到了如今的爱人,爱情对您的创作影响有多大?

    韩美林:其实夫妻两个就是红花与绿叶的关系,我现在的妻子对我的照顾客观上推动了我的前进。比如说前年汗流浃背的那个夏天,我一口气画了那179幅画,你说有没有爱情的动力?没有一个好的家庭会毁掉一个人的艺术前程,夫妻关系好,生活是有情趣的,比如她在外地忙得连上楼都困难了,我托一个朋友帮忙买了99朵玫瑰花悄悄放在她的床上,她一下就不累了。有幸福的家庭才会有成功的事业。

    记者:晚年会有什么打算?

    韩美林:有一天我要离开这个世界了,也只有三个打算:第一是把东西都献给国家,第二是手头的钱都送给穷孩子苦孩子们,第三,就是临死时要讲三个笑话。(完) (人民网)


新华网山东频道      责任编辑  吕放      来源:综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