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简介:

    陈锐霆将军1906年出生在山东省即墨市,1937年秘密加入中国共产党,抗战时期,转战冀、鲁、赣、鄂等地,抗击日寇,屡建战功。1941年率部起义,为反内战作出了特殊贡献。解放战争时期,率部参加了宿北、鲁南、孟良崮、豫东、济南、淮海、渡江、上海等十余次战役,战功卓著。全国解放后,陈老将军历任华东军区炮兵司令员兼南京炮校校长,军委炮兵参谋长、副司令员,第五机械工业部副部长,军委炮兵顾问等职。1955年被授予少将军衔。

      人物近况:

    总参为百岁老将军陈锐霆贺寿

    窗外的松柏青翠欲滴,房内的鲜花争相吐艳。2005年11月11日,原军委炮兵顾问陈锐霆将军迎来了他的第100个生日。在共和国的开国将军中,陈锐霆将军是迄今为止健在的两位百岁将军中的一个。

    陈锐霆将军1906年出生在山东省即墨市,1937年秘密加入中国共产党,抗战时期,转战冀、鲁、赣、鄂等地,抗击日寇,屡建战功。1941年率部起义,为反内战作出了特殊贡献。解放战争时期,率部参加了宿北、鲁南、孟良崮、豫东、济南、淮海、渡江、上海等十余次战役,战功卓著。全国解放后,陈老将军历任华东军区炮兵司令员兼南京炮校校长,军委炮兵参谋长、副司令员,第五机械工业部副部长,军委炮兵顾问等职。1955年被授予少将军衔。

    2005年11月11日上午,副总参谋长许其亮专程来到陈老将军家里,代表总参党委、梁光烈总参谋长和其他领导及全体官兵,向陈老将军表示诚挚的祝贺和亲切的慰问。 (谭亚龙、黄创新 《解放军报》)


 

      人物历程:

    炮兵将军陈锐霆

(一)

    陈锐霆,字祥麟,1906年出生于即墨鳌山卫镇盘龙庄村的一个贫苦农民家庭。祖辈兄弟三人,一个因生活所迫下了“关东”,不知所终;他祖父去关东当矿工因塌方砸断了腿,带着残疾回了老家;另一个则到本县西北乡当长工,一辈子连老婆也未娶上。父辈只有其父亲一人。1914年,日本军队由崂山登陆,驻扎即墨各地,准备攻打德军驻守的青岛。当时陈锐霆和村里的小伙伴们常去东山放牛,拾粪拣柴。这一天,有一个小伙伴说山东头来了日本兵,陈锐霆便和五六个小伙伴跑到山顶上去望日本大炮。就在这时,日本军队向他们开了炮,炮弹大都落在山前,有一颗炮弹直落在山顶上,在离他们不远处爆炸,差点伤着他们。陈锐霆当时很气愤,心想:中国人为什么要受日本人欺负,有一天我们也有自己的大炮那该多好。不几天,日军占领了鳌山卫一带,还建起了补给站。

    10岁那年,陈锐霆在村里读小学,当时正是新学和旧学交替的年代,他们读的是私塾,读“四书”“五经”,只读不讲。陈锐霆在这里读了四年后,便转到鳌山卫第七高等小学读书。当时所以能有条件读书,主要是其三祖父当长工挣了点钱回来,两个家合在一起,日子稍好一点。第七高等小学校长姓衣,是济南优等师范毕业生,很有学问,也很有见识,陈锐霆在这里受到了较良好的教育。升入高小时,正逢“五四运动”爆发,陈锐霆和同学们一起去鳌山卫大集宣传抵制日货。那时候鳌山卫有座孔庙,每逢农历二月和八月,都举行祭孔典礼,乡绅和学究们于庙前设祭。一次陈锐霆和几个同学商议抢了他们的供品。学校中有一个地理教员品质恶劣,同学们都憎恶他,陈锐霆借故打了他。由于连续犯了两次错误,按规定要开除学籍,但因为他的学习成绩是优等,和同学们的关系又很好,所以有许多老师和同学为他讲情,最后学校只给了他一个留校察看的处分。

    1925年,家中给凑了点路费让他去济南考第一师范。那时中国正陷于军阀混战,直奉战争、直皖战争接连爆发,张宗昌出任山东总督。第一师范有个农村班,三年制,陈锐霆考取了第四名,编入农村讲习科三班。在这里除了学习文化课外,还学习农艺课。由于第一次国共合作的建立,学校里共产党员和国民党员都有,陈锐霆是校篮球队队员,常参加篮球比赛,认识的人比较多。有一次张宗昌的母亲作寿,请了济南的各界名人,陈锐霆作为优秀运动员代表也去了,他平生第一次吃了一顿西餐,还看了著名京剧演员李万春演的戏。陈锐霆在济南上学期间,虽然参加了一些社会活动,但他的主要爱好是体育,体育花费了他的大部分精力和时间。

(二)

    1927年济师毕业后,陈锐霆回到了家乡。先是去沧州第一小学当教员,校长姓张,是陈的老乡。对陈锐霆也挺关怀照顾,月薪35元大洋,工作条件很好,陈锐霆的母亲也很满意。但就在这年的6月1日,日本为维护其在山东的利益,借口保护侨民,悍然出兵青岛,杀害无辜百姓,陈锐霆对此甚为愤慨,决心辞去教员职务,投笔从戎,抵御外辱。

    当时北伐的国民革命军很有威望,陈锐霆便去了上海,想托关系参加国民革命军,可是没有实现愿望,他们便又去了天津。鳌山卫有个人叫戴显斌,比较开明,也有文化,他的儿子戴炳南是陈锐霆的小学同学。其时,戴显斌任阎锡山部的副官长,当时正在保定,陈锐霆便去保定找到了他。戴显斌让陈先到晋军当个军需,月薪70元晋票。然而,陈锐霆没有同意,因为在保定大街上,陈锐霆曾看到商震部的教导队步伐整齐,威武雄壮,于是便向戴显斌提出要去商震部当学兵。恰好商震办了个河北军事政治学校,校址在北京,经戴显斌介绍,陈锐霆到该校当学兵。第二年,孙中山的奉安大典在北京举行,由于陈锐霆身材魁梧,英姿飒爽,被选去当“护卫”,很见了些世面。由于商震是地方派势力,阎锡山对他很不放心,借机把他的军权撤了,河北军事政治学校也迁至太原,同阎锡山办的军官学校合并。1930年夏季,陈锐霆毕业后,正值蒋介石、冯玉祥、阎锡山中原大战,陈锐霆被分配到阎锡山部的炮兵28团战时补充大队任中尉队附(相当于副连长)。中原大战结束后,阎锡山下野,部队被改编,陈锐霆编入商震的三十二军,任特务团炮兵大队连长。1931年“九·一八”事变爆发,部队上街游行,要求抗日,却遭到蒋介石国民政府的压制,不准抵抗。1935年,陈锐霆以连长职务进入国民党军队办的炮兵专门学校,接受德国炮兵顾问的教授。在这里他结识了一些东北军和西北军的军官,了解了一些红军的情况,对东北失守和蒋介石“攘外必先安内”政策的反动实质也有了更深刻的理解。这年暑假他到了天津,找到了老同学王兴钢,他是中共党员,公开职务是国民党第三十二军军部秘书,实际是中共在三十二军的负责人。王兴钢向陈锐霆讲述了一些革命的道理,同时送给他一些进步书刊,使陈锐霆第一次接触了马列主义思想和共产党的主张。炮校毕业后陈锐霆仍回部队当连长,他联络河北军政学校的同学成立了一个同学会,作为王兴钢的外围组织,进行秘密活动。这期间,陈锐霆对中国共产党有了更进一步的了解,于是便正式提出了入党要求,1937年3月党组织正式批准其为中共党员。

(三)

    抗日战争爆发后,陈锐霆任国民党三十二军炮兵团三营营长,在河北喜峰口,日军利用坦克开路疯狂向中国军队进攻,危急时刻,陈的炮兵营阻止了日军的攻击。但由于国民党军队的通讯、侦察水平都很低,步炮兵配合也很差,炮兵的威力也很难发挥。部队在石家庄同日军打了一仗后,即退至河南。徐州会战时,三十二军一个旅和陈锐霆的炮兵营奉命死守荷泽城。炮兵阵地是日军炮击的主要目标,陈锐霆亲临阵地指挥战斗,结果被两块炮弹皮击中,却没有负伤。1938年5月14日,日军突破荷泽城北门,部队败退,大炮全部丢失。部队去豫西整训时,陈锐霆调一四二师炮兵独立营任中校营长。后来部队辗转到江西,在赣北打了两仗后,驻军南昌。在这里,陈锐霆和王兴钢同党取得了联系,先后两次向中共中央中南局的黄道同志汇报情况。南昌失守后,部队去江苏一带活动,一四二师被编入李仙洲的九十二军,陈锐霆被派去游击干部训练班接受了3个月的培训,结业后,担任步兵团团长。1939年夏季,部队驻防豫西,这时王兴钢和商震部驻湖南桃园,陈锐霆以看望老上级为由,去桃园同王兴钢接头,与党取得了联系。国民党五届六中全会后,国民党反动派掀起了第一次反共高潮,发动了向陕甘宁边区的进攻,陈锐霆即产生了把部队拉到新四军方面的想法,但为了维护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未获得上级批准。1939年12月部队开展冬季攻势,目标是收复武汉,陈锐霆指挥步兵团参加了战斗,打得很好,随后调四二五团当团长。1940年,九十二军入鲁,陈锐霆团进驻阜阳。这时,陈锐霆在济南第一师范的一个同学屠凤林来该团任政治指导员。两人相见后,陈锐霆觉得屠比较可靠,即派他去和新四军取得联系,结果未找到新四军。后来通过西安办事处和党中央取得了联系,叶帅指示要陈锐霆设法直接和新四军彭雪枫同志联系。皖南事变后,国民党顽固派的反共面貌进一步暴露,1941年春节,日本侵略军要合击周口店,调动徐州驻军占领涡阳、临泉,党中央指示新四军彭雪枫部紧随敌后,以牵制日军。日军为消除后患,占领临泉后,即回师对付彭部。这时蒋介石指示要部队截击新四军。陈团是先头部队,正好和新四军的十旅刘真部相遇,陈锐霆接到上司指示要立即率该团向新四军发起攻击。为了使新四军避免遭受损失,陈锐霆便故意制造借口,拖延时间,使刘真部得以顺利通过。在这生死存亡的紧急关头,陈锐霆再次决定率部起义,他第二次派屠凤林去找新四军联系,终于在皖南和新四军接上了关系。随后,彭雪枫派侦察科长罗会通和陈联系,经上级批准起义。1941年4月19 日凌晨,陈锐霆率四二五团两个营 、一个步兵连、一个骑兵大队,共1000余人,宣布起义东进。他们穿过津浦路,越过白马湖,昼夜兼程,向彭雪枫部靠拢。沿途消灭了土顽牛锡九部,击溃了国民党游而不击的十四支队。4月23日,张爱萍在新四军九旅驻地给四二五团讲了话,宣布该团番号是“新四军独立旅”,任命陈锐霆为旅长,屠凤林为政治部主任。当独立旅移驻洪湖畔城苇集一带整训时,生活非常艰苦,少数反动军官便利用官兵受不了艰苦生活和正统观念严重的心理,秘密组织了“突击队”,采取暗杀手段,杀害了新四军派往该旅的干部,于1941年5月1日凌晨,在安徽省的泗县崔庄发动了兵变,首先残酷地杀害了二营营长王国纯,继而杀害了政治部主任屠凤林和一个副团长。旅长陈锐霆被刺了数刀,身负重伤倒在血泊中,幸经抢救脱险。这次兵变共牺牲了11人,队伍大部分被带走,仅剩下10几人。

(四)

    事件发生后,中共中央发来电报对陈锐霆进行慰问,并安排其到洪泽湖根据地疗伤休养。半年后,陈锐霆伤愈归队,回到新四军任军部参谋处处长。陈毅同志对他说:“现在咱没有炮,但是以后我们会有炮的,千万不要忘了炮。”陈锐霆牢记陈老总的这句话,在以后的岁月里,始终没有离开过大炮。从1943年到抗战胜利,陈锐霆先后任新四军抗日军政大学四分校副校长、新四军司令部参谋处长兼联络处处长等职,转战大江南北,打击日寇。

    1946年1月,新四军移驻山东,陈锐霆任新四军暨山东军区司令部参谋处长。随着解放战争的节节胜利,中国人民解放军终于有了自己的大炮,1947年3月,华东野战军在山东沂南县组建特种兵纵队,陈锐霆任纵队司令员。纵队辖炮兵、骑兵、工兵、战车等兵种。陈锐霆指挥特种兵纵队在解放战争中屡建战功。1947年5月,在孟良崮战役中,炮兵发挥了巨大的作用,为歼灭国民党军整编七十二师立下了战功。随后,特纵协同华东野战军其他纵队参加了南麻、临朐、沙土集等战役,然后转战豫东,在开封战役中炮兵连续摧毁敌防御工事,掩护步兵进攻,发挥了巨大威力。战斗结束后,陈锐霆被派去西柏坡向党中央和毛泽东主席汇报了豫东战况以及准备攻打济南的初定方案。在济南战役中,陈锐霆指挥炮兵仅三炮即将国民党军队设在千佛山的指挥部摧毁。特纵在战斗过程中也不断壮大自己,到1948年淮海战役时,特纵已下属6个炮团。此后,陈锐霆率领特纵参加了渡江战役和解放南京、上海等战役,为解放全中国而英勇战斗。

    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华东军区特纵一分为三,分别组建炮兵、装甲兵和工兵部队,陈锐霆任炮兵司令。1952年调任中国人民解放军炮兵参谋长,曾去朝鲜参加抗美援朝战争。1955年被授予少将军衔,1959年调任中国人民解放军炮兵副司令员,负责领导二炮工作。1965年调任第五机械工业部副部长,1975年回中央军委任炮兵顾问。陈锐霆同志系全国政协第五、六届常委。(孙鹏  注:本文系作者根据1992年对陈锐霆将军的采访记录整理)


新华网山东频道      责任编辑  吕放      来源:综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