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简介:

    洪振海,又名洪衍行,1910年生,山东滕县人。自幼随父亲在枣庄路矿谋生,因生活所迫经常与火车打交道,练就了飞登火车的本领,人称“飞毛腿”。抗日战争时期,洪振海在党的领导下,发动枣庄路矿工人组建了一支活跃在山东鲁南的枣庄、临城和微山湖一带,威名远扬的人民抗日武装━━鲁南铁道大队
即铁道游击队,他是第一任大队长。

    1938年3月18日,枣庄被日军占领。洪振海和王志胜、刘景松一齐奔向峄县人民抗日武装驻地墓山,正式参加了共产党领导的苏鲁人民抗日义勇总队。他抗日决心大,作战勇敢,很快就被提升为班长、排长,成为这支人民抗日武装的基层骨干。同年10月,受总队长张光中的派遣,与王志胜一起潜回枣庄火车站西侧的陈庄,建立了枣庄抗日情报站,任站长,为部队搜集情报。同年11月,按照上级“迅速建立抗日武装”的指示,他发动路矿工人建立了一支数十人的秘密抗日武装━━枣庄铁道队。这支精悍的队伍在抗日战争最艰苦的烽火岁月里不断发展壮大,到1940年上半年,枣庄铁道队已发展为上百人的抗日游击队,经上级批准,改名为八路军鲁南铁道大队,洪振海任大队长,同时上级派来政委加强领导。

    在洪振海等领导下,鲁南铁道大队采用灵活机动的战术,活跃在千里铁道线上,他们扒铁轨、炸桥梁,撞火车、截物资,杀鬼子、惩汉奸,护群众、保家乡,像一把锋利的钢刀,插进敌人的动脉血管和胸膛。长篇小说《铁道游击队》,就是以鲁南铁道大队的英雄事迹为素材创作的,小说中的刘洪大队长,就是以洪振海和他的继任者刘金山为原型塑造的。

    1941年12月的一个风雪之夜,数百名日伪军对鲁南铁道大队进行偷袭,洪振海率部与敌人激战,不幸中弹,壮烈牺牲。此时,中共鲁南铁道大队党支部已通过了洪振海的入党申请。洪振海牺牲后,鲁南军区政治部追认洪振海为中国共产党正式党员。(来源:新华网)


 

      历史回顾:

    寻访:铁道游击队——“小武装”书写抗战传奇 

    8年抗战中,铁道游击队——一支活跃在敌人心脏地带的小型抗日武装,机智勇敢打击日本侵略者,书写出无数个传奇。60余年过去,铁道游击队的老英雄们大多相继过世,但他们的传奇经历至今仍“活”在无数人的心中。

    夜袭:一柄插入敌人心脏的尖刀

    山东枣庄是铁道游击队的故乡。1938年,铁道游击队就诞生在枣庄火车站西边的小陈庄。这支武装是一柄插向敌人心脏的尖刀。

    85岁的张静波老人曾担任铁道游击队指导员。他介绍说,铁道游击队的前身是枣庄情报站,其成员最初只有洪振海和王志胜两人。洪振海以经营煤炭为掩护,王志胜则进入日本人开办的洋行做搬运工。操办洋行的3名日本人表面上是掌柜,其实质是残害老百姓的特务。

    1939年8月的一个晚上,洪振海、王志胜等3人摸进洋行,将正在熟睡的3个日本特务全部击中,造成两死一伤。至今,在当年国际洋行的后墙上,人们依然可以清楚地看到当晚洪振海等人为进入洋行打洞的痕迹。

    高峰期间,铁道游击队曾发展到200余人。铁道游击队力量的不断壮大让日军伤透了脑筋。1941年夏天,日军专程从济南搬来特务头子高岗,企图一举消灭铁道游击队。高岗是个中国通,他通过搞封建迷信、拜把兄弟等手段笼络人心,渐渐掌握了铁道游击队的行踪,对铁道游击队造成了巨大的威胁,不少帮助铁道游击队的老百姓也因此惨遭毒手。

    1941年7月的一个晚上,铁道游击队11名队员分成三组,一组化装成铁路工人袭击高岗;一组化装成伪军,负责堵住日军营房大门,延缓日军增援;另一组6人则负责撤离接应和搬运战利品。据铁道游击队第二任大队长刘金山介绍,这次袭击干净利落,前后用了不到10分钟时间,除干掉高岗和其警卫石川外,还缴获步枪30余支、机枪2挺、手枪3支和子弹数千发,铁道游击队员则无一伤亡。这次袭击不仅打击了日伪的气焰,而且也为铁道游击队继续游击作战营造了更好的群众环境。

    截车:人民军队的“流动”给养站

    铁道游击队因长期活跃在津浦铁路沿线而得名,也因为有了铁路的便利,才有了游击队员们截火车、炸铁轨的传奇经历。在抗战困难时期,截火车得来的武器弹药、布匹服装成为抗日武装给养的有效补充。

    据铁道游击队副大队长王志胜介绍,1940年7月,鲁南军区来函,要求铁道游击队提供一部分资金以解决部队的困难。铁道游击队除将开炭场结余的8000元钱大部分上缴外,还决定截一次日军的票车。

    按照计划,铁道游击队挑选了12名队员作为先遣队员,事先潜入火车上侦察情况。王志胜则带领20名短枪队员在预定地点埋伏。洪振海和曹德清负责掌握火车头。列车到达预定地点后突然刹车,埋伏队员立即爬上火车,与早已上车的队员互相配合,将车上日军全部击毙。这次截车共得到8万元钱,并缴获长短枪和机枪15支。除3支短枪留下外,其余全部上缴鲁南军区。

    1941年11月,正值严冬,鲁南军区被服厂遭日军严重破坏,部队穿衣成为大问题。时隔不久,铁道游击队侦察得知日军有1车布匹南运。但列车到站时间在白天,不便动手。后经与沙沟站副站长张允骥沟通,张允骥事先到滕县站将列车弄坏,直到晚上10点多才修好。当列车在深夜到达预定地点后,张允骥跃到列车顶上,准时拔掉了风管和插销,使两节运布的车厢停在了微山湖畔。

    铁道游击队负责卸布,接应的微湖支队则准备了上百条船负责运输。此次截车共缴获洋布1200多匹,日军军服800余套,解决了部队度冬的燃眉之急。

    值得一提的是,这批截获的日军军服还为铁道游击队突破敌人重围发挥了重要作用。1942年6月,日伪军3000余人包围微山岛。此时微山湖区包括铁道游击队、运河支队、微湖大队等队伍约2000人。敌众我寡,并对我形成合围之势。战斗在夜里11点打响,一直坚持到第二天中午,我方已牺牲百余人,突围势在必行。于是,岛上队员穿起早已准备好的日军服装,化装成日军,然后由反战同盟的日本人小山口、田村伸树与日军用旗语联系妥当后,安全突围。

    建设:一条秘密的战略交通道

    袭洋行、截火车、炸桥梁……在许多人眼里,铁道游击队是一支以破坏敌人运输线而闻名的队伍。实际上,铁道游击队还是一支善于建设的队伍。这不仅表现在铁道游击队为活动需要广泛发动群众乃至争取伪军支持的努力上,更表现在他们为抗战大局而建设的秘密交通线上。

    据枣庄市委党史研究室干部陈玉中介绍,1941年皖南事变以前,共产党华东根据地与延安方面的交通主要是经徐州走陇海线。皖南事变后,原来驻守这一路段的新四军第4师彭雪枫部主力转移,这条交通线逐渐为日伪所控制。于是,重新开辟一条连接华东根据地和山东根据地的交通线成为燃眉之急。按照部署,铁道游击队和运河支队承担起了构建秘密交通线的任务。

    时任铁道游击队大队长的刘金山回忆说,当时日伪在津浦沿线严密控防,重要据点设有由伪军把守的碉堡,碉堡以外的路段则挖有很深的封锁沟,并派有日军日夜巡逻。铁道游击队经过严密分析后,把跨越津浦线的突破口选在了最“危险”的地方--碉堡。通过一段时间的渗透,加上“飞虎队”杀高岗、截火车的威名,驻守碉堡的伪军基本上对交通线不闻不问。跨越津浦线后,铁道游击队经过自己控制的村庄,然后把过路干部交给微山湖上的运河支队,然后由运河支队送往由我军控制的湖西根据地。

    在这条秘密交通线上,铁道游击队先后护送刘少奇、罗荣桓、肖华、陈毅等各级党政军领导数十次,千余人成功地从这里跨越敌人严密封锁的津浦铁路,直至抗战胜利。陈毅同志曾有诗为证:横越江淮七百里,微山湖色慰征途。鲁南峰影嵯峨甚,残月扁舟入画图。(来源:新华网山东频道 记者 邓卫华)(完)


制作:新华网山东频道      责任编辑  吕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