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介绍:

    宋哲元(1885年——1940年),字明轩,山东乐陵县人。1908年,二十三岁的宋哲元开始长达三十三年的戎马生涯。1925年至1933年先后任热河省都统,西路、北路军总司令,陕西省政府主席,察哈尔省政府主席。

    1933年春,日本侵略者在占领东三省后,向关内进犯,山海关保卫战揭开了“长城抗战”的序幕。宋哲元奉命率国民革命军第二十九军在喜峰口、罗文峪一带抗击日军。由于二十九军的武器装备极为简陋,宋将军命人为每个士兵打造一把锋利的大刀,并配教练进行指导操练,使不少士兵练就一手高超的大刀术。3月9日晚,五百名大刀队员夜袭敌营,抡起大刀向睡梦中的鬼子头上砍去。十一日夜,大刀队再次出击。共砍死砍伤日军三千多人,烧毁了日军二百多辆汽车上的弹药和粮食。此役打破了日军不可战胜的神话,提高了为生存而奋斗的民族自信心,从此,“大刀向鬼子们的头上砍去”这一威武雄壮的歌声唱遍中华大江南北。

    1935年后,宋哲元曾任平津卫戍司令兼北平市长、冀察政务委员会委员长。1937年7月7日晚,日军在卢沟桥借口士兵“失踪”,要求进入宛平城,被驻扎在此的二十九军拒绝后,日军将炮口对准了宛平城和卢沟桥,沉重的炮声震撼着平津大地。宋哲元下令“坚决抗击日寇”,二十九军将士同仇敌忾,打退日军一次又一次的进攻,用鲜血谱写了中国抗日战争史上灿烂的第一页。

    “卢沟桥事变”后,宋哲元发誓:“宁为战死鬼,不作亡国奴”。后来,毛泽东在给宋哲元的信中曾赞扬“先生情殷抗日,曷胜仰佩,曩者日寇入关,先生奋力边陲,慨然御侮,义声所播,中外同钦”。

    1938年春,任一战区副司令,病发后辞职休养,1940年4月5日病逝于四川绵阳。国民党政府追授其为一级上将。朱德和彭德怀赠挽联一幅:“一战一和,当年变生瞬间,能大自于天下;再接再厉,后起大有人在,可元忧乎九泉”。 (来源:新华网、中国新闻网)


 

      人物事迹:

    宋哲元血战喜峰口


1934年冬,宋哲元带领二十九军血战喜峰口,二十九军以简陋武器,歼敌五千人。

    日本帝国主义自发动九·一八事变、侵占我国东三省之后,本着蚕食中国以至最后独占中国的既定方针,加紧作侵略华北的准备。1932年日本帝国主义在制造伪满洲国的同时,即大造“热河为满洲国土”、“长城为满洲国界”的舆论,并集中优势兵力在东三省境内疯狂镇压抗日义勇军,以解除它侵热的后顾之忧。
    
    1933年元旦,日军故意在榆关制造事端,随即炮击临榆县城。我国驻临榆的东北军第九旅何柱国部官兵忍无可忍,奋起还击,揭开了长城抗战的序幕。国民党政府惟恐事态扩大,不肯支援,3日,榆关失陷,城内商号、民房毁于日军炮火者500户以上,民众死伤千余人。日军占榆关后,于10日占九门口,接着向锦州、通辽、绥中等处集结兵力,准备三路进攻热河。


在前线指挥作战的宋哲元



    面对日军的侵略,中华苏维埃临时中央政府和工农红军革命军事委员会于1月17日发表宣言,提出在立即停止进攻苏区、保障人民的民主权利和立即武装民众的三个条件下与国内任何军队订立抗日的作战协定。平津沪等大城市的工人、学生、商人,各地民众团体、爱国将领纷纷通电要求抗日,就连一些参加“剿共”的国民党军将领也不断请缨。但国民党政府仍幻想国联的所谓对日制裁,而不作认真抵抗的准备。日军便于2月下旬以第六、第八两师团向热河进犯,守军万福麟等部纷纷溃退。日军所到之处,奸淫、烧杀、抢掠,无所不为。3月3日,热河省主席兼第五军团总指挥汤玉麟闻平泉失陷,即率部弃省会承德西逃丰宁。4日午时,日军先头部队128名不费一弹即占领承德。

    热河旬日之间为日军侵占,全国人民极为悲愤。蒋介石在全国同声谴责下,竟将丢失热河的责任转嫁北平军分会代委员长张学良身上,迫张引咎辞职,由军政部部长何应钦取而代之。为给何应钦的嫡系部队及应付群众的舆论,调了中央军第二师(师长黄杰)、二十五师(师长关麟征)和八十三师(师长刘戡)三个师北上,统由第十七军军长徐庭瑶指挥。


军长宋哲元在前线召集军官训话



    日军占承德后,随即分兵攻击长城各口。3月4日,日服部旅团从凌源出发占冷口。6日,为晋军三十二军黄光华师夺回。9日,服部、铃木两旅团联合先遣队进犯喜峰口,占领北侧长城线山头。驻遵化西北军二十九军宋哲元部一○九旅旅长赵登禹派王长海团急往救援。官兵们抱国耻奇痛,组大刀队500名于晚间潜登日军所占山头,出其不意地将山头日军砍毙。大刀队亦多数壮烈牺牲。次日,日主力部队抵达,下令三日内攻下长城各口。其步兵在飞机、大炮掩护下向喜峰口、古北口等处全线猛攻。时二十九军主力部队亦相继抵达。赵登禹率部伏处各峰峦幽僻处,待敌炮火暂戢,敌兵临近时,蜂拥而出,用大刀砍杀。赵负伤,仍督战,士兵更英勇,给敌以重创。同日,中央军关麟征部开抵古北口,官兵们激于爱国热情,与东北军王以哲部共同抵御日军第十六旅团的进攻。11日晚,赵旅与佟泽光旅分两翼绕敌后,占领日炮兵阵地,毁其大炮18门,烧其辎重粮秣。经过几天战斗,古北口方面国民党中央军三个师轮番上阵,遭受重大伤亡,12日退守南天门阵地。而喜峰口方面,日军虽多次进攻,终未得逞,14日后撤至半壁山。其后,日军在罗文峪、冷口分别发动过几次进攻,均遭守军抵御而未达目的。(人民网)


 

      人物传奇:

    宋哲元与大刀片


喜峰口第二十九军大刀队准备肉搏

上世纪的30年代,平津一带盛传一首歌谣:“手心手背,狼心狗肺,小日本最怕大刀队。”这是指宋哲元和他的士兵个个身后背着的一把大刀片。

大刀片在卢沟铁桥发威之前,在1932年长城抗战中已经战果辉煌了。宋哲元指挥所部驰援将被攻破的喜峰口,夜袭敌营,砍死鬼子兵上千人,还毁了坦克和大炮,使日本朝野大惊。媒体评说“自明治大帝维新造兵以来,从未有过之奇耻大辱”。日寇并不服输,又派另一支队伍向罗文峪攻来。激战一日未能前进一步,始知又遇上“中国之劲旅”29军。急忙于夕阳残照时撤兵,连退数座山头这才安营,可以躲过夜袭了。但


“大刀片向鬼子头上砍去”

具有西北军苦战传统的29军就也连越几座山头,再次唱响“大刀片向鬼子头上砍去”之歌。不同的是鬼子兵也长了鬼聪明,个个都在脖子上加了铁套,因此断头的不多,被砍掉半边嘴巴的不少。再次大捷。

真是两次大捷吗?从日寇发动“九·一八”事变以来还不曾有过呢。蓝眼珠的记者信不过,以中国通自居的司徒雷登也信不过。宋哲元就请他们到军部参观。院落里摆满了日军的联队番号,带血的军衣、军官的指挥刀,还有鬼子兵藏在身上的护身符和家属照。这也是造假造得来的?宋哲元还赠送他们每人一把砍钝的大刀片。

蓝眼珠的人不怀疑了,但还是提出了疑问,为什么你们凭这样原始武器就敢硬拼?宋哲元并不回答,只是扫了身边的旅长一眼。旅长高声回答:“我们早就做了抗战的准备,我们还有个誓言:‘宁为战死鬼,不作亡国奴’。”(周骥良 来源:《今晚报》)



制作:新华网山东频道      责任编辑 吕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