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动态:

    青年歌手大奖赛评委徐沛东坦言:和余秋雨搭档很舒服

    这次的题目更好看

    这一届青年歌手大奖赛的题目总体上和以往是类似的,大部分是基础知识,但有一些题目也是很有难度的。据我了解,这届选手在综合素质的准备上是下了功夫的,特别是部队选手,他们组织了系统的培训。其实我们的综合素质题目一部分是出给选手的,一部分是出给观众的,这一届还增加了趣味题,使比赛更加轻松、更活泼、更好看。

    我和余秋雨搭档很舒服

    作为综合素质评委,我属于出拳比较快的人,喜欢直指问题关键,以最简洁的语言告诉选手最本质的东西。而余老师则喜欢打太极,从不同侧面阐述同一主题,所以我们两个正好互补,合作起来很舒服。

    最喜欢做综合素质评委

    我担任过很多次大赛评委、第二现场点评嘉宾,这次又做起了综合素质评委。这三个角色我都很喜欢,总的感觉是综合素质评委最累,点评嘉宾很松弛,而评委对我来说则是轻车熟路。我自己最喜欢的还是综合素质评委,因为它最有趣儿。

      徐沛东简介:

    徐沛东,1954年生,祖籍山东,中国电影作曲家。

    1970年入福州军区歌舞团工作,1978年考入中央音乐学院作曲系,1985年到中国歌剧舞剧院工作。

    徐沛东在乐坛声誉鹊起是缘于八十年代后期“西北风”的风靡全国。徐沛东相继创作出《大森林的早晨》、《我热恋的故乡》、《十五的月亮十六圆》等具有浓郁西北风格的歌曲,粗犷豪放的歌声已经传遍大江南北。

    1988年徐沛东为影片《摇滚青年》谱曲,该片的风格有点近似于音乐歌舞片,讲述的是一个摇滚歌手的故事,毋庸置疑音乐在该片的创作过程中占有很大比重,甚至可以说音乐的成败直接关系到整部影片的成败。徐沛东经过反复揣摩研究,为影片设计了一整套歌曲及主题音乐,当男主人公龙翔随着音乐载歌载舞时,观众们已经热血沸腾,该片的音乐在许多关键之处发挥了极其重要的作用,音乐直接塑造了龙翔热情直率,执拗倔强的性格,影片上映后获得广大观众特别是青少年观众的交口称赞,被认为是八十年代最优秀的歌舞片。

    徐沛东曾为数十部数百集电视剧谱曲,其中著名的如《篱笆·女人·狗》片中的几首主题歌及插曲《篱笆墙的影子》、《苦乐年华》、《苦篱笆》、《三道关》等随着全剧的播出而走入百姓之家,大街小巷一度被徐沛东的歌曲主宰,这些歌曲直至今天都是中国流行音乐的经典曲目。

    1990年北京第十一届亚运会前夕,徐沛东创作了歌曲《亚洲雄风》,虽然最后在竞选亚运会主题曲活动中意外失败,但几乎所有的听众都把《亚洲雄风》当成亚运会主题曲争相传唱,激昂高亢的旋律显示了中华民族的强大富足和同亚洲各国的深厚友情,在国内及整个亚洲产生深远影响。

    徐沛东多才多艺,除作曲以外他还涉入了演唱的行列,如他担任电视连续剧《趟过男人河的女人》的主题歌演唱,铿锵有力,幽默风趣的歌声获得了观众的好评。

    徐沛东主要侧重于流行歌曲及电视剧音乐的创作,电影作品虽然不多,但在电影界具有一定影响。

      音乐之声:

    徐沛东:别让获奖作品再进库房

    著名作曲家徐沛东曾说过,他在发言时最不习惯照稿子念,念完稿子就不知道自己还要说些什幺,他喜欢即兴发言,并总结为长期搞音乐创作的缘故。因为要参加第四届中国音乐金钟奖的评审工作和出席各种活动,徐沛东这几天来忙得团团转。不过记者还是见缝插针,和他约定时间,围绕音乐创作的一些问题进行采访。

    金奖空缺说明薄弱

    针对金钟奖作品类金奖为何连续2年出现空缺的问题,徐沛东说:空缺,说明薄弱,如果很繁荣的话,就不应该空缺。还有关注的人太少,这几年器乐创作,比十几年前差很多,所以我们要帮助呼吁,社会不仅需要美丽的歌声,还需要器乐。现在所流行的都是以前音乐家留给我们的。我们这一代音乐家做什么?过去没有很多的港台音乐进入,现在音乐太多了,可选择的也太多了。但是忽略一个东西,就是本民族的文化会丧失。说大家都会说,但是怎么来做?谁来做?这是个问题。作曲家在做初稿的时候,他得到的回报很少,如果说一首好的乐曲,甚至是跨世纪的乐曲,如果他能得到丰厚的利益,就可以作为一种激励机制。现在器乐创作面临的窘境是,写出了一个曲子,需要请一个名家来演奏。如果不是名家,在创作技巧,还有形态都受到制约,但如果请名家就要多花钱,这不是可取的路。

    谈到器乐方面的作曲家在创作上的问题时,徐沛东说,他们一方面想接触新东西、发展新东西,同时,又得不到很好的交流。他们是比较封闭的,只是在想,能不能得到社会的检验、认可,自己心里也没有把握。同时器乐创作是比较难的,我到现在都不敢碰,他必须要和演奏家相配合,或者他本身就是演奏家。

    要抓纯交响乐的抗战

    徐沛东提起交响乐创作时显得格外激动:我们要抓纯交响乐的抗战。交响乐创作也搞过比赛,获奖作品为什么没有推广开来,原来比赛之后,这个作品就进了库房。我们应该更多地关注大众,关注媒体,关注媒体的受众面。所以这次要求作品一定要通俗一些,把作品搞成专业都听不懂,老百姓怎么听得懂呢?现在交响乐演奏的作品都是古典的优秀作品,很少演奏创作性的。象国内的都是老三篇,象《梁祝》、《红旗颂》。那个年代是比较封闭的,尤其是文革之后,是不允许演奏国外作品的。那时我们的交响乐都奏样板戏,比如《沙家浜》。但是这是一种创作,你不能作这个,就忽略那个。如果通过与外来的文化交融、吸收来毁灭自己的文化,那么这是很悲惨的现象。

    徐沛东说,如果说创作的交响乐在市场上卖出票那是破天荒了,我们需要社会的支柱。要呼吁你来听听吧。这是现状。所以我想呼吁媒体,媒体是国家控制的,媒体是公益性的,通过媒体的不断传播,使作者有一些信念,有一些探讨,我的作品立起来了,我的声音有了。

    创作西北风很自豪

    徐沛东对音乐创作的现状发表了看法:我们不断地和世界在交流,不断地受外界文化的影响。有些影响是时代的发展,是进步的需要。面对各种影响,我们作为文化人,要考虑怎样能保护自己的文化。一方面我们引进来,我们学习他们,相互的交流。另一方面,我们应该更好的发展本民族的文化。否则下一代,就说你们留下什么了?总不能留下的都是以前的东西,或者根本拿不上桌面的东西。当然这里还要说社会的责任心,等你老了那天,你会看,象八十年代刮的西北风,感觉比较幼稚,但是起码壮大了民族的精神,后来若干年的流行音乐创作是与这个分不开的。我创作了西北风,我觉得很自豪,那么现在有什么?我觉得对这种责任心的担忧不是没有道理的。

    评奖是为了推广创作

    徐沛东在回答关于音乐评奖的问题时说,评奖的目的是为了推广,而推广更强于评奖,但是不能为了推广而不评奖。所以对于一些弱势的创作种类,我们不做,谁来做。现在社会的功利色彩很严重,而交响乐也好,交响合唱也好,往往是花费大的力气,获得小的利益。我们不能总在唱高调,说我们都是奉献者。现在的情况是,不少创作作品获奖往往被封存起来,大家都不知道。获奖、评奖是我们的事情,但是推广是全社会的事。一首优秀的音乐作品有可能经过若干年之后,在群众中传唱开来,这是很自然的事情,但这也是我们不愿意看到的。(人民网 记者 赵纲)



制作:新华网山东频道      责任编辑 吕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