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线索:


山东省委书记李建国为山东省2006年度科学技术最高奖获得者李登海(左一)颁奖。

    2006年度山东省科学技术各大奖项揭晓,李登海获得2006年度山东省科学技术最高奖并获100万元奖励。

    杂交玉米之父背景资料

    在当今世界玉米栽培史上,有档案记载的有两个人,一个是美国先锋种子公司的创始人华莱氏,世界春玉米高产纪录的保持者;一个就是李登海,世界夏玉米高产纪录的创始者。 


“南袁北李”(右一为李登海)



    在我国育种领域,也有“南袁北李”之说。“南袁”是指杂交水稻之父袁隆平,“北李”就是指李登海,紧凑型玉米研究的创始者,被称为“杂交玉米之父”。

    据介绍,30多年间,他先后选育玉米高产新品种30多个,6次开创和刷新了我国夏玉米的高产纪录,这些新品种获得了大面积的推广,最多时推广种植面积占到全国玉米总种植面积的1/3。

    2004年2月20日,是中国种业具有特殊意义的一天,在人民大会堂举行的全国科技奖励大会上,李登海研究员主持选育的紧凑型玉米新品种掖单13号荣获国家科技进步一等奖,国家领导人亲自为之颁奖。这是紧凑型玉米推广以来获得的最高等级的科技奖励,也是对李登海30年来玉米育种工作的最大鼓励。

    人物简介:

    李登海,男,1949年9月生,山东莱州市人,初中毕业后回到故土山东莱州市西由镇后邓村,并在1970年参加了西由镇后邓村农科队。1973年,李登海的夏播玉米亩产达到620公斤。同年,李登海跨进了莱阳农学院的大门。1985年4月,李登海创办起一个集科研、生产、推广、经营于一体的我国第一个农业民办科研单位——莱州市玉米研究所。1993年5月,莱州市玉米研究所升格为莱州市农业科学院下设的远征公司,该公司成为后来登海种业的雏形。1998年,登海种业有限公司成立,李登海以实物资产出资320万元,占注册资本的31.14%。后来,登海种业陆续将莱州市24个种子公司和3个市直种子经营单位纳入旗下。

    李登海研究员现任山东登海种业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国家玉米工程技术研究中心(山东)主任、全国人大第八届、第九届常务委员会委员,第九届、第十届全国人大农业与农村委员会委员。他在杂交玉米方面特别是在紧凑型玉米育种和高产栽培方面做出的突出贡献,得到了社会各界的承认和尊重,被种业界誉为“南袁北李”,与“杂交水稻之父”袁隆平齐名。

    人物事迹:

    2005年被业内人士称为“登海年”

    在这一年里,李登海蓄积已久的能量再次爆发,创造出了他人生中的又一个辉煌,让无数人为之动容和敬佩。他不仅带领企业成功登陆资本市场,再次创造世界夏玉米高产纪录,而且又一次获得亚洲大奖。

    2005年4月18日,他亲自创立的山东登海种业股份有限公司,在深圳证券交易所中小板成功上市。一个农民带着一个由农民组成的企业,昂首走进了国内资本市场,这不能不说是一个奇迹。但更为重要的是,这是一家优秀的上市公司,其每股收益和每股净资产2004年和2005年上半年均排在1370多家上市公司的前十位。

    2005年,李登海在自主创新方面又迈出重要的一步。在继紧凑型玉米研究之后,他又一举实现了我国“超级玉米”研究的重大突破。2005年10月17日,李登海以超级玉米新品种“登海超试1号”,事隔十六年后,再次创造出世界夏玉米高产纪录,亩产达到了1402.86公斤。这一科研成果,进一步巩固了李登海在夏玉米育种、栽培方面的世界领先地位。

    2005年11月8日,第二届亚太种子协会上海年会在上海召开。在这次年会上,李登海获得了“中国玉米产业重大贡献奖”,这是1995年8月获亚洲农业研究发展基金会重大奖励之后再次获奖,这是亚洲乃至世界,对李登海为亚洲玉米、世界玉米做出卓越贡献的充分肯定。(来源:新浪)

       人物本色:

    李登海对玉米育种和栽培事业的执着感人至深

    李登海的成功绝非偶然,他对玉米研究到了痴迷的程度,天天都在与时间赛跑。为了延长玉米育种事业的生命周期,一年当两年用,从1977年开始,他每年的夏季都在山东育种,每年的冬季再到海南加代一次,至今已不间断地在海南呆了28个冬天,也在海南度过了28个春节。在远离家乡、远离亲人的天涯海角,为了事业,连续在外度过28个春节,在中国,只有李登海一人能做到!李登海是个感情极为丰富的人,每每说到春节时不能膝下尽孝、妻儿不能团聚,就黯然神伤,但为了中国的玉米事业,他以前是以后依然会冲出亲情的包围、毫不迟疑地奔向海南。只是到了每年的大年三十晚上,李登海才会真情流露。他率领远离家乡的育种人,面向北方,高举酒杯,高唱着《三百六十五里路》,祝福亲人平安幸福、吉祥如意,祝福家乡风调雨顺、五谷丰登。

    现在的李登海已功成名就,但他依然保持着农民的本色和科学家的勤奋。只要是不出席较为隆重的场合,他都是一身工装,一双黄胶鞋,风来雨去,顶着烈日,拱在玉米地里,专心搞育种。每天早上五、六点钟,李登海都会去玉米地里看一看,摸一摸,想一想,然后开始一天的工作。忙碌一天后,晚上十点多钟,打着手电再到玉米地里转一圈,听听玉米说话,听听玉米唱歌。应该说,这是李登海一天里心情最愉快的时候,因为玉米的欢笑,他的心也在欢笑。 (来源:新浪)

 

   人物故事: 

    中国紧凑型玉米之父——李登海

    2004年2月20日,是中国种业具有特殊意义的一天,在人民大会堂举行的全国科技奖励大会上,李登海研究员主持选育的紧凑型玉米新品种掖单13号荣获国家科技进步一等奖,国家领导人亲自为之颁奖。这是紧凑型玉米推广以来获得的最高等级的科技奖励,也是对李登海30年来玉米育种工作的最大鼓励。

    李登海研究员现任山东登海种业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国家玉米工程技术研究中心(山东)主任、全国人大第八届、第九届常务委员会委员,第九届、第十届全国人大农业与农村委员会委员。他在杂交玉米方面特别是在紧凑型玉米育种和高产栽培方面做出的突出贡献,得到了社会各界的承认和尊重,被种业界誉为“南袁北李”,与“杂交水稻之父”袁隆平齐名。

    ·黄土地里抠出来的良种

    风靡世界的绿色革命实质上是种子革命,能够持续不断地推出国内外领先的玉米良种,这是李登海对中国玉米高产发展道路的决定性贡献。

    李登海育成的第一个玉米良种是“掖单2号”,诞生在20世纪70年代末,经验收单产1553.2斤,首创我国夏玉米单产最高纪录。全国推广近20年,至今仍保持每年1000多万亩的种植面积。20世纪80年代后期,李登海又育成了掖单12号、掖单13号等亩产超吨粮的紧凑大穗型新一代玉米良种,其中掖单13号被全国16个省(市、区)审(认)定,创下全国年种植近5000万亩的纪录,被国家农业部列为“八五”、“九五”期间紧凑型玉米的主推品种。继“掖单”系列之后,20世纪90年代中后期,李登海又育成了抗病耐密、优势更强的登海1号、3号、9号等“登海”系列玉米新品种,在省级和国家级区试中表现突出,通过审定后快速推向全国,成为跨世纪的主推品种。

    迄今,李登海亲手选育的40多个玉米良种的种植面积,最大年份占全国种植面积的1/3以上(农业部统计1997年种植面积占全国的38%,山东省的70%),全国没有先例,世界也属罕见。

    凝结在这些丰硕成果之中的,是李登海30多年的心血和汗水。李登海从小跟母亲熬过苦日子,靠母亲织鱼网、编草辫供他上小学、上中学。后来他当了莱州市后邓村农科队队长。那时他家乡多年沿袭种植的玉米“二马牙”、“小粒红”,亩产只有两三百斤,而美国等发达国家玉米的亩产已达两三千斤,这一差距深深刺痛了李登海的心。为尽快育出自己的玉米高产良种,他离别家乡亲人,一个人万里迢迢来到海南岛,搞起了玉米加代育种。

    在海南一个叫荔枝沟的偏僻小寨,李登海住一间背靠大山没有门板的小茅屋,穿一条成天汗津津的短裤,吃白己架火烧煮的画疙瘩,纵然潮湿、高温、蚊叮虫咬、瘴病煎熬,他仍潜心育种,矢志不渝。

    除了拼搏流汗,李登海的育种生涯还曾受到两次重大打击。一次是1985年初,农村推行家庭承包制后农科队解体,原来的实验田、同伴和科研条件统统没有了,痴迷于玉米育种的他一下成了一只“孤雁”。另一次是1991年,李登海辛劳过度突发脑血管梗塞,生命垂危,在医院紧急抢救住院70多天。李登海抗住了厄运的打击。农科队解体不久,他毅然又从城里转回家乡,利用母亲的几亩口粮田和责任田继续钻研育种。随后他创办起生机无限的中国第一家民营科技实体——莱州市玉米研究所(1989年扩建成莱州市农业科学院)。熟悉他的科技工作者和农民都说:玉米就是李登海的魂,玉米就是李登海的命。

    虽历经坎坷,他仍坚忍不拔,“为国育种,冲向世界”的雄心始终没有泯灭。他最倾心的一句格言是:“谁能掌握种子,谁就能掌握世界。”科学家同行钦佩地称他的成果是“从黄土地里硬拱出来的”。

    在1995年以来农业部公布的我国农业科研单位成果排名榜和育种单位玉米新品种推广面积排名榜上,莱州市农科院都名列第一。

    ·突破高产极限创造世界纪录

    用自己培育的“掖单”系列玉米良种影响中国粮食生产最高决策层,以紧凑型取代平展型玉米,使20世纪末紧凑型玉米在中国种植比例迅速增长到80%以上,这是李登海对中国玉米事业作出的又一重大贡献。

    李登海由玉米株型改型研究入手,确立了紧凑型玉米的育种栽培方向。他提出的株型与杂种优势互补的论点,杂种优势与群体光能有机结合的论点,在育种理论上都是新的突破。他利用自己选育的“478”自交系组配的杂交种,表现出高光效株型茎叶夹角小、叶片挺直上冲的紧凑型玉米理想特征,其叶向值、消光系数、群体光合势、光合生产率等生理化指标更趋合理,实现了种植密度、叶面积指数、经济系数和较高密度下单株粒重“四个突破”。玉米种植密度平均增加1000株到1500株。在李登海“掖单13号”、“掖单12号”育成不久,我国著名的玉米专家佟屏亚、黄舜阶等就指出:李登海的良种为我国紧凑型玉米的利用展示了广阔前景。

    20世纪80年代末,在我国玉米紧凑型观点同平展型观点僵持对立不下的时候,国家农业部依据李登海等科学家的卓越贡献,适时提出将全国玉米种植由平展型向紧凑型转移。1990年9月2日,建国以来最重要的一次全国玉米生产会议特意安排在莱州市召开,颇有现场会之意。

    李登海为确立紧凑型玉米新的主体地位不遗余力。他在原玉米研究所的基础上又进一步创建起农科院,组织全国12个省市玉米主产区,发起成立了我国第一个紧凑型玉米研究会,并聘请北京科教电影制片厂拍摄发行影片《紧凑型玉米高产栽培》。

    具有崇高科学道德的李登海,每年都无偿将试验示范种子发送给全国几百个科研单位,将自己的“478”等自交系无私提供给其他育种专家。全国许多地方利用“478”组配成的新的紧凑型玉米杂交种有40多个通过审定。在中国,育种、栽培通常属于两个领域。李登海将两副重担一肩挑。他用自育的紧凑型玉米良种,配以精准栽培模式,突破了平展型玉米的高产极限,先后5次创下全国夏玉米单产最高纪录,并一举创下亩产1096.29公斤的夏玉米世界单产最高纪录(平展型玉米单产最高700公斤左右)。全国玉米专家顾问组副组长魏义章在验收产量后激动地说:“我在这里看到了玉米王国的珠穆朗玛峰。”在国家和各级政府、农业部门的大力支持下,紧凑型玉米在全国快步取代了平展型玉米,李登海也被誉为“中国紧凑型玉米之父”。中国工程院院士卢良恕,中国科学院副院长、著名植物生理和遗传育种科学家李振声,了解了李登海在紧凑型玉米的主导贡献地位后,在李登海《何梁何利基金科学技术奖》的推荐证书上郑重地签上了自己的名字。(于洪发 凡虫 《农民日报》)

制作:新华网山东频道      责任编辑 吕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