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乐人生:

    滕矢初从小在哈尔滨的外公家长大,喜爱乐器的舅舅和他的同学好友经常在家里聚会,各自演奏拿手的乐器、唱俄罗斯民歌,幼年滕矢初的音乐素养因此得到启蒙,二胡、笛子、小提琴等乐器都成了他的玩具,4、5岁时他就能摸索尝试着演奏自己喜欢的歌曲了。外公也经常带他在家里的一台老留声机上听经典音乐。9岁时,滕矢初来到北京读书,考入中央音乐学院附小学习钢琴,作曲和指挥。这一读就从附小、附中一直读到了25岁,他在中央音乐学院这个艺术殿堂中一共“熏染”了16年。跟娄乾妹、刘培荫、潘一鸣、朱工一等老师学钢琴,跟刘庄、戴宏威老师学作曲、配器,跟徐新老师学指挥。“文革”期间停课闹革命,他就到文科大学旁听文学、中外历史、地理,跟老师和高年级的同学探讨哲学、西方音乐史等。即便是毕业后分到离母校一站之隔的中央广播文工团管弦乐团的前10年间中,他也几乎每周都去母校听讲座、听音乐会,拜师学艺。

    在多年的艺术实践中,他持之以恒,刻苦钻研,取得了可贵的艺术成就。他曾创作器乐曲30余首、影视音乐40余首、歌曲近百首、配器600余首,通过广播、电视、唱片及演出、受到编导和观众的好评。

    被圈里人亲切地称为“滕指”的滕矢初的确是个音乐多面手。在电视上,大家总是很惊异于他这个青年歌手大奖赛的艺术素质评委,钢琴伴奏还那么出色,居然同时还身兼指挥、作曲,简直是“通才”!“其实知识越学越简单,因为知识都是融会贯通的,当你学了作曲,你就会对钢琴演奏多一份理解和自信,学了指挥,你就会对作曲多一份理性剖析,而学了音乐学、哲学等,你就会对音乐多了一份感悟。”滕矢初是这样诠释他的“通才理论”的。

    “最有趣的是在第十届大奖赛上,有的电视观众看到台上的评委和台下钢琴伴奏长得那么像,还误以为我们是双胞胎呢。其实当时也是迫不得已而为之,由于大赛近百首的伴奏谱在比赛前几天才最后确定,而且其中很多都是简谱,时间紧任务重还要面临现场直播,很多钢琴演奏者都感到为难,这也是让我很无奈的事情。”滕矢初的无奈,多少也暴露了我国欠缺音乐技能全面的艺术人才的尴尬。全国青年歌手大奖赛前七届都没有综合素质考核,之所以从第八届开始增设这一项,就是基于对我国艺术人才长远发展的考虑。我们的金奖、银奖总不能再颁发给那些目不识谱、不知屈原为何人的人!

    “从音乐学院学的那些文化知识对于一个艺术人才来说是远远不够的,你的文化积淀有多么深厚,你的艺术造诣才有可能达到多高。我时常规劝年轻人不要满足于自己学会了演奏技巧,技巧再娴熟,充其量也就是个‘演奏匠’,而要成为艺术家或大师,则是‘功夫在诗外’的。”滕矢初说,钢琴演奏家傅聪的弹奏技巧从专业角度上来看未必是完美无缺的,但是我非常喜欢听他的演奏,因为他的手指下流淌出的音乐有很高的文化品位,有属于自己的独到韵味。而有的年轻人,他们钢琴演奏的手指技巧往往很高,虽有华丽的外表但缺乏音乐的内涵,而不能称之为艺术品,米开朗基罗说:“人不是用手而是用脑在作画。”艺术是相通的,在音乐上也是同理。

    作为钢琴家,滕矢初感觉每演奏一首曲子就是在用手指抒发一次情感,给亲朋好友演奏是令他特别高兴的事情,他喜欢无论懂不懂音乐的人通过自己的演奏都能被感染、被打动。而给歌唱演员伴奏时,他最期望的是能够用充满激情的演奏,激发调动起演员的激情,让他们发挥到最好水平。而李谷一、蒋大为、殷秀梅等歌唱家的评价是:滕指一个人弹琴,能让你感到有一个乐队在为你伴奏。

    作为作曲家,滕矢初认为作曲可以用不同的音符、旋律来表达自己的思想,能够让乐队按照你的思维演奏,让音乐成为自己传情达意的工具,有一种驾驭音符挥洒胸怀的自如畅快。而指挥,则是在用自己的人生阅历和感悟来诠释别人的作品。它能给你一种执掌整个乐队,统领千军万马的成就感。

    作为音乐家,在音乐教学上滕矢初是以“宽容”、“快乐教育”闻名的,被孩子们称为“好朋友”、父亲般的的滕矢初,在10年前是只带大学生、研究生的,但是后来他发现与其不断地纠正大孩子演奏中方法和观念上的误区,还不如从小培养以便能达到更高水平。于是他开始进行“快乐教学”、“赏识教育”、“示范练习”的教学尝试。 (来源:百度贴吧)

      人物访谈:

    跟随滕矢初穿越艺术

    滕矢初,一位在指挥、演奏、作曲等领域广受海内外关注的艺术家,多次担任中央电视台青年歌手大奖赛综合素质考核评委,给观众留下深刻印象。最近,滕矢初出版了一本谈艺术和人生的新书《穿越艺术》,普及艺术知识,指导音乐教育,因书中谈到问题有好强的针对性,受到社会各界关注。

     从小喜欢玩乐器 靠兴趣走上专业道路

    滕矢初先生从小弹钢琴,后来又学习作曲配器和指挥,还熟悉音乐理论,大家猜测这一定和家庭熏陶有关。当听到记者的问题,您是怎样走上音乐道路的。滕矢初先生笑着说:“我的家庭背景与音乐没有任何关系,父母都是国家干部,不是因为姥爷为打发我童年的时光而不经意间进行的音乐启蒙,自己恐怕是不会走上这条道路的。”

    滕矢初先生回忆起自己的童年,小时侯学音乐,就是觉得好玩。哈尔滨俄罗斯和欧洲的文化影响深,城市的音乐氛围浓厚,民族音乐也很流行。滕矢初从小就看到同院的大人孩子很多都能演奏乐器,最吸引他的是竹笛,以至长大后,滕矢初对那种清脆、嘹亮的音色情有独钟。年少的滕矢初还特别喜爱听大人们用手风琴演奏《多瑙河之波》,那优美的旋律与和声,连同松花江畔、太阳岛的景色一起,为他营造出一种奇异的、如梦如幻的境界。

    在那个精神生活十分匮乏的时代,既没有耗费时间而充满诱惑的电视,也没有丰富的玩具,在姥爷和舅舅的影响和指导下,滕矢初对能够给自己带来快乐的乐器倍加珍惜,摆弄各种小乐器成了他的玩具。尤其是一些杂七杂八的乐器合在一起演奏时更是让他兴奋不已。“为了能听到美妙的旋律从自己手里完整地流出,我不惜花费时间精力,不知疲倦地钻研、探索、练习,直到达到想象中的效果才作罢。”

    谈到兴趣与学习、兴趣与事业,滕矢初先生说;柴科夫斯基、舒曼、李姆斯基·哥萨柯夫、莫索尔斯基、鲍罗丁、斯克里亚宾……大家也许不曾想到,在这一连串耳熟能详的大音乐家当中,没有一个是专业学习音乐的。大名鼎鼎的柴科夫斯基虽然10岁就开始弹钢琴,但却进了彼得堡的法律学校,毕业后在法律部门工作,直到22岁才为了自己的爱好辞去工作考进彼得堡音乐学院,师从安东·鲁宾斯坦学习作曲。和以上音乐家一样,正是缘于对音乐的痴迷,促使滕矢初挖掘出了自身最大的潜能。也正是对音乐的兴趣,引领滕矢初走进中央音乐学院附小,接受严格的音乐训练,走上了专业的道路。

     担任央视青歌赛评委 深感歌手的文化素质薄弱

    对于大多数人来说,是通过中央电视台举办的全国青年歌手大奖赛认识并记住滕矢初的,滕矢初稳健的风度、博学、诚挚和善解人意,给观众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多年担任央视青歌赛综合素质评委,滕矢初对歌手文化基础薄弱,综合素质低下感到忧虑。他们很多基本的东西都不知道,你给他们说达·芬奇、拉斐尔,如同对牛弹琴,有的根本不知道这些伟大的艺术家是哪国人。有一次,让一位歌手续接原句,题目是“一日不见”,歌手非常窘迫,不知怎样应对,最后,说出了“我很想你”。“我对歌手说,你对的字数、意思都不错,但不是原句,就像‘一日不见,如隔三秋’这样简单的题目,就能难倒一大批歌手。”

    歌手的综合素质中最关键的是心理素质,有一位歌手心理素质不好也给滕矢初留下深刻的印象。“一个音乐学院的男选手在比赛前,听老师系统地讲解过美国作曲家格什温的《一个美国人在巴黎》和《蓝色狂想曲》,在比赛中抽到题中,当那熟悉的蓝调旋律由小号极富表情地吹出时,连他的老师也庆幸押到了题,而刚刚随着旋律准确地哼唱的男选手,在回答曲名时,憋得满脸通红,怯生生地回答为《蓝色狂想曲》,限时一过,他才清醒过来,对我说是《一个美国人在巴黎》。可见他的心理素质不好,当时思维已经陷入混乱状态。”

    正是在青歌赛上发现的问题,意识到有很多知识需要普及,促使滕矢初放下手中的指挥棒,下决心拿起笔,用一年的时间写下了这本《穿越艺术》。滕矢初说,“这本书,没有高深的道理,也不是系统的艺术理论,都是从我的感受和成长的经历出发,写艺术,谈人生,能让读者读了说,原来这个人对世界是这样看,我就满足了。”

    《穿越艺术》出版后,有一位大学的博士生导师对滕矢初说,让他的研究生们买书,从头到尾读三遍,省得以后讲课时,讲到音乐家、哲学家那么费劲。滕矢初介绍说,书出版后畅销并受到读者的欢迎,多少有点让他意外,在北京、天津、上海、长沙、哈尔滨的签名售书和大学演讲中,所到之处,处处感受到读者的热情,很多书城的业务人员对滕矢初,很少有一本,相《穿越艺术》一样,从六七岁的琴童,到六七十岁的退休干部,都喜欢看,并且很多人买了送给亲人和朋友。

    这样一本谈艺术和人生、谈音乐和生活书,贯穿着滕矢初的思想和感悟,他对记者说:“多次接到出版社的邀请出版个人传记,我都拒绝了,我不想表现个人,个人扎根社会,脱离了社会和环境就没有生命力,我不想出版自己的传记,那样没啥意思,那不是浪费纸张吗?我以普及文化和艺术的方式写了这本书,都是有针对性的,我想,对学习艺术的青少年能带来有益的启示。”

     音乐滋润人生 点评伟大的音乐家

    从你个人的感受来谈,哪位西方音乐家给你留下的印象最深?你最欣赏谁?当滕矢初听到记者的问题时,笑了,“《穿越艺术》中有一节专门谈这个问题的,在这一节里,我写到了几位大师级的音乐家,他们和他们的音乐对我的成长起到非常重要的作用。”

    贝多芬喜怒无常、刚柔并济;莫扎特则永远都那么不紧不慢地透过灿烂的阳光在微笑。而德沃夏克在脑海里却是些支离破碎的思绪,像蓝天上的白云,东一块、西一块。肖邦的音乐是花丛中的大炮,“肖邦像泪珠一样纯洁。” 巴赫的音乐像一座丰碑,是欧洲的“音乐之父”;而柴可夫斯基一生被矛盾和痛苦缠绕,他是俄罗斯永远的骄傲。

    在《穿越艺术》中滕矢初回忆起青少年,和这些音乐家相遇的情景:“我的青少年时代,每逢遇到难以排遣的困惑都会悄悄地钻进琴房,把巴赫的复调钢琴作品连续弹几遍,不管是《三部创意曲》中的bE大调和A大调,还是平均律中的《g小调前奏曲与赋格》及《d小调托卡塔与赋格》,总之,只要弹上几遍,心境就慢慢平静,心清气爽,心胸随之宽敞许多。当我离开琴房的时候,和来时已判若两人,又能以饱满的精神重新面对学习、生活中的各种困难和矛盾。”

    滕矢初在哈尔滨上小学一年级的时候,就经常挤在舅舅和他的同学中,在留声机上听78转的唱片,其中就有柴可夫斯基的小提琴曲《忧郁小夜曲》和《旋律》。前者一进来就像说话一样,抑扬顿挫、如诉如泣,一下就把人紧紧抓住,美得让人喘不过气来,那种真挚、哀怨的情感像一股暖流,直入心田,总让因远离父母而常常孤独的滕矢初,情不自禁地泪水盈眶。而《旋律》优雅动人,犹如从高处飘落的一根丝带,一下就把你的心缠住。

     音乐教育远离功利 培养和谐均衡发展的人

    记者和滕矢初聊起青岛,记者说,青岛又名琴岛,去年成功地举办国际小提琴比赛,闻名海内外的小提琴家吕思清就是从青岛出发的。当滕矢初听到记者让他给学音乐的孩子和家长一些建议和忠告时,滕矢初的话题自然过度到普遍存在的音乐教育问题。

    可怜天下父母心,父母望子成龙是可以理解的。但一定不要急功近利、拔苗助长,学习艺术要看孩子的兴趣,强迫式的学习欲速则不达。

    滕矢初指出,艺术考级偏离了正常的轨道:“各类艺术学科的考级应运而生,尤其是一些与升学联系起来的各种特长生政策,更是得到考生和家长的格外重视,使得原本很正常的一种验证自己学习水平的考级考试带上一层浓重的功力色彩,甚至变了味道。”

    学琴学画不是目的,而是要培养一个均衡协调发展的人,应当具备合理的知识结构,如同吃饭讲究食品结构和平衡营养一样,不能总是吃偏食,这样营养就不会均衡,就容易出毛病。滕矢初非常欣赏蔡元培先生的教育主张“以美育代宗教”,通过艺术教育,让孩子遵纪守法,不自私、不狭隘、顾别人、识大体,做一个善良而诚信、平等而博爱的人。 (《半岛都市报》 记者 刘宜庆) (完)

 

制作:新华网山东频道      责任编辑 吕放


        人物介绍:

    滕矢初,全国政协委员、中国音协理事、中国广播艺术团一级指挥、中国广播合唱团常任指挥、中国电影交响乐团常任客席指挥、天津交响乐团首席客席指挥及艺术顾问,他曾多次担任全国音乐赛事特聘评委、歌手综合素质考核评委。作为全国青年歌手电视大奖赛的素质评委,滕矢初渊博的学识和诙谐幽默的表达赢得广大观众的喜爱。 
    滕矢初先生的老家在山东掖县(今莱州)。他自幼在中央音乐学院附小学习钢琴,继又学习作曲及指挥。他曾创作器乐曲30余首、影视音乐40余首、歌曲近百首、配器600余首,通过广播、电视、唱片及演出,受到编导和观众的好评。作为一名钢琴家,他除了经常在中央电视台、全国及港澳各地演出之外,还在日本、美国等地举办过音乐会,曲目包括难度很高的肖邦、李斯特作品。作为指挥,滕矢初在1988年因成功指挥“交响乐鉴赏晚会”,而荣获星光杯奖。他受中央电视台邀请曾指挥各种题材的交响乐、歌剧序曲、世界经典乐曲、世界经典歌曲、管乐、合唱等专题音乐会并进行现场直播。还与中国电影乐团合作录制了大量影视音乐。在赴日本、美国、新西兰、泰国、澳大利亚等国家的出访演出中,他也倍受赞誉,曾被舆论界称为华人的骄傲。他曾连续5届为中央电视台主办的全国青年歌手大奖赛(美声组)担任指挥,并在第八、九、十届、十一届的大奖赛中担任综合素质考核评委,获得好评。

人物相关新闻


 滕矢初新著《穿越艺术》


滕矢初:音乐具有穿越的力量


伴随青歌赛二十年

滕矢初评说 余秋雨 李咏 孙悦 《超级女声》

    连续四年担任中央电视台青年歌手大赛综合素质评委的滕矢初,2006年5月前往湖南讲学期间,在接受记者专访时不仅对饱受争议的《超级女声》表示肯定和赞赏,还把矛头指向央视《梦想中国》的评委李咏、孙悦和2006年青歌大赛综合素质评委余秋雨。

  当记者要求滕矢初对近来观众炮轰本届青歌大赛评委余秋雨读错字加以点评时,滕矢初更是语出惊人,他认为,评委也不是圣人,出错也很正常,因为一个小错误而出现许多观众炮轰的事是不太正常的。如果一个评委观众一直很喜欢,他出错了可能就没人会揪住不放,但如果这个人一直很居高临下,喜欢表现出一副盛气凌人、什么都懂的样子,观众就会看你不顺眼。这时观众看电视就很容易盯着你等你出错,就是要抓你的把柄。出现这种情况余秋雨要从自身找原因。


    作为曾经的央视青歌大赛评委,滕矢初在对央视两大活动进行尖锐批评的同时,却对湖南卫视《超级女声》大加赞赏,称《超级女声》实现了上亿观众的互动,给观众带来了快乐,是一档非常好的节目,虽然通俗但不低俗。

  在《梦想中国》担任评委的李咏和孙悦近来的言行备受争议,李咏曾在节目中称一位选手“听了你的歌声我晚上会做噩梦”,孙悦更是变本加厉,指责一位残疾人选手“你是把自己的快乐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对于李咏和孙悦的表现,曾担任四届青歌大赛评委的滕矢初毫不回避地加以指责,认为他们缺乏爱心和人格:“不尊重选手的人是不配做评委的。评委的任务是帮助选手提高自己,不是让别人下不来台,要学会换位思考,想想如果是你在台上唱歌,希望评委怎么对你。出现这样侮辱选手的评委我很痛心,他们缺的不仅仅是爱心,还有人格,应该说他们还不到做评委的水平,更不像一个合格的教师、长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