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简介:   


   李振声生于1931年,山东淄博人。1951年毕业于山东农学院。现任中科院遗传发育所研究员,植物细胞与染色体工程国家重点实验室学术委员会主任。

 
  李振声曾担任中科院原西北植物研究所所长,中科院西安分院、陕西省科学院院长,陕西省科协主席,中科院副院长,中国科协副主席等职。李振声是中共十二大、十三大代表,全国政协第八届、第九届常务委员,曾荣获陕西省和全国劳动模范。

 
  李振声1990年入选第三世界科学院院士,1991年入选中科院院士,是国家级有突出贡献专家,先后获全国科学大会奖、国家技术发明一等奖、陈嘉庚农业科学奖、何梁何利科技进步奖、中华农业英才奖等奖励。在55年的科学生涯中,李振声主要从事小麦遗传与远缘杂交育种研究,同时开展农业发展战略研究。 他开创了小麦与偃麦草远缘杂交育种新领域并育成了“小偃”系列品种。李振声育成的以小偃6号为代表的系列品种,开创了小麦远缘杂交品种在生产上大面积推广的先例。小偃6号已成为我国小麦育种的重要骨干亲本,是我国北方麦区的两个主要优质源之一,其衍生品种已达79个,累计推广3亿多亩。

  
李振声创建了蓝粒小麦和染色体工程育种新系统。这是一项原创性成果,为小麦染色体工程育种的实用化开辟了一条新路。他的这项成果促成了首届国际植物染色体工程会议在中国西安召开,受到来自15个国家的100多位专家的充分肯定。

  
上世纪90年代初,李振声从我国人多地少、资源不足的国情出发,提出了提高氮、磷吸收和利用效率的小麦育种新方向和资源节约型农业发展观。他培育出的可高效利用土壤氮磷营养的优质小麦新品种小偃54,累计推广700余万亩。他提出的以“少投入、多产出、保护环境、持续发展”为目标的育种新方向,已成为业界共识和农业973项目研究的重要指导原则之一。

  
1987年,李振声带领中科院400余名科技人员对黄淮海平原中低产田进行大规模改造和治理,6年时间实现黄淮海地区粮食增产504.8亿斤。

  
1995年,为打破我国粮食生产4年徘徊的局面,李振声向中央农村工作会议提出《我国农业生产的问题、潜力与对策》的报告,提出了实现粮食产量增加1000亿斤的对策。

  
2003年,他针对我国粮食生产连续5年减产的情况,提出争取3年实现粮食恢复性增长的建议。2006年,我国粮食产量达到9949亿斤,基本实现了恢复性增长。

  
李振声著有《小麦远缘杂交》等两部专著,主编论文集5卷,发表论文100多篇,被引用近600次。他还为国家培养了一批高水平人才。(新华社北京2月27日电)

    人物面面观:


李振声在家乡的留影

    弟弟眼中的哥哥:

   “他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老百姓,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唯一不同的就是他学习很用功。”李永渚说他实在想不起来哥哥有什么特别的地方。

    “哥哥在济南高中没毕业,就考入山东农业学院农学系研究农业,他是解放后我们村里第一个大学生。”上完大学,李振声接着考上了中国科学院的研究生,继续搞研究。“哥哥一辈子就是搞研究,没离开过小麦,他曾放弃过当副省长的机会,就怕从政后丢掉手头的研究工作。”

 

    女儿眼中的父亲:

    “父亲对我们影响最大的是做人,他经历过很多‘运动’,告诉我们一定要做一个正直的人。”

    在女儿眼中,李振声既是一个平易简朴的父亲,也是一个慈爱严谨的父亲。“他自己非常正直。工作上一丝不苟、实事求是,生活上非常朴素,从不挑食,绝不浪费粮食。”

   “父亲今年76岁了,已经从中科院副院长的职位上卸任,他不会玩牌、不会打麻将,就是看看电视,散散步,常常爱去小麦育种基地走走。”“他爱好毛笔字,一有时间就写。”

    外孙眼中的外公:

    在电视上看到外公李振声从国家主席胡锦涛手中接过鲜红的“最高科技奖”证书,李亮才知道外公又获奖了。

    “他不喜欢和我们谈这些”,24岁的李亮说,他知道外公获过全国科学大会奖、国家发明一等奖、陈嘉庚奖等数不清的奖项,但是没有一件是外公告诉他的。

    李振声最爱谈的是他的麦子。与外公生活在一起的日子里,李亮留下深刻印象的是,家里阳台上也种上了麦子。

    家乡人眼中的"老乡"

    “参加工作以后,李振声非常繁忙,多年回来一次还不忘带来麦种,在家乡田地里做实验”,山东淄博南谢村村委书记刘元臣回忆李振声回家时的情景,情绪仍很激动。

    “70年代,振声叔正在研究小麦,每次回到村里,他都会带一些麦种来村里搞实验,返回北京的时候,再包一些家乡的土壤带回去研究,看看我们村里的土地到底适合什么样的小麦种子,淄博市乃至全国好多地方的小麦都是振声叔研究的麦种。”刘元臣说,李振声给自己留下的印象就是兢兢业业,来去匆匆。

    学生眼中的导师:

    “和蔼可亲、思想开明”
    “对待科研工作,李先生一贯严肃认真、一丝不苟。他十分关心学生的研究进展,总是主动与学生交谈,交换研究思路。”

    李振声获国家最高科技奖

    新华网北京2月27日电(记者孙闻)中国科学院院士、中国科学院遗传发育所研究员李振声27日获得2006年度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

    李振声透露,这次所获得的500万奖金将全部捐给单位,作为学生的“助学基金”,对经济困难的学生助一臂之力。

     

    李振声的小麦情缘

    李振声最爱谈的是他的麦子,家里阳台上也种上了麦子,他一辈子与麦结缘,也正是小麦让他声名大振。

    ·饥饿促其走上“弄麦”路

    “这就是我们培育的小偃6号,你们看,多有嚼劲”,27日,在自己的办公室,李振声从一株小麦标本上摘下一粒小麦籽,利索的放在门牙上,嚼开,展示给现场的记者观看。

    小麦籽粒粒晶莹剔透,引来一片惊叹,李振声的眼中显露出骄傲的神色。这些是他和同事们20年努力培育出来的优质小麦种。累计推广面积1.5亿亩以上,增产小麦超过80亿斤。

    这个与麦为伍的科学家,最初走上“弄麦”之路,来自于早年饥饿的经历。

    李振声1931年出生在山东淄博农村。幼时家境贫寒,但身为农民的父母却很重视让孩子受教育,他先念私塾,后上学堂。

    不幸的是13岁那年父亲去世,母亲一人带着4个孩子,日子愈发艰难。李振声在哥哥的资助下读到高中二年级,便再也无力支撑。

    辍学后的李振声只身来到济南,想托人找个工作。一次偶然的机会,他在街上看到了山东农学院的招生启事,说可以提供吃住条件,于是抱着试一试的想法报考,顺利得中。

    “又有饭吃,又能上大学,这是我过去从不敢想的事情。”李振声说,他挨过饿,知道粮食的可贵,也知道农业的重要,所以对学习机会特别珍惜。

    李振声至今对两位教授的课念念不忘,山东农学院的系主任是来自原燕京大学的沈寿铨教授,给学生们上的是小麦育种课,深入浅出,很有吸引力,而另一位教授余松烈讲的遗传课,也很生动,这让他对这一领域产生了兴趣。

    而假期回乡时,李振声还将学校里培植的几个小麦优良品种引入家中,种植后确实比当地老品种增产,乡亲们都来换种。“这让我产生了将来也要从事小麦育种研究的想法”。

    ·由草而麦

    1951年,大学毕业时,他幸运的被分到中科院工作。在北京工作5年后,响应中央支援西北建设的号召,他与课题组13位同事一起,调到陕西杨陵中国科学院西北农业生物研究所工作。

    其实,最初李振声是研究草的。在北京期间,他跟随导师、土壤学家冯兆林从事种植牧草改良土壤的研究,曾经收集种植800多种牧草,对牧草研究有一定基础。

    到西北后,正赶上西北小麦条锈病大流行,造成减产20%到30%。

    当时只有26岁的李振声感到很忧心。他决定从事小麦改良研究,为农民培育出优良抗病的小麦。

    “农民种了几千年的小麦,但小麦还是这么体弱多病,但是野草没人管,却生长得很好。”对草有研究的李振声想,能不能通过小麦与天然牧草的杂交来培育一种抗病性强的小麦品种呢?

    引起当时小麦条锈病大流行的原因是,病菌变异的速度快,育种的速度慢,即8年才能育成一个小麦新品种,而条锈病平均5.5年就能产生一个变种,成为当时一个世界性难题。在这种情况下,李振声提出通过远缘杂交,将草的抗病基因转移给小麦,选育持久性抗病小麦品种的设想,这个设想得到了当时的权威植物学家闻洪汉和植物病理学家李振歧的支持,年轻的李振声开展了这项研究,从此一干50年。

    ·“远近结合”躲过冲击

    让风马牛不相及的草和小麦杂交,在当时国内从没有人尝试。

    第一代野草和小麦的杂交品种研究出来了,这种被称为杂种一代的东西长得一点也不像小麦,而和野草一个样。而且这种杂种不育,远缘杂交,还面临杂交不亲和、后代“疯狂分离”的难题。

    这项研究在当时被许多人视为畏途。李振声说,当时他心里也没有底。而且,最让人担心的是,因这项研究迟迟难以出成果,他还面临“研究工作脱离实际”的批判。

    当他的研究进行到第八年的时候,当时的“社教运动”开始了,他受到批判。有人说他的研究都搞了8年了还没见成果,是脱离实际,要他放弃。“当时看到已经取得的阶段性成果,怎么忍心放弃啊。”李振声说,自己当年学到的哲学知识和研究方法帮助了他。

    李振声说,他采用了一点哲学手法,“远近结合”———当初他在做小麦和草杂交研究时,心中感到没有把握,所以就同时开展了常规的小麦品种间杂交育种工作。到1964年,他选育的生选5号、6号已开始在生产上推广应用。因此,工作队最后说,他毕竟已有两个品种在生产上发挥作用了,不能说他的工作都是脱离实际的。这样才算过了关。

    到1979年,李振声的研究终于取得突破,他培育的集持久抗病性、高产、稳产、优质等品质于一身的小偃6号在大面积推广中获得成功。当时陕西农村流传的“要吃面,种小偃”,让小偃6号不推自广。

    小偃6号已成为我国小麦育种的重要骨干亲本,其衍生品种近50个,累计推广3亿多亩。增产小麦超过150亿斤。

    ·真正打分的是农民

    实际上,从1978年到1998年,20年间中国粮食的大规模增产,李振声和他的同事们培育出来的一大批优良小麦品种功不可没。

    一组数据显示,从1978年到1998年,我国水稻总产增加627亿公斤,小麦总产增加694亿公斤,超过水稻。

    小偃6号育种过程长达23年,别人很难重复。于是李振声将染色体工程技术引入小麦育种领域,创立了缺体回交法,将远缘杂交的育种时间缩短到了3年半,为染色体工程育种开辟了一条新路。

    这一创新引起了国际染色体工程界的注目,美国遗传学会主席西尔斯等知名专家提议将1986年的第一届国际植物染色体工程学术会议地点定在西安,为的就是到李振声的实验田里见识一下他的成果。

    这时的李振声已经声名鹊起,各种奖励接踵而来。但李振声仍旧最热衷的是到田间地头去看小麦,他说,“真正给我打分的是农民。”    (来源:新京报 杨万国)

     

    农民增收了,我就幸福

    李振声称不与袁隆平比名气,多年科研的成绩在于总是“超前”一步

    记者:水稻和小麦是我国最重要的两种粮食作物,水稻之父袁隆平和你都获得了科学界的最高奖。袁隆平广为世人所知,但是您似乎没有他有名气?

    李振声:(微笑着摆手)没有必要做这个比较,有人说“南袁北李”,我们一个搞水稻,一个搞小麦,都是为了培育粮食新品种努力,只要培育出好品种,农民增收了,我就幸福。

    记者:对获得这个奖,你怎么看?

    李振声:我一直反对为我申请评奖的。我觉得我个人做得不够,这是集体的成就。但是所里一直坚持,大家觉得应该参加评奖。

    记者:听说您准备把属于个人的50万奖金全部捐出来?

    李振声:是的。我的荣誉属于集体,所以这次奖金也应归于集体,所以,我已向单位说好了,将这次奖金全部捐给单位,作为学生的“助学基金”,对经济困难的学生助一臂之力。

    记者:50万不是小数目,家里人同意吗? 

    李振声:我们不需要那么多钱。我和老伴对生活上的要求都不高,有工资,已经够用了。现在许多学生很困难,能帮助他们一点,不是更有意义吗?之前知道会获奖后,我就和老伴说,打算全捐出去,老伴也同意。和儿女一说,大家都同意了。 

    记者:你一直强调这是集体的成绩,那么您认为自己的成绩在哪里呢? 

    李振声:如果一定要说成绩,我觉得自己工作做得比较超前,有一些开创性。我一般做这一段工作时就开始考虑下一阶段的工作。20世纪50年代我们做小麦远缘杂交,70年代我们做染色体工程,到90年代进行作物磷、氮营养高效利用的育种新方向,都走在了前列。   (来源:新京报 杨万国) 

   李振声院士二三事:小麦里干出大事业

    “荣誉首先应该归功于集体,没有集体的艰苦奋斗,就不可能有今天的荣誉。小偃4、5、6号小麦新品种是20年前在陕西杨陵西北植物所时完成的,完成人就有10位;小偃54和小偃81是我1987年回到北京后,在中科院遗传与发育生物学研究所,植物细胞与染色体工程国家重点实验室完成的,同样也是集体的成果”。谈起获得国家最高科技奖的感受,李振声院士仍然像平常一样谦虚。

    李振声院士几十年如一日,把自己的精力和智慧全部献给了小麦育种研究,取得了一系列创新性的重大成果,为我国粮食生产做出巨大贡献,赢得人们的尊敬。被誉为“小麦里干出大事业”。

    李振声给自己谈起75岁之后确定的任务有三个:第一, 继续着力培养青年一代,促进他们的工作有更大发展。第二, 做一些力所能及的农业咨询工作。第三, 看看书报,练练书法。详细>>

    李振声:中国人能自己养活自己

    中国科学院院士李振声2005年4月23日在“中国和平崛起与亚洲的新角色”圆桌会议上指出,美国世界观察研究所所长莱斯特·布朗十年前写的《谁来养活中国?》一书中提出的警示,敲响了中国粮食安全问题的警钟。

    中国人到底能否自己养活自己?李振声给了肯定答案。

    李振声指出,中国自己能养活自己的主要理由有:中国耕地、草地和海洋资源及其开发利用的潜力。去年人均占有耕地一点四一亩,人均占有播种面积为一点七八亩,满足人均粮食消费所需要的粮食播种面积一点二二亩,此外还有剩余播种面积零点五六亩,可供种植蔬菜、瓜果等经济作物。其次,中国科学技术对支持和促进农业持续发展的潜力。通过实施农业科技项目,中国的粮食生产十五年保持了年均百分之一以上的持续增长。详细>>

制作:新华网山东频道      责任编辑 吕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