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点评:

    从中国画研究的角度讲,写意花鸟画极能代表传统中国画的语言特征和审美理想。写意花鸟画中,笔墨语言的驰骋、似与不似之间的造型观念,都集中表现了中国画的意象审美特质。因此在中国绘画史上,花鸟画画家大师辈出,如青藤、八大、任百年、吴昌硕、齐白石、潘天寿等。
    这些大师成为后人楷模的同时,也在我们面前树立起座座难以逾越的高峰。所以,只有那些善于向他们学习而又敢于并且有力能逾越这些高峰的人,才能取得历史性的成绩。郭志光就是这样一位。
    郭志光早年在浙江美术学院(今中国美院)学习,在花鸟画方面深受潘天寿学派的精髓,学成后回家乡任教于山东工艺美术学院。他的艺术风格,在笔墨、造形、构图等诸方面都对传统写意花鸟画在继承中有所突破和发展,体现了老、辣、奇、险的独特审美特征。使作品在视觉上产生强烈的冲击力,而在精神内涵中又透露出妩媚的韵致。郭志光是一个真正的写意花鸟画传统学派的学者,从这个意思上讲,与他同年龄段的其他画家很少能与他匹敌,所以它具备了成为花鸟画巨匠和大师的先决条件。他的传统笔墨功底和对传统花鸟画的深刻理解以及作品呈现出的气质是第一流的。而郭志光又是一位不事宣传、不求阔达、不喜张扬的画家。这就给他的艺术市场留下了相当大的升值空间,相信不要多久,全国更多的收藏家和投资家都会认识和注意郭志光。
                 ——张士增(作者系文化部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员)

 

    郭志光先生以花鸟画见长,且受到浙江美院潘天寿、吴茀之、诸乐三、陆抑非等先生的言传身教,使之作品源于传统,又翻然出新,在强调笔墨的文化含量时,又注重师造化与现实生活气息的表达,这使得他的花鸟画生动而不落俗套,充实而不惨淡苍白,活力四溢而不张扬,整体气势在苍润兼具中弥漫,细微处则见其精到,笔墨老辣而又淋漓酣畅,在对文化精神的守望中,永葆着艺术青春和激情。他的作品表明的正是这一点。
                 ——徐恩存(作者系中国艺术研究院博士生导师)

  相关阅读:

    横野千寻 神采奕奕
        ——郭志光大写意花鸟的境界

 

    意蕴隽永 风气卓然

    

    郭志光,1942年2月生于潍坊。1967年7月毕业于浙江美术学院中国画系并留校,大学学历。1974年春调济南,在山东工艺美术学院担任过系副主任、主任和院学术委员会副主任,还曾连续四年担任全省美术类高考阅卷组组长,从事中国书画教学和创作三十五年。其间,1992年晋升教授,1995年评为省专业技术拔尖人才,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现为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山东省政协委员兼联谊书画院副院长、山东省书画学会副会长、山东省高校书画研究会副主席、山东省美术创作研究会副会长、山东当代国画研究院院长。郭志光教授的画作刚柔相济、博大雄浑;南北璧合,苍润淋漓。作品曾在墨西哥等十个国家参加展出(文化部选送),两届入选全国教师美术作品展并获三等奖,连续五届入选当代中国花鸟画展和首届全国花鸟画展,连续十一届入选国际水墨画展、两届日本国际兰亭笔会书法展和韩国国际书画艺术大展,入选国际梅花作品展同时获梅花奖,入选全国中国画名家点评展和中国精诚杯书画展并获中国艺术研究学术精诚杯(以上均有画集)。1993年还应邀参加了浙江美术学院中国画系六十五年作品展。多年来,郭志光教授在国家级和国际有关画集、画展、名家邀请展、百家大展和中南海系列珍藏集中出版和展出作品近百件。此外,在《美术》、《中国书画》、《书与画》、《美术观察》及《中国现代花鸟画全集》等书刊上都有作品发表和专题评价。郭志光教授曾在山东美术馆、日本千叶、日本二松大学、上海朵云轩和北京中国美术馆隆重举办过大型个人画展,《人民日报》、中央电视台《新闻联播》、《朝日新闻》等都有报道。郭志光教授出版有《郭志光画集》、《精品集》、《猫头鹰、猫的画法》、《鹫鹰的画法》、《怎样画鹫鹰》和理论专著《花鸟画画理》等。

    

    

    郭志光的独有境界

    著名书画家、山东省书协名誉主席 魏启后

    历史悠久的中国绘画,一直沿着一条独步于世界艺术之林以外的僻静道路前进着。中国的宋元文人画早已登上了极高的艺术高峰,加上它源远流长、独辟蹊径,极难攀登,所以它在如何向前发展、变革的问题上,便遇到了极大的困难,也造成了西方世界对中国绘画在理解和接受上的困难。即使在国内也同样是曲高和寡。高层次的中国绘画,只有在群众文化素养普遍提高的情况下,才能真正得到广泛的理解和接受。至于中国文化特别是儒家、老庄哲学思想大量输出、传播之后,中国绘画自身经过不断积累和自我完善、进入崭新的飞跃阶段才能实现。否则,中国绘画在西方就不可避免地要受到冷遇和不公的评价。明清以来,众多的画家在发展中国画中各有一定的突破和成就,但从发展变革的根本要求来评断,长期以来还是处于积累阶段。目前,众多的中国画家仍在为此而努力,而且取得了可观的成就,郭志光同志就是其中的一位佼佼者。

    郭志光同志的成就是卓著的,笔者仅就个人所见,谈几个方面:一是在深厚传统基础上的蜕变。郭志光同志从白阳、青藤、石涛、八大、吴昌硕、浙美三老这一绘画体系里成长起来后,就进入了蜕变的阶段。他借鉴吴昌硕画桃的点法,创造了莱阳梨的画法。桃与梨的形状、色泽、枝干无一相似处,而由于他对吴昌硕点法的妙用,大气磅礴的暗合,虽一脉相承,蜕变的痕迹尚存,但决无效颦之嫌。他画鸭、画猫头鹰,把八大自然优美的线条特征隐藏起来,化为内涵的东西,代之以巧妙的没骨泼墨。虽从八大变化出,但形离而神合。昔赵子昂、倪、黄、吴、王皆从懂巨变而各自成家,这与郭志光之从浙美三老蜕变而来是同调合度的。

    二是泼墨泼彩的妙用。郭志光同志特别擅长大章法大写意的创作。他的泼墨、泼彩脱尽了世俗的那种笔飞墨舞、纵意使气、表面热闹实则轻浮浅薄的习气,而是采用浓度、湿度异乎寻常的彩墨大块和干沙笔的线和点,果断地铺出蕰藏在胸襟的意境,然后在这片朦胧的意境中刻意经营,逐步使物象充实起来,求得虚实相当、相得益彰的效果。他的大幅荷塘、月夜丛林等,都表现出他进入了一个独有的、新的境界。

    三是在表现景物的深度、厚度、空间距离上,打破了靠云水烟雾拉开距离、交代得过分清楚简单的旧套数。他善于在画面的同一位置上,把极大的空间从近景里透进去。所以他的作品多以枝叶繁茂、层次交错、丰满浑厚取胜。例如那幅盘旋于群山深谷的苍鹰,不靠空白来衬托--飞鹰的雄姿,而是用虚实得宜的点和线分布于鹰的周围,把鹰和群山深谷之间的空间层次充实起来,深刻地表现了深山空谷、荒无人迹的大自然境界。这是一个难度极大的独创,弥补了传统中国画技法上的一大短处。

    四是色彩的妙用,形成了独有的郭志光色彩。他的水墨花鸟往往不用颜色,全靠水墨的妙用去充分表现对象。但是用色时,就绝不是为求画面的热闹,更不是为讨好缺乏欣赏力的读者,而是通过色彩的妙用,更完善、更充分地表现自己对特定环境条件下光和色的特感受的意境。那幅月下丛林中的猫头鹰巨幅,画面上没有放进月亮,猫头鹰在画面上也并不那么显眼。一眼看去,就立刻感受到自己已置身于茂密阴湿的丛林夜幕中。繁密枝叶间透出的月光,美妙得有点冷峻,仿佛洒满自己身上、脸上,觉得举目就可能看见一只猫头鹰正在窥探自己。果然猫头鹰就兀立在那里,两只眼睛亮得吓人,使人不寒而栗。细看去,丛林之夜的色彩美极了。我从来没有意识到会有这么丰富的美丽的色彩,而这幅画把我带进了往日的回忆,使我从回忆的幻想中意识到这些色彩的确是真实的,是本来就有的。细审颜料的成分,除了国画色的妙用之外,还点缀了少许西画颜料。另外一张大幅荷塘,则是独特地层现了阳光、水光、露光、花叶之光互相辉映的奇妙色彩。宋代杨万里那句"映日荷花别样红"的诗句,我也从来没有认真体味过。这幅画使我懂得了"别样"两字的丰富内涵。

    我同郭志光同志在日本举办展览的时候,全日本书道联盟副理事长种谷先生,就特别称赞他的画色彩好,说:"这是郭先生特有的色彩。"我觉得这个说法不过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