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山东省情 >> 齐鲁儿女 >> 科技英才
 
赵小钧:水立方设计者
( 2008-08-07 11:08 )
来源:综合
 

   

 

    水立方设计者——赵小钧

    他用心想像出“水立方”神秘温婉的气质;他用智慧雕饰出“水立方”纷繁自由的结构;他用手描绘出“水立方”简洁纯净的造型;他用勇气塑造出百年奥运建筑史上的经典。

    赵小钧是济南人,1985年从山东省实验中学毕业。另外,济南奥体中心主设计也出自赵小钧之手。

    

    赵小钧:“水立方”甘当配角

    两座地标,不一样的定义。

    自西向东,驱车至北四环奥林匹克公园,最先映入眼帘的本为“水立方”,但事实上,更多人愿意将目光投入她一侧的“鸟巢”——因为在很多人的潜意识当中,“鸟巢”是北京奥运会的象征。

    作为北京奥运会开闭幕式的举办场所,“鸟巢”正如自身的钢架结构一样,承载着太多期望的重量。

    比邻而立的“水立方”,别有另一番风情。

    “当我们赋予‘水立方’人物性格的时候,她更像一位东方女性,有着柔美的皮肤。默默地注视着雄伟的‘鸟巢’。”赵小钧对记者说,他更愿意将“水立方”定义为一个配角。

    “创造一个最好的配角,并不比创造一个主角容易。”赵小钧托着腮帮告诉记者,他也在同“水立方”一同成长。

    ·“深圳标王”结缘奥运

    如果说“水立方”是赵小钧设计师生涯之中的一个巅峰的话,深圳的磨练经历无疑是推动他向上的一块基石。

    深圳湾高层住宅、深圳高交会展中心、深圳江苏大厦、深圳地铁大厦、深圳碧云天住宅区……这一连串地标建筑,大都是通过投标所得,所以赵小钧被同行戏称为深圳建筑设计界“标王”。“2000年是我们比较猛的时候,基本上那一年深圳重大项目我们拿到了一多半。”赵小钧说。

    当然这不会是一帆风顺的。

    建筑设计师的工作并不局限于图纸之上,1995年到1996年间,赵小钧不但要完成自己的设计作品,也要接触工地上的事情、接触客户,与政府主管部门进行沟通,与合作者商洽。

    方方面面的工作之中,总不可能面面俱到,难免会使别人不开心。曾有一段时间,由于一个业务上的争夺,有人扬言“要找赵小钧麻烦”,于是他只好上下班拎一根钢管给自己壮胆。钢管最终没能派上用场,但是让他更加从容地面对生活。“什么经历都是财富。”赵小钧这样讲。

    赵小钧觉得设计这行当不仅仅是一门技术,实际上是一种对各种事情的理解、感受和心智的考验。

    考验是多方面的。

    “花钱盖房子,卖的也好,自己用也好。房子的主人实际上都存在自己特定的需求,这些需求未见得能够说清楚的,但肯定存在。作为一名设计师可以把它体悟出来,呈现出来,然后很准确地给它一个应对,这就是一个好设计师应有的能力。”这是赵小钧对于考验的认识。

    对待这些,他不将其定义为体验过太多挫折,相反他体味到了“吃亏是福”的意义。

    5年努力,在2000年终于取得成效。

    赵小钧成为了深圳的标王,也带出了一支在投标、设计竞赛方面过硬的队伍。

    带着从深圳走出来的这支队伍,赵小钧挥军北上,但他觉得这只是一支新军。

    至此,关键词落在了“新”上。也正是由于新,使得赵小钧获得了北京奥运会国家游泳馆的设计机会。

    ·争议水立方

    “水立方”的设计方案,是由赵小钧率领的中国建筑师小组与澳大利亚PTW建筑设计公司合作完成的。他还记得,当时在悉尼,中外双方设计团队始终围绕着水元素的表现形式来进行创意。

    按照常理,水与波浪是紧密联系在一起的。于是整个设计团队最初一直在围绕着波浪进行工作的推进。

    中外思维方式在此出现了较大的隔阂。

    外国专家拿出的均是波浪、曲线的造型。中方的三位设计师却不约而同地选择了“水平”的形状。

    三位中方设计师事先并未相互通气,对于“平静之水”的“众望所归”,是因为他们都想要表达一种阴阳对比和含蓄。

    赵小钧说,他们的设计理念受到过一个故事的启发。中国宋代的一个皇帝出题考全国的画师,题目叫做“深山藏古寺”。怎么把“藏”字画出来,这是最大的难点。结果,拿到第一名的画师,只画了一个在山间挑水的和尚,以此暗示寺庙的存在。赵觉得,这是东方思维习惯下非常吸引人的审美体验,而过于直白地模仿一种形态,则缺少那种“似与不似之间”的韵味。

    “用盒子的形状‘起义’,经过了十天的争执,才最终敲定设计方案。”赵小钧回忆说。

    之所以否定波浪,是因为他们觉得波浪传达的审美情趣太单一,“是上一个十年的东西”。

    于是“盒子”取代了波浪。

    在接下来的设计过程中,赵小钧希望体现的关键词是快乐。

    “快乐是蕴涵冲动的。自然、多变、生命感聚合在一个平静的外表下。”

    当真正的“水立方”膜结构附着在钢架结构上时,整个设计团队充满了快乐。赵小钧将“水立方”称为房子,他希望每个人在房子内都能捕捉到属于每个人自己的快乐。

    然而,在他意料之中的质疑也接踵而至。

    中国工程院院士向国务院上报《关于奥运主要场馆设计的具体建议和意见》中,对“水立方”提出了质疑。

    首先是“水立方”的ETFE薄膜造价昂贵。ETFE薄膜即乙烯四氟乙烯聚合物,是“水立方”的表面所用的主要材料之一,其厚度仅为0.2毫米,不仅导致成本上升,还使工程存在安全隐患。

    其次,在距离“水立方”1公里之内还有一个面积38000平方米的英东游泳馆,在这种情况下,“水立方”从规模和布局上来说都不合理。另外,“水立方”的室内高度确定为30米,从游泳和跳水比赛来看,也都不必要。

    “水立方”的基本定位是建成北京市水上康乐健身中心,该项目总投资大概是10亿元人民币,约合1.2亿美元。但专家认为,“水立方”如果真的在赛后成为水上康乐健身中心,其经济前景堪忧。

    对于投资回报方面的质疑,赵小钧认为“水立方”原本就不是为了16天的奥运会比赛设计的,从设计之初就是按照全生命周期的运营模式建造。而每平方米9000元的造价成本,相对于北京市目前动辄几万元的房价,他觉得并非一个高得惊人的数字。

    不过,人们争议最多的就是膜结构的坚固程度。

    有人甚至开玩笑,“水立方”的外膜,孩子的玩具枪都可以轻易穿透。

    赵小钧表示,为了防止人为故意破坏,早就在“水立方”周围形成了水域隔离带。而他在英国参与测试的时候,也曾经亲自测试ETFE薄膜的牢固度——他用坚硬的钥匙用力在膜表面刮划,才能将其损坏。他也强调:即使有了缺漏,弥补的办法也极为简单,取一块完好的膜,补到缺口处即可。

    面对互联网上潮水般的质疑声,赵小钧现在已经能够心平气和地坦然面对。

    谁的配角?

    摊开一张北京地图,可以看到奥林匹克公园恰好位于北京的南北中轴线上,在故宫正北大约四十分钟车程的地方,这一地带被认为是一块风水宝地,明、清两朝皇帝的宝座、天安门广场以及毛主席纪念堂等中国最具象征意义的标志性建筑都坐落在这条轴线上。

    而此条中轴线一侧只有“鸟巢”,而其另一侧是一连串的其他体育场馆。

    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水立方”所在区域已经被定义了。“在这种已经被定义的关系里,如果非常分庭抗礼去极力表现自己,这是无聊的。”赵小钧认为。

    “在社会和谐关系内就有这种体现。事实上,能够营造一种良好的合作关系,配角所要付出的力量要比主角大。”

    按此逻辑,“水立方”给自己的定位为配角。

    赵小钧觉得这是“水立方”生来的命运,顺着命脉去打造,是对既定事实的尊重。

    找准定位之后,对于赵小钧而言,设计本身至关重要的是需要在内心体验一种情感冲动。“你需要用情感的冲动去产生创意,用通达的理性去验证。”这两种方法实际上构成了设计的明暗两条线索。

    这在北京奥组委当初制定的奥运场馆设计任务书中体现得淋漓尽致。

    奥运场馆标准是明线,对于设计来讲并不难。暗线是奥运会带给北京和中国的意义,是对当时民众评判趣味的一种考量。

    赵小钧觉得这种趣味是在不断改变的。因此他一开始就意识到它不是一个设计师个人的问题,必须要提前了解个中的意味。

    他开始寻找其中的脉络。

    在此之前,国家大剧院、“鸟巢”、中央电视台新台址三座建筑物已经在文化界、艺术界、专业界形成了一种冲击。

    赵小钧觉得产生这样的冲击是有原因的,他认为中国经济发展到特殊阶段,每个人心里都会积攒一些东西,这是一种骚动,这里面包含着积极的和消极的各种能量。

    “一个‘怪东西’出来之后,不论同意与否都夹杂着评论的快感。不论是群情激昂,‘愤青’抑或理智,大家都是在以往比较死板的文化语境下进行释放。”

    赵小钧觉得,“三大怪”在人的心里面会制造一种涟漪,人沉寂久了需要一种解渴的东西。

    如此对于“水立方”的设计,更该突破以往的框架,体现的是一种人和自然之间用技术来解决问题的文化理念。

    鸟巢凸显的是阳刚,在一定意义上奠定了“水立方”的基调。“水立方”设计本来在打破传统的同时,也要表现阴柔的一面。

    “‘水立方’愿意去担当‘鸟巢’的配角。”赵小钧说。

    ·告别“傲慢与偏见”

    赵小钧觉得,“水立方”教会了他很多,但也曾经给他带来自省。

    作为“水立方”的中方总设计师,赵小钧的名字一夜之间跃然纸上,成为媒体追逐的公众人物。他从未否认自己因为“水立方”而“一战成名”,也毫不讳言“水立方”对于他人生的改变。

    在赵小钧心中,“水立方”中标算是一个不小的成功,也正应验着他的成长历程。

    夹杂着以往的成就,“水立方”在悄无声息之间,成为改变他本人的催化剂。

    “2000年在深圳开始被人称作‘标王’,而‘水立方’中标之后,自己更加骄傲,2003年底这种自负到了最强的时候”。当个人的欲望在无形中被放大的同时,生活的节奏有所改变。

    “工作生活中所有事情都是联系在一起的,我的自负我老婆感觉最真切。”赵说。

    2003年春节,腊月二十八,赵小钧将过年的事宜都已经安排妥当,但妻子却全然不知。在那段时间,他太习惯以自己为中心,很少考虑别人的想法。

    工作中也是一样,那一段时间赵小钧会傲慢、无理。慢慢地,他也开始意识到自己身上的这些变化。回首往事,他觉得在自己努力工作,帮助“水立方”从设计图纸变成现实的过程中,他也逐渐远离“傲慢与偏见”。

    “‘水善利万物而不争’,《道德经》上的这句话太对了。”赵说。

    他觉得当欲望来临时,有些东西会积累在自己身上,变成自我意识的强化,从而缺少对于外部世界的一种关注。

    如今,淡出了设计工作的赵小钧专注在公司管理层面,在这个成就他的舞台上,他希望给公司内其他设计师创造更多的机会。

    赵小钧说,建造“水立方”之后,自己便开始参研佛经。

    因此,他将很多问题归结为机缘,将很多成功归结为外界的恩宠,感恩之心变得真切。(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万相辛)



  责任编辑 吕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