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简介:

    1920年生于山东济南,早年就读于北京辅仁大学中文系,课余兼习书法,受教于溥心畲、溥雪齐、启功诸先生,受益良多。后从事金融工作,公余之暇多与书界交游,广结墨缘,以书画自娱。山水竹石法宋元文人画而自有新意。书学二王、初唐及北宋诸家,真书多隶意,草书多章草法,行书近米元章。

    出版有《魏启后书法选》、《魏启后书画集》等,曾获中国书法“兰亭奖”终身成就奖、首届山东省泰山文艺奖创作奖一等奖、山东省泰山文艺奖突出贡献奖。

    魏启后德艺双馨、蜚声艺苑。他是山东当代艺术发展的标志性人物。

    作品风格:

    魏启后先生在书法绘画艺术上研磨七十年,取得了巨大的成就。他的书法一方面取法晋唐宋元的经典艺术语言,具备极其深厚的传统功力;另一方面,他又取法20世纪以来出土的两汉简牍,富有极其浓厚的创新意识。他的行草书创作和章草书创作,在笔法、字法、章法和墨法等各个方面,都突破了前代书法家的樊篱,形成了自己浓厚的个人风格。他将米字行书和两汉简牍书有机糅合而自创新体,是当代书法对书法艺术历史发展的重要贡献。

    魏启后先生在绘画艺术上也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就。他兼善花鸟和山水两科,风格简净深远。他有深厚的中国传统文化修养做基础,逸笔草草而无美不臻。他的创作,遵循了传统文人诗、书、画合一的轨辙,是当代文人画发展的重要收获。

    走近人物:

    作为山东书法艺术的领军人物,魏启后先生对当代山东的书法发展产生了重要的影响,许多后学都得到他艺术探索的沾溉。他的艺术成就,获得了广泛的社会认同,赢得了良好的国际声誉。

作品欣赏

    魏启后先生德艺双馨、蜚声艺苑;书画双绝、名播海右。他是山东当代艺术发展的标志性人物。他的逝世,是当代中国书法的重大损失,是山东文艺界的重大损失。

    ·欧阳中石:魏老是了不起的文化人

    12月9日晚8时,记者拨通著名学者、书法家、书法教育家欧阳中石先生北京寓所的电话。欧阳中石先生对魏启后先生的去世深表痛惜——

    “魏老是了不起的文化人。他的书(法),他的文,他的画,都很了不起。在书(法)上,他是学‘米’(芾)的,有十分深厚的功底,他把‘米’字写得很‘活’,是有大才的。在绘画方面,他成就更高,只是不轻易露。面对魏老,就仿佛面对一本厚厚的书,让你敬重,让你深思,让你味之不尽。我和魏老之间有同学之谊,他是我的学长。魏老去世,是朋友们、老同学的损失,是文化界的损失。老友归去时,我赶不回去,我遥祝他一路走好。”

    ·陈梗桥:他的创作“随心所欲不逾矩”

    中国书协鉴定评估委员会副主任、省书协顾问陈梗桥先生表示,虽然已知魏老病重住院,但还是非常震惊——

    “魏老在全国书法界早已经是凤毛麟角了。魏老天资很高,对书画艺术有一种特殊的敏感。他学王、学米固然都功力深厚,但是,更突出的是,他与米芾好像有某种心灵的感应,暗合的地方很多。倪云林的恬淡在魏老的笔下也表现得淋漓尽致,达到了‘随心所欲不逾矩’的境界。他写出了个性,画出了趣味。他自由自在,他就是艺术。济南以及山东省内外,许多知名书画家都曾受过魏老的教益。近几年,展览、作品集、谈艺录,在社会上产生了很好的影响,对书画事业的发展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魏老辞世不只是山东的损失、全国书法界的损失,也是时代的损失。”

    ·刘正成:魏公其人如其书

    原中国书法家协会副秘书长,《中国书法》杂志社长、主编刘正成得知魏启后先生去世的消息后,马上撰写了挽联“魏公驾鹤星沉东海 锦毫乘龙墨香泰山”表示怀念之情。

    刘正成先生说:“我仰慕魏公已久,但到上世纪80年代中我才与魏公初次相识而请益,虽有恨晚之慨,但20余年间相聚不过数次而已。我们曾做过两次长谈,当时,谈笑间评点天下书事,堪称酣畅淋漓。末了,魏公弹烟而笑曰:‘平常我不多评时事,今天真人来了,我要说真话!’很显然,魏公认为我也在说‘真话’,其中包括我对他书法的评价!魏公其人如其书,‘直如朱丝绳,清如玉壶冰’。他绝不喜欢虚誉,也绝不缺少虚誉。魏公非只历下之魏公,乃天下之魏公。我赞魏公之书有两句话,云:神交米芾不师迹,意会简牍有其新!”

    ·终身成就奖实至名归

    张业法(中国书协副主席、山东省书协主席)

    上个月,第三届中国书法兰亭奖在河南评选期间,中国书法家协会主席团成员无记名投票,评选“终身成就奖”,魏启后先生以高票获得这个大奖。回到济南后,我们马上赶到医院,把这个好消息告诉了病床上的魏老。他获得这个荣誉是实至名归。他带动了一大批中青年书法艺术创作者,山东是受益最大的。他严谨的创作和治学精神将影响后来的很多人,研究他的艺术、学术也将是山东书协在今后一段时间的重要任务。

    ·他用艺术愉悦人生

    顾亚龙(山东省文联副巡视员、省书协常务副主席兼秘书长)

    魏启后先生在我眼里是一位和蔼可亲的老人,他诙谐幽默,充满智慧。上世纪80年代初,我来山东工作后,就经常到魏老家请教。他与晚辈后学平等交流,让人轻松愉快。他谈书法总是深入浅出。他的“艺术愉悦人生”的态度给我们以启发。我感觉,他已经把书法化为生活。魏老十分热心公益事业,去年,省书法家协会组织了几次大型书法赈灾活动,魏老除了认真创作外,总是说:“需要我时,一定要告诉我”。

    ·他带走一个书法时代

    范正红(西泠印社理事、山东印社社长、山东财政学院人文艺术学院副院长)

    得知魏老仙逝的消息,从心底伤感!这不只是出于个人对魏老由衷的崇敬和爱戴之情,更因为他带走了齐鲁大地上的一个书法时代!魏老是书法界一位旷世奇才。他的性情和品格仿佛在告诉人们他就是为书画而生的!他以洒脱而高逸的书法彪炳书坛。他讲篆刻就是书法的另外的表现方式,没有“书意”的印章肯定不是好篆刻,所以他用的印都是很讲究的。筹建山东印社之际,他鼎力支持。还记得他幽默地讲,如果需要,可毫无保留地“使用”他,然后就是一串爽朗而热情的笑声……

    

制作:新华网山东频道      责任编辑 吕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