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字号:

郭执铨:佛心禅性润丹青 真在自然质朴中

2015-11-10 17:05:48      来源: 新华网山东频道

山东省画院高级画师、山东工艺美院客座教授郭执铨做客新华访谈

    【主持人】各位网友大家好,欢迎收看今天的《新华访谈》。今天我们演播室请到的嘉宾是山东省画院高级画师、山东工艺美院客座教授郭执铨老师,郭老师您好,欢迎您走进《新华访谈》,也请您和网友们打个招呼吧。

    【郭执铨】尊敬的各位网友,大家好。今天非常高兴来到新华网,与大家共同交流。

    【主持人】见过您作品的朋友都会有这样的感觉,您的作品有着非常深厚的传统功力,同时也是传统与创新的结合。您作为一位优秀的艺术家,能够取得今天的成绩,一路走来也一定非常不容易。现在您能跟我们分享一下您的艺术经历吗?

    【郭执铨】要是说起绘画的经历,应该说话题很多。在我们那个时代,学画的时候,没有说要考学,要有招生,那时候大学没有招生,就是说从心底里就是喜欢艺术、喜欢绘画。那时候我十几岁,我拜访了魏启后老先生,在他那里认识了省内的一些大师级的人物,得益于在魏老先生的地方,应该说认识这些老先生,受益匪浅。十几岁的时候就懵懵懂懂的接受了一些应该说在他们那个年代,就是说非常深厚的一些艺术的熏陶。这样自己绘画的兴趣应该说更加浓厚了,也更加坚定了自己在绘画道路上走下去的决心。所以说一直以来在老先生的影响下,应该说那个时间拜师的过程中自学,以后1977年恢复高考,就走上了一个专业绘画的道路。大学毕业以后就分配工作。从工作到现在一直以来,一直是坚持绘画,我是这样,我大学毕业就分到机关工作,机关工作它严格意义上不是专业,虽然我是绘画专业毕业,但是到单位还是业余绘画,因为毕竟机关上有机关的工作,这样一直也没有丢下绘画。所以说走到今天,在老师也好、同学也好,有一些作品他们也比较认可,自己感觉也是很欣慰。

    【主持人】我们都知道,在您的作品中,像花鸟、人物这样的题材,您是非常的精彩。请问是什么机缘让您当初钟情于这样的题材?

    【郭执铨】我是上了很多学校,说来话长,1977年我考学是考的山师,我考取了山师,因为那时候政审非常严格,所以说第二年我就考中专,山东工艺美术学校。以中专第一名的水平录取,中专毕业以后我就考的艺术学院,在艺术学院是学的国画、人物,在中专是学的设计。所以说在中专期间,应该说在上学期间,受郭志光老师影响比较大,所以说对花鸟画比较偏爱。到艺术学院是学的国画人物,所以说花鸟和人物应该说都是我的专业。

    第三个学历是山师大,我又回到山师大,因为我这人也是很执着,最后一定补回去,一定要考回去。我工作第一年就考到山师。这样就被录取了。学校那个时间还有学费,要拿学费,希望毕业以后还回到原单位。我这样毕业就回到原单位,可以参加分配。所以说有时候我也在想,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单位供了你四年,钱不在多少,关键是有你这个人的迫切的一种心情,自己也得理解。这样毕业以后,一直对国画人物和花鸟就一直在研习,也没有涉猎其他东西。业余时间再调侃画一些别的东西,作为自己的补充。

    【主持人】我记得在一篇艺术评论文章中,有人说您的作品具有佛心和禅性。请问您对此是如何理解的?

    【郭执铨】佛心、禅性,我觉得在绘画到一定程度以后,应该向一个高端去追求,这个高端是一种精神的层面,所谓佛心就是一种精神,一种真心,禅性应该是在生活当中体现。佛心我是这样认为,在绘画上表现应该是形而上的东西比较多,在理论上,在自己修养的层面上也比较高,要用真心去观察生活,用真心去绘画,然后你才能打动观者。在这个期间,还要在生活当中,禅性有好多人说画画,画出一张作品来很空明,具有禅意。实际上他这张画,要说真正意义上体现禅意,从哪个角度体现?就是它那种艺术性高,它那种文化的含量高。所以说给观者有一种空灵之感。我理解的,一定要认真观察生活,真心去体味艺术。

    【主持人】的确是,只有心里具有了佛心和禅性的艺术家,也才能在他的笔下创作出这样深远的意义。也想请问一下您,您在这些年的艺术创作经历中,有过哪些对您影响很深刻的事情?

    【郭执铨】影响很深的事情也是挺多,在绘画过程当中,第一是有一些老先生对我的影响很大,你像魏老、宗维成先生、孙敬会老师,孙老师是我的启蒙老师,我十几岁就跟着他,魏老我们是有亲戚关系,所以说去的比较多。去的都是一些老学者,所以说有幸在那个地方结识了一些老先生,他们对我的帮助挺大。这是第一点。

    第二点,在绘画过程当中,有一些前辈的作品,还有一些同行的有激情、有影响的一些力作,对我影响挺大。所以说在绘画过程当中,应该是一直在探索、在追求他们的亮点,自己在修养过程当中,也是不断的提升自己的文化修养和艺术修养,不断的在各方面汲取营养。

    【主持人】在您的作品中,我们除了能够感受到比较浓郁的传统气息之外,也能够发现它有一些水彩和油画的元素。也想请您分享一下,您是如何形成自己艺术风格的?

    【郭执铨】就是说色彩和水墨的关系,绘画应该说几千年文化中,始终贯穿着绘画、文学和中国传统文化的一种脉络。自从宋代,宋元以来,山水画也好、花鸟画也好,已经达到一种极致。在他们的绘画当中,多数体现的是传统的功力。因为到现在的时代当中,应该是融进一些时代的意境,“笔墨当随时代”,这个大家都知道,但是泛泛地讲笔墨当随时代,我觉得还不能足以体现一个艺术家在创意上的追求。应该是不断地把时代的印记、这种感觉、这种鲜活的生活状态体现到画里边去。那样传统的文人画就得到了一些现代意识的交融。这样在绘画当中,多体现的是笔墨,这是根本的东西。

    然后在传统的笔墨当中,加到一些色彩的感觉,这种色彩的感觉,也不是说格格不入,应该是在入调、入情、入理,同时观者看上以后,能非常容易接受。在接受的过程当中,还能有一种愉悦之感,我觉得这样才是我应该追求的目标。但是现在看来,有一些画还达不到这种要求,所以说还要不断的去体验、去做一些尝试,在这方面。

    【主持人】郭老师,我们注意到在您的绘画语言中,青花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元素。请问您在绘画过程中,艺术是如何演进到这样一种元素的状态?

    【郭执铨】花鸟画应该说在传统几千年过来以后,大同小异,很容易雷同。所以说我在创作过程当中,也是在苦苦思考这个问题,每一个画家都有自己的特点和自己鲜明的一种个性,还有自己的绘画语言。一直以来,就是在考虑怎么样在绘画过程当中突破,怎么样很自然地把自己的绘画语言体现在画面当中,所以说就尝试着用青花。用青花也不是说偶然的把青花移植到画面上来了,我对传统的图案,特别是上学的时候,我研究传统文化、传统图案下了很多工夫,特别是彩陶。彩陶每个文化遗迹都不一样,比如马家窑文化、大汶口文化,它不一样。它不一样体现在哪里?它的图案,它的图案不一样,就是说老百姓当时的生活背景不一样,所以说反映到它的艺术形式、艺术样式上来是不一样的。所以再说彩陶文化的影响下,我觉得很美,这个东西入画非常美。然后进而到元代青花、清青花,它的演变过程是很有秩序性的。同时体现了高度的艺术的概括,特别是明青花,还有清青花,还有康乾盛世时期的青花。所以我觉得怎么样移植到我的绘画当中,所以我就尝试着用青花瓷,用传统的青花瓷,然后用绘画折枝的表现形式,然后有机的和画面融合到一起,组成一个有机的进步也好,一种折枝展现也好。通过十几年的尝试,现在大家都比较认可。特别是有一些专家老师,还有我的一些老师,谈起来以后说这就是郭执铨的东西,一看就是郭执铨。前一段时间和梁文博老师、岳海波老师,还有卢洪刚老师,我们十几个人搞了一个展览,梁文博老师说一看就是执铨的东西。他这种鲜明的形式、鲜明的个性、鲜明的绘画语言,已经定格了。实际上这也是多年来形成的一种风格,所以说绘画一种形式也好、一种个性也好、一种绘画语言也好,不是一蹴而就的。在自己实践的过程当中,同时在绘画的领域里边,大家有一种共识,这个东西不是说乱来的,一定要有传承、有继承,同时有秩序,不是说每张画都有青花,或者说每张画都有个瓶瓶罐罐,那也不是这样。画里边在合适的位置、合适的空间里边,然后体现这种个性的东西,我觉得这画将来画下去,不断地自己的技艺提高、自己的认识上提高,还有一些演变。所以说不能苛求一些东西,有一些画画的在苛求自己变,实际上那个东西就是空中楼阁,没有根基,一定要有传承的东西。

    【主持人】是的,记得在2000年的时候,您出版了自己的画集,当时著名画家张彦青老师是亲自为您的画集撰写了题为《真在自然质朴中》的序言。请问您作品中自然、质朴这个意境是如何被创造出来的?

    【郭执铨】当时是2000年,当时我评高级职称,它的要求除了获奖作品,必须有两本以上著作,其中要有一本画集。那时候就和张老,张彦青老师聊起这个事来了,我说我有一本画集,看看能不能找个老先生或者找谁写个序。张老当时非常高兴,他说这是个大事,执铨,你把那本书稿拿过来,我看看作品,然后我给你写一篇序。那时候他在山东艺术学院南边住,老先生非常热情,然后没用一个星期的时间,给我把序写好了。其中里边字里行间体现出在我的作品中,他看出一种非常质朴,同时还不矫揉造作,而且有自己的个性。他评价的应该说很高,我自己看了以后,我觉得也是老先生对我的一种期望。张老过世也好多年了,所以说每每想起这些事情来,我也有愧于老先生,因为自己的艺术水平也没有多少长进。但是那时候,2000年的时候,他已经给我写了很高了,实际上也是对我的一种鞭策。

    【主持人】听了您今天的讲述,我们能感受到您在艺术创作过程中,有着鲜明的风格和卓越的理念。就像那句话“物我两相欢”,也正是彦青老师说的那句“真在自然质朴中”。我们祝你未来的艺术之路发展前程似锦,同时我们也非常感谢您能在百忙之中作客新华访谈,同时也感谢各位网友的收看,我们下期同一时间再会。

    【郭执铨】再见。

延伸阅读
分享到
实习编辑:宋玮
频道精选
新华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新华网或新华网山东频道"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新华网或新华网山东频道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新华网或新华网山东频道",违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新华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联系方式: 电话:0531--82024762
01007017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170991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