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字号:

谢朝林:三种技艺演绎多彩艺术人生

2015-12-09 14:29:55      来源: 新华网山东频道

山东省知名艺术家谢朝林做客新华访谈

    【主持人】各位网友大家好,欢迎收看今天的《新华访谈》。今天我们演播室请到的嘉宾是山东省知名艺术家谢朝林老师,谢老师您好,欢迎您走进《新华访谈》,也请您向网友们打个招呼。

    【谢朝林】你好,广大网友,我是山东省博物馆谢朝林,今天走到新华网,谢谢大家。

    【主持人】我们都知道,您在非常小的时候就非常喜欢画画,而且在学生时代就跟从像张茂才、黑伯龙、弥菊田这样的国画大师学习画画,打下了非常好的国画基础。您首先可否向我们分享一下,您小时候的这些画画经历。

    【谢朝林】我很小的时候就很喜欢画画,那时候还没上学,就在家里胡画。画的时候,那时候是个大杂院,我夏天的时候就搬着凳子在外面画。有个老邻居是个退休的军人,是个旅长,他很喜欢小孩。我可能是他喜欢我,成天跟我闹。他看着我画画,就把芥子园画谱,还有一些古代的画谱给我临,我就很高兴,从那里又打了点基础。以后上学后,就一直喜欢。尤其是到上初中,上初中的时候考进了十六中,十六中有个语文老师和美术老师,他是两门都兼任,就是张茂才,以后我才知道张茂才是个大师,当时就是个老头,就是个教书先生,长的比较邋遢,留着胡子,冬天冷的时候,那时候都没有暖气,冻的流鼻水,随擦着随讲课,他也不大在乎。当时上美术课的时候,他都是画一个两个,画苹果、画茶杯,有时候也随意画。我不管画什么,老师都给我5分,那时候都是5分制。同学说,谢朝林,你看老师向着你,画什么都给你5分。我说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老师给我5分,是不是看我画的好还是怎么着,我也就笑笑过去了。

    以后说来也巧,初三的时候,黑伯龙,黑伯龙实际上是张茂才的学生,他又教美术课。以后我又从十六中考到三中,一直是黑伯龙教我美术课。黑伯龙对我,当时好像是有个比赛,就是学期有个美术班比赛,我画了个画,还得了奖,现在找不到了,以前还留着。黑伯龙他长的挺高,我小时候长的很矮,我现在长的还算高点,很矮,胆很小。他个子挺高,眼挺亮,我一看眼那么亮我就害怕他。他说,谢朝林,跟我上家里去,我教你画。吓的我就没敢去,我害怕他。不过他对我还是很关心有时候画画的时候我在旁边看,画竹子、画山水,实际上也是个启蒙阶段。以后就慢慢的初中毕业以后到高中毕业,我一直学国画。

    高中毕业以后想考大学的时候,说实在的,咱学习成绩也不是很好,再一个就是那时候要考美术学校得上北京考,也没这个钱,说真的也没这个胆量。实际上也巧了,王昭善先生在济南美术馆招雕塑学习班,搞雕塑。我寻思不管是雕塑也好、国画也好,反正都是艺术,我就先试试。所以我就去考了,考的是素描,那时候脑子里也不知道素描这个概念,反正就是用铅笔画画,就这么个印象。因为和国画距离比较大。结果去了考了之后,也录取了,录取了就跟王昭善老师学习雕塑。

    后来,我在工厂里待了很长时间,在工厂里对我来说也是个考验,就是肯干、不怕脏,雕塑就得需要这种人。就是你不光脑子灵,还得不怕脏、不怕累,因为搞雕塑就是个辛苦活,又是水又是泥的,所以说跟王昭善学雕塑,一学就是三年,该毕业了,虽然也招新生,但是我们这帮老学生一直就跟着王昭善学雕塑。文化大革命以后,就搞城市雕塑,城市雕塑就是山师那主席像,我们就过去做了。山师那个主席像,再就是原来工业展馆、现在赤霞广场那个主席像,那就是王昭善老师领着这帮学生去做的。因为这中间你做的再好,因为它得上边批下来才行,大型雕塑当时国家也有个规定,就是得允许你才能做,也得看稿子。当时是张松鹤来审稿,提了很多意见。因为工业展馆那个主席像已经很高了,得有十几米,那时候扎架子,当时也是费了很大的劲,上泥的时候是一筐筐的上泥。老师在上面指挥,我们这伙像小工一样爬上爬下。一天说真的,从早晨上去一直到吃饭再下来,连口水也不喝。那时候咱是小伙子,也不怕,就一直这么干。这就是工业展馆那个主席像。现在工业展馆那个主席像已经上哪儿去了?旧城改造,已经搬到赤霞广场了。

    【主持人】谢老师,见过您作品的朋友都会感觉到,在您的作品中有着非常浓郁的书卷气息,请问您是如何将这种意境贯穿在您的作品中?

    【谢朝林】说起绘画和写字一样,是心声。我因为搞雕塑上的博物馆,在博物馆一待待了30年。所以在博物馆这段时间接触的书画很多,那时候很少有展览,我就把时间泡在博物馆的资料室里,成天就是看资料、看画册、做笔记,我这不拿了两本很厚的笔记,不断的学习,不断的临摹古画。芥子园画谱又给我开了个好头。以后就因为不断的学习,知识有了,再一个就是心胸开阔了,以后就是出去写生,那时候跟着弭菊田,早期的时候跟着张茂才、黑伯龙学,那是在学生时期。以后搞雕塑了之后,因为省市博物馆实际上有时是一家,因为我是搞陈列的,就经常到市博物馆,跟市博物馆很熟了。很熟了以后,弭金东是弭菊田的闺女,她跟我关系熟了以后,她说你这么喜欢国画,你跟我爸爸学多好,当关门弟子。我说好,就这样到她爸爸哪里去学。她看到我的画说你得多临摹,我就是多临摹。别的他没有怎么说,就叫我多临摹。我一看当时说多临摹什么意思,就是照着古画画,也算是开个了好头。

    以后因为工作的关系到处跑,到长岛、到南方,就到各个大博物馆去转,转的时候,风景对我来说影响很大,所以说走的路多了,看的书多了,自然笔下也就有些东西了,别人看着好像有些东西,不空泛。我还是得益于看书多,走的多。这就是说读万卷书、行万里路了。这还是那句老话,实际上那句老话也是对的。

    【主持人】是的,您的作品是清新灵动高雅的,这也是您热爱生活的体现。有句话说,艺术是源于生活而高于生活的,那么您可否再跟我们详细讲述一下,您平时在艺术创作中的写生经历?

    【谢朝林】我这个人就是手勤、腿勤,我可以说是走到哪里画到哪里。那时候博物馆出差,也是农村到处走、到处画。以后说真的,要真出去,因为博物馆总是有限的几个人、有限的地方,退休以后我就好像自由了似的,先是国内,到云南丽江,再就是张家界,去了以后看到大山大水大瀑布,看到玉龙雪山云来雾去飘飘渺渺的那种景象,觉得很震撼。实际上笔下自然也就有了。当时上丽江画的丽江城里的叫茶马古道。再就是画的玉龙雪山。这给我的影响很大,因为画山水就是得有山有水才好看,山水不见真山真水,你老是说古人的东西,那总是死的,不生动,不敢变化。有这么高的山吗?云是这样的吗?觉得好像是古人没来过,古人来了哪来的?就是打个问号。去了一看,确实是厉害,震撼。尤其是到张家界以后,和黄山完全不一样。黄山的东西,因为看的多了,感觉有点沉闷,其实也不是沉闷,看的多了叫不新鲜。到了张家界一下新鲜了,所以说我的风格也就从那时候开始变了,变得豪放了、火辣了,变得有内容了,变得丰富了,再就是变得云来雾去,有味道了,从那时候开始变的。

    【主持人】说到绘画,我们还知道您在雕塑领域也是名扬齐鲁的,据了解,像山东师范大学的毛泽东雕像和英雄山的毛泽东雕像,您都参与过其中的创作。您可否再跟我们详细介绍一下,您与雕塑艺术的渊源?

    【谢朝林】雕塑艺术说真的,它是体力、脑力、合作精神的一个综合艺术。再一个,用的人也不是小数。咱举个例子,山师主席像,它是全国的力量,请北京的张松鹤里定稿,全校师生全力以赴,当时那正是个小树林,把树林全都铲平了,塑主席像。当时想在室内做,因为什么,室外搭棚子不好搭,想在室内做。但在室内做,高度不够,室内只有5米高,塑像要9米,就往地下挖,往地下挖视觉又变了,费了很大劲,结果张松鹤过来以后说你这样视觉不对,视觉不对做出来的东西你看着好看,抬起来以后就完全不对了。他说你必须在原地,原高度做,做出来以后才不会变形,才不会有视觉差。这样没办法,全部又重新在原地扎起架子、扎起棚子,弄得工程量太大、用钱太高。当时好像是考虑到成本问题,以后就不计成本了,就把这个干起来了。那时候指挥的时候,用吊车,那时候和建筑工地是一样了,砸泥的十几个人,一上泥就好几筐,成筐的往上上,很艰苦,但是大家齐心协力,老师也好、学生也好,专家也好,都齐心协力把它做起来,到现在也是个经典。

    【主持人】是,说到雕塑艺术,我们也会想到您在黑陶艺术领域也是为山东文化做出了很多的贡献。记得在2009年,您参与了以二十四孝为主题的黑陶雕塑创作,而且这些作品还在第十届文博会上展出,备受人们的关注和喜爱。您可否再给我们讲解一下,您与黑陶艺术的渊源?

    【谢朝林】说起黑陶,也是有个缘份,因为做黑陶的时候,以前的时候,认识闵伟,闵伟是黑陶艺术闵家的后代。闵是闵子骞,闵子骞就是棒打芦花二十四孝的闵家,他是闵家的后代,他做黑陶。我想二十四孝、黑陶这不连成一起了吗?再就是百花公园的闵子骞墓,我和王昭善老师就在闵子骞墓里头住,我们成天在那里围着老师搞雕塑,老师很喜欢这些学生,这些学生也偎他。老师就给我们讲课,就在院子里干了不少。就是现在李清照雕塑,就是王昭善在那个院子里完成的。

    回过头来说起黑陶,因为这种渊源关系,所以我对黑陶,对二十四孝很感兴趣。以后参加个组织,就是济南市华夏促进会,因为当时孝文化,就是当时的传统文化说根是孝,百善孝为先。孝道是中国传统文化的根基,尤其处朋友,不孝顺的人不能跟他打交道。所以对孝,说这个事,就是很愿意干。结果市长已经同意,所以有一个小组叫雕塑小组,我当时是组长。有这个便利条件,就组织这帮人,这帮同学、朋友就搞了,搞了一年的时间,最后把它搞起来了。因为做雕像,二十四孝当时的泥稿,先做泥稿,很费事,做完泥稿以后还是翻模子,翻完模子以后还得烧陶,工艺很复杂。二十四孝弄起来以后工程量很大,基本上做是用了一年,烧成用了一年,基本是两年的时间才把二十四孝弄起来。最后展出效果是不错的,也得到了社会的肯定。

    【主持人】是的,都说艺术是相通的。您觉得像绘画、雕塑、黑陶这三种造型艺术,是如何在您的创作中彼此贯通的?

    【谢朝林】实际上艺术是贯通的,我认为古代这些搞雕塑的人,也画的不错,也画的很好。不过随着时间的推移,因为社会不认可,书画定位很高,比不过它,慢慢的就都不大搞雕塑了,都回过头来搞绘画了。实际上国外的高手和中国的高手,只要是高手,他是绘画、雕塑都能来。实际上是共通的。

    【主持人】今天听了您的讲述,我们对您多姿多彩的艺术人生有了更丰富的了解,您的作品是生机盎然的,就像您永远充实和年轻的心态一样。今天也非常感谢您能在百忙之中作客《新华访谈》,同时也感谢各位网友的收看。我们下期同一时间再会。

    【谢朝林】谢谢大家。

延伸阅读
分享到
编辑:夏莉娟
频道精选
新华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新华网或新华网山东频道"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新华网或新华网山东频道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新华网或新华网山东频道",违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新华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联系方式: 电话:0531--82024762
01007017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174071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