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光远

未来的中国将迎来“大城市的时代”

下一步城镇化的重点,在城市群发展的过程中,城市也会有侧重。有了高铁以后,我们的思维、我们未来的发展,就是完全跟过去不同的一个状态。
精彩观点
1
高铁对区域和城市的改变其实刚开始   
高铁对区域和城市的改变其实刚开始   
https://vodpub1.v.news.cn/original/20200422/8ae24a64ee554140b2ec6419656bc381.mp4

高铁的效益其实这几年大家研究越来越深入,特别是对高铁形成的这种同城化的研究,从量化的角度大家看得越来越清楚。我觉得高铁真的改变了中国城市发展的大格局,过去我们很难想象城市与城市之间的距离会这么近。其实我最早感受到这个是在长三角,我们在无锡开会,开完会以后他告诉我说晚上要到上海去吃饭,吓了我一跳。但是你坐上高铁以后,你发现无锡跟上海之间基本上同城化。这是高铁时代我们的生活、我们的区域、城市与城市之间的关系,跟过去完全都不同。所以我觉得高铁现在带给我们的,就是我们过去设想的那个城镇化、城市群的梦想,现在正在实现。过去我们讲城市群,其实是一个概念,因为城市与城市之间的距离、城市与城市之间的协同效应根本发挥不出来,现在完全不一样,

所以现在我们去看一些区域发展的思维、区域发展的战略,在高铁时代跟非高铁时代完全不一样,山东其实完全具备这样的得天独厚的优势。江苏现在是十几个城市全都通了,我觉得未来中国大的省份、重要的城市由高铁连接起来,一定是一个基本的城市基本配置。大家在思考的时候就会想,我怎么样能跟大城市之间形成这种互动。包括北京跟周边城市的关系,也会因为高铁而改变。我过去到内蒙古、到大草原的时候,感觉很远。现在有了高铁以后,现在内蒙古的很多城市,想着怎么样让北京人周末到它那去度假。过去大家觉得这是在说笑话,现在基本是事实。所以我觉得这种改变前所未有。中国的高铁经济、高铁对区域、对城市的改变,我认为刚刚开始,这是一个大课题。以后中国的城镇化,就是我们的城镇化能不能形成以城市群为主要载体、为主要生态的这么一个城镇化的格局,高铁它起着非常重要的作用。没有高铁,这些一切都无从谈起。所以我觉得十年以后,我们其实对高铁的认识不是说已经很深入,而是刚刚开始,包括对区域的改变刚刚开始。

1
新旧动能转换关键在于城市的崛起
新旧动能转换关键在于城市的崛起
https://vodpub1.v.news.cn/original/20200422/c1dd66af32d5470598735657002c4fa3.mp4

山东如果讲跟广东、跟江苏之间的比较的话,其实我觉得在城镇化的战略方面,我们有很多需要加强的地方。比如说在山东这么一个全国第三大经济大省,我们能不能有一个争取到一个国家级的,就是国家战略层面的这种城镇化的一个国家战略。我觉得你看现在珠三角有、长三角也有、京津冀也有,山东半岛城市群是我们十大城市群,但不是国家战略。所以我觉得这是一个。

第二个,其实我讲了,山东的城市总体的竞争力都不错,具备成为国家级城市群、具备上升成国家战略的一些基本元素。我们每一个城市拿出来都有自己的特点,都有自己的竞争力。这是山东整个城市发展比较均匀、比较平衡的一个特点。但是我们要选优秀的学生,我们要山东十几个城市里边,不仅仅有青岛,不仅仅有济南,不仅仅烟台,我们崛起一帮,我们的优秀学生还不多,这是下一步我们发展的。

第三个,我觉得山东应该抓住城市群发展的一个重大机遇,过去其实山东经济能走到今天,我觉得也是因为城市的发展。它的总体城市发展不错,以后山东经济要真正实现这种产能的转型,新旧动能转换的转化,关键还在于城市的崛起,培育城市的竞争力,从方方面面去培育。所以我觉得是下一步山东半岛城市群的发展,包括跟周边几个国家级重大城市群的对接,可能是下一步我们的一个发展战略。山东一定要有开放的思路,一定要跳出山东,一定要跟周边做对接。我觉得山东半岛城市群,哪一天真正崛起,那就是山东经济真正完成它重大嫸变的那一刻。

1
城市的崛起关键在于挖掘自身特色
城市的崛起关键在于挖掘自身特色
https://vodpub1.v.news.cn/original/20200422/c1dd66af32d5470598735657002c4fa3.mp4

城市的特色才是最重要的,一个城市本身有没有生命力、有没有未来,关键在于特色。像临沂这样的城市,怎样把它的特色、把它的优势真正的发挥出来,怎样给它很多的政策。

第二,高铁时代对临沂这样的城市而言,对它的下一步真正发挥它城市的特色优势,其实提供了一个很好的条件。就是城市与城市之间的互动、资源的协同、资源的共享,完全可以做起来。比如说我们是一个北方最大的商品集散地,但它还有个最大的前提,就是这个集散地的辐射力取决于什么,这取决于交通,所以高铁给了它很大的助力。临沂应该抓住这样的机会,把它真正的运用起来。过去我去临沂,临沂的朋友给我介绍,都讲北方最大(商品集散地),跟义乌差不多。我说你们叫做临沂,你们就要把临沂做成你们真正想要的样子。我觉得这是因为时代机遇很多,对于每个城市而言,下一个十年能不能崛起,关键取决于如何去做,如何把自己的特色优势能够发挥出来。所以我们认为,下一步城镇化的重点,在城市群发展的过程中也会有侧重。我们有了高铁以后,我们的思维、我们未来的发展,就会完全跟过去是不同的状态。


独立经济学家、中央电视台财经频道评论员

010070070010000000000000011200000000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