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慧医者 常思普济众生

智慧医者 常思普济众生

新华网首页 时政 国际 财经 高层 理论 论坛 思客 信息化 房产 军事 港澳 台湾 图片 视频 娱乐 时尚 体育 汽车 科技 食品
从医30余年来,董蒨用他 “法力无边”的双手,创造了一个又一个奇迹,给无数患儿以新生。
精彩观点
1
董蒨

利用信息化手段推进5G与医疗融合发展

利用信息化手段推进5G与医疗融合发展
https://vodpub2.v.news.cn/original/20191206/d96e9e24cf5e4bf092c28e687d6bbe24.mp4

大家好,我是青岛大学附属医院院长董蒨,是一个小儿外科的教授,主要从事的专业是孩子的肝胆疾病和孩子的肿瘤性疾病。

医院里面这几年我们在整体医院信息化建设方面可以讲还是走在前列的,我们现在正在和中国移动联合进行研发的一种高科技的医学技术+信息化技术和5G技术怎么更好的应用。我们选择的场景是在30公里外的一个郊外的社区卫生院,有一个病人去就诊,他腹部怀疑有些疾病。本来这个病人需要跑好远跑到医院来排队、挂号等等,我们也希望通过我们发挥大医院的技术的优势,借助互联网的技术,让我们的专家在我们医院里面坐在电脑屏幕前就可以看到几十公里,甚至几百公里外的病人,特别是山区、一些边远地区的病人。这样的病人通过5G的互联网技术,就可以把B超采取的一些影像图象非常清晰地、没有任何丢失地传到医院来,传到专家面前的大屏幕上,这样专家可以进行实时的诊断。这样的话,对帮助病人具有非常重要的意义。我们甚至还想,如果万一发生了自然灾害,甚至发生了一些很严重的问题,病人无法到大医院来,可以利用这些技术对远方的病人提供非常好的服务。

1
董蒨

海信与青大附院奇妙的数字医疗故事

海信与青大附院奇妙的数字医疗故事
https://vodpub2.v.news.cn/original/20191206/67dbc6fb491041cba2c5168710348f3d.mp4

我是做小儿外科,特别是小儿肝胆和小儿肿瘤的疾病,所以平时就见到很多孩子肝脏或者胆道、腹部长巨大肿瘤的病人,我曾经连任过两届中国医学会小儿外科分会的常委和小儿肝胆外科学组的组长,很多病人来自全国各地,全国29个省市、自治区,有很多肝胆或者肝脏上长巨大肿瘤的孩子到我们这儿来,在7年以前,当时面对这些巨大肿瘤的病人,我们看到了以后,对医生来讲,最想了解的就是我希望在做手术以前,我就能了解、能准确地判断我能不能做手术,安全、彻底地把肿瘤切除,安全地挽救这个孩子。而达到这个目的就必须需要一套计算机的技术来帮助我们。在7年以前,我们就申请了国家的“十二五”重大课题。

在研究过程中遇到很多问题,这课题是医院的医生、大学计算机学院的教授最初结合的,后来发现一些问题以后,一次偶然的机会,海信集团的董事长周厚健到我办公室来,然后谈完了事情以后,我脑子里面老想着我的课题,就迫不及待的向周董事长“求救”,我问周董事长,我说你们海信有计算机高手吗?周董事长说我们海信有8万员工,觉得能帮助我们。这样周董事长了解了我的需求以后,在他们海信集团就找了一些专业技术人员跟我们合作。这样的话,我们就开始了非常好的青岛大学附属医院和海信集团的产学研结合的合作。

我们做了大量的动物实验,然后研发了非常好的医疗设备,海信计算机辅助手术系统,叫Hisense计算机辅助手术系统和Hisense SID,就是外科智能显示系统。利用这两款高端的医疗设备,医生可以把病人的原始的CT影像、CT文件获取以后,通过我们这套系统进行三维重建,对手术进行规划、设计,然后拿出来一个三维模型,利用我们的手术来帮助外科医生来做手术。

这套系统研发出来以后,通过不断地更新、不断地改进,现在这套系统在计算机辅助手术方面,在三维影像的重建手术规划方面,我们认为它能达到世界的领先水平。目前已经装备了中国的100多个医院。利用这个设备,也挽救了近万例的病人,给医生提供了非常好的手术和指导。

我们这套技术,整体的技术和取得的科技进步的成果,也曾经获得过2017年的青岛市科技进步一等奖。今年我们也成功地申请了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公示已经结束,已经正式公示,我们成为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的侯选项目。

我们有一个非常重要的体会,医生在临床上发现问题,寻求企业和大学的帮助,实行典型的产学研的结合,这样的话对促进医学科技的进步,对给病人提供良好的医疗服务都是非常重要的。

1
董蒨

创新思变 用双手创造生的奇迹

创新思变 用双手创造生的奇迹
https://vodpub2.v.news.cn/original/20191206/1daed808aebe4cc2ba7cd819e33c754c.mp4

产学研结合的医学科技进步、研发的高端的医疗技术,对挽救我们的病人具有重要的意义。在6年以前,当时那天我正好过50岁生日,在家里面庆祝生日的时候,接到了医院的急救电话,在黄岛院区有一个孩子,是青岛黄岛那边农村的一个孩子,在家里面他爸爸倒车的时候,不慎把孩子给撵过腹部,整个轮子压过了腹部。然后就发现孩子肚子疼,精神非常不好,然后把孩子送到当地医院,他们检查以后就紧急的给孩子输了血,然后送到我们医院来。通过医生的初步检查,发现孩子肚子里面应该有大量的血液。然后尽管输着血,但是还是贫血,孩子处于严重的休克状态。我接到通知以后,救护车也到家里面接着我开始向黄岛走。在路上一边走,我就一边了解病情,一边给护士、医生、麻醉师们下指令做哪些准备。

赶到黄岛,晚上9点多了,这时候孩子已经安排躺在手术台上了,看到孩子肚子非常隆起,但当时只有一般的CT影像,看了CT影像以后,发现这个孩子肝脏应该有问题,但具体什么样的问题,哪些严重的问题,不是很清楚。因为通过一般的CT影像检查,只能大体的估计。但是可以清楚地看到孩子腹腔里面有大量的液体,我们估计应该是血液。穿刺以后,就有大量的鲜红的血液、不凝的血液,就判断孩子应该是肝脏和腹部的脏器受伤。具体什么伤,不是很清楚,只能做剖腹探查手术。

刚打开腹腔的时候,就发现因为肚子里面出的血太多了,然后快速的清除肚子里面的大量血液,看到肝脏右叶有个裂口。当时就想,是不是肝右叶破裂?因为这样的我们的经验很多,我心里还疑惑,这么个裂口会出这么多血吗?然后紧急、快速的把这个裂口进行了修补。

然后松开肝门阻断,就发现有大量的鲜红的血液从肝门部涌出来。这时候我就判断,应该是有动脉的破裂。把肝脏翻过来仔细地看,肝动脉断了,只有一点相连,大部分断了。因为肝动脉的血液不断地涌出来,这时候把肝动脉进行了阻断,然后进行了吻合。因为孩子,4岁的女孩,肝动脉是很细的,但是在手术显微镜底下进行的血管吻合,吻合完了以后松开肝门,又发现很多暗红色的血液从肝脏后面涌出来。这时候我整个的后背出了一层冷汗,就有点毛骨悚然的感觉。这个孩子我不知道还要遇到哪些问题,这些问题怎么办?这时候没有办法,就把孩子的肝脏左叶做了游离,翻过来一看,就发现肝脏左叶和右叶的交界处,在肝脏的后面完全断了,而肝脏的表面看不到。这时候我明白,是因为孩子被汽车轮子压过腹部以后,脊柱担着肝脏,把肝脏的后面整个的给碾压,轧断了。这样的话,没有办法,只能又临时决定把肝脏的左叶给切除。而支配肝脏的血液、血管、胆道等等都进行了快速的处理。

通过这样手术,三个多小时就过去了,然后松开肝门阻断,看肝脏出血不是那么严重了。但后来又发现,所有的切口和肝脏的创面都在渗血,这时候我意识到孩子因为严重的创伤,应该出现了DIC,全身的血管内凝血,导致她自己的凝血机制不行,就严重的渗血。没有办法,把肝脏创面进行了修补。

当时手术结束了以后,我自己心里头一直是忐忑不安。我觉得80%这个孩子活不了。但是那天通过全院100多位医护员工的医治、抢救、努力,孩子昏迷了4天,打了4天呼吸机,进行了各种各样的救治,孩子最后活过来了。

当时在手术台上,我希望能有一个设备,能有一个“火眼金睛”,在手术以前我能了解所有的病变,进去以后不至于让医生探查的过程中这么狼狈。没想到,6年以后又发生了几乎完全一样的一个事件,一个4岁的男孩在大超市的停车场,被旁边的一个车撞倒,压过腹部。场景几乎一样。这个孩子被紧急送到我们医院来。在送来的时候就不断地我联系,我就了解了伤情,就知道孩子怎么进行相关的检查处理。我们非常庆幸,事隔6年,我们研发出来了我们的新式武器海信CES计算机辅助手术系统。

这个孩子送到医院来以后,直接进了CT室,我们进行了CT检查,然后在十几分钟内就做了它的三维重建。通过三维重建,我准确地了解这个孩子腹部受伤的情况,他的脾脏创伤,他的肾脏有创伤,但是最重要的还是在孩子的左肝和右肝交界处的后面,几乎完全断了,但前面是连着的。是因为三维影像的重建,可以清楚地看到这些。这样的话,在手术以前我可以做到胸有成竹,我知道孩子哪个地方出了问题,出了什么样的问题。我们就采取了一切的应对措施,这个手术两个多小时就顺利地切除了。我可以非常快的知道肝门阻断以后就直扑受伤的地方,同样也是做了肝左叶的切除,然后把左肝支配的血管进行了结扎,进行了非常顺利的处理。两个多小时完成了手术,这个孩子就止血止住了。当天晚上孩子就完全清醒了,住了6天就顺利出院了。

从这儿可以看到,两个几乎完全的病例,都是4岁的,一个男孩、一个女孩,受了几乎完全相同的创伤,但是因为我们用这种高科技的技术,并且是源自于我们自己完全自主创新的技术,可以用到急诊的病人身上,也挽救了这些孩子的生命。

董蒨
青岛大学附属医院院长
010070060010000000000000011200000000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