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字号:

书评:从峰顶的风景到大时代的交响

2015-08-28 17:20:56      来源: 新华网山东频道

    ——评俞春玲《当代文学与工人的命运》

    王诗雅

    最初接触俞春玲老师的专著《当代文学与工人的命运——当代文化的承载与媒介研究》是在做城市文学专题的时候。记得那时俞老师就提出了一个值得深思的问题:城市与人的关系密不可分,究竟是我们栖居的城市成就了形形色色的人,还是不同的人群塑造了城市,使之呈现出如今的面貌?综观中国现代发展历程可以发现,整部中国现代史包括当代史都是向着现代化迈进的历史。从落后的农业国家到越来越先进的工业国家之间的路途上少不了工人阶级深厚的脚印,对于工人阶级来说,这又是一段怎样的历史?带着这样的疑问,我翻开了这本研究中国当代工人群体的专著。

    该书以关于中国当代工人的文学叙事为研究对象,从大量原始资料出发,在重读、细读代表性作品的基础上,探索中国当代工人形象书写的历史轨迹和内在逻辑。将建国后的工人形象发展历程分为十七年、1980年代、1990年代和新世纪四大部分,在中国现代化进程的大背景下,探讨当代工人形象书写在性格特征、审美风貌、艺术手法等方面的变化,宏观与微观相结合地阐述时代思潮变迁对当代工人形象书写的复杂影响,并反观各个历史时期不同的人对现代化理念的不同的认知以及当代文化的复杂变化。

    不论是专业学者,还是普通读者,一说起文学作品中的工人形象,印象最深刻的往往是“十七年文学”时期涌现出的大批为现代化建设抛洒热血、奉献青春的新中国的第一批工人们。社会主义文化语境以及新的建设形势,是工人形象书写受到高度重视的根本原因。在较长的一段时间内,包括毛泽东在内,人们普遍把“现代化”理解为工业化,或主要是工业化。尽管这一观点后来逐渐得到修正,但关于工业化在国家现代化中的重要地位,以及工人阶级的领导身份,这些认识是不曾动摇的。在全国范围内自上而出现了文学为政治服务、为意识形态服务的风潮,工人形象的书写也受到了影响。然而,生活中是否有纯粹的英雄人物?英雄人物除了理想化的人格外,还能否具有其他的品质?是否有作者个人认可的英雄?哪些人物“能写”哪些人物“不能写”?英雄人物又该“如何写”?该书通过仔细分析大量文学文本中人物的形象、命运和抉择中透露出来的当时文艺工作者们的态度对于这些问题做出了回答。可贵的是,书中所涉作品不仅囊括了通常耳熟能详的红色经典,更是深入挖掘了大量主流研究者视野之外的小说,这些文本所塑造的许多工人形象甚至一度遭到严厉的批判和抨击。作者跳出了固有观点的框架,以发展的眼光看待这些被压抑被遮蔽的“人”,以理性的眼光和从容的姿态带领读者分辨出“人”、“工人”和“工人阶级”的异同。该书站在对工人阶级褒扬和赞美的顶峰,对十七年文学的得与失做出了有力的回顾和总结。

    改革开放时期,文坛涌现出各种不同的工人形象,有对于现代化的追寻更加强烈,精神方面更为独立的“新时代英雄”,有沉沦于自身生存困境中卑微而苦恼的普通工人,还有曾因信念破灭而惶惑不安,经过痛苦的反思最终走向新生活的青年工人形象。作者并没有仅以这样简单的线性思维对工人做出分类,而是在博览人物群像的基础上提出了一系列新时代的特征。例如80年代初的工人们开始追求时尚了,令人侧目的时髦装扮实为反抗思想束缚、进攻保守壁垒的武器,甚至成为当时进步青年的标志,象征着青年工人大胆地追求人格独立和自由解放的精神特质。这一时期的工人小说还出现了一个新的特征,那就是在诸多作品中,“党委书记”、“团委书记”取代五四、十七年时作为封建权威出现的血缘父亲,成了新阻力的代表。从对“封建父权”的反抗到对“政治父亲”的反抗,既体现了国人反抗意识、进步精神的延续,同时也表现了这一代人对政治、信仰等更加清明的认识。

    曾经大步走到台前的工人们一度是公民生活的第一主角,但是在新的形势下,这些人物固有的价值观念受到猛烈的冲击,许多一度被当作真理的东西遭到了质疑甚至嗤笑。作者细心地观察到了大批的老工人、老劳模们在新时代的失落与痛楚,从而进一步对历史传统、政治制度、文化语境以及作家的心理机制对文学创作的影响做出条理清晰的系统化探究。1980年代后期的作家们力求最大限度地反映现实。他们同情现实生活中的小人物,擅写“他者”,尤其是那些处于恶劣生存环境中的普通人物,处处体现了作家自觉“写真实”的意图和关爱人性的人本主义思想,这无疑是对宏达叙事的挑战和叛逆。作者从这些叙述态度、叙述角度的变化延展开去,高度肯定了作家群体此前文学创作中所忽视和压制的“人性”“欲望”等普通人意识的高扬。然而,这些从人性角度出发发自内心的写作是否完美无缺?这些文本中的工人所面临的困境,除开时代原因,是否也由自身的缺陷所致?池莉在评价自己的作品《烦恼人生》时说她的写作是“揭开自己的伤疤抚慰我们自己”,然而文学对于现实的意义是什么?是以纸上浓缩的景观真实地再现现实世界?是单纯地抒发创作者的情绪并在读者中引起共鸣?还是成为我们所生存的社会改革和蜕变的先锋?这关乎不同人群对于文学的看法,关乎文学真实和历史真实的关系,这一点似乎作者并没能进行更深的探讨。

    1990年代中国的改革开放已经告别了政策松放型阶段,步入了改革愈益艰巨、深层制度困扰更为严峻的时期,种种问题已显露在经济、政治、文化、日常生活等多个方面。同样,中国工人的地位和处境并没有因为中国经济力量的增长而继续提升,他们在转型期也经历了自身的重要“转型”。作者从该阶段大热的“现实主义冲击波”作家写作入手,指出了他们恰恰处于双重话语写作的困境之中。出生于1990年代的笔者用童年见证了工人群体在这个特殊时期经历的重大变化。记得我的父母那时双双下岗,他们被时代的潮流极速推向了刚刚开放还很不健全的市场,那种惶恐和无助深深地烙印在我的心里。而他们的父辈仍旧沉浸在计划经济的时代影像之下,由此引发的物质、精神上的质疑和冲突甚至跨越了时间的浪潮一直延续至今。这一时期的转变对工人阶层来说是刻骨铭心的,该书并不满足于简单的批判和质疑,更以“分享艰难”型和“蜕变”型两类工人为立足点,深入分析了工人们坚忍不拔、吃苦耐劳、忍辱负重的群体特质,和部分工人所谓“蜕变”与社会转型期体制不健全、改革粗疏之间的因果关系,揭示出国家现代化进程中“时代的不感症者”苍凉而悲壮的美学意义。

    时间车轮滚滚向前,在新的世纪更多更严峻的问题铺面而来,国家曾经的主人——工人和农民一夜之间跌落到底层。何为“底层”?何为“底层写作”?本书选取了三个颇具代表性的角度作为切入点来揭开新世纪工人生活和生存状态纷繁复杂的表象。其一,保持信念的工人唱出的理想主义哀歌。尽管这些作品写出了工人在当下的尴尬处境和新的变化,他们自己也有很多困惑和矛盾,但他们仍然以自己的行动表现出对正义的向往和追求,在这些普普通通的老百姓身上,闪烁着工人阶级理想主义精神的微弱光芒。这样微弱的光芒如何变为炽热的火种继续传递下去?作者对“底层写作”的创作主体提出了质疑和期待。其二,农民工在农民与工人两种身份之间的尴尬和冲突。作者旨在探讨乡村和城市、传统和现代、农业文明和工业文明之间原本孕育和承继的关系却呈现为强烈的矛盾和冲突,究竟是什么导致了这样荒诞的断层和错位。其三,饱受关注的底层女工女性意识的觉醒问题。灵魂与肉体、劳动与现实、物质与精神、独立与依附,这样类似的对立统一化为一个个生动具体的女工形象在小说中鲜活生动地演绎着一幕幕生活甚至生命的悲喜剧。该书对女工形象对探讨也为女性主义研究拓宽了视野。

    工人作为我们这样一个社会主义国家的基础阶层、建设者和主人翁,无论在任何时代都起着重要作用,他们的地位和力量应该得到肯定,他们的吁求应该得到回应,他们作为人的尊严应该得到重视。令人遗憾的是,此前并没有出现完整的中国当代工人形象史。该书总结了工人形象发展的内在线索,在横向对比和纵向辨析中,探究当代工人形象的流变历程和审美意义,在一定程度上大大弥补了这一缺憾。

    无论是现实生活还是反映现实的工人文学作品中,我们看到的更多的是工人群体地位的衰落,以及仍然坚守岗位、竭力保持昂扬精神的工人们面临着严峻的现实处境。如何真正做到造福工人群体,使他们切实享受发展成果,过上有尊严的生活,使我们的工人阶级带领群众奏起大时代的交响,这取决于全民上下对社会分工的态度,取决于对社会和个人关系的态度,取决于对智力和体力两者关系的态度。我想,从文学研究出发,《当代文学与工人的命运》一书,无论对于工人群体在现代化大潮中对自我的认知和觉醒,还是我们去关注和思考工人问题,都提供了许多启发。(完)

延伸阅读
分享到
责任编辑:王媛媛
频道精选
 
新华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新华网或新华网山东频道"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新华网或新华网山东频道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新华网或新华网山东频道",违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新华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联系方式: 电话:0531--82024762

01007017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164074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