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频道 > > 正文

与“病友”看葵花 一位“真正的画家”杨大鲁

2017年08月10日 16:50:54 来源: 大众日报

 

杨大鲁

   杨大鲁1960年生于山东,毕业于山东艺术学院美术专业。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现任职于山东美术馆。长期从事西画、国画的创作与研究。近十几年来创作的作品多次参加全国重要画展以及学术性展览并获奖,应邀到世界多个国家和地区参展,作品被国内外艺术博物馆以及画廊收藏,并在国内许多重要刊物上发表。

    杨大鲁很操心梵高的生活,他把自己所能给梵高的,都在画布上作了安排——女人、朋友以及一个中国式的婚礼……他想让孤苦的凡高一生无憾。这一切自说自话的后面,是两双眼跨越百年的真诚对视,是两颗心不期而遇后彼此取暖。

    我在采访时数次忍泪,事实上,杨大鲁先生并未提及任何与悲伤有关的事。他只是指着那幅《欢乐挽歌》轻轻地说:“我送给他一堆女人,我在后面给他提着鞋,提着衣服。”全世界都在讨论梵高的价值,赞叹他的色彩、感慨他的遭际,却少有人懂他、爱他本人。狂人离世100多年后,杨大鲁来到他身边,坐在他脚前、伏在他膝头,乐意和他一起骑车、住院、狂欢,一起画画、播种甚至自杀。《吃土豆的人》,杨大鲁把主人翁换成了梵高、死神和自己,正如画中所示,生活本身——尤其艺术之路很可能要面对饥饿、孤独与死亡,这些,许多年前父亲就告诉过杨大鲁了。

    1986年,杨大鲁被艺术学院破格录取。有趣的是,老师后来拿杨大鲁中专时的速写让他临摹。直到现在,杨大鲁扎实的速写功底依然为人称道,只是当初父亲带他去火车站,不画完50张不让回家时,他也曾非常抵触。父亲说,画画要付上代价,更要耐得住贫困和寂寞。

    父辈的话,少年人当时未必领悟和认同,然而这么多年过去,杨大鲁所付的代价已不仅是那每天的50张速写,不仅是虽然专业拔尖却连年“攻坚”央美和浙美(现在的中国美院)而不得的遗憾以及大学时期翻窗夜画的辛劳,与他相伴的,还有后来23年远居鼓浪屿的隔离感,连语言功能都退化、每每一个人带酒雇船出行、大醉方归的孤独,这孤独囚禁了他,也养育了他;压榨着他,也炼净了他。采访当日,55岁的杨大鲁坐在山东美术馆的咖啡厅里,不喝咖啡,偶饮白茶,一双单纯的大眼几乎眨也不眨地看着面前的人,不躲闪也不逼视,表明他和岁月之间属经过,并未沾染。配上天生的卷发,杨大鲁像极了他的另一位“老友”埃贡·席勒。

   1 2 3 4 下一页  

[ 编辑:夏莉娟 ]

新华炫闻客户端下载

相关稿件

01007017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14642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