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频道 > > 正文

书法家程三虎:茶亦醉人何必酒 书能香我无须花

2018年02月11日 16:26:51 来源: 新华网

书法家程三虎在创作中

  未曾想到,济南还有这样一个好去处,在茶商林立的江北第一茶城里,还会有那样一个茶文化和书法艺术相映生辉的地方。“羽臣茶书院”在此,书法家程三虎在此。茶亦醉人何必酒,书能香我无须花。此处的茶,为羽臣之美茶,此处的书,即为三虎的墨心造化。

  茶书院内的光线有着一种上世纪老电影般的黯淡,里面的装置古朴典雅。轻幽的古琴乐声若有似无地飘散在空气中,让人有一种微微时空交错的的恍惚感。墙上一两处点缀着茶书院主人程三虎的书法作品,墙边的书架上放满了中国古典文学作品或者茶艺论著。大茶台是用一整块陈年老木制成的,细看还能见到它的树皮,还有的茶台是用一整块青石雕成的,素朴厚重。书院内,几位眉眼素雅的年轻姑娘正在那里安静地为朋友们煮茶。彼时正值冬日的午后,有浓浓淡淡的阳光从煮茶姑娘背后的窗户闲散地照进来,映照着屋内若隐若现的茶香和书香,也把屋内点缀的绿色花草映照得愈加的透澈欲滴。

  程三虎身着灰蓝色的素朴衣衫,书完一纸行草谢灵运的《登池上楼》后,有关茶和书法的韬蕴人生,他徐徐道来。

  “我从小就喜欢书法。”

  这句看来平常的话语,似乎是许多书法家在表述自己人生的时候,不约而同的开场白——实则有一种宿命般的笃定意味。

  少年时期的程三虎在经营自家茶叶生意的同时,在书法方面就已初显天资。在没有任何人教授和督促的情况下,他每得到自己心仪的书法帖本,都会在业余时间里细细揣摩研习。有名家的书画展,他也会尽量找时间去参观。如若遇到书法名家,他定是诚心相待,有礼有节地向他们请教。多年以后,他在江北第一茶城的事业稳定,他依然笔耕砚田,初心不改,且愈加硕果颇丰。程三虎每写一幅作品都极其用心,笔划的线条力求流利传神,讲究恰到好处,我手写我心,满纸生气,耐人品嚼。

  稍有注意就会发现,在茶书院的书桌角落堆有许多的宣纸和创作完成的书法作品,但悬挂在墙上的作品却很少,这其实是程三虎对于自己作品的一种自谦。毫端在宣纸上游走的感觉,才是他最蕴藉性灵的时刻,他自身对于书法的审美在其中笔笔分明。有时候,微醺状态下,他书下几幅篆书,结构严谨中寓于几分辽阔之气,再加以结构的空间张力,作品的表现力自是跃然于纸,不滞不粘,意蕴十足。有时候,他在送别友人时,书一纸王维的《少年游》相赠,只为感慨万丈红尘里的深深际遇。有时候,他午夜梦回,妙得神句“心归自然无拘境,意入孩提童真时。”从此,这句话的意蕴成为了他人生中的一处寄托性灵的乌托邦之乡……纵观程三虎的作品,在笔墨干湿浓淡的转换中,注重对比及和谐,从而适如其分地表达了自身的内心世界。且其浩浩落落之怀,一皆寓于笔墨之际,所谓品高,韵自胜焉。

  对于书法艺术,程三虎有着自己的独到体悟,道法自然也是他追求的无招胜有招的境界。作品中的干湿对比、空间疏密、聚散取势、虚实对比、刚柔之度……都在程三虎的笔端被赋予生命,裁度组合,葳蕤盛放。看似随意的结构和笔墨游走间,一幅佳作顷刻而成,作品线条自然流畅如雁过长空般不露一丝揣度踪迹,方为高妙。心象高蹈,万般皆自然,就像真正的武林高手从不会拘泥于武器的形式,滴水成珠,片叶为锋,皆可快意江湖。

  此刻,伴着程三虎亲自煮的老茶,朋友们一起围坐在茶台前,正对着冬日午后的阳光,眼前茶香袅袅,气氛融融。羽臣茶书院内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不少知名艺术家和书画爱好者慕名而来,在此间细细品味美妙的茶滋味,体会着书法艺术的旷大深微。

  观程三虎煮茶的过程,就仿佛在看中国茶文化的一次即兴而精彩的表演——茶的品种、产地、质地,水的来源、软硬,煮茶的水温、器具、技术,品茶的方式、茶色、茶器等等,都是些很专业的学问。说着看似轻松,实则要悟好,还得需技艺和品德的双重修养,而这一切都溶于他熟练而轻巧的动作中……如此,中国茶文化的源深流远,在羽臣茶书院就可以体悟一二。

  诚然,中国的书法文化的特点含蓄而内敛,花未全开月未圆,笔墨七分恰到好处,剩下的三分含而不露,继而细细撩拨人们的心弦,欲罢不能,余味无穷,越是细微处越是体现它呵若兰芷的气韵,每一个细节都值得人们细细把玩。悠久绚烂的中国茶文化,亦是如此。

  “结庐在人境,而无车马喧。问君何能尔,心远地自偏。”程三虎在羽臣茶书院,全然于俗世繁华中保持了一个纯然的隐者心态,以茶会友,以书自守,手挥古琴,偃仰啸歌,于是才在岁月流转中静静蕴育出了这片属于自己的别一番洞天来……

    程三虎作品

   1 2 3 4 5 6 7 8 下一页  

[ 编辑:夏莉娟 ]
新华炫闻客户端下载

相关稿件

01007017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24031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