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频道 > > 正文

书画家王聚锋:风骨、风雅、风格的故事

2018年02月26日 17:21:23 来源: 新华网

王聚锋在创作中。

  王友群是王聚锋的师父,他以前是济南铁路局的一名工人,虽有两个女儿,但在90岁之前,他曾多年一人住在一个四合院里,自己炒菜、做饭,自己洒扫、洗衣服。

  1996年,王聚锋跨进去的,正是这个四合院。院子四四方方,屋内一个八仙桌,一张大床,简陋得很。但在姑老爷第一次引荐时,他说;“我哪里教学生?我不教学生。”等第二次去,姑老爷又吃了闭门羹:“你怎么还提这个事?我都80多了,不教不教。”这让姑老爷有些后悔:“真不该提这事!”

  原来是母亲去姑老爷家,姑老爷问:“聚锋干啥了?”母亲随口答了句“一直在家瞎划拉。”这让姑老爷想起一个老街坊:“王老头写得好!这个人整天不出门,天天在家写,看能不能教教咱。”

  吃了两次闭门羹,姑老爷并不气馁,第三次敲了他的门。“你让他写一张,我看看,行就收。”姑老爷回去,赶紧带上王聚锋的字,第四次去拜访。“写得还行。”他这算答应了。

  现在,王聚锋站在了他的面前。他说:“再写一张吧。”王聚锋就怯怯地写了一张:“爷爷,老是写不好,您给我看看吧。”把不行的地方说完了,他又说:“我给你示范一下。”示范完了,他让王聚锋再写一张:“写写我看看。”王聚锋就又写了一张:“爷爷您看看行吧?”

  “两个黄鹂鸣翠柳,一行白鹭上青天。”这是他示范时写的,但并没送给王聚锋,他只是给王聚锋说:“要老辣,要传统,要临帖。”为拜师,父亲买了二斤花茶送他,但他通过姑老爷,又给送了回来。

  2004年,王聚锋想去济南文化市场摆摊,父亲不给钱,说怕“不稳当。”但他从枕头底下拿出一千块钱说:“这个想法也很好,你用钱找我。”交上摊位费,买来纸墨,王聚锋的摊位就开张了。

  在济南宝华街小学时,王聚锋爱听赵绍南讲硬笔书法,“他讲‘撇’时,说‘要写出这个尖儿来,就像小老鼠的尾巴似的,须尖儿须尖儿的。’”但赵绍南找到父亲:“他还要写毛笔字,我教不了了。”并把王聚锋引荐给一个“书法家”朋友,王聚锋去了一趟,就再也没去:“太商业化了,可以花钱买证书。”

  王聚锋喝一碗,王友群给倒一碗。“我爱喝茶,就是那时养成的。”王聚锋上初中,放了假,就天天去他那里,到了后,提个小水筲就练,汗一会儿就冒出来。“要学写大字。”他教王聚锋用刷子蘸水,在地上写。这是“捻笔”的练习方法,极难掌握。

  他有把象牙扇子,扇面是华世奎题的,文革中被抄走,这让他想起来就心疼。但他记得更深的是,“华老爱才,不管有钱没钱就教。”张彦青、段谷风办展,请他去,他就带上王聚锋。有人问:“这是谁?”他说:“这是我孙子。”又对王聚锋说:“这是你张爷爷、段爷爷。”

  冬天,虽然有一个可以随时添炭的炉子,但砚台还是会结冰碴。这时,他就会说:“该添炭了。”写的时候,王聚锋给他拽纸。这时,是王聚锋在动,他只管秉住笔,写完就笑着说:“聚锋,这幅字是你写的!”

  他每月就二百块钱的工资。有人拿钱买他的字,他把钱给人家扔出来,也有人拿他的字去卖钱,他知道后很生气,让人家把字拿回来,用笔写上这人的名字,就卖不了了。

  他练少林,让王聚锋练的,则是太极,因为王聚锋时常感冒发烧,身体太弱。半年过去,王聚锋不仅人神清气爽了,连写出来的字也精神多了。

  “在气韵上,要有文人气,要静,让观者恬静,学者心安。”王聚锋说的是书,但也指向了画。初中毕业时,正赶上济南七职专第一次开书法班,王聚锋虽然报了,但没上成,因为报名的只有两人,招不起来,他转而报了济南七职专的美术班。面试时,他对老师说:“我没学素描、水粉,我画幅山水吧?”因为王友群强调书画不分,主画的正是山水,他对山水,自然也不会陌生。录取后,学校让学的,主要就是油画。

  七职专是三年制,上了两年后,他又考上了山东艺术学院的书法成人班,但也因为报的人少,没能招起来。这样,他就干脆闭门不出,一门心思在家写字作画了。写好画好,他就跑到王友群那里:“爷爷看看怎么样?”

  段先是山东文史馆的馆员,真草隶篆行,样样拿手。王友群和段先以兄弟相称,就把他推荐给了段先,但他还是要时常回来,听听王友群怎么说。

  他也时常回赵绍南那里,听听赵绍南怎么说。“来,拔个萝卜儿。”赵绍南课下会拽拽他们的头,轻轻提起后再轻轻放下来,这让他印象深刻。

  拜王友群为师后,王聚锋一直写楷书,写了五年,感觉实在枯燥。这时,王友群就对他说:“这个写好了,写别的就和玩儿一样了。”慢慢他自己也觉得:“有了这个,写得才有神。”

  写来画去,他都不想找工作了,急得父亲说:“这孩子废了。”2003年,快过年了,舅爷爷见到父亲时说:“让他出来吧。”舅爷爷在周村,开农用三轮车赶集卖菜,就和他商量:“赶集卖卖春联?”他爽快地答应了。就在舅爷爷旁边,他摆摊儿卖起了春联,两块五一对,卖了三四天。

  在集上,邹平县临池镇的一个校长对他说:“给我们小学的学生去上上课吧。”于是,他来到这个学校,周一到周五,他一天上四节课,都在上午,学校一月给他四百的工资。他从楷书教起,从颜真卿教起,倒也有板有眼。一个学期后,他离开学校,回到了济南。

  “回来后,去哪里呢?”

  他来到了文化市场,开始摆摊儿卖字。第一个月挣了37块,第二个月因为卖了一块自制的丝绸画,挣了100块。上小学时,他做过布贴画,现在做个结合,不是很好吗?“这是我自己的首创,《济南日报》报道过,但市场不认可。”

  2008年,济南解放路第一小学的校长来找他:“可不可以去教教我们的学生?”“可以呀。”一周两个半天,他教了6年。因为是外聘老师,工资按课时结算,一节课40元,一个月可以领800元。这期间,他在华夏齐鲁文化城的三楼租了门店,取名“手合缘画廊”,店里太忙,他就辞了教职。

  两次被外聘,促成了一套《硬笔书法字帖》的印行,现在,解放路第一小学还在用他的这套书法教材。他的《颜楷入门·多宝塔碑》《颜楷入门·颜勤礼碑》也先后印行面世。

  经营文化市场6年后,王友群走了,9年后,段先走了。只有赵绍南还在,也有80多岁了。

  潘陈馨雨是他的学生,2016年,大学暑假时,她去山东临沂支教,半个月的书法支教,让她对老师说过的这几句话感触更深了:“字要端正,要规矩,要厚重,要饱满踏实,要华贵典雅,让人越看越有看头。”(一良)

  王聚锋作品选

 

   1 2 3 4 下一页  

[ 编辑:夏莉娟 ]
新华炫闻客户端下载

相关稿件

01007017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24562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