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频道 > > 正文

书法家张建军艺术赏析:风雅俊逸 育化桃李

2018年03月22日 09:47:10 来源: 新华网

书法家张建军

  古人论书云:一须人品高,二须师法古,是书之法,学者习之,故当熟之于手,必先修诸德以熟之于身。德而熟之于身,书之于手,如是而为书焉。以常态论之,书如其人总是书法家或欣赏者期待的理想情境,而来自千年古县鄄城的书法家张建军,恰恰是一个人书合一的典型。笔者与建军的相识是先识其字,后睹其人。从见其作品之时便觉得这是一个富有特征的人,也就是人们常说的有自己内心乾坤的人。而得识其本人之后,他徐疾相宜、淳朴中和之气恰如其书。他的书法作品呈现出的堂正、厚重、俊逸,甚至不拘形迹的沉醉之气,完全可以视为他人格的艺术化。有了这样“人书合一”的人文同构,当我一再细细浏览张建军的书迹,便油然感受到一种来自生命原初对于书法艺术虔诚的旨皈。

  说到书法,张建军第一句话便是,我从小就非常热爱书法艺术。这正是一种博大艺术和虔诚生命的宿命交融。而今的张建军正处在人生的盛年,而这一人生时段最大的特征就是心智的健旺和力量的富有,因此,观摩张建军的书法便如同欣赏一曲格调沉郁典雅的古琴曲,能感到那种内在的沉稳丰富和平沙落雁般的悠远从容。

  的确,从对“二王”清新婉丽之质的探求,到以鲜明的现代姿态对书法各类进行深入解读,最终回归到前二王时代,沉醉于大智若愚、大巧若朴的混沌之境,无一不体现了他对书法艺术魅力的一往情深和近乎于别无选择的执著甚至执拗。从书体上看,建军对篆、隶、楷、行、草皆有涉及,此中当然包含碑帖——他只是试图通过多角度、多方位乃至穿越历史的方式,使他所钟情的书法类别创作,获得一个更为广阔辽远的空间和深厚丰美的沃土。而这种面对历史的沉思,是十分切合艺术理性的。与许多卓有成就的书家一样,建军也是在“与古翱翔”的情景下完成自己的艺术蜕变,而这一艺术苦旅则渗透出带有浓郁的自我意味的理性精神。书尚清而厚,清厚要必本于心行。不然,书虽幸免薄浊,亦但为他人写照而已。建军的习古临帖范围十分广泛,从中汲取一些符合自我性灵的因素发扬光大并蔚成规模,于此则历览历史书家们的群峰美景。所以建军的创作才会精神流转,愈加贴近其人格取向。这样,书法艺术与建军的心修之间便构成了一种性灵的依存相关。

  如果我们随意找一部今人的书法选集,便会发现,临摹古意的书法家不在少数,但大多或失之板滞,或堕入狂野,能得其中三昧者不多,这说明书法艺术的由“入”及“出”具有极大的难度和极强的深度。如果具体考察,大约在于应如何体现“我”这一问题。从建军的作品看,他以十分谨慎的态度进入驰骤与顿挫,使“我”焕发出一种颇为写意的状态。但如果书家仅仅是一个溺古者,那么他从事的艺术活动充其量只是一种复古生涯,因此,“经世致用”向来是书家的一个重要标志的。建军对此十分明了,为了使自己的作品具有时代性格,并进而具有一定的前沿性,他十分理性地从当代书法家甚至流行书风那里汲取了一些切合他艺术本质的因素,从而在面貌上呈现出了一种古而不旧、新而不激的活泼姿态,从中我们既看到了一种传统的承担,也感受到了与时俱进的积极的欲求。

  正书法,所以正人心也,所以闲圣道也。中国书法艺术的景行大道,更多的后来人更是倾之慕之而不得其径。鉴于此,张建军在家乡开办了书法学校,向后生们传授书法的三昧。而今桃李满蹊,不少学生在各级书法大赛和展览中斩获大奖,令其师颇感欣慰。

  故以道德、事功、文章、风节着者,代不乏人。论世者,慕其人,益重其书,书人遂并不朽于千古。此为朱和羹《临池心解》中的一句话。此语用在张建军身上亦颇为熨帖。书,我所欲也,教化,亦我所欲也。二者兼而得之,快哉。

[ 编辑:夏莉娟 ]
新华炫闻客户端下载

相关稿件

01007017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25739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