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频道 > > 正文

平实其表 仁厚其里——李建军书法简评

2018年03月22日 11:35:30 来源: 新华网

  作者:于明诠

  李建军先生自幼酷爱书法绘画,从小学、中学到大学,一直在学业之余坚持写写画画,兴趣不减。参加工作后,每天忙忙碌碌,但还是忙里偷闲不忍割舍。某次说起孩提时代画在老宅玻璃镜子上的图画, 四十年后竟还能神奇地保存下来,于是专门回到老家拍下照片留存起来,还发在微信上给朋友们传看,兴奋的心情真是难以言表。人生常常会是这样,大半辈子下来,沟沟坎坎,喜喜乐乐,该经历的都经历了,最后却发现,心底里最迷恋、最珍惜、最难以忘怀的仍然是儿时那曾经如醉如痴的那点事儿,那点趣味儿。哲人说,人生其实就是用一生画个“圆圈儿”,起点往往又是终点。但这个“圆圈儿”不是简单的重复、回归,是圆融,是智慧,是彻悟,是超越,是升华。正如建军先生面对自己那幅儿时的画作兴奋感动一样,未必是那幅画有多么精彩,而是他自己从中看到了自我内心的一种真实。一切的一切经历经过之后,重新又找回了少年时代那纯真的精神和灵魂的家园。这,当然是幸福无比的。

  因为有了这念想,这感动,建军先生的字越写越好,渐成规模。了解建军先生的朋友都知道,他近几年工作之余心无旁骛地专攻金文大篆书法,遍临商周鼎彝文字,旁参清代名家篆书,读《说文》,查资料,把一部《金文大字典》从头到尾不知翻阅了多少遍。从识篆、择篆、做学问入手,即使到外地出差也从未间断。每天天不亮就早早起床,濡墨挥毫临池不辍,无论严冬酷暑,天天如此,称得上“墨磨千锭笔秃万管”,实实地下足了大功夫。这样只顾耕耘而不问收获地写字,仿佛修禅,最容易见心见性。面对建军先生的近作——篆书创作的《三字经》、《百家姓》、《千字文》、《孝经》、《弟子规》,可谓皇皇巨著,点画严谨一丝不苟,真有士别三日刮目相看之感。这些典籍是中华传统文化里边最基本,也是影响最大的经典文本,自古以来就不乏书法家以此为内容进行书法艺术的创作。仅《千字文》就有如智永《楷书千字文》、怀素《小草千字文》、宋徽宗《草书千字文》、赵孟頫《六体千字文》等,风格各异,竞相争艳,已载入书法历史的史册,直至近现代依然有很多热衷以此进行创作的书法家,建军先生再次以自己的努力,接续了这一传统。另外,《百家姓》《千字文》《孝经》《三字经》等等这几部传统文化典籍同样也是深深地根植在中国的传统文化中,特以此为创作题材也可看得出建军先生近几年对中国传统文化的理解越来越走向深入,回归本质。而且,随着年龄的增长,在一点一划反复书写过程中,放逐的精神和灵魂,也一步一步又回归到这份文化的质朴中来,这何尝不是其作品的一个解读、一个映射呢?

  这里,我不想说建军先生这部书法专辑的创作水平已经达到了多么多么高的境界,因为我知道他更愿意让我们看到他是一个永不满足孜孜以求的书法艺术探索者,但我也确实从中看到了属于他自己目前创作阶段的不凡。其一,点画平实。老老实实的点画反映了书写者老老实实的心态。看得出,他写大篆虽胎息三代鼎彝,也吸收了吴愙斋、吴缶庐、罗雪堂、蒋畯斋的笔意,点画挺括腴润又爽利劲健,圆转流畅又笔路清晰。吴愙斋端严方整,吴缶庐浑朴厚重,蒋畯斋灵秀雅逸,而罗雪堂偶以小篆笔法作大篆,婉转等匀仿佛玉箸。他们的这些特点,在建军先生笔下,似乎都有着很好的体现和发挥,但他也绝非一般意义上的照抄照搬。可见他涉猎借鉴之广泛,变通方法之灵活。字写得张扬容易,写平正老实难。因为老实、平实、平正,是一种内敛,是一种涵养,因而也是一种深刻。其二,结字端庄沉静。大篆文字肇于远古,滥觞于商周,结字夸张神秘,装饰变化意味强烈。而建军先生作篆,是以大篆之结体为本,又以秦小篆之用笔化之,整饬圆融,端庄沉静,渐渐形成了属于他自己的统一面目。其三,淡化技法。对技法的追求在每一个书法艺术创作者的创作中都是必然的过程,这个过程并不单纯的是为了表达自己内心的声音,在一定程度上,对技法的探索追求恰恰反映了创作者当时的心境。淡化、舍弃技法同时也是随着自己的心境的变迁而有所变化,历经沧桑之后的心境或许才是淡化技法的动力。其四,气度虚穆仁厚。如果说,建军先生的字外表看来是一点一画的严谨、平实,结字章法端庄、沉静,然而他并没有因此而走向简单和板滞,而其内里则蕴含着一种虚穆仁厚的气度。齐鲁大地孕育了伟大的儒家文化,而虚穆仁厚恰恰就是儒家文化最内在、最本质的精神内核之一。这不是一种简单的巧合,也不是一种刻意的装扮,对于生于斯长于斯的建军先生来说,这或许就是一种与生俱来的血脉承传。

  林语堂曾有人生事业一切奉行“业余主义”的论断,无论林氏之论有否偏颇,以此印证古今中外艺术有成者,大抵是符合的。艺术创作需要自由的空间,这份自由或许是自己努力为自己存留的,兴许是无意识间的一种冥冥之中的安排。然而没有人能否认这领域中的自由对创作者的吸引。源于此,建军先生即便在忙于公务的大半生中,埋头于案牍“正业”之余,于书法的研习,依然以“业余主义”的状态优哉悠哉地进行着。而就是这“业余”的劳作,却交给读者这样一份沉甸甸的“答卷”,令我等空有“专业”之虚名的学书者汗颜。

  李建军篆书大学中庸作品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页  

[ 编辑:夏莉娟 ]
新华炫闻客户端下载

相关稿件

01007017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25750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