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频道 > > 正文

景行行旅:原济南文物店经理崔明泉的书法艺术

2018年05月10日 09:04:36 来源: 新华网

原济南市文物店经理崔明泉。

姜守迁给崔明泉“双钩”毛主席诗词练书字帖题名。

姜守迁给崔明泉“双钩”毛主席诗词练书字帖修改后的红色印迹。

  上世纪五十年代初,社会上的学习氛围更注重实用。社会很多各个部门都成立业余学校,有小学班、中学班、大学班,还有扫盲班,每个人根据自己的情况,选择不同的学校来学习充电,以提高自己的工作能力。

  那时经四路小学这个地方,是第三职工业余中学,都是些上班的职工在那里学习。原济南市文物店经理崔明泉那时候还是文物店的学徒,他也在这里上课。教课的老师很认真,有时候崔明泉出差去了,老师还会找到他的店里去。

  因为自己业务的关系,他接触的大部分都是文化人,有大学老师、政府官员,还有收藏家,关于书画之类的风雅物品,他们都懂得很多。

  文物店的古玩部设有书法室和绘画室,裱画处经常会展示出一些好字画,经常有人来这里写字画画,很多书画家没事的时候经常去裱画处转转。当时济南一些著名的书画家就经常来画室作画,还教崔明泉怎样去运丹青。

  有一次,崔明泉正在看一幅刚裱起来的字,发现它正是当时济南市博物馆姜守迁馆长写的。姜守迁的书法在济南很有名,隶书和魏碑写得非常出色,而且还有两手都能写字的绝技。但是市面上流传的姜守迁的墨宝并不多。

  那时崔明泉和姜守迁还不熟,他当即脱口而出:“哟,这不是姜馆长的字嘛!”

  “他还会写字呀!”不巧姜守迁此时正在他后面站着,立即接过话头说道。

  崔明泉连忙一转头,看到笑眯眯的姜守迁,相见欢喜。

  姜守迁的书法很好,在特殊时期经常被派去抄大字报,其实也就是抄上当时领导的讲话。姜守迁本来不喜欢轻易显露自己的书法,但那时候没有办法,他就抄了很多大字报,贴在大观园里面。很多人闻讯都跑来看,想一睹大书法家的真迹,并对他抄的大字报赞不绝口。

  再后来文物店和博物馆共为一个支部,他们的关系就很熟了。姜守迁很认可年轻人崔明泉在书法上的悟性,就教他写字,还有怎么去临摹帖子。他说崔明泉的天资很好,一定能写成好字,崔明泉写字,他都去亲自指点批改,那时的姜守迁年纪已经很大了。

  崔明泉原来开始学的时候,写颜真卿的《多宝塔碑》。

  姜老说:“你可以写写隶书。”

  “我没写过。”

  “我给你指导一下。”

  姜守迁先建议崔明泉先写《曹全碑》,把碑帖“双钩”一下,这样在字形上可以掌握的比较准一些,接下来再按照帖子把笔划练一练。因为这其中有个道理,写字最基本的就是笔划,笔划你若果写好了,就等于做机器的零件做好了,好的零件才能做出好的机器来。所以说,结构都是可以变的,随机应变,一个人一个写法,但是基本笔划是一样的。

  这样崔明泉就“双钩”了《曹全碑》,后来还用《曹全碑》“双钩”集了个毛主席诗词,拿给姜老看。姜守迁说:“你集的有些字不错,但是有些字帖子上没有,你若果把两个偏旁部首来拼一个字,这个不一定好……”姜守迁很认真,把崔明泉的集字拿回家用红笔认真批改了,告诉他拼起来应该怎么去变化。

  姜守迁一直就悉心这样教崔明泉写书法。一段时间过后,姜老说:“你这手头不错,临得都很好。写《曹全碑》是这样的,比较飘逸,但有个问题,如果你写大字不行。《曹全碑》比较轻巧,但写大字的话就写些礼器,把《礼器碑》的笔意加进去。这样两种笔合起来,内容就丰富了,笔划的变化就多了,也有气势了。”

  在姜守迁的指导下,崔明泉的书法作品慢慢有了些变化。有懂书法的人看崔明泉的字,就能看出来是曹全碑出身的,但是也吸收了别的东西。

  后来姜守迁的儿子来找崔明泉求字,他说他父亲的字,崔老师学得最好。

  姜守迁的书法名声很高,对书法理论的研究也有独到之处。他认为,写字有两个阶段,第一是“写进去”,第二是“写出来”。所谓“写进去”,就是看帖、摹帖,背着帖写,写熟了,写象了,这是写进去了。而领会到帖的精神,写出帖的神韵,写出自己的风格,又不离帖的宗旨,这才叫“写出来”。只能“写进去”而不能“写出来”,只能叫“写字匠”;只有“写进去”后又“写出来”,才能称得上是书法家。

  崔明泉得如此良师领路,加上自己的研究体悟,自然在书法领域日臻佳境。

  他在其他国家收购文物期间,美国纽约有个中华美术馆,馆长是华人,崔明泉在临别时送给馆长一幅自己的书法作品,这位华人馆长甚为珍惜。后来等崔明泉再去美国,这位盛情的馆长就给他在洛杉矶市办了场个人书法展览,而且崔明泉还获得了洛杉矶市的“荣誉市民”称号。

  关于写书法,崔明泉觉得写字光练不行,应该写一段时间就思考一下,想想自己的作品哪些地方应该变,哪些地方不够,哪里需要充实一下。崔明泉说,山东有位画粉画的画家李超士教授,他画粉画很慢,不是每天都画。他在画静物时,看到不会马上画,而是琢磨怎么去表现它,琢磨的时间比画的时间长。“我后来也悟到了这个道理,写字的道理也一样。光写字就会写油滑了,太熟了,写字要‘熟后生’,太熟了不行,‘熟’后的‘生’才有意思。所以我并不是每天都练,年轻的时候练得多。另外是读帖,看人家是怎么写的,怎么处理的,再就是自己琢磨,我的字哪里还有缺陷,哪里还需要下功夫,哪里还需要改进。”

  书法界很容易产生厚古薄今的思想,但在崔明泉看来,书法没有新旧之分。

  有朋友拿着崔明泉的书法上北京给著名古代书画评论家陈传席看,一向对书画评论话语苛刻的陈传席见了崔明泉的字后比较中肯地表示:“这个人是写字的。”

  诚然,写字的东西应该是从写贴开始,从古人那里学营养。在崔明泉的书法观里,所谓的创新其实创不出什么新来,更多是因为古人的作品了解得不够多,古人很多东西他没见过。在文物行里很多人都能写,因为他见得太多了,只要深入进去学习研究,就一定能将古人丰富的书法精髓汲取到自己的书法脉络中。过去北京琉璃厂有很多文物店,明眼人一看这些人的字,就能看出他们是琉璃厂的出身。因为他们的字有着比较丰富意象内蕴,而不是单写哪一种贴能得来的效果。

  如今的崔明泉依然保存着姜守迁当年给他批改过的双钩集字册子。数十年光阴逝去,一页一页翻过来,红色的笔迹早已氤氲不清,但崔明泉的书法于此滥觞,亦承其久远。

  崔明泉作品

崔明泉给纽约的中华美术馆留下墨宝,以示友好和纪念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页  

[ 编辑:夏莉娟 ]
新华炫闻客户端下载

相关稿件

01007017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27997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