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频道 > > 正文

[田舍郎说之二十七]善良刚强的然奶奶

2016年04月10日 15:05:26 来源: 新华网

     张承荫/文

    然奶奶真名叫白小雪,是洪家马戏班当家主角红衣女和白衣猿的宝贝女儿。自从嫁给了然爷爷,自然就成了然奶奶。

    人们说然奶奶应该进《列女传》:丈夫死了她苦苦守节守义一辈子,为自己的清白向偷看她光脊梁的“卦卦灵”抡擀汤轴,为保全自己的贞节敢拿棒槌同企图强暴她的鬼子兵拼命,哪一样儿比古代贞女烈妇差?进入《列女传》也是“梆梆”响啊!

    然奶奶和然爷爷是患难夫妻。然爷爷叫张德然,自幼父母双亡,是个孤儿。然奶奶的爹娘离家外出一直下落不明,二十岁那年才听说是参加了义和团、红灯照,在山海关老龙头抗击八国联军。于是她陪伴年老多病的姥爷前去寻亲,路过绥元庄时姥爷病死在大官道旁,多亏德然出手援救:召集乡亲们将死者抬到自己家里,用自家的门板打成棺材成殓了老人,并埋在自家的祖坟地里。小雪感激德然的大恩大德,经乡亲们撮合嫁给了德然。德然年纪虽轻,但在村里是大辈儿,人们都叫他然爷爷,小雪也就成了然奶奶。小两口过着“爷爷儿”(土语,即太阳)未出即下地干活、“星星出来才回家吃饭”的勤快庄户人日子,十来亩地种得舒舒坦坦,不愁吃不愁穿,还有余富的粮食周济乡邻,日子过得既滋润又甜蜜。两人商量着等有个小宝宝再去带着找寻姥娘姥爷,一家人团聚该多幸福!

    常言道“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民谚说“天上下雨地上流,恩爱夫妻难到头”,小两口的好日子过了不到两年就出了大祸:然爷爷得了个急性病,不上三天就一命归阴。然奶奶一直哭过了三七二十一天,忽然不哭了,对同样守寡的好姊妹武奶奶说:“你也别陪我哭了,人死如灯灭,哭也哭不活,俺不如留住一口气种好庄稼好给他上坟烧纸吧,不能混穷了上坟烧‘白浪叶’就枉为夫妻一场了”。原来这是一句土语,白浪叶即是白杨树叶子,有句歇后语叫“上坟烧白浪叶—糊弄爷爷玩儿”。武奶奶听了破涕为笑,说“然嫂子你有这么宽的胸壳廊子,妹妹就放心了”。

    话是这么说,恩爱夫妻的情意可是忘不掉割不断的。好在然奶奶有自己的解脱法子:她把夫妻枕过的双人鸳鸯枕缝上个套,夜晚睡觉搂着;吃饭的时候总是放上两双筷子两个碗;衣服照旧是夏缝单、冬缝棉,下地干活也是带上两件家什---这样她就觉得还是两口子在过日子了。老话说“寡妇门前是非多”,然奶奶可没落下这个话把儿:她从不东串门子西串院儿,只是喜欢孩子,常把他们叫家来吃好吃的。再就是武奶奶来坐坐,聊聊家常解解闷儿,或是村里来唱小戏的时候强拉着她去听听河北梆子、河南坠子。就这样一过就是二十年,然奶奶忽然有了新的心事:阴阳两隔,不知俺那口子在那边过得咋样啊?是不是也牵挂俺啊?不觉动了算一卦的念头。刚想到这里,忽然听到外面“嘡嘡嘡锣儿”响,心里不由得一乐:娘那个腿的,想啥有啥,算卦的还真来了!原来老年里算卦的都是盲人瞎子,肩上背一张三弦琴,手里拿一根叫作明杖的竹竿儿或木棍儿,顶端栓一个小铜锣、俗名叫“嘡嘡嘡锣儿”,锣提绳上绑个小锤儿。走路时明杖在前“哆哆哆”如同鸡啄米,手指拨动小锤儿打在小锣上,发出叮当叮当的响声,人们一听就知道是算卦的来了。

    当下然奶奶把算卦的请进家,请他坐在桌子旁边椅子上。他调动三弦,先念了几句开场白:“太极生两仪,两仪生四象。四象生八卦,八卦生六十四卦。卦卦变化无穷,尽皆灵验。瞎子我天生一颗玲珑心,专解人间疑难事,人送美号‘卦卦灵’。”接着拨动琴弦,唱了四句定场诗:“我本天帝一门人,奉旨下凡点迷津。看透三界迷惘事,日算阳来夜算阴。女菩萨求卦所为何事?说个清楚道个明白,待山人细细算来。”然奶奶被他这一番表白唬得云山雾罩,心里早有五分相信,于是就把自己的遭遇叙述一遍,最后说:“俺就想问问,俺那口子在那边混的咋样?还惦记俺不?俺死了之后夫妻还能团聚吧?”瞎子听了心中一乐:“这卦太好算了”,于是叮叮咚咚弹着三弦算起来。

       “三弦一响动鬼神,一副灵卦你记在心。” (哎吆,这点事儿还惊动了鬼神啊?俺可得仔细听听。)

     “前世你非凡间女,紫竹林里伴观音。” (伴观音的是善才龙女,俺是龙女呀?扯你娘的骚!有龙女当寡妇的吗?)

     “今生孤雁栖沙滩,泪眼望穿盼夫君。” (真贴谱了,俺是真想真盼啊!)

     “南海有座九仙岛,夫君岛上修仙身。” (他不种地了?改行了?在荒岛上修个屁呀?)

    “仙女仙姬排成行,奇花异草如彩云。” (俺说怎么连个梦也不托啊,原来享清福把俺忘了,等着吧,再上坟不给你烧纸了,给你烧白浪叶!)

    “仙姬仙女他不爱,一心惦记着结发人。” (俺说哩,俺那爷们儿不会是无情男子负心汉!今后上坟还是烧纸上香,不烧白浪叶了。)

     “念她熬煎松柏节,念她修炼清白的心。” (咳,你知道俺不容易就行了,别再牵挂了,反正早晚能见面的不是?)

     “熬煎修炼寿百岁,九仙岛上续佳姻。” (就别费事了,能住到一起就行了。)

    “仙乐云车来相迎,云旗彩带飘缤纷。” (嗬,可真够排场的,只是太破费了!)

     “一步一棵摇钱树,两步一个聚宝盆。” (这个词儿咋这么耳熟呢?)

     “摇钱树上拴金马,聚宝盆上站金人。” (奶奶个繤的,怎么连河北梆子《杨八姐游春》的戏词儿都上来了?懵俺啊?)

     “久别夫妻永相伴,年年岁岁胜新婚!” (有那么甜吗?羞人答答的!)

      【请读者注意,凡是瞎子唱的卦辞都带引号、凡是然奶奶内心的感触都带括号,以示区别。卦辞每两句加一次三弦伴奏,基本就是“叮噹叮噹叮叮噹”,劳驾您自己加上。】

    卦算完了,然奶奶听得将信将疑,耳酣心热,不管真假有个盼头吧。本想付两个钱儿让“卦卦灵”走人,再一看人家瞎儿格几挺不容易,一时大发善心,就留下他“喝凉汤”---原来这一带的乡村,把吃面条叫“喝汤”,擀面条叫“擀汤”,擀面杖叫“擀汤轴”,喝凉汤即吃凉面条。俗话说“冷在三九,热在中伏”,然奶奶边擀汤边用毛巾擦汗,后来干脆脱掉了小褂---认为守着个瞎子没啥妨碍。忙活完了想擦汗找不到毛巾了,心里一急嘴里说出了声儿:“噫,毛巾呐?”只听“卦卦灵”在一旁指点道:“你刚才压在小褂底下了!” 然奶奶一翻衣服果然是真的。不过一回神儿,恼了:好你个孬种玩意儿,装瞎偷看俺光脊梁啊!俺将来到了九仙岛还有脸见俺老头子啊?气恼地摸起擀汤轴朝着“卦卦灵”身上一阵猛抡。抡的那“卦卦灵”双手抱头往外就跑,然奶奶追着还抡。可巧武奶奶过来看见,忙拦住说,“嫂子这是什么样子,快去穿上衣服”,拉住胳膊把她扯回屋里。“卦卦灵”已经回过神儿来,央告着“求求你行行好还给我吃饭的傢伙。”然奶奶将明杖三弦连带卦钱扔给他,呵斥说:“记着,给俺算的卦一定要灵,要不灵就拿擀汤轴抡死你!”转身回到屋里对武奶奶说:“这个孬种玩意儿给俺算的这一卦倒不赖,只是偷看俺的光脊梁,俺揍了他一顿,但是给了他卦钱,你说这卦还会灵吧?”武奶奶忙不迭连声说:“灵,灵,保准灵!”

    转眼又过去了二十年,然奶奶已是60多岁的人了,依然身板儿硬磕,心胸开朗,一心一意净等着和老头子团聚的日子。这时已到1944年,日本鬼子是屎壳郎穿大氅---硬撑也撑不起来了:粮草不济,饭也吃不上;兵源不足,净补充一些十六七岁的鬼崽子。有一天,畜牲们来到村子里,就在然奶奶浑道子南口召开宣扬“共存共荣,王道乐土”之类满嘴喷粪的玩意儿。村里年轻力壮的人早跑光了,只剩下二三十个像武奶奶这样的老弱孤寡。一个鬼崽子饥渴难耐,就近跑到然奶奶家找吃喝。然奶奶一看这个没枪高的鬼崽子又黄又瘦,活像个痨病鬼,一时起了善心,给他烧水喝、腾(蒸)干粮吃。吃饱了喝足了,鬼崽子忽然想起大太君的“教导”:不会杀人放火、不能强奸女人,就不是真正的大日本皇军!看着善良慈祥的然奶奶,他猛然扑上去,双手搂住,“花姑娘、花姑娘”只嚷。然奶奶只听懂了个“娘、娘、娘”,怜惜地提醒道:“傻孩子你认错人了,我不是你娘啊。”没想到那鬼崽子急不可耐地解开皮带把她按在炕沿上、慌张忙忙乱扯她的衣服,她才一下子回过味来:小王八羔子你吃了俺的喝了俺的还想欺负俺、让俺死后没有脸面去见俺老头子呀?看我不活砸死你!她双腿缠住鬼崽子的下肢、两手掐住鬼崽子的双肩窝,猛地往外一抖一搡,一下摔了他个仰八叉。接着挺身而起,顺手抓起笤帚疙瘩,没头没脸地抽打起来。那鬼崽子一看“老花姑娘”变成了“疯老虎”,一副要活吃生嚼他的架势,练了半截的武士道精神早已跑回了东洋国,提起裤子冲到门口拉着三八大盖慌忙逃命。然奶奶早已把笤帚疙瘩打散了架,一手抄起捶布石上的棒槌,高喊大骂地往外追着打。吵骂声惊动了正在浑道子口的乡亲们,一看一个鬼崽子右手拉着枪、左手提着裤子跟斗趔趄地跑,然奶奶抡着棒槌追着砸,武奶奶几个老姊妹怕然奶奶吃亏,忙迎上去劝她回家。剩下的乡亲们则七嘴八舌地说:“皇军欺负一个寡妇老太太实在太丢份儿,这样下去王道乐土八辈子也建不起来”。鬼子军官看了这西洋景哭也不是笑也不是,朝着鬼崽子一通“八嘎八嘎”,又抡圆了巴掌几个“三宾的给”,然后“开路开路的有”,灰溜溜地滚出了庄。

    这边几个老姊妹娘们儿正在解劝然奶奶,说是“你舍命保全了千金之体,然大哥高兴还来不及,那会怪你呢?”然奶奶没好气地说:“他怪就怪,活该!他丢下俺不管了,官府官兵也撒丫子窜没影了,剩下俺一个寡妇老妈妈子能怎么着?”说着不觉委屈的流下泪来,众人也觉惨然。武奶奶忙岔开话题道:“然嫂子你有这些善良、刚强、舍命全身的事儿,真是个名副其实的‘真金烈女’,该上《列女传》了”---乡下老太太没文化,错把“贞节”念“真金”,不过也有的一讲:真金不怕火炼吗!一句话倒把然奶奶惹笑了,说:“我都六十岁的人了,还算什么真金烈女?不就是个老妈妈儿啊?”武奶奶拍手笑道:“那就叫你个‘真金烈老妈妈儿’吧!”

     众人哄堂大笑。然奶奶叹了口气说:“咱姊妹们也就是苦中作乐吧!但是苦日子总会到头的,好日子总归有盼头的---只要咱活得像个女人样,时刻惦记着夫妻情义就会有这一天!”

[ 责任编辑:鲁山 ]
新华炫闻客户端下载

相关稿件

01007017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185780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