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频道 > > 正文

临沂兵学文化品牌正被时代的光华所擦亮

2016年07月01日 17:39:58 来源: 新华网

    郇千惠

    “兵者,国之大事,死生之地,存亡之道,不可不察也”《孙子兵法》开宗明义。我国是一个兵学思想发源较早且兵学著述颇丰的国度,兵学文化因此成为中华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中国的兵书非常多,最具代表性的兵书当属《孙子兵法》和《孙膑兵法》,而这两部兵书就出土于临沂市沂河岸边的银雀山,如今的银雀山汉墓竹简博物馆吸引着全世界兵学研究者关注的目光。离银雀山汉墓竹简博物馆不足百公里的临沂市郯城县境内有座山叫马陵山,这里是公元前341年齐魏马陵之战的战址,也是一处极有价值的古代军事文化遗产,与两部兵书的出土地近在咫尺,呼应相承。兵学文化因此成为沂蒙地域文化体系的一个重要部分。

    本文置身中国兵学文化的大背景,透视沂蒙兵学文化的地域特色、沂蒙兵学文化在全国的影响以及沂蒙兵学文化的当代价值和现实意义,旨在推进兵战智慧变为现实智慧,兵学文化融入社会文化,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提供精神支撑。

    沂蒙兵学文化源远流长

    临沂,又称沂蒙,位于山东省东南部,临海近港,文兴水胜,是一座有着丰厚积淀的现代化城市。在这片1.72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上,有着书圣王羲之、智圣诸葛亮等先贤,有着沂蒙红嫂、沂蒙六姐妹和孟良崮战役的革命传统,有着“南有义乌,北有临沂”的商贸繁荣。研究沂蒙的历史人文,兵学文化不可忽视。自1972年银雀山竹简汉墓出土了《孙子兵法》和《孙膑兵法》竹简后,兵学界就有“世界兵学看中国,中国兵学看山东,山东兵学看临沂”的说法。

    银雀山汉墓先秦兵书震惊中外。临沂市区的东南方有两座山,一座叫金雀山,一座银雀山。岁月变迁,沧海桑田,如今的金雀山和银雀山,只是两个大大的山坡。山的名字源于古时候此处生长的一种小灌木,春夏之交,盛开的花朵形似云雀,东岗开的花为黄色,西岗开的花为白色,开黄色花的山岗得名金雀山,开白色花的山岗得名银雀山。

    谁曾料到,就在这两座不起眼的金雀山和银雀山的地下竟有规模宏大的汉代墓群。自1970年以来,先后发掘墓葬百余座,出土大批珍贵文物。主要以西汉墓葬为主,兼有战国至唐、宋、元、明、清代墓葬。而令中外震惊的是两部兵法的出土。1972年4月,临沂当地建设部门在施工中发现了银雀山1、2号西汉墓,经文物专家发掘清理,共出土竹简7500余枚,1号墓出土竹简内容包括《孙子兵法》十三篇和孙子佚文5篇、《孙膑兵法》16篇、《尉缭子》5篇、《晏子》16章、《六韬》14篇、《守法守令等十三篇》10篇、论政、论兵文章50篇,另有阴阳、时令、占侯、相狗、作酱等其它杂书。2号墓出土竹简内容为《汉武帝元光元年历谱》,计有32枚,是我国迄今发现的年代最早、最完整的古代历谱。《孙子兵法》有“兵学圣典”、“天下第一兵书”之誉,《六韬》、《尉缭子》与《孙子兵法》早在宋代就被列入《武经七书》,受到高度重视;《守法守令》、论政、论兵等都是宝贵的兵学文化资料。(此段文字及相关数字参阅《临沂地区志》下册第1445页,中华书局出版2001年11月第1版)

    银雀山汉墓竹简的出土,不仅为研究中国先秦和汉初的政治、经济、军事、哲学、文字、书法、音训、简册、历法等,提供了极其宝贵的实物资料,更重要意义的是,《孙子兵法》与失传近两千年的《孙膑兵法》两部兵书同时出土,澄清了自唐宋以来国内外关于孙武、孙膑其人有无,其书真伪的疑案,也解开了历史上存在的孙子和孙膑是否为一人、其兵书是一部还是两部的千古之谜。银雀山汉简书的出土在兵学研究和考古史上贡献重大,轰动海内外,20世纪70年代被列为“新中国30年十大考古发现”之一;20世纪90年代被列为“新中国50年最有影响的考古成就”之一;21世纪初被评为“中国20世纪100项考古大发现”之一。

    马陵之战战址与竹简兵书遥相呼应,有力佐证了一段逝去的历史。离竹简汉墓不足百公里,郯城县境内马陵山上,有公元前341年齐魏马陵之战的战址。这又是一处极有价值的古代军事文化遗产,有较大的研究价值和旅游开发价值。目前已被中国孙子兵法研究会授予中国古代军事文化教研基地。在这里,与马陵之战有关的地名、村名很多,像古寨、庞涓一次上马石、射箭崖、卸甲营、恨谷崖、庞涓沟、庞涓二次上马石、庞涓死地、分尸岭、跑马岭、安子、庞涓墓等。与马陵之战有关的资料也很多,有关孙膑和庞涓打仗的传说故事流传更为流传。在马陵道旁出土的战国时期的兵器有铜戈、铜矛、铜剑、铜簇等。据《战国策》魏策载:伐齐是寡人之仇也,出大梁,过外黄,伐齐并莒。魏国发动的这次伐齐之战,走的也是这条道。据《沂州志》载:“马陵山在州东九十里,与郯城接,状如奔马,直抵宿迁……齐战魏,孙子胜庞涓于此。”

    魏齐马陵之战,是中国历史上的重大事件,但马陵道究竟在哪,也就是说马陵之战的具体战场在哪,记载不详,一直存议。有说在河北大名县东南或大名府城南的;有说在河南范县西南的;有说在齐国边境重镇东阿的;有说在山东聊城莘县的;有说在山东临沂郯城的,等等。中国军事科学院的专家教授和省、地、县的考古专家、学者以及历史、地理学家们1992年联合对山东郯城马陵山和当地出土的文物,以及村名、地名现状等进行了深入细致的考证,相继举行了“山东郯城齐魏马陵之战战址研讨会”和“马陵之战战址学术报告会”,一致定论为“齐魏马陵之战战址就在山东郯城马陵山”。特别是1992年在临沂召开的“海峡两岸孙膑兵法暨马陵之战学术研讨会”,使魏齐马陵之战的研究达到了新的高度和高潮,魏齐“马陵之战”在郯城马陵山,遂在史学界取得共识。与会学者认为,与其他几处相比,魏齐马陵之战的战址在郯城马陵山更为可靠。由中国军事科学院编写的《中国军事史》、人民教育出版社的中学历史通用教材也都认定齐魏马陵之战发生在郯城境内的马陵山。

    沂蒙兵学文化不仅源远,而且流长。

    出生于沂蒙琅琊阳都的诸葛亮家族是沂蒙兵学文化最为典型的代表。他的治军思想、战略思想、用兵思想以及谋策、奇正、合纵、用兵、兵制等诸方面的理论都未脱出二孙子兵法的基本理论范畴。

    对一个家族文化现象的研究,也是对一种区域文化的研究。以诸葛亮为代表的诸葛家族在历史上是个显赫的家族,诸葛亮的父祖在两汉时都是朝廷命官,诸葛亮、诸葛瑾、诸葛诞仕蜀、吴、魏三国,文韬武略,治国安邦,个个有着非凡卓越的才能,在历史上留下了浓重一笔。他们有着良好的家学渊源和深受地区环境的影响。

    贯穿诸葛亮军政一生的兵儒思想的形成与其少年时代所处的环境与接受的教育是分不开的。可以说,沂蒙文化在形成、发展过程中,儒学文化一直占居主导地位,流传脉络十分清晰,曾参、荀子、仲由、闵子骞等师从孔子学习儒家的理论学说,并终生致力于儒学思想的研究和传播;两汉时期,沂蒙地区又出现了以后苍、孟喜、匡衡、王祥为代表的精研儒学的学者,他们精通五经,设帐授徒,使儒学思想更广泛传播。诸葛亮自幼即生活在传统的儒家思想为主导教育的环境中,因而,儒家学说成为诸葛亮政治思想的基础,他一生注重品德修养,尊奉儒家的仁、义、忠、信思想,矢志不渝地忠效于刘备父子,为兴复汉室,鞠躬尽瘁,终生奋斗,达到了立德、立功、立言的崇高境界。

    齐国是中国古代兵家的萃生之地,是兵学理论的主要发源地。诸葛亮作为齐地兵学体系中先秦之后最为典型的继承者,齐国深邃厚重的军事思想在其军政生涯中得到充分的传承和发展。诸葛亮精读《孙子兵法》《孙膑兵法》等兵书,一脉相承管仲、孙武、孙膑的兵学思想。诸葛亮的治军、战略、用兵思想以及谋策、奇正、合纵、用兵、兵制等主要军事思想理论都未脱出二孙子兵法的基本理论范畴。比如“攻心” 为上的全胜思想就是诸葛亮军事实践中的一个显著的特点,他在继承管子心术、孙武心战理论的基础上,进一步提出了“攻心为上”的全胜观点,“用兵之道,攻心为上,攻城为下;心战为上,兵战为下。”诸葛亮提出了一个避免兵灾战祸,减少实力消耗,“不以兵战胜一时,而以心战胜长久”的全胜方略。“七擒七纵孟获”是诸葛亮攻心理论最完美的体现和运用。

    沂蒙兵学文化异彩绽放

    银雀山汉墓竹简兵书的出土,大大推动了国内外以孙子文化为代表的古代兵学的研究,掀起了孙子兵法研究热。许多专家、学者直接参与了当时的发掘和研究工作,为汉墓竹简兵书的发扬光大做出了突出贡献。

    到目前,孙子兵学研究领域己从传统的对其人其书、文献考证、军事理论阐发等方面,扩展到企业管理、行政管理、商业竞争、人才开发、文化战略、和谐社会、股市等领域。

    1989我国第一座遗址性专题博物馆——银雀山汉墓竹简博物馆建成开放。这个博物馆突出了汉墓、竹简和兵法三大主题,体现了全国独一、世界独一的文化特色。在重视弘扬兵学文化,深入挖掘开发其当代价值的同时,临沂不断丰富和提升博物馆文化内涵,使汉墓竹简博物馆成为临沂市标志性文化设施,成为中外研究孙子兵法的重要基地,成为爱国主义教育和发展旅游的重要场所。近年来,汉墓竹简博物馆研制的以馆徽为注册商标、以再现原简真迹为宗旨的系列旅游纪念品,以其独特的历史价值、观赏价值、收藏价值、丰富的文化内涵以及无可替代的艺术魁力,受到越来越多有识之士的青睐。

    特别值得一提的是当下临沂正围绕“打造古今文化相辉映的文化名市”这一目标,实施“文化立市”战略,大力推进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做大做强文化产业,努力建设设施完善、特色鲜明、品牌名优、产业发达、充满活力的文化强市。做大做强银雀山兵学文化这一品牌,打造临沂兵学城成为临沂文化建设的一个大手笔。按照规划,将银雀山竹简博物馆建设成为以军事谋略文化为龙头,以观光旅游为内容的“兵学之城”, 具备竹简保存及古代兵法、武器、军事论著展出等多种功能,成为临沂市展示中国优秀古代兵学文化的胜地。除兵学博物馆外,还建有重现战争现场的4D动感影院、文化休闲购物区以及军事战略体验区,打造一处集教学、研究及军事观光、旅游、休闲于一体的兵学文化胜地。临沂兵学文化品牌正被时代的光华所擦亮。

    马陵古战场兵学旅游资源的开发是临沂兵学文化建设的又一着力。马陵山有独特的兵学文化、地质奇观,有沭河得天独厚的条件。马陵山兵学资源开发坚持以现代和国际流行的旅游理念为指导,以马陵之战古战场为文化品牌,因地制宜,将风景廊道与自然文化遗产廊道相融合,努力打造以生态休闲、文化遗产、观光、文化体验为基础,以军事游乐园、生态科考、乡村休闲、娱乐购物、户外运动、养生康体、景观居住、旅游服务等为补充,融生态化、个性化和主题化为一体的生态、文化、乡村旅游养生地。马陵山景区规划面积186平方公里,景区以沭河古道、马陵古道为轴线,将建设齐魏马陵之战古战场遗址公园、马陵古镇、麦坡世界地震地质公园、马陵山温泉度假村、九道湾杨山景区、清泉寺森林公园等景点,再现齐魏马陵之战的盛大场景,建设别具战国风情的供游客休闲、消费的马陵古镇,力争将马陵山打造成为鲁南和苏北地区的知名旅游品牌。

    兵学文化的现代管理应用价值

    《孙子兵法》在西方被译作《战争的艺术》,在亚马逊网上书店目前有多达102种与“孙子”相关的书目,其中由萨谬尔•格里菲斯翻译、牛津大学出版社1986年版的平装本《孙子兵法》最受欢迎,常年位居该书店科学类畅销书排行榜的前几位。

    世界知名军事分析家认为,中国军事思想家孙子去世将近2500年之后,其思想和谋略却正在深刻地影响着现代战场。

    孙子兵法在经济领域的应用由来已久。据《史记·货殖列传》记载,最早将《孙子兵法》引入经营管理的是战国魏文侯时的白圭。他将孙吴兵法和商鞅之法的原理,用于生产经营,善观时变,采取“人弃我取,人取我与”等策略,取得了成功。随着经济的快速发展,商界人士对《孙子兵法》愈来愈好奇,如何利用孙子兵法,成了他们探讨商场必胜的另一秘诀。《孙子兵法》现在国内外的企业家特别热衷于它,把它应用于商战,掀起孙子兵法应用的一个热潮。

    《孙子兵法》云:兵无常势,水无常形,能因敌变化取胜者,谓之神。市场是瞬息万变的,经营者应依据市场变化灵活采取对策。索尼公司应用孙子的这一思想,“以正合,以奇胜”,取得了成功。

    《孙子兵法》云:夫兵形象水,水之形避高而趋下,兵之形避实而击虚。许多企业避开市场竞争主战场,独辟蹊径,开辟无人涉足的细分市场,一举获得成功,达到了扬长避短,避实击虚的效果。

    著名企业家张瑞敏对孙子兵法有深入研究。他认为,抢占市场要有速度,这就是孙子所说的“激水之疾,至于漂石者,势也”,而这个“石”就是顾客。他运用孙子兵法的战略思想,在激烈的商场竞争中获得巨大成功,使中国的海尔走向世界。

    在孙子兵法的现实应用方面,笔者认为首先要努力挖掘、深入弘扬孙子兵法的思想内涵及时代价值,这种价值不仅能够在军事领域得到创新应用,更重要的是要应用于经济领域特别是现代企业管理之中。其次是运用市场经济的规律,用市场配置孙子兵法这一文化资源,使其有效地跟产业资本、商业资本深度对接,实现传统文化与现代经济的有机融和、互促共进。

[ 责任编辑:鲁山 ]
新华炫闻客户端下载

相关稿件

01007017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191419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