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频道 > > 正文

【田舍郎说之三十一】汉先生反击金丹道

2016年07月26日 18:11:47 来源: 新华网

    张承荫

    汉先生名叫张续汉,据说取“承续汉祚”之意。别看他说话有些磕吧,却占着两个显眼的位置。一个是“校屋”老师兼校长,专教一至四年级的小学生。他教出的学生都能写一笔漂亮的毛笔字,国语算术的成绩在周围同等学校中是最棒的。汉先生很有远见,他鼓励学生考完小,学习五六年级课程,并帮着做家长的工作,着实送出去几个学生。第二个位置是红白喜事的账房和傧相,即村里人娶媳妇或者发丧时他管记账、唱账,一支笔龙飞凤舞,字写得漂亮,帐记得清楚、喊得明白,从不出差错。更令人叫绝的是,对账时一人拿账本他则口头逐项唱对,竟无一遗漏!傧相是新郎倌儿陪娶的,他应对这一角色,常头戴礼帽,足蹬礼服呢布鞋,身穿长袍大褂,真是道貌岸然,站有站姿,坐有坐相,言语谈吐中规中矩,文雅大方,令人肃然起敬。

    常言道“马有漏蹄,人有失足”,汉先生也有走麦城的时候。有一次陪娶到桥头镇,女方头面人物相迎,彼此寒暄道喜,汉先生脱口说:“你、你说这事儿也怪,大人小孩儿都知道娶媳妇是个得事儿!”这下坏醋了,原来“得事儿”含有快活的意思,女方陪人失笑道:“嗬这老先生,灶王爷打跟斗——离板儿了!”还有一次是村里有户人家办丧事,汉先生为培养“接班人”,命他的学生也是院里小兄弟记账,他在一旁监督唱账。有个客人叫冀广北,小兄弟连写两个“纪、季”,客人都说不对,应当是河北简称的那个冀。小兄弟还是不会写,胆怯的抬头向大哥兼老师求助。汉先生不耐烦地说:“怎么不会写?不就是那个米田共吗!”小兄弟赶紧沾墨落笔,写出来一看,不由失声叫道:“哥啊,这不是个糞吗?”这两件事儿被人们传作笑谈,但没有责备的意思,还是那两句话:人有失足,马有漏蹄呀。汉先生自己也没有因此而蔫头耷拉耳朵的,心想:“人非圣贤,孰能无过?”咱是怀才不遇干大事的人,这点儿小错算什么呢?但是接下来一件事,他可是“擀着云彩搓布吉(即棉花卷儿)——搓(错)到天上去了”——他加入了金丹道,而且还当上了“丞相”!

    原来清末民初,社会动荡,人心不安,农村更是饥饿疾病横行,愚昧落后交加。反动会道门看准了这一点儿,把魔爪伸进了农村,利用农民的渴求生存、幸福、安宁、健康、平等的心理,花言巧语发展道徒,借机敛财猎色。其中金丹道在俺那一带很是猖獗,这种现象一直延续到解放初期。外号根半腿的小道首杨拐子,听说汉先生的大名,觉得正是自己所需要的帮手,就派得力助手闵“国师”前去游说汉先生入道。那闵国师一个眼大一个眼小,自称“日看一千夜看八百”、是可以看透上下五百年的阴阳眼。他瞅准了汉先生自命清高、爱面子、喜奉承,一见面先念了六句“金丹道箴言”:“练金丹,习六经,驱鞑虏,逐满清,除心魔,续汉统。”接着又讲了金丹道的教义:“口修一颗丹,平步上青天。心修一颗丹,肉体可成仙。众修一颗丹,剋满蒙兴大汉,汉祚运绵绵。”然后半奉承半劝说道:“先生相貌清奇,非同凡品。仙风道骨,胸罗经纬。大名‘续汉’,正应本道道旨,实乃天赐金丹道栋梁之材,当踞丞相之位,可比开周八百年之姜子牙,兴汉四百年之张子房。”

    汉先生人称庄户秀才,本来有点儿怀才不遇的念头,如今被阴阳眼一捧一蒙一撩拨,晕晕乎乎地上了贼船,当上了金丹道的“丞相“,为他们整理文书档案,理财记账,书写布告,讲解教义,到处发展道徒,忙个不亦乐乎。但汉先生毕竟是读过四书五经的庄户秀才,有几件事他坚决不干。教主要给他配个“诰命夫人”,他一口回绝,说那样对不起地下的亡妻;国师派他写反对共产党的小册子,他头摇得像拨浪鼓:共产党打日本打老蒋建立新中国,俺不能伤天害理丧良心;兵马元帅长枪刘请他下乡征集粮草钱财,他说道徒交的有会费够用的就行了,别再去折腾老百姓了;站殿将军双刀朱要他督造刀枪武器,他没好气的说太平盛世要它何用,还愁天下乱不起来吗?气的刘、朱二人要“清君侧”杀了他,被教主制止了,说在庄户人里找这么个文化人不容易,他干的活别人干不了。刘、朱二人气哼哼地说教主“娘们儿”,早晚要被这破丞相当猪卖了。不料后来还真被这两个混蛋说中了。

    解放初期,新政权刚建立,制度不完善,万事待兴办,人心浮动。根半腿教主、阴阳眼国师乘机作乱,把教徒召集在一个大院里,策划武装暴动攻打区政府。教徒们把耳朵、鼻子、眼睛、嘴巴、额头都染成红色,手拿刀枪棍棒,高呼“驱除蒙满心魔,还我炎汉江山”的反动口号。汉先生急得磕巴着说这不得人心,是拿鸡蛋碰石头、螳螂伸胳膊挡大车,枉自陷教主于不义。这些“忠言”淹没在狂呼乱叫的声浪里,没人去理他。正在这时,忽听外面人声噪杂像开了锅,原来是县公安局长带领民兵包围了大院儿,房上压了顶,墙头上站满了人,公安人员个个荷枪实弹,民兵队员人人手持扠把棍棒,高声喝令“缴械投降”!那教主、国师吓得东躲西藏,教徒们大多慌得手足酸软,唯有刘、朱二人舞枪弄刀口口声声要拼死抵抗。汉先生忙向前劝阻,说对抗政府就是一行大罪,会害了教主。那长枪刘大怒,举枪要挑了他。可巧被那眼疾手快的公安局长看了个正着,顺手一枪正打在那小子的手腕上,“当啷”一声长枪落地。公安人员和民兵见状纷纷跳下墙来,双刀朱红着眼要拼命,汉先生猛地一下子从背后双冠子搂住他,脚下使绊子往外一扔,摔了他一个大趴虎。回头一见教主正被捆绑起来,忙上前救护:“没教主的事儿,我是丞相,要捆就捆我吧。”公安局长拍拍他的肩膀笑问道:“老先生,你算哪一头的呢?”

     在公安人员的耐心教育开导下,汉先生才大梦初醒,明白错上了金丹道的贼船,也看清了教主国师的真面目,把肠子都悔青了,主动坦白交待了问题,要求政府严厉惩处。公安局长和蔼地说:“老先生是受骗上当的,你这个丞相也有名无实,又有立功表现,对你会从轻处理的,只可惜你记的那些财务帐本和组织花名册被教主国师销毁了,要不然献出来你就又立一大功!”汉先生听了忙小心翼翼地问道:“那我说这你们写、写下来,能管弧、弧吧?”“管!管!”公安局长忙不迭地说:“只要拿着抄写的材料挨门挨户去核对,让当事人按上手印儿,就是定案的铁证!”然后又不放心地问:“这事儿一定要记得准确,这么长时间了,你有这个把握吗?”“有!有!”汉先生保证说,然后又不好意思地补充道:“这是俺、俺在村里办红白喜事练出来的功、功夫。”

    汉先生提前释放了,回到家正好是大年三十。没顾上和家人说几句话,水也没喝一口,就磨墨铺纸提笔写春联。乡亲们听说他释放回家了,纷纷来看他。一进屋门寒暄几句就看到了春联,有个识字的人一看愣住了,只见上联是:误中邪祟,金丹道把人变成鬼。下联是:喜沾雨露,共产党将鬼变成人。横联是:草木回春。他一见人们看着春联直发楞,就念了四句打油诗:“根半腿的教主想上天,阴阳眼的国师想成仙。谁要入了金丹道,一脚迈进了鬼门关。”接着如此这般地讲述了自己这段奇特的经历。讲完后意气风发地磕巴道:“谁、谁、谁写对、对联?俺今、今年、年、年全包了!”

[ 责任编辑:鲁山 ]
新华炫闻客户端下载

相关稿件

01007017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192850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