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频道 > > 正文

[田舍郎说之三十二]两个可悲的圣贤道首

2016年08月27日 15:10:11 来源: 新华网

    张承荫/文

    月亮明晃晃的,星星稀不拉地,小村庄的空地上黑压压地挤满了人。外号“铁蝈蝈”的说书人得顺正在敲着鼓打着竹板说自编自演的开场段子《控诉圣贤道》:“说的是、圣贤道来不可听,骗财骗色把人坑。建场开坛收道徒,欺负咱老百姓好糊弄。‘六大法诀’《本源经》,净他娘的鬼吹灯。‘三士两官’转世说,纯粹是粉连纸上画油饼。旋罗扶鸾传道训,哄死人来不偿命。傻道徒、倾家荡产捐来世,哪知道是竹篮子打水一场空。狗咬尿泡落了个‘啪儿’,害人害己遭报应。到头来、监牢狱伴着黄泉路,白白辜负了手足情。”鼓词儿是大白话,土得掉渣儿,谐儿格几的,惹的人们笑声连连。待到听到后两句,有人“咦”了一声:“怎么听着像是说的于堃和春和的事儿啊?”猜对了,正是这两个人的事儿。咱得把鼓词儿里的洋咯噹好好掰扯掰扯,免得叫人大雾天漫洼地里相媳妇儿——懵了头。

    说起圣贤道,那可是摩天云里放风筝——线儿够长的:早在北魏年代就有这一号。传到明清两代、民国年间,就成了大气候:组织严密,规矩齐全,活动猖獗,道徒云集,危害极大,堪比现在的传销和法轮功。它尊奉《本源经》,称其教主是“李唐”转世为收元佛,宣扬“收元佛下红尘三回九转,度不醒男共女转回家园”。它皮儿好里儿坏,对外是教人持斋烧香、诵经念佛、参禅打坐、忠孝双全、逢人问好的“好好道”,实际上内里却是五毒俱全。一是用“三士两官转世说”骗人,把道首分为五个等级,男道首分别为护士、秋士、麦士、号官、法官,女道首相应为小贤、单贤、贤孝、增士、大贤,功成转世后可分别晋升为秀才、举人、进士、翰林、状元,月薪俸禄折成粮食可以各自拿到三石三斗、五石五斗、八石八斗、九石九斗、十石十斗。一斗是二十五斤,一石是二百五十斤,今生捐道费越多,来世做官越大、俸禄越高,名利双收,发老鼻子财了!二是建场开坛,利用人们的从众心理灌输邪说发展道徒;三是宣扬因果报应,多捐钱财多积善,“一心皈道,今世修下来世福”;四是修先天功、献饭功、寸阴功、三花聚顶功,控制道徒的日常言行;五是架机扶鸾,男女双修。扶鸾是罗圈上绑小棍儿,下设沙或米铺成的字盘,旋转罗圈写出字迹“鸾训”,由道首讲解,供道徒背诵,控制道徒的思想方法和思维模式;双修是男女对坐修习道法,常以发生性关系摧残、控制女道徒的身心。圣贤道利用农民文化落后的弱点,求健康图平安的心理,追求来世享荣华富贵的封建迷信思想,诱骗导道徒满足道首的无底私欲,不知拆散了多少个家庭,害苦了无数的善男信女!解放后,人民政府取缔了圣贤道,“善恶到头终须报”,大小道首都得到了现世报:罪大恶极的,杀!罪恶较重的,关!罪行较轻的,押!从众打呼隆的则教育释放。俺村的于堃、春和也沾了包儿,受到了应有的惩罚。

    于堃官至“麦士”,他本是个老实巴交的庄户人,多少识几个字,身穿长袍大褂,头顶盘条小辫子,为人很和善。家有贤妻孝子,两房儿媳,男耕女织的小日子很红火。后来入了圣贤道,一来二去熬了个秋士,农活也不干了,长年累月的劝道宣道,秋士没有收道徒的权利,但经他介绍入道的人也不老少,在夏津县一带道徒中很有点儿名气。有一年的夏天,他去一个女道徒家传道。二人趁家中无人练起了“双修功”:面对面盘腿而坐,头顶着头,他托住女道徒的双乳,女道徒勾住他的双肩,正修的热闹,不防男主人一步闯进来,一见这个样子火撞顶梁,顺手摸起掏灰耙朝着于堃劈头盖顶一顿胖揍,揍得他鼻青脸肿的。道徒们见“头儿”吃了大亏,都不干了,一窝蜂到女道徒家理论,结果动了粗,把人家家里砸了个乱七八糟。男主人一气离家出走,女道徒羞愧难当上吊身亡。于堃一见闹出了人命,加上“法官”下令造反推翻人民政府、自己登基当皇帝,一想三十六计走为上计,撒丫子跑回了家找哥哥于軫拿主意。于軫对弟弟入道本来就看不惯,多次劝说不管用,如今听说闯下了塌天大祸,一句话不说,起身倒一脸盆开水,没好气地拉他洗头。又伸手拿过剃头刀子,一把薅住他的小辫子,一刀割了下来,气恨恨地说:“皇帝都下台多年了,你还留条猪尾巴尽的哪门子忠!如今传道又传出了人命,早晚得蹲笆篱子,不挨枪子儿算便宜了你。今天割去这玩意儿,也许能罪减一等吧?”剃着训着,忽然一阵心酸,一把搂住弟弟嚎啕大哭起来:“咱娘临死嘱咐我关照你,说你没主意容易受骗上当,如今真应了娘的话,我对不起娘对不起你啊!好兄弟记着,老实坦白交代,争取政府宽大处理吧!”兄弟俩抱头大哭。几天后,于堃被公安局带走,被法院判了17年徒刑。由于他交代罪行彻底,勇于悔过自新,又有立功表现,被政府提前释放回家。他抱住于軫大哭道:“在监牢狱里常想起哥哥的教训,一母同袍手足情啊,俺终于活着见到哥哥了!”

    春和是个小矮个子,为人木讷迟钝,是个三坷垃投不飞的主儿。他农活地道,庄稼种得好,日子过得好,老婆能干,儿子听话,一家人挺和美的。不知怎么他也入了圣贤道,几年下来还当上了“号官”——一个仅次于法官的位置。这一下子可不得了!他地也不种了,整天在家里建场开坛、认干闺女发展道徒,男男女女在一起鬼混练双修。他媳妇气得一病不起命赴阴曹,儿子病了他不照料,不久也跟娘去了。他的兄弟春海读过几年私塾,在村里的红白喜事上当傧相,挺有面儿的。一见哥哥混了个家破人亡,气冲冲地找上门去,榔头杠子地夯了一顿:“你斗大的字认不得半布袋,见了一字念扁担,不知道有圣贤书,在的什么圣贤道!男男女女一起鬼混,气死了大嫂,病死了侄子,丧尽了天良!赶快收摊子吧,要不然我与你划地绝交,不认你这个哥哥!”春和邪魔入里,老虎拉碾子——不听这一套,照旧自行其是,还把亲外甥女小香的女婿发展成道徒。他本人口才差劲,传授不了“六大法诀”,只好找了个人称“半疯子”的女增士替他念。哪六大法诀共二百五十二个字,其中第一法诀“安神祖诀”为最长,计一百一十二字。”那半疯子增士是个半瓶子醋,虽然伶牙俐齿但不会说人话,嘴骚得像个尿盆子。她才念了前两句“天上地下安祖窍,日西月东聚先天”,后边就念不上来了。她仗着脸皮厚,敢胡诌瞎蒙,于是含糊其词的接着念;“一碗馍馍一碗菜,一碗馍馍一碗菜”。可巧小香的女婿离她最近,听她念得不像话,问了一句“你这念的些嘛玩意儿?”那增士恼羞成怒,骂着念道:“你闲扯鸡巴蛋,你闲扯鸡巴蛋!”这还不算完,授完“口诀”后就向春和告了一状,说小香女婿搅闹坛玚。春河一听恼了,吩咐道徒们到小香家强取“搅闹坛玚赔偿费”,几乎把家搬空了。小香哭着去找二舅诉说,春海一听火冒三丈,闯进春和家大闹一场:“你这是传的什么经?‘一碗馍馍一碗菜’、‘闲扯鸡巴蛋’也是经文啊?孩子问问你就去抄家,六亲不认啊?快把东西都还给孩子还则罢了,要是不还俺就砸你的锅摔你的盆,你不叫孩子过俺就不叫你过!”一转念又伤感地说:“哥哥呀,你快胡作到头了,共产党能容忍你们这么祸害老百姓吗?”这件事情过去不久,春和被夏津县公安局带走了。经法院审判,罪恶极大,宣判为无期徒刑。5年后,他病死在狱中。临咽气对狱警说:“求政府给俺兄弟捎个话,俺错了,没早听他劝,落了个家破人亡的下场,真是害人又害己啊!求他把俺拉回去随便找个地方埋了,我没脸进祖坟,没脸见地下的老婆孩子!”春海闻讯把哥哥拉回村,与嫂子合葬在一起,便埋边哭道:“俺那糊涂的哥哥啊,你到死才明白也不算晚,没当个糊涂鬼就算赚了。唉,这该死的圣贤道,不了的手足情啊!”

[ 责任编辑:鲁山 ]
新华炫闻客户端下载

相关稿件

01007017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194642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