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频道 > > 正文

【田舍郎说之三十四】“铁蝈蝈”成名记

2016年09月01日 16:59:42 来源: 新华网

    张承荫/文

    麦收后小村庄的夜晚,蔚蓝色的晴空点缀着钻石般亮晶晶的星星,牛羊“呣”——、“咩”——的长叫声里,不时夹杂着短促的“汪汪”狗咬。阵阵熏风从东南方向的河面吹来,夹带着河水的鱼腥味和和芦苇的清香气息,吹散了人家屋顶烟囱上的袅袅炊烟。正是吃晚饭的时候,贪玩儿的孩子们都回了家,宽阔的街道空落落的,舒展安闲的使人心醉。突然,一阵“嘣嘣”的鼓声伴随着清脆的竹板声打破了小村的宁静,孩子们扔下饭碗,欢呼雀跃着冲出家门,相互传唤着“听说书的去了,呼延庆砸囚车劈木笼啊!”小村立即沸腾了:男人踱出来了,嘶嘶溜溜地抽着旱烟袋:女人扭出来了,圪圪噔噔地蹾这小裹脚。男女老少涌向说书场:这是我童年时代故乡的一幕,那时节农村文化娱乐贫乏单调,竹板大鼓书最受欢迎,它简洁明快,一桌一凳、一人一鼓、一付竹板儿就可以演唱上下古今奇人异事。它演唱的节目都是野史外史,如《杨家将》《呼家将》《岳家将》以及《狄公案》《包公案》《刘公案》等。那时的说书人全是师傅亲口传授鼓词儿,手把手的教身形架势。那鼓词儿虽说是粗陋不讲究,却也琅琅上口,庄稼人听来倒也挺入耳的,要是换成文绉绉的正规鼓词儿,还怕没人听了呢。

    再说今晚的说书人名叫得顺儿,赵家庄人,十六七岁的年纪,长得很帅气。寄住在村西头祥大娘的家里,就在大门外摆设说书场。那祥大娘阅历丰富,乐善好施,常穿一身素衣,又因害眼病落下一双玻璃眼,所以人们称她为玉石观音。得顺儿手脚勤快,小嘴儿又甜,一进门儿就“大娘大娘”地叫个不停,撂下扫帚摸扁担,扫院子跳水忙个不住,直喜得祥大娘合不上嘴,每天晚上都由侄子搀扶出来听书,为得顺儿助阵。

    这天又到说书时候,只见得顺儿“啪”地一拍惊醒木,先说了几句开场白:“上场来听听这几句:自古忠奸不同席,忠臣奸佞天自知。行善作孽天有报,只争报早与报迟。几句闲言道罢,引出一篇忠义呼家将的书目来。话说大宋年间,靠山王呼丕显忠心报国,反遭奸臣、国丈庞文陷害,全家三百余口推出午门开刀问斩。多亏王禅老祖施法术救出呼守用、呼守信,一人在大王庄招亲、一人占山落草为大王,各生下呼延庆、呼延平、呼延明三位小英雄。十八年后守用守信二次被擒,被宋家元帅郅国郅安打进囚车木笼,押往东京汴梁,这才惹出了三位小英雄砸囚车劈木笼、一场大热闹。”板鼓一敲,竹板一打,接唱道:“懒把闲谈,归了我的本正,咱们论听来,整整鼓板,来一段儿正风。上一回,说的是砸囚车劈木笼一个段儿,咱还有、三篇两段儿四五章、没说没论、没有把它交待清。同志们呐,哪里打断、哪里找哇,哪里记准了哪里接着往下听。”

    ——别看这一段唱词儿文理不通,当年孩子们可是非常喜爱,背的过,唱的出,唱遍了大街小巷——说唱到此处,把竹板儿一扣,鼓槌儿一搁,开始自报家门:“在下姓赵名得顺儿,赵家庄人氏,拜竹板大鼓书名家‘铁蚂蚱’为师,专学书目《呼家将·砸囚车劈木笼》,在下才疏学浅,学业不精,还望诸位明公多多包涵。”说到此处,击鼓打板刚要转正本儿,下面两位妇女不耐烦地唧唧喳喳起来:“我说嫂子,都说了五天了,这囚车木笼还没砸开,要让呼家哥儿俩在里面过年啊?”“就是的,重过来重过去就是‘铁蚂蚱的徒弟’这些废话,直接砸开不就完了?”“对呀嫂子,铁蚂蚱的徒弟有什么牛的?不就是铁蝈蝈吗?哈哈。”“哎呀兄弟媳妇太有才了!是一只带尾巴的铁蝈蝈吧?”“哈哈哈嫂子你错了,带尾巴的是母蝈蝈!”这姐儿俩一岔咕,得顺儿走神儿了,小伙子没正行,心里想“你们岔咕个xx呀”?你心里想嘴里可别说出来啊,他嘴上缺个把门的,一不留神唱出来了:“说了个xx”,这下子可坏醋了,听众哄地一声笑了,那姐儿俩不让了,起身喝骂道:“这熊孩子胡说八道耍流氓啊?撕他的嘴!”另有七八个人也跟着起哄。

    得顺儿一看坏了惹祸了!他个孩子家没啥主意,抱起鼓就要跑。就听一声断喝:“顺子你给我站住!”抬头一看,见祥大娘由小侄子搀扶着威风凛凛地拦住了去路,训斥道:“行有行规,书有书德,你说书得先学规矩啊,怎么能带脏口呢?你大小是个男子汉,错了就改啊,跑的什么?没点儿担当还想吃开口饭啊?”又回头对众人说:“姊妹娘们,咱听说书是来找乐子寻开心的,不是鸡蛋里挑骨头找气生的。小孩子家刚出徒少分寸,能有什么坏心眼儿?原谅他、让他改正,继续说下去,不就皆大欢喜了?”她稍一停顿,接着说:“老大老二家的,孩子唱走了嘴,是不是因为你们瞎叨叨惹起来的?什么带尾巴的是母蝈蝈,你们说的文明?咱村里信奉‘忠厚传家久。诗书继世长,’你们难为一个十六七岁的孩子,传的什么忠厚?是守着你们的男人想显摆显摆正派吧?”一句话戳到二人的心窝子里,连忙求饶道:“大娘别往下说了,你是玉石观音啊,别让俺们下不了台呀!”男人堆里那德高望重的廉二爷说道:“祥家里的说的对,让小伙子好好接着说,将功补过是正理。不过你先回答一个问题,祥家里的说行有行规书有书德,是怎么回事儿?你错在哪里了?”得顺儿诚恳地说:“说书要做到三正:说的正,忌带脏口、忌口齿不清、忌忘乎所以,做的正,一招一式中规中矩、一字一句钻人心窝、一节一段儿严丝可缝,行的正,举止大方、谈吐得体、仪表端庄。俺、俺带脏口了……。”廉二爷夸奖道:“小小年纪,记得准啊。这三正听书的人也该遵守,人家为咱说书咱得好好听,尊重人家的劳动啊。”末了他忘不了幽一默:“老大老二家的,你们嫌人家说得啰嗦,那咱叫得顺儿剪头去尾不要当中,把呼家哥们提溜出来怎么样?”众人哄地一声大笑。祥大娘则对得顺儿喝道:“你犯了行规违背了祖训带了脏口,得罪了老少爷们儿娘们儿,还不赶快认错赔不是!”得顺儿机灵地就坡下驴,拱手作了个罗圈儿揖,可怜兮兮地认错:“婶子大娘、叔叔大爷,得顺儿混账,忘了行规书德,忘了师父的教诲,出大错带脏口,真后悔死了 !蒙各位长辈高抬贵手,得顺儿俺知错就改,今晚卖卖力气,认真地说几回!”他立马击鼓打板,字正腔圆地说起来。

    他心气正了,心情舒畅了,嘴皮子格外溜活,手脚格外灵便。说到郅国郅安率军赶来,呼家三雄奋勇应战:呼延庆的钢鞭怀中抱月,泰山压顶;呼延平的镔铁大棍海底捞月,横扫千军;呼延明的银枪蛟龙出水,金鸡乱点头。加上身手步法规整到位,眼到手到,手到足道,什么金丝缠腕、举火烧天、骑马蹲裆、枯树盘根,全都表演得活灵活现。那说唱更是月引人入胜,道白抑扬顿挫声声悦耳;唱腔流水行云撩动心弦;紧凑处如雨打芭蕉,舒缓处如剥茧抽丝。人们听得如痴如醉,时而鸦雀无声,时而掌声如雷;时而笑语隐隐,时而欢声如潮。待到板扣鼓歇,人们才醒过神儿来:该散场了。一时人声噪杂,纷纷挽留得顺儿多说些日子,连外村来听书的人也掺和进来,请他前去说书。那老大老二家的两姐妹更不甘落人后,一边一个拽住祥大娘胳膊高声嚷叫:“大娘还是俺姐儿俩说的对,得顺儿这小子就是一只能叫能蹦跶的没尾巴的铁蝈蝈!”祥大娘笑得满脸净是线条,好像一朵儿盛开的金丝望月菊,一边假装生气地啐一口道:“你这俩猴崽子还记着这个茬啊?”一边向众人招呼道:“各位姊妹娘们儿、兄弟爷们儿,打今儿起,顺子算有了艺名,就叫个铁蝈蝈好不好?” 众人听了齐声喝彩,都夸赞好帅气的艺名,真是名副其实!那得顺儿则瞅冷子“扑通”跪倒在祥大娘面,泪流满面地叫道:“娘、娘,顺子从小没了娘亲,缺乏教养,是你老人家成全俺学到了行规书德,你就是俺的亲娘!你老不答应俺就不起来了!”那老大老二家的不觉热泪满眼窝儿,伸手扶起得顺儿,嘴里不停地说:“好小侄子别哭了,姑姑劝劝大娘,收下你就是了。” 旁边祥大娘得意地笑着嗔骂道:“好你两个小浪蹄子想爬辈儿呀?顺子,赶快谢谢两个姐姐!”立时一片欢笑回荡在小村的夜空……

[ 责任编辑:鲁山 ]
新华炫闻客户端下载

相关稿件

01007017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194949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