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字号:

陶魂:齐文化的光荣与梦想

2016-09-15 10:38:55      来源: 新华网

    郝桂尧/文

    在淄博的中国陶瓷博物馆,我被一组陶人泥塑震撼了。在长达38米的一个橱柜里,那些泥土颜色的陶人,就像一个个有生命的山东人,有喜怒哀乐,有悲欢离合。他们从事的活动,都与陶瓷有关:开采陶土,粉碎、研磨,陶艺晾坯、烧制,成品运输、销售,它就是一部恢宏的陶瓷发展史。

    这些陶人在变形夸张中宣泄着一种力量,释放着一种情绪。

    我围绕着它们拍了无数张照片。这里面,除了陶瓷生产的历史,还鲜活地记录了老百姓的生活。他们用陶瓷制品喝酒吃饭,把孩子放进陶制的“摇篮”,用陶瓷大缸耍杂技……陶瓷就像山东齐地人的性格,朴实无华,坚韧顽强,又有浓郁的生活情趣。

    据导游介绍,这组陶艺作品名曰《陶魂》,里面有各类陶塑人物、动物以及道具3000多件,与实物的比例约为1:4。为制作这一组作品,中国陶瓷博物馆研究员郭联军、车秀申耗费了1年多时间。它生动再现了20世纪初中国陶瓷制作的完整过程,是国内目前惟一的大型陶塑艺术作品。这件作品被专家称为陶艺版的《清明上河图》。

    我注视着那些符号性的东西:毛驴,独轮车,系筐,石磨,它们几乎就是农业文明的代名词。

    一个戴瓜皮帽的老者,嘴上长满胡子,他牵着一头毛驴,拉着石碾子,在碾压陶土。他的身后,有一个铁锹和土筐。

    我忽然感觉到:这些陶人身上,有一种独特的、属于淄博人的精神寓意。

    在山东生活这么多年,我知道鲁文化和齐文化的确是有区别的。鲁文化凝重厚实,齐文化鲜活灵动。从物质形态讲,鲁文化留下了那么多载体。比如曲阜的“三孔”,就是一座古建筑林立的古城,巍峨庄严,恢宏庞大。而齐文化的遗迹,无论是规模还是影响都不如鲁文化,它甚至还没有一个作为文化象征的典型遗址。

    这也是历史的一种映照:历史上,儒家思想是官方文化,是显学;而齐文化的生命力潜藏在民间。与此相对应,鲁文化的载体多在地上,而齐文化的载体虽然也极为恢宏壮丽,但多潜藏在地下,不为人知。即使殉马坑也仅发现了几十年。春秋战国时期,齐文化风采照人。但是随着秦始皇统一中国,统治者对齐文化的态度开始冷落,齐文化也再没有成为官方思想。

    齐文化专家张龙海和徐树梓认为:秦始皇统一中国后,仍有许多人是支持齐文化的。但是从汉武帝“罢黜百家、独尊儒术”以后,官方思想主要是儒家文化。汉武帝开了这个头,以后2000年的历代王朝看到这种思想可行,也就基本没有改变。但实际上,在创国之初,君主往往也采用齐文化,比如农民起义的胜利者,因为他要推翻当朝统治,要造反建立自己的政权,所以就吸收齐文化的积极思想;但是国家一旦安定了,他就开始遵循孔子“君君、臣臣、父父、子子”的思想。也就是说,在中国历史上,就官方文化思想而言,儒家文化时间长,齐文化时间短。齐文化被当作是一种手段,一种工具。而这种工具,又往往是用完就遗弃的,这种风气是从汉朝开始的。

    他们还认为:在当代,齐文化的实际影响力远远超过了中国历史上的任何一种文化。齐文化随着秦统一全国融入了中华文化,成为了中华文化中的“骨干”之一。有一种观点说今天的社会有两条主干:道德文化源自鲁文化,经济文化源自齐文化,所以说齐文化在当今世界上遍地都是。

    我自己的理解是,鲁文化适合农业社会,而齐文化更适合市场经济;鲁文化的地位是官方推广出来的,而齐文化的作用更被民间认可。那么,齐文化的标志性载体到底是什么?我认为是陶瓷。在中国陶瓷博物馆里,我脑子里闪过这么一个想法。

    如果我是淄博的决策者,一定会把它命名为“陶瓷之都”。现在,这个城市仅陶瓷的产值每年就达二三百亿元,一年生产日用陶瓷近10亿件,且60%以上出口。据说,平均每3个美国人就有1人在用淄博陶瓷。

    陶瓷,既和历史有关,也和老百姓的生活有关。它凝结着浓郁的齐文化特征。

    据史料记载和考古发掘证明,早在距今8000年前的“后李文化”时期,淄博地区就开始了陶瓷生产。在中国陶瓷博物馆古代陶瓷展区,有一种叫鬲的陶器,是在鼎的基础上发展而来。空心的三只袋足,使整个鬲的造型显得匀称和稳定,并且扩大了鬲与火的接触面积,缩短了蒸煮食物的时间。西周初,齐国专设“陶正”官,管理陶器生产,并在齐都城内设立制陶作坊,从事陶器的专业化生产。魏晋南北朝前后,淄博地区的陶瓷生产完成了由陶器向瓷器的过渡。唐宋时期,陶瓷生产技艺日趋精进,规模不断扩大,窑址星罗棋布,逐步形成了淄博特色,出产了一批颇有影响的陶瓷名品。明清时期,淄博陶瓷产品器型厚重,装饰独特,产销两旺,形成了以博山为代表的陶瓷生产和销售中心。

    新中国成立后,淄博陶瓷在继承和发扬传统技艺的基础上,立足当地资源,开拓创新,形成了淄博陶瓷的新特色。我在陶博会上买了一只杯子,700多元,底座上写着“中南海专用”字样,杯盖上有一个龙的造型。把它送给朋友,朋友惊喜地说:竟然有这么精美的陶瓷杯!据淄博宣传部有关人士介绍,淄博还有滑石质瓷、高长石质瓷、高石英质瓷、骨质瓷等新产品,陶瓷甚至用到了手机、航天器上。著名书法家赵朴初曾赋诗一首:“光华朗润鲁青瓷,疑是天人捧玉卮。雪沫兽花浮午盏,静参禅味吃茶时。”

    一种有8000年历史的产品,竟然实现了“脱胎换骨”。为什么?关键在于创新。而齐文化独有的创新因子,是不是淄博陶瓷新产品的“原料”呢。这几年,我数次去淄博参加陶瓷博览会,总听到这方面的信息,淄博有国家级的工业陶瓷技术中心,有山东硅苑、山东理工大学等一批科研专业机构和院校,有一批高技术陶瓷生产基地。另外,他们每年还从北京邀请中科院院士,到淄博来开发陶瓷新材料。

    一件件陶瓷制品,最好地阐释了齐文化的精髓。齐文化是一种开放文化、重商文化、海洋文化,是一种灵活的文化,也是一种民间文化,它具有无限的生命力。在回济南的路上,我看到高速公路边一块匾牌上,大书着8个红色大字:诚信、务实、开放、创新。这就是新时期“淄博精神”的主要内涵。

    我想起一位电台主持人说的话:“人们很容易总结出深厚文化积淀与经济发展之间的差距,并顺便总结出一些别的什么沉重来。但是,淄博人似乎生活得并不沉重。他们真正秉承了齐先人的个性和豪气,以见过世面和处惊不变的心态面对世事。文化积淀的厚重没有对他们形成什么压力和负担。他们不像孔孟之乡的人那样,注意用规范自己的言行来承继或维护什么,也没有把遍布自己身边的齐国遗迹当成什么了得,而是和他们的祖先一样,比鲁文化影响下的人生活得多一些轻松,少一些羁绊和束缚。这种心态与开放的大环境一接轨,不但没有形成与经济之间的强大反差,反而促进了淄博的经济发展。”诚哉斯言!【选自《俺是山东人》郝桂尧著 新华出版社2008年出版】

延伸阅读
分享到
责任编辑:鲁山
频道精选
 
新华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新华网或新华网山东频道"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新华网或新华网山东频道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新华网或新华网山东频道",违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新华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联系方式: 电话:0531--82024762

01007017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195688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