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字号:

【田舍郎说之三十六】奇闻妙趣乡下戏

2016-09-25 17:46:57      来源: 新华网

     张承荫/文

     常言道:荒山也生灵芝草,乡野偏开腊梅花。此话不假,用在乡下小戏身上,真是可卯可榫,丝毫不差。小戏起源于一家人或乡邻好友相聚时的自娱自乐,剧目自编自演,戏词信口开唱,渐渐配上乐器,置办服装道具,集合一二十个人,走村串乡的公演,发展成了小剧团。虽说它土里土气的,戏词里常夹杂着庄户话儿,戏文里常掺和着庄稼呱儿,但是它很接地气,好听易懂,戏中人物常有乡下人的影子,所以很受老百姓的喜爱。

    俗话说,“一招鲜,吃遍天,”乡下戏多有身怀绝活儿的演员,你在大戏班里也很难看到。某村有个演员叫王响,是演关公的“专业户”,他唱戏从来不“递脸子”即脸部不化妆。比如演《汉津口》,未出场先闷帘唱【西皮导板】:“赤兔胭脂连声吼”,上场一亮相,台下一片哗然:“大白脸啊,这是关公吗,忘了递脸子吧?”有些人就准备叫倒好儿。王响全然不管不顾地唱下去:“青龙偃月鬼神愁,人马扎在了汉津口,”挺身亮相,刀交左手戳立在背后,左手反握刀柄,右手一揽胡须,接唱:“曹操到此留人头。”头字拖腔逐渐加强,白脸逐渐变红,待到收腔,那白脸已红的像涂了红油漆。观众喊破嗓子似的叫好喝彩:“好哇,活关公现世啊!”就這样一直唱到散戏,脸一直通红,再没白过。那年月,在天齐庙会上不敢唱《《古城会·斩蔡阳》这出戏,因为庙内东廊下供奉关公圣像,他和蔡阳是冤家对头,如果唱这出戏时,传说他的魂儿会附体真把扮蔡阳的人真杀了。王响偏不听这一套,戏报上特意写上“活关公王响·特意演出全本古城会·斩蔡阳”。他是活关公啊,没有神魂儿附体这一说!王响的名气声震马颊河两岸,惊动了天津卫某大剧团,高薪聘他到天津卫演出。一连唱了七天,场场爆满,班主赚了个盆满钵满,破例给王响发了双饷双奖,想把他留下来,他却偷偷卷起了铺盖卷儿跑回了家,说那种地方既没谷子也没棒子,一戏园子人没一个头顶高粱花子的,唱戏唱不上劲。

    还有一个叫叫张春山的人,专门儿挑班儿唱丑角儿戏,唱《花子拾金》、《戏迷传》最为拿手。一出场就惹人发笑:一张胖乎乎的“圆脸”上,“大嘴巴”一张一合,“蒜头鼻子”一抽一耸,“细长眼睛”一闪一眯,蒲扇耳朵一呼一扇,逗得台下笑声连连。来到台前,只见他就地一个旱地拔葱,鞋留在当地,身体凌空旋转一百八十度,“啪”的一声双脚落地正好踏进鞋里,紧接着一个亮相,人们不由得“啊”的一声:怎么不是原来那张脸了?待他又连着转了两圈儿,人们才看明白:原来上场时他是倒着走出来的,“脸”上的五官是在后脑勺和脖梗子上画出来的,那动作是全靠控制肥肉厚皮做出来的!台下顿时乐爆了棚。张春山能戏很多,还能模仿名家流派。他唱《戏迷传》,一人唱满台:以口技模仿锣鼓、胡琴等各种乐器,唱遍“四大须生”、“四大名旦”以及铜锤花脸架子花脸等名家流派,都能够模仿的惟妙惟肖、各具神韵。

    那个时代的小戏,宣扬孝文化最多,所以老少皆宜,老少皆喜。要是再加上绝活,就成了绿叶红花了。一个叫麻五的人,擅长演《顶灯》这出戏,内容是丁二怪虐待娘亲,他的媳妇借摔孩子劝导他,并且罚他顶灯。二怪头顶一盏点燃的棉油灯,登椅子爬梯子、穿桌子钻板凳、翻转回旋,做出各种高难度动作,灯不灭不掉。做完后跪在妻子面前祈求饶恕。妻子数落道:“娘疼儿,如顶灯。十月怀胎苦,一朝分娩痛,顶在头上怕摔着,含在嘴里怕化了,辛辛苦苦、一把屎一把尿把儿养大,儿大不疼娘,反而打骂虐待,天理何在,良心何存?你不怕遭电轰雷劈吗!”二怪幡然悔悟,从此尽心尽力孝奉娘亲。此戏十分吃功夫,连大杂技团的演员也不敢沾边儿。老百姓最喜欢看,喜欢它的硬功夫,更喜欢它包含的实在理儿。

    小戏的戏词儿,地方风味浓,土气得掉渣,有趣的逗人。南坞梆子唱《华容道》就很有特色,方言土语的唱词儿,拖腔带一个“欧”韵,显着特有风趣。曹操央告关公放他逃走,叙旧情唱道:“想当年在曹营俺带你刚啦子好,顿顿饭、四个碟、三个肉火烧。绿豆面儿、疙瘩汤、你喝俗了,擀凉汤、做打卤面、忙坏了你曹大嫂。拿人的手短、吃人的嘴软是圣人言道,不管咋说你也该饶俺一遭欧——!”演包公《陈州放粮》就更离谱儿,君臣对话都带口头语儿的。仁宗皇帝一拍龙书案,问道:“下边黑打呼的可是狗日的包黑?”包公以问代答:“不是包黑是小舅(子)?”皇帝又问:“日你娘让你上陈州放粮你去哱?”包公信口回答:“闲着也是闲着,呆着也是呆着,去就去呗。”接下来的唱词儿也是一股子土腥子味儿:“包公放粮陈州道,脊梁上背个大褥套(包袱)。一路走的是高粱地,把那帽翅儿碰歪了欧——”。

     还有的小戏不在本儿,也很招人喜欢,在村里演个十天半月的,场场满员。例如农业合作社时期演出的《衫襟记》,原是“公子落难,小姐赠金”之类的老俗套子,没什么出彩的,但是从唱腔唱词儿到剧情都贴近民情,所以唱的人们入了迷。这出戏说的是落魄公子王清明,携带定娃娃亲的衫襟合同,赴京城吏部天官沈家投亲,路上被马童张春抢去马匹财物、投亲凭证,从而陷入绝境。多亏民妇杨老寡收留,沈小姐及丫环春红求相爷海瑞相助,拿住了张春,说服了嫌贫爱富的沈大人,相爱的人儿得以大团圆。戏中的王清明由一个十五六岁的姑娘扮演,她右眼失明,左手残缺,但扮相清秀,唱腔清脆悦耳,很惹人喜爱。丫环春红由一个六十岁的老太太扮演,灵活的眼神儿,优美的唱腔,行云流水般的台步,使人觉得她就是一个十六七岁天真活泼的小姑娘。她们的唱词儿特别口语化,夹带着许多“小零碎儿”,听来琅琅上口。例如王清明向海瑞倾诉:“俺未曾那个开言、俺就那个秉秉手哇唵,尊一声那个老大人、你就那个你是听。你问俺那个家来、家倒有,东昌府、东阿县、南门里那个大街俺就那个有门庭嗯哼。”“小张春、拐了俺的银子拐了俺的马,拐了俺的衫襟与合同,拐了俺的衫襟合同在(去)呀,他到那北京城里就诳亲情。”又如小春红的唱词儿:“奴婢丫环小春红啊啊,去至在花园请相公。俺家小姐教俺请公子,他的名字就叫王清明唵。”“收下吧来你就、收下罢啊你就、收下了丫环小春红。”就是这种文理欠通、易懂易记的戏词儿,全村男女老少都喜欢听喜欢唱,而且还喜欢上了“王清明”和“小春红”,当她们在台下“落难”时打抱不平帮一把。

    这天晚上,一个大胖娘们带领五六个人硬闯辕门要看戏,检票员要查票,她大声嚷道:“你不认识俺呀?俺是社长他娘呀!”正好“王清明”“小春红”也在门口,就解劝、理论道:社长支书家各自发了十张红票,一家人看戏完全够了,再多来人必须买票。唱戏的也要吃饭啊。“社长他娘”蛮不讲理,骂人家是“是缺胳膊少眼的臭戏子”,把“王清明”骂得抽抽搭搭哭起来。旁边的人们看不下去了,纷纷数落说:“做人要讲道理,你凭什么看白戏?”“打人别打脸,骂人别揭短,人家姑娘有残疾碍着你什么了?”一帮孩子见“王清明”受欺负更是受不了啦,七嘴八舌地说:“人家台上受小张春的气,台下受大胖娘们儿的气,还叫人活吗?”“你是社长他娘,俺还是社长他爹哩!”“你是小张春他娘吧?哈哈哈!”后来干脆一起拍手唱起来:“哇哈哈,哇哈哈,我是社长他娘呀,没票我也得看戏,发的红票送人啦。”“哇哈哈,哇哈哈,我是社长他娘啊,不讲理的疯老婆,横行霸道的母夜叉。”“社长他娘”一见惹了众怒,戏也不看了,在孩子们“我是社长他娘啊”“我是社长他爹呀”“你是小张春他娘呀”的嬉闹声中,恼悻悻地回了家。

    这一天晚上,演员们、特别是“王清明”和“小春红”唱的格外卖力气,观众、特别是孩子们看的听的也格外过瘾!

延伸阅读
分享到
责任编辑:鲁山
频道精选
 
新华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新华网或新华网山东频道"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新华网或新华网山东频道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新华网或新华网山东频道",违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新华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联系方式: 电话:0531--82024762

01007017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19620505